三千鸦杀傅九云是什么身份-三千鸦杀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资讯频道 >

三千鸦杀傅九云是什么身份

三千鸦杀傅九云是什么身份

发表时间:2020-03-18 14:04 作者:十四郎

看呗文学为大家提供小说《三千鸦杀》,由作者十四郎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小说,主要人物是覃川傅九云,小说精选:覃川自那天之后,犹如惊弓之鸟,终日惶惶不安,就怕不知会从哪个角落里跳出个男人指认自己,那她就得收拾包袱滚蛋了。

三千鸦杀推荐指数:★★★★★
>>《三千鸦杀》在线阅读>>

《三千鸦杀》精选:

覃川找了个僻静的地方,靠在石壁上擦亮火折子。那封信没封口,仙山福地素来不做这等防人之事,讲究磊落光明,于是今日便遇上她这个不怎么光明磊落的人了。

展开信纸,就着火光飞快看了一遍,覃川眉尖突然一蹙,竟不知是惊是喜。原来下月白河龙王要来香取山做客,内里管事令赵管事清点外围杂役,入内做各类准备。

她看信看得入神,忽听身后传来细微的踏雪声,心下猛然一惊,飞快将火折子丢在地上,一脚踩住,下一刻便被一双臂膀结结实实地拥在怀里。

覃川心中有鬼,屏住呼吸动也不动,只觉那人身材高大,似是喝了酒,馥郁的酒气带着暖暖的吐息喷在她耳郭上,又痒又麻。

“我来得迟了,是不是在怨我?”那人低低笑着,声音醇厚,偏又带着一丝酥软,字字诱人。

覃川不说话,惊疑不定地缓缓摇头。

那人扶着她的肩头,将她转过来,她亦是不敢反抗,所幸此刻天色暗沉,头顶又有石壁阻隔,对着面也看不清轮廓。

“青青,怎么不说话?肚子里在骂我?”他的手自肩头滑上去,按住她的后脑勺,细细抚摸长发,另一只手却捏住了她柔软的耳垂,摩挲爱怜。

覃川怕痒,急忙躲了一下,他带着醉意笑道:“还不说话?唔,我自有办法让你说。”

覃川只觉鼻前一暖,他的脸忽然凑得极近,在她唇边轻嗅,然后对着那芬芳之源轻轻吹了下,低吟:“好香……你熏了什么香?”

她又是一惊,急忙别过脑袋,不防他忽然捏住下巴,重重吻下来。

她这一次才真叫大惊失色,喉咙里发出短促的呻吟,使足力气捶打挣扎,却不能撼动分毫。他吻得极重,甚至有些粗鲁,有一下没一下地吮着她的唇瓣,唇齿厮磨,气息交缠。覃川几乎不能呼吸,胸口仿佛有一把烈火在烧,烧进四肢百骸,反而腾起燎原大火。她委实承受不住,唇上炽热发痛,手足却骇得发凉。

艰难地在腰间荷包里摸索着,指尖却酥软,抖得什么都捏不住,覃川在肚里大骂自己没用,好容易摸到一根银针,两指捏起,无声无息地朝那人肩上刺了下去。

针尖入肉不到半分,那人全身突然一紧,五指犹如铁钳,闪电般箍住了她那只手腕。

“针上有毒,你是什么人?”他声音骤然变得低沉,却毫不慌张。

覃川死死咬住嘴唇,任凭手骨快要被他捏碎,硬是一声不出。

那人双目在黑暗中灼灼,有如星辰,看了她很久,忽然浅浅一笑:“我总是……有办法……找……找你出来……”

一语未了,人已经慢慢软倒在地,那麻药见效极快,遇到血肉立即触发,此人能扛这么久,实在不容易。

覃川满身冷汗,甩开他的手,一刻也不敢多留,撒腿便跑,地上冰雪极多,也不知摔了多少跤,却也顾不得了。

不知过了多久,那人从地上站起,见不远处的雪地上躺着一个鹅黄色的囊包。

拾起,放在鼻前深深一嗅,淡而幽的香气充斥胸臆,正是她发间唇内的幽香。他将囊包放在掌心掂了掂,若有所思。

覃川自那天之后,犹如惊弓之鸟,终日惶惶不安,就怕不知会从哪个角落里跳出个男人指认自己,那她就得收拾包袱滚蛋了。

这般寝食不安地过了几天,她足瘦了好几斤,看上去越发孱弱可怜,身患绝症似的。

倒是赵管事看不下去,握着她的手劝慰:“川儿,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那侄子说话没轻没重,伤了你。姑娘家外貌如何并不重要,人大方、聪明能干比什么都强。”

覃川唯有苦笑,默认了。

和她惶惶不可终日的模样正好相反,外围杂役们最近很疯狂。白河龙王要来香取山做客,需要从外围调杂役去内里做准备的消息一夜之间传了个遍。每个人都巴不得这块天上的大馅饼掉在自己头上,把自己砸晕过去才好。

赵管事最近收贿赂收到手软,脸上皱纹都笑得多了好几条,春风桃花朵朵开。

最后名单终于定下,几个给钱最多的杂役赫然榜上有名,其余大多数还是杂役里相对能干懂事的。毕竟这里不同外面,给仙人干活不能太敷衍了。

覃川的名字毫无意外地列在第一个,大家都猜测,她给的贿赂最多,自此看她的眼神格外热辣崇拜,像看会走路的黄金。

内里地方大,时间少,赵管事这次安排了八十名杂役,一半男一半女,去之前足足花了一天工夫细细交代里面的规矩,里面住的都是些高高在上的人物,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可不是收拾包袱走人那么简单。

第二天早上在南殿集合,此去的年轻女杂役们自是专心打扮一番,南殿前一片莺声燕语,平日里姿色普通的女杂役,打扮后也变得俏丽了许多。覃川去得不早不迟,靠在树下与人说笑。她只收拾了一个小包袱,穿着一身干净灰衣,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不染半丝脂粉气。

赵管事把她单独拉到旁边说话,神色凝重:“你向来乖巧,里面的规矩也不用我多说什么。只有一点千万记住,如果遇到玄珠大人,一定小心说话做事。她脾气素来古怪,说翻脸就翻脸,全然不给下人脸面情面。你如不小心得罪了她,便是我也保不住你。”

覃川心底有些暖暖的感动,赵管事平日虽然严厉刻薄,但对她实在是很好的。

“管事放心,我知道的。只是不知玄珠大人忌讳什么,万一遇上了,我也有个准备。”

赵管事叹了口气:“我若知道,早早就说了。听闻玄珠大人拜山主为师之前,贵为一国公主,国亡了被迫蜗居在此,连山主也要敬她三分。她原为金枝玉叶,比常人傲气些也应该。”

覃川唇角小小掀了一下,笑得极淡:“我明白了,见到玄珠大人,行国礼便是。”

三千鸦杀

三千鸦杀

  • 评分:10
  • 简述:电视剧原著小说
  • 来源:掌阅
  • 作者:十四郎

爱而不得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