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婉秦志军小说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全文完整版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资讯频道 >

顾婉秦志军小说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全文完整版阅读

顾婉秦志军小说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全文完整版阅读

发表时间:2020-03-26 21:50 作者:颜素素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顾婉秦志军,这里提供顾婉秦志军小说阅读,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小说讲述了。她平日里最是注重打扮,也知道什么样的表情最好看,很是懂得扬长避短,今天在秦家气得不轻,腆着脸上了两回门本以为能挽回这门亲事,却两次都受羞辱,这会儿自然笑不出来。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推荐指数:★★★★★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在线阅读>>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精选:

“这什么人啊!”秦晓妹气得瞪着赵娟走出去的背影好半晌,心说好在她不会嫁进来,等她妈回来她得把这事跟她说说,往后边二哥三哥的媳妇儿她妈可得掌好了眼。

赵娟愤愤回到三家湾,唇抿着,一张脸崩得死紧。她是长条脸,五官本就不出众,骨架子又大,笑着的话面部柔和些能增几分甜美,可这么一拉下脸子就成了驴脸。

她平日里最是注重打扮,也知道什么样的表情最好看,很是懂得扬长避短,今天在秦家气得不轻,腆着脸上了两回门本以为能挽回这门亲事,却两次都受羞辱,这会儿自然笑不出来。

三家湾村边有条小河,几个从地里摘了菜去河边洗的妇人迎面碰到沉着脸过去的赵娟,撇了撇嘴。

等赵娟走远了,就有人嘲讽起来。“家里就三间泥坯房,我瞧她妈几件衣服上还有补丁,你说她天天打扮得这样儿也不亏心。”

有妇女笑道:“呵,老赵家俩口子惯的呗,愿意给闺女当牛做马别人有什么说的。”

“你说她得有二十几了吧,这还不嫁要在家做老姑娘啊?”

另一个讥笑:“瞧不上农村的呗,可人城里的也瞧不上她呀,头两年王家去提亲不是被嫌得不行吗,说她闺女多出息,是工人,我瞧着她就是工人那工资也不够她自己吃用的。且看吧,看她能不能找个镶金的。”

赵娟不知村里人嚼她舌头,她拉着张脸刚进自家院门,她妈正好端了一簸箕毛豆出来,见了赵娟脸上就露出了笑来:“娟儿回来了,正好陪妈在院里把毛豆剥一下?”

赵娟本就心情不好,她妈偏这时凑了上来,赵娟扬手啪的一下就把半篮子毛豆都打翻到了地上,没好气的道:“剥什么剥,我往后的好日子都叫你搅和没了。”

说完也不理一地狼藉径自进了屋,厅堂里一股呛人的烟味,赵老头坐在椅子上抽旱烟,昏暗的屋里,烟锅一明一灭照得他脸上的褶子跟着隐隐现现。

见赵娟去一趟秦家回来就发了那么大的火,赵老头只看了她一眼,那火没烧着他,他也只当没瞧见。

赵娟妈蹲下把一地的毛豆扒成一堆,一捧捧重新捧回簸箕里放在了一边,自己进了屋里,见赵娟坐在椅子上生闷气,她拉了条椅子在赵娟边上坐下,小心地问道:“这是秦家给你气受啦?嫁给一个瘸子能有什么好的,之前你也同意去和马大脚他外甥相看了,怎么这两回放假你还往秦家跑上了啊。”

她不说马大脚外甥还好,一提这人原本生气不愿搭理她的赵娟一下子就炸了。

“你别跟我提马大脚外甥,你都不打听清楚就叫我去相看的吗?说是二十五岁,看着比三十五还老气,个子比我还矮半块豆腐,你说他是钢铁厂的,我看他像煤球厂的,黑得光能看到眼白了,有你这么糟践亲闺女的嘛。”

她越说越恶心,马大脚那外甥她光想到对方那张猥琐的脸和佝偻的身形就想吐。

赵娟妈被女儿骂得一句也不敢还口,那男人有那么差劲,马大脚可不是跟她这么说的啊,她只说长相算不得好,应该不至于像娟儿说的那样吧。

她的闺女她了解,心气儿太高,样样都掐尖要强,什么事要是落了她埋怨,那也是有五分说八分的主儿,于是劝道:“娟儿啊,古话讲得好,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男人要长得好看顶什么用啊,你找个长得差些的,那不是更得捧着你嘛。马大脚外甥是钢铁厂的正式工人,怎么也比个没工作的瘸子强啊。”

赵娟听到这里越发的气,大声吼道:“你懂什么你就一口一个瘸子啊,他就是个瘸子也长得比马大脚外甥好看一百倍,要不是你那天一口一个瘸子的说,我能同意悔了这亲事吗?”

越说越委屈,这些天她因为后悔心里没少埋怨她爸妈,埋怨得多了就连她自己都信了如果不是爸妈她肯定不会悔婚,想到那天问同事兰姐打听的事,气得更狠了。

“什么什么也不懂你们就劝着我另外相看,我打听了,秦志军一个营长又是因公伤残的,怎么可能回来种田,等伤养得差不多部队领导肯定是会联系地方上给他安排转业的,他因公负伤职务也挺高,安排的工作能不如一个工人吗?反正我这辈子的好日子都叫你坑没了。”

赵娟妈听傻了,就连一直在旁边装隐形人的赵老头也放下了手里的烟杆。

“这、这咱也不知道啊!”赵娟妈肉痛了,她就这么一个女儿,偏她眼光高,挑挑拣拣这都二十二了还没嫁,秦志军要是还能转业安排份好工作,那这门亲黄了不是亏大了。

赵老头坐直了身子,问赵娟道:“你打听准儿了?”

赵娟点头。

“我厂里刘香兰她老公就是转业军人,问她的肯定不会错。再有我今天去秦家,他家门外还停着一辆轿车,屋里的客人通身穿得不知多气派,我们厂长的儿子也没他有派头。”

赵老头把烟杆在地上磕了几下,装了锅新的烟丝,问道:“要不,咱再找秦家说项说项去,这亲事还作数?”

“晚了,咱家让媒人去说亲事不作数,第二天人秦家就另外给秦志军找了对象订了亲了。”赵娟想到秦家见到的那小姑娘,心里更是堵得慌。

赵老头笑道:“那有什么的,啥事还没个先来后到呢。”

“你嫌我不够丢人呢,要是没办成反把我名声坏了,我还用不用嫁人了,再说了,我就不信我还找不着比他秦志军更好的了,你们别再掺和这事了。”赵娟脸色难看,她都去了两回了,秦家人根本不搭理她,她再稀罕嫁给秦志军,也还是要脸的。

“话我放儿了,我一定找个比他强的男人嫁了!”她心中负气,抛下这么一句话回自己房里一把把门甩上了。

赵老头就只有这么一个闺女,从小娇惯得厉害,说风不能给雨的,她说不许去,他也就闷着头抽烟锅子了。

“老头子,真不去吗?”赵娟妈小声问道。

赵老头看她一眼,都懒怠搭理她,嗤笑一声:“你去?你能办成啥事?回头再捅出篓子来?娟娟说了能找更好的就能找到,咱闺女可是高中生,又是工人,还愁找不着好对象。”

赵娟妈讪讪不说话了,想到悔婚相看马大脚外甥的主意就是她出的,娟娟心里不知多恼她呢,也不敢吱声了。

青湖村往下走是上坚村和下坚村,农忙过后下坚村有户人家盖房子,秦志刚的同学王海涛就喊上了秦志刚一起去做,他们俩个还没出徒的只能做小工,一天六毛钱的工钱。

王海涛家在上坚村,上坚村处在下坚村和青湖村之间,与两村相距各是三里多的路程。

天擦黑后俩人结伴往回走,王海涛就问秦志刚道:“你大哥之前相的那对象黄了,现在有再相过对象吗?”

秦志刚对家中事是知晓一些的,点点头道:“相了,不过我哥腿伤着,结婚的话怎么也得要明年了。”

王海涛听到明年叹了叹气,拍拍秦志刚的肩道:“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你看是不是跟你家里商量一下你大哥的亲事着紧一点,你是老二也不好越过他去,可过了年我家海娟就二十二了,这在农村可都是老姑娘了,会叫人在背后说道的。”

秦志刚听罢,脚步顿了顿,看向王海涛问道:“是不是谁说娟子什么了?”

王海涛见他紧张自己妹妹,心下宽慰了许多,摆摆手道:“都是些背后说长短的,我就是把情况跟你说说,你下回见到海娟哄着她点儿。”

秦志刚点头,面上有些愧色,道:“我知道了,只是我大哥现在这个情况,我总不能再给他压力。”

王海涛摆摆手表示理解,不久到了上坚村两人分头走了,回到家天都黑透了,做工的地方只管中午一顿饭,林春华见他回来了就去灶间给他端温在锅里的饭菜。

秦志刚却跟着一道去了灶间,低声把王海涛说的话跟林春华透了透。

“我也不是催大哥的婚,我跟海涛也说了,不想给大哥压力,就是您看能不能您明天提点儿白糖或是旁的东西,往上坚村去一去,也安安娟子她爸妈的心。”

林春华听了点头道:“应该的,明天我就走一趟,前些天小周带了些礼来,我跟你大哥说说看拿些什么体面点的去一趟上坚村。”

“哎,辛苦妈了。”秦志刚把这事儿解决了,眉开眼笑的端了林春华给他的大海碗,看到大白米饭上边几块红烧肉,他惊叹道:“妈你今天这么舍本啊,谷子咱家今年有了吃白米饭儿不稀奇,您还舍得做红烧肉啊。”

林春华笑着拍了他肩膀一下,道:“敢情我是那老抠儿啊,养你这么大亏着你啦,不过这肉还真不是我买的,是小周去乡食品站买回来的,咱可是沾着光了。”

秦志刚心说难怪,又羡慕这小周真是阔绰啊,啥时候他也能想吃肉就吃肉啊,就他现在做小工,干一天活都不够称一斤肉的。

他站在灶台边吃饭,林春华自去找秦志军去了,老二不好催老大,她却正好要趁这机会再催催才好。

她也没有一开口就直不愣登的催他结婚,只把秦志刚的事拿来说给秦志军听,道:“你二弟怕你有压力,这事都没让我跟你提,也跟娟子她哥说让娟子等明年,之所以跟我说这事,估计还是怕娟子在家里会有压力,叫我拎点东西去上坚村走动走动,他做弟弟的能为你考虑我是很高兴的,你这边上回跟我说要好好想想,妈就想问问,想得怎么样了?”

如果是昨天林春华来问这话,他或许还会再往后推推。可今天小丫头对上赵娟,那句我是秦大哥的未婚妻,所以,你所谓的先做朋友,不可以。

声音娇媚绵软,偏他被她这软绵绵还非要摆出霸道的款儿直撩到了心肝里,这小丫头分明是很喜欢自己,他之前怎么就没瞧出来。

本以为儿子还会推脱,没想到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然笑得一脸的,呃……荡漾?

是荡漾吧?林春华不大确定。

“快了,等我把腿再养好些,总不能拄着拐杖结婚对不对?其实志刚可以先结婚,我这是特殊情况你们可以特殊对待,顾叔家也不会因为志刚先结婚就多想什么嫌弃我呀。”秦志军这话音中尽是愉悦和轻快。

林春华差点以为自己听岔了,连秦志军说让秦志刚先结婚这话头都被她选择性忽略了。

快了?哎哟,一会儿得拉晓妹问问,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秦志军瞧他妈那模样,眼里笑意更浓了,直叫林春华越发觉得他不对劲。

老大生得太好,小时候忒招小姑娘,他不耐烦应付一帮子小姑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学会了板着个脸,说板着脸也不对,日常是面无表情的。

难得露个笑容吧,脸在笑眼没笑,叫人难亲近却也挑不出理儿。

今天这是中邪了还是中邪了?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

  • 评分:10
  • 简述:现代言情小说
  • 来源:掌阅
  • 作者:颜素素

爱而不得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