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深宫缭乱

深宫缭乱小说

深宫缭乱

尤四姐
古代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5-20 18:20

纳辛嘤鸣的小说叫《深宫缭乱》,这里提供深宫缭乱阅读。纳辛嘤鸣讲述:以前的我可以见识到这大好的河山,但是今后我却只能守在这里看着这四四方方的天地。可是在我见到你之后,那双清澈的眼神就这么望着我,我就想守护你,守护你的江山。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嘤鸣觉得心里发慌,手脚禁不住微微哆嗦。她想站起来,不愿意在皇帝跟前这么扫脸,可是用尽了力气,仍旧支撑不起这沉重的身躯。

她轻喘了口气,连抬头都那么费力,不交代自己究竟怎么又失仪,怕皇帝跟前敷衍不过去。两手撑上冰冷的青砖,大太阳在头顶照着,仍旧照出她一身冷汗来。她勉强磕了个头,“奴才醉茶,刚才那两杯龙井现在发作起来了,奴才站不直身子,还请万岁爷恕罪。”

醉茶?皇帝早前听说过这个毛病,但从来没见过真正醉茶的人。这可真是个奇才,喝了两杯茶居然站不起来了,要是喝上一壶,小命大概也要不保了。

“空心饮茶是大忌,你当真没在慈宁宫要吃的?”皇帝瞥了随侍的人一眼,小富忙上前搀扶,却被她抬臂婉拒了。

嘤鸣说是,“奴才尊万岁爷的令,一早晨尚仪局的精奇嬷嬷就来了,奴才没顾得上吃,着急跟着嬷嬷练习顶碗。”

皇帝没有说话,唇角微微捺了一下。

眼下怎么办呢,就这么趴在夹道里,他还得带着一大帮子人看着她?皇帝吩咐德禄:“传太医吧。”

德禄应个嗻,很快便往乾清宫方向去了。

嘤鸣自己也觉得很尴尬,这么多人瞧着她崴泥的样子,也不知暗地里怎么笑话她。她平常虽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自己首要的一条就是行端坐稳,这是做姑娘的体面。这回可好,本来就和皇帝不对付,这个时候提不起劲儿来,在他面前示弱似的。

“不用传太医。”她咬了咬牙,自己扶着宫墙站了起来,垂手道,“奴才稍歇一阵子,再进点东西就会好的。奴才在万岁爷跟前现眼了,实不是奴才本意。等回头……奴才脑子清明了,再去向万岁爷请罪。”

皇帝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她,细听她的吐字,甚至听出了一点大舌头的味道。

她一再呵腰,“万岁爷起驾吧,奴才这就回慈宁宫去。”

皇帝仍旧没有说话,平静而寒凉地打量她,忽然道:“孝慧皇后丧期还未过,朕望你仔细保养自己的身子。太皇太后既然喜欢你,就不愿意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还有一点,朕需要着重知会你,宫里上至皇后嫔妃,下至宫女太监,除病死或亡于意外,具不得自戕。你记好这一点,对你齐家也是个保障。”

他说完,迎着她的方向走来,与她擦肩而过登上了肩舆。嘤鸣心里气闷得很,又不得不蹲身恭送。皇帝明黄色的仪仗慢慢消失在朱红的夹道尽头,她心里陡然松懈,背靠宫墙缓缓蹲坐下来。

抬头看看,天宇澄澈,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这样蓝的天顶了。疏朗的絮朵柔软地点缀,那蓝便显得愈发蓝,仿佛要把人的神魂吸进去似的。

多好的天气,自己却困在这牢笼里飞不出去了。心无所归依,难怪深知做梦都想离开这里。可是不行,皇后就算想死也只能顺其自然地病死,皇帝有言在先,这地方只能听凭熬干油碗。你要自我了断,先顾虑顾虑你身后的家族吧。你一完,降罪的圣旨即刻便会送到你门上。

想死都死不了,嘤鸣惨然笑了笑。茶的后劲慢慢过去了一点,她可以强撑着走动了。皇帝还是不愿意短期内再出人命,她回到慈宁宫时,御药房的太医也赶到了。

太皇太后不明所以,“出什么事儿了?皇帝怎么打发你过来了?”

来的正是周兴祖,周太医是御用太医,长得精瘦,精神头极好,两撇小胡子上一双小眼目放精光,垂袖打了个千儿,“皇上跟前德总管传皇上口谕,叫来给纳公爷家的姑娘看诊。”

太皇太后惶然看过去,“怎么了?犯病气儿了?”一头说,一头示意鹊印把人搀到美人榻上歇息,走过来从上琢磨到下,“早上不还好好的么,可是上寿安宫去了一趟,吸着凉风了?”

嘤鸣仍旧笑着,说不是。脑子里昏昏的,还伴有耳鸣的症状,她有点不好意思,“奴才醉茶了,刚才太后赏了茶喝,奴才贪杯就成了这样。”

太皇太后啊了一声,见她额上冒虚汗,拿手绢给她掖了掖。周太医拧着眉头,歪着脖子替她诊断,太皇太后便吩咐底下宫女快快预备吃的来。

“真是糊涂,我竟忘了这一茬。你进宫头一个早上就饿了肚子,空着心儿上太后那儿喝茶,那还得了!”太皇太后絮絮说怨我怨我,又仔细端详她的脸,见她脸色青白,叹着气说,“还是身子骨弱啊,女孩儿气血不旺,可不得好好调理么。到底皇帝想得周全……”问周太医,“怎么样啊,你别光歪着脑袋看脉象,倒是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啊。”

周兴祖道是,“臣细细替姑娘看过了,就如太皇太后所言,气虚,气血不旺,这是姑娘常有的毛病,不算什么大症候,仔细调理一段时候,自然便恢复了。臣这就开方子,都是益气补血的药,姑娘喝上几剂,歇三日再饮下个方子,这么着要不了一个月,立马就缓过来了。至于这醉茶,也不要紧的,吃饱了肚子,下回留神别空心儿喝浓茶就是了。”

“好、好。”太皇太后点头,向米嬷嬷示意,让她跟着上御药房抓药去。

米嬷嬷亲自去,自然有亲自去的用意,她得向周兴祖打听嘤鸣的身底子,“周太医,依您瞧,姑娘身子壮实不壮实?”

这是将来要当皇后的人选,周兴祖伺候起来自然十二万分的细致。他捻着小胡子说:“我先头和老佛爷回禀的就是实情儿,姑娘身子壮实着呢,哪儿哪儿都好。气血有点虚也是实情,但这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毛病,两剂药的事儿就调理好了,一应都不碍的。”

米嬷嬷松了口气,本来寻不着机会替她看脉象,今儿凑巧了,正好仔细瞧瞧。做皇后的人,不像底下妃嫔,要紧一宗就是身子强健,成天病歪歪的,可不是大福之相。像孝慧皇后,刚进宫那会儿小肚子里就有毛病,太皇太后暗暗传见为她诊治的太医,太医说了,恐怕皇嗣上头艰难。

一个国家,嫡出的皇子太重要了,这可真不算好消息。问可否调理,太医又晃脑袋,说没辙。太皇太后听了有些灰心,便放恩旨让她好好养病,于是皇后就一个人窝在钟粹宫里头,直到后来崩逝。

米嬷嬷悄声问周兴祖:“女科里怎么样呢?瞧出哪些不畅的症候来了吗?”

周兴祖说没有,“照这身底子看,生养皇嗣是不为难的。请嬷嬷转呈太皇太后,齐姑娘的身体有臣调理,断不会像前头孝慧皇后似的。至于将来能得几位皇子,那臣就说不上来了,可以请钦天监算一卦。”

米嬷嬷听周太医打了保票,心满意足回去复命了。太皇太后投来询问的目光,她只管点头,太皇太后就明白了,笑吟吟看嘤鸣吃鸡汁窝丝面,旁敲侧击着说:“跟皇帝去寿安宫了,皇帝路上和你说了几句话呀?你瞧你醉茶,他下旨命周兴祖来给你瞧病,可见你主子是心疼你的。”

嘤鸣笑着,心里可不是这样想头。她和皇帝,其实并没有说合的必要,相看两相厌不是光嘴上的语气能咂摸出来,一个眼色,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里,都可以明晃晃地体现。皇帝挤兑她,几乎是不加掩饰的,她呢,阳奉阴违,敷衍了事,想必皇帝也能觉察。他们之间隔着深知,那是活生生的一个人,活生生的一条命啊。她们竟盼着她忘了一切,坐上深知的位置,去伺候深知那个阴郁沉寂的丈夫,实在太可笑了。

没人知道她心里的冷嘲,她脸上的笑容充其量是心境开阔的表现。她说:“老佛爷,奴才不敢妄议主子,万岁爷打发周太医来给奴才瞧病,想是先头在夹道里,奴才的样子吓着万岁爷了。奴才真是……没脸得很,在主子跟前如此失仪,算算已经好多回了。万岁爷定然很厌弃奴才,但因看在老佛爷的面子上,才容奴才留在慈宁宫。”

太皇太后背靠着南窗下的锁子靠垫,转头瞧瞧米嬷嬷,“能吓着皇帝的人不多,紫禁城里她可算独一份儿。”转头对嘤鸣道,“你才来,不知道皇帝的脾气,他虽是我的孙子,但更是天下之主。皇帝厌弃一个人,随意处置了便是,哪里要看谁的面子。”

这么说来,大概就只剩一个可能了,皇帝暂时不愿意公开敌对以前的元老重臣。若说纳公爷骑墙,好歹他还没有完全靠向薛尚章一方。倘或这回再整治死了她,那纳公爷的不满会变得空前大,朝中敌对分明,于社稷也没有益处。所以身为一国之君还是得忍,就像当初忍耐深知一样,硬争争地熬上几年光景。

无论如何,嘤鸣不愿意思量太多,在这深宫之中心思重了,容易见阎王。她曾经开解过深知,如今轮到自己了,她不需要任何人敲缸沿,自己就可以把自己规劝得很好。

她一直乐呵呵的,茶醉风波后得到了两天修养的时光。她给家里写了一封信,让福晋把松格给她捎来。松格相较鹿格更稳当,她知道荆棘丛生的环境里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有了太皇太后的特许,塞个人进宫不费什么周章。松格进来的时候她高兴坏了,就像海心里漂浮了三天三夜,终于抓到一根凑手的浮木。家里来的松格,可以带来一些她想知道的消息,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太皇太后就寝后,各处上夜的人井然值守,嘤鸣是不需要值夜的,便可带着松格回头所去了。

主仆两个挑着一盏小小的羊角灯,走在宽阔的甬道上,松格搀着她,感慨道:“不成想,奴才还有再见主子的一天。主子能把奴才传进来,奴才脸上光鲜。咱们这号人是为伺候主子而生的,主子不在,咱们就跟没头苍蝇似的,不知道该往哪儿撞。”

嘤鸣笑了笑,“我走后,家里都好吧?”

松格说都好,“就是侧福晋想您,一天往您院子里跑上好几回,来一回哭一回。”

嘤鸣心里牵痛,却也只能微笑,“哭什么的,我在宫里很好,既不风餐也不露宿,不比在家差。”顿了顿又迟迟问,“还有呢?”

松格不说话,悄悄把手绢揉成团,塞进她手心里。嘤鸣细细揣摩,不用看,也能感受到掌心两端尖尖的棱角。她忽然就忍不住了,在黑暗的夜里湿了眼眶。

同类推荐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