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狂梦之主

狂梦之主小说

狂梦之主

隐语者
都市 未完结
来源:起点中文 更新时间:2020-05-20 18:39

主角是孟渊李轻书的小说《狂梦之主》,是作者隐语者的一本正在火热连载中的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孟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战天斗地,一切都只为了可以守护心爱的她,他是 一个造梦师,快睡觉吧,梦中什么都有,你想要什么,给你什么。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官方对这种灵能者有意隐藏的情况,一直没有特别好的应对方案。

现在算是以一种比较宽松、放任的态度对待。

真的要藏,其实也没关系,那就藏起来当个普通人,当一辈子普通人,平平安安度过一生也挺好,真的。

可是,如果哪一天隐藏的灵能者做了什么坏事,东窗事发,面临惩罚可就不是一般重了。

就算没有犯事,该带走的时候,除魔司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普通治安官好歹会来一句:“我怀疑你是灵能者,但我没有证据。”

除魔司不会,二话不说直接带走,我除魔司抓人不需要任何证据。

以前天河市没有除魔司,现在马上有了。

那些隐藏灵能者的生活肯定会发生变化。不是说除魔司会主动去揪出隐藏的灵能者,他们的职责不在此,也没有那个闲工夫。

而是除魔过程,必然会引起动荡和风波。

像孟渊这样的人,被波及几乎是必然的事情,搞不好新官上任三把火就烧到他头上了。

早点登记在案的话,孟渊的碎梦行为就不违法了,相反还是在救人,除魔司也不会无故为难他。

但没登记,就是典型的“非法行医”,就算结果是好的,处理不处理也全在除魔司的一念之间。

所以李轻书才会提醒孟渊,希望他去登记一下,以免日后出事情。

“我会考虑的。”孟渊的语气依然非常平淡,没有表现出什么惴惴不安的情绪。

“嗯,你心里有数就好。”李轻书笑道,“什么时候出来搓一顿?”

他知道自己的这位朋友兼合作伙伴极为有主见,点到为止就行,说多了反而不美。

遥想自己跟他这么大的时候,可没有这本事。哦,自己在这个年纪,还在苦逼地读书。

“随时,一直配合你时间的人是我。”孟渊说道,说出的话让李轻书羡慕嫉妒恨,他也想要这么闲啊。

“好,我看看,周六吧,周六晚上。”

两人定下搓一顿的时间,挂断电话。孟渊站起来,锁上大门,结束了今天的营业,就是这么任性。

关好工作室的窗子,孟渊打开一扇丝毫不起眼,几乎可以算是暗门的门。

入眼便是一个宽敞的起居室。

作为一个碎梦人,孟渊并不缺钱。这一楼层超过五百平的范围都属于他,其中一部分被他拿来做工作室。

剩下的就是孟渊的家,直接和工作室连通,也有另外正常的出入大门——还不止一扇,颇有点狡兔三窟的意思。

坐在沙发上,孟渊伸手在手机上摩挲两下,拨打了一个通讯录上面没有的号码。

过了一会儿,电话接通,没等孟渊说话,那边就传来了一个沉稳中带着威严的男声:“你小子,有足足两个多月没有主动给我打过电话了吧。”

“呵。”孟渊没有任何紧张,笑道,“最近比较忙,林叔。而且也怕打搅到你,你看我一想起来不就打电话问候了吗?”

“去,去,少来这套。”另一边的林震笑骂道,“我还不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我成为灵能者了。”孟渊说着,对面骤然沉默下去。

片刻之后,林震的声音才重新传来:“什么能力?”

“很特殊,我将其称为‘唤醒’。”孟渊说道。

“唤醒?”林震品了一下这个词,不得其法。

灵能者的能力千奇百怪,极难进行系统的种类划分,只是勉强分成“战斗”和非战斗,也就是“日常”两种。

两者之间也没有明确的界限。

哪怕是林震这位真正资深的特级灵能者也不可能因为一个词就推导出一种能力是什么样子。

他记忆中也没有什么能力能够联想到“唤醒”,或许见过类似的。但从字面理解,把人叫醒这种事情,一大耳刮子扇过去,效果不一样吗?

以林震的粗豪性格,肯定记不住这种无用,在他心目中“算屁个能力”的能力。

“我可以让一些陷入特殊昏迷中的人醒来。”孟渊说道,“但有时候会失败。”

“不是很懂。”

“其实我也不太懂,就算做成了一些生意。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时灵时不灵的。”孟渊半真半假,不怕引起怀疑。

灵能者很少有一开始就把自己的特殊能力“如臂使指”的。

绝大多数都会像学走路的孩子一样,跌跌撞撞,慢慢掌握。在漫长的时间中,一直无法好好运用自己能力的灵能者亦不在少数。

而且,哪怕掌握了,能够如臂使指,也不意味着完全理解。

比如问李轻书让头发生长的原理是什么,李轻书也只会一脸懵逼。

孟渊这种情况,再常见不过。

“做生意?你小子无师自通啊。”林震说着,突然想到什么,“原来是这样。对,对,想起来了,天河市要成立新的除魔司。看来的确出了点问题,你也不跟我说?”

他很快就猜到了孟渊给他电话的原因。

“我倒是没什么感觉,生活依然很平静。”孟渊说道,“林叔,你帮我登记一下吧。”

“你确定吗?”林震问道,“我这里帮你打声招呼,不登记也没关系,你继续做你的生意,不会有人找你麻烦。”

“登记吧,这样一来也算是真正打开门做生意了。”孟渊说道。

其实也差不多不用继续隐藏了,现在的他,可不是曾经那个少年。

“行。”停顿一下,林震声音沉了沉,“有空的话,回来看看。有什么事情不要顾虑,直接找我。”他尊重孟渊的想法。

“知道。”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一家餐馆的小包间,李轻书和孟渊相对而坐。

李轻书喝了点酒,脸庞微红,带着兴奋跟孟渊描述除魔司的种种。

除魔司成立的效率很高,李轻书给予明确答复后,立刻成为了天河市除魔司的一员。

在这几天内,包括李轻书在内的,除魔司后勤、文职等相关人员已经到位。

等周一,真正的核心成员空降,天河市的除魔司就会正式成立运作。

李轻书也恶补了一波除魔司的相关知识,这个时候忍不住拿出来和孟渊分享,这些东西本就不是秘密资料,是对外开放的。

别说是灵能者,普通人想要了解,也可以查到。

“除魔司的灵能者,大概的上下构成是组,队,支队这种。”李轻书絮絮叨叨地说道,“像我们这样的后勤、文职人员,大概比支队的队员要低个半级。”

“嗯。”孟渊应了一声。

这些东西,他其实了解的要比李轻书清楚多了。

一个真正完善的除魔司大型分司,原则上会有三个行动组,一个组由三个队构成,一个队有三个下属支队,就是3-3-3的形式。

一般而言,每个支队包括队长在内,成员数量在五到十个之间,超出没有关系。

但少于五个的话,这个支队就基本上要解散重组了——除非这个支队贼强。

至于即将成立的天河分司,不属于这种大型分司,天河分司目前只有一个队。

三个支队,一共二十一个灵能者到来,再加上后勤、文职等等,堪堪超过五十人。

相对于有数百万常住人口的天河市来说,可谓精简至极。

除魔司向来一贯精简,走的是行动小队为核心的精英路线。

需要大量人手的时候,直接调动治安局的人员就可以了。

除魔司任何外勤行动人员都有这样的权力,就连李轻书这样的后勤,他开口了,治安局通常也不会拒绝。

典型的特权机构。

“我跟你说,来的灵能者中,有一个很漂亮,啧,传说中的除魔之花。没想到竟然能看见活的。”李轻书喝了一口酒,发出嘿嘿嘿的笑声,“可惜不能给你看照片,以后有机会让你见一下。”

双方以后要共事,基本资料当然已经共通过。

李轻书他们拿到的是简略版,就只有照片姓名职务这些。

另一边拿到的则是详细版,但就算是简略版,李轻书也不能泄露出去。

以后露面被人看见是一回事,被人提前泄露照片资料就是另一回事了。

瞎扯几句后,李轻书的话题来到孟渊身上:“对了,你已经登记了吗?”

“嗯。”孟渊点点头,“以后光明正大,在人脸上做生意也没有任何问题。”

“做生意就不要在人脸上了吧。”李轻书笑道,“说起来,我听说,我们加入除魔司后,好像可以学一项统一能学的能力。”

灵能者的能力千奇百怪,无法复制,难以传承。

但灵能者存在了这么多年,总归还是有那么几种少数能力得以传承,或者说得准确点,是通过对灵能的变化掌握,形成了极少的一些,可以适用于大部分灵能者的通用能力。

“你是说‘衣’吧?”孟渊并不意外,“少数可以学习的能力之一,普适性很高,防御力用的。你如果学会了‘衣’,必要的时候就能够形成一层全方面的防护,抵御来自外部的伤害,学会使用‘衣’也是二级灵能者的标准。”

“对,好像就叫衣。”李轻书连连点头,“怎么样,你学过没有,难不难?”也不意外孟渊能知道。

“没接触过,但听说难度不低。”孟渊说道,“熟练掌握自己觉醒、诞生的能力算走的话,学会‘衣’至少也是——”

“跑?”

“不,算开车。”

同类推荐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