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许你骄纵

许你骄纵小说

许你骄纵

子初酒
言情 已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6-28 09:26

全网热推小说《许你骄纵》是一本不错的小说,看呗已经为您整理好,邀请阅读主角是叶谙谢朔的小说,许你骄纵小说讲述了:所有人都觉得叶谙嫁错了人,好好的一朵鲜花插在别出,然而谁也不知道谢朔给她的宠爱是所有人都没办法相比的,而且谢朔身体十分的健康。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谢朔推开门,似乎不确定叶谙有没有起床,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慢慢往里走。

叶谙高声提醒:“我已经起了,在阳台这边。”

谢朔停下脚步,朝她出声的方向“看”过来,微微蹙眉:“还不去吃早饭?”

他是特意来叫她吃早饭的吗?

叶谙有点儿受宠若惊,忙拿着手机往回走:“这就去。”

边走边给施双双回了条消息:“我先想想,等会儿再说。”

“你吃过了吗?”跟着谢朔出了卧室,叶谙才想起来问。

谢朔不冷不淡地“嗯”了一声。

叶谙心道,哪天他能等她一起吃早餐,那才真叫奇迹发生。

已经十点半,快到午饭时间,叶谙只喝了半碗粥就没再吃了。

吃完早餐,她又刷了刷网上关于自己的黑料,琢磨着要怎么办。

她和吕弘有接触的事,外人很难知晓,所以谣言要么是从工作室内部传出去的,要么就是吕弘那边泄露的。

具体第一个传谣的是谁,不好判断。现在网络发达,信息传递快,有些人躲在屏幕后,披个马甲就敢上蹿下跳,掀风起浪。

吃瓜群众们才不关心事情真假,他们想看的只是热闹。这时候她要真发帖澄清,估计也没多大用,说不定还会被嘲讽“此地无银三百两”。

幸而这件事暂时还没闹上微博,只在小圈子里沸腾,不然就更糟心了。

叶谙揉了揉眉心,正发愁时,电话突然响了。

是项泉打来的。

“跟袁总那边约好时间了,今天下午五点半,看你方不方便。”

叶谙:“这么急?”

项泉道:“你要觉得太急,我再去跟那边说说。”

叶谙想了想,说:“算了,就今天下午吧。”

“好。”

项泉刚要挂电话,叶谙忽然又问:“对了,你之前不是说吕弘原本想把这部动漫给别人么?这个别人是谁你知道吗?”

项泉回忆了一下,说:“好像是宋萦。”

宋萦,圈内新起来的一个女配音,走甜美风,叶谙也听说过她的名字。

难道是她被吕弘忽悠了,心怀怨恨,所以发帖污蔑报复?

“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

事情没查清楚之前,哪种可能性都存在,叶谙压下心中的疑虑,挂断电话,回到楼上。

谢朔一个人在书房呆着,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衬衣,尺寸贴合,看着比平日清瘦一些,气质也更冷冽。

叶谙敲门进去,挨着他坐下。

“今天嗓子不舒服,不能念书给你听了。”

谢朔没什么表示,好似并不在意。

叶谙犹豫了一下,没把自己被人泼脏水的事告诉他。

就他这脾气,估计跟他说了他也只会觉得不耐烦,这事还得她自己想办法解决。

“这么干坐着也无聊,我们出去散步吧?”

她伸出小指,勾了勾他的手背。

谢朔抬起眼睫,神色淡淡,显然已经对她的小动作习以为常。

叶谙望了一眼窗外,正打算再冲他撒撒娇,突然瞥见了他下巴上一道细小的伤口,血迹已经干涸。

“你下巴怎么了?”

谢朔没回答。

叶谙倾身凑过去,抬手碰了碰:“破皮了,怎么弄的?”

指尖触及伤口,泛开细微疼痛,还有温热的气息靠近,谢朔蹙了蹙眉,扭脸避开。

叶谙锲而不舍凑近去看,整个人几乎要跌入他怀里:“你早上是不是刮胡子了?”

“我去拿创可贴,帮你处理一下。”她说着,从沙发上起来。

谢朔下意识拒绝:“不用。”

叶谙立马一脸严肃:“不成,必须用!万一伤口发炎了,恶化留疤怎么办?你是我老公,别的我都可以不在乎,但脸必须好看!”

谢朔:“……”

叶谙说完,趿拉着拖鞋急匆匆跑出了屋。

不一会儿,她拿着棉签和碘酒还有创可贴风风火火地跑回来,跪坐在谢朔身侧。

谢朔抬手去挡她的动作,被她毫不留情拿开:“别乱动!”

纤细的手指蛮横地扣住下巴,不容挣脱,谢朔眉头紧蹙,最后只能任由她捣鼓。

叶谙边用棉签替他涂碘酒边语重心长地教育他:“你自己不方便刮胡子怎么也不叫人帮忙?以后别这样了,幸好伤口不深……”顿了顿,她突然语气兴奋,“哎,要不以后我替你刮吧?”

她似乎对给他梳头刮胡子这类琐事十分感兴趣,每回说到总会格外兴奋。

“你会?”谢朔淡声吐出两个字。

叶谙噎了一下:“……不会我可以学啊!学这个应该不难吧?”

谢朔未置可否。

用碘酒消完毒,叶谙将一张创可贴粘在了伤处。

冷峻严肃的一张脸,配上下巴上的创可贴,画风清奇,看起来有点滑稽。

叶谙忍俊不禁,拿着碘酒出屋,放回了医药箱。

等她一走,谢朔就面无表情地将创可贴给撕了。

叶谙回来,看见他下巴上空无一物,登时怒火中烧:“你干吗把它撕了?”

谢朔没理她,一脸高贵冷艳的表情,仿佛在说:我这么尊贵的脸上,怎么能出现创可贴这种东西?

叶谙气结:“我再去拿一张给你贴上,你要敢再撕,我就再给你贴上!看谁拗得过谁!”

“……”

大概是怕她胡搅蛮缠跟他硬杠到底,谢朔忽然站了起来:“不是要出门?”

叶谙:“?”

谢朔抬步往外走,叶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这是答应出门散步了。

为了一张创可贴,他居然妥协了?

她费心费力的撒娇勾引居然比不过一张创可贴?

叶谙的心情委实有点复杂,瞥了一眼他下巴上的伤口,跟着出了屋。

算了,反正都消过毒了,创可贴不用应该也没事。

……

下午,叶谙纠结许久,最后还是发了消息给施双双,让她上论坛帮她回帖,公开她已经结婚的事。

施双双早就跃跃欲试,立马登录账号,舌战群雄,跟大家撕了一波。

果然不出所料,没多大作用,质疑的仍旧质疑,八卦的仍旧八卦,不过好在终于有了维护她的声音。

叶谙捏着手机,头疼地按了按额角,看来还得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干脆让烜梦那边帮忙找公关吧。

四点多,叶谙换好衣服化好妆,准备出门去见袁禾。

“袁禾应该认识你吧?你真的不要跟我一起去吗?”走之前,她对着镜子抿了抿唇上的口红,扭头问道。

谢朔双目微合,十指交叉放在身前,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

“那你在家好好吃饭,我尽量早点回来。”叶谙老妈子一样叮嘱两句,拿起包,娉娉婷婷出了门。

赶到约好的餐厅时,项泉和袁禾也刚到,袁禾身边还跟了一位女秘书。

订的包厢环境十分雅致,落地屏风上描山画水,屏风一侧,置有茶几和小榻。

袁禾同吕弘一样,也是四十来岁模样,不过看着要顺眼许多,言谈间也没有那种毫不掩饰的油腻感。

简短几句寒暄过后,他就直入主题,开始谈合作事宜,一点也没耽搁,敬业得很。

项泉原本还以为他跟吕弘一样,也对叶谙有什么企图,看到这般严肃认真的阵仗,不由有点懵。

……难道真如叶谙所说,烜梦突然答应合作,还指名要她主配,完全是因为她的个人能力?

“……除了动漫,我们这边还有影视部,总部那边也有影视娱乐项目的投资,对于配音的需求,不算少。如果能长期合作,我们会提供你们工作室一定的资源……”

袁禾给出的条件相当优渥,优渥得甚至让项泉感觉有点不真实,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下套了。

他看向袁禾,却发现对方频频将目光落在叶谙身上,言语间带了点小心,似乎在刻意讨好她。

正事谈得差不多,几人才撤了茶水,开始吃饭。

饭桌上,袁禾连酒都没多劝,只象征性地同项泉碰了碰杯,预祝双方合作愉快。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项泉去了趟洗手间。

看他离开,叶谙主动倒了半杯酒,举向袁禾:“最近的事情,还要多谢袁总关照。”

“叶小姐客气了,应该的。”袁禾连忙回敬。

他搁下杯子,难得开起玩笑:“谢总那边特地让人来打过招呼,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怠慢叶小姐。”

叶谙也笑了。

她斟酌了一下,说:“有件事可能还得麻烦袁总,以后如果再有合作,我希望能避开你们那位负责人吕弘。”

袁禾闻言,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可能是吕弘哪里开罪了她,应道:“好。”

叶谙弯唇一笑:“劳烦袁总了。”

杯中酒液轻晃,泛开潋滟光泽,衬得她眉眼生动,鲜活如花。

钟覆并没有把她的身份告诉袁禾,袁禾看着她,内心有些纠结要不要直接开口问,可又怕问了会越界,惹她不高兴。

见他一直盯着自己,叶谙不由疑惑:“袁总有话要说?”

袁禾犹豫了一下,最终识趣地没有多问,转了话题,说起其他事。

吃完饭,袁禾同助理先行离开,叶谙和项泉在后头耽搁了一会儿。

“我喝了酒,不能开车,叫辆车送你回去。”出来后,项泉按照惯例准备叫车。

叶谙却道:“不用了,我家司机过来接我了。”

你家司机?

项泉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只见一辆迈巴赫停在不远处,线条流畅,从车头到车尾都彰显着“我很贵”这三个镶金大字,差点没闪瞎他贫穷的双眼。

项泉:?

“你……”项泉有点缓不过神,一瞬间脑子里甚至闪过了最近圈子里闹得沸沸扬扬的传闻。

叶谙对上他怀疑的目光,轻描淡写地解释:“不是跟你说了么,我一夜暴富,不缺钱了。”

项泉:“……”

我以为你是为了消极怠工,胡诌的啊!

叶谙被他的反应逗乐了,须臾,正色道:“对了,你先前走开的时候,袁总跟我聊了一下关于工作室未来的发展和规划……”

提到公事,项泉也严肃了些:“怎么说?”

叶谙道:“袁总觉得,我们工作室的规模不够,组织结构也需要完善,还可以适当拓展一下相关类业务……”

项泉认真听着,没有具体的表示。

“我感觉,袁总的话确实有些道理,最近几年,国内配音行业发展蓬勃,不再像以前那样基本完全处于幕后,但同样的,市场也比较混乱。如果能抓住这个时机,好好规划,说不定工作室会另有一番前景。”

叶谙说了半天,见他不搭话,停下来问:“你怎么想?”

项泉单手插兜,看着她,笑了下:“应该是我问你,有什么想法吧?”

两人认识时间不短,比起上下属,有时候其实更像朋友,私下里玩笑话也常说。

叶谙没否认,笑道:“我想,提供一部分资金,帮你搭线烜梦,然后你每年给我百分之多少分红,工作室还是归你管,我不会干涉,你看怎么样?”

项泉听明白了她的意思,略一思忖,点点头:“行,我回去想想。”

叶谙又补充:“另外,我打算解约。”

项泉瞥向她:“后面这句才是重点吧?”

这个结果,在她刚刚开口说自己暴富的时候,项泉差不多已经料到了,所以并不意外。

叶谙忍俊不禁。

视线内映入一张明丽笑颜,红唇鲜艳,眸中光彩灼灼,似春华满月。

项泉望着她,想起什么,忽然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当年……好像有去拍过电影,为什么后来会放弃,甘愿留在幕后配音?”

叶谙一怔。

姣好的面上笑意顷刻间淡了,她斜眼瞥他:“你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看她这种反应,项泉有点疑惑:“之前看到过相关宣传,难道我记错了?”

叶谙没承认也没否认,漆黑眸底闪过一丝复杂情绪,沉默两秒,勾了下唇:“娱乐圈哪那么好闯,你还真当我倾国倾城天降紫微星啊?”

听这话的意思,背后似乎有什么故事,项泉还想再问,被她径直打断:“都已经过去了,问那么多干什么?你再这样,我可就要问问你前女友的事了。”

前女友果然是项泉的死穴,一提及,他的脸色立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行了,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家吧。”

这都多久了,还放不下。

叶谙不由莞尔,挥了挥手,转身往停车的地方去。

夜景繁华,车子拐入主车道,灯光从车窗上晃过。

叶谙拿出手机,项泉突然又给她发了一条消息,提醒她最近注意微博宣传。

叶谙打开微博,发现自己最后一条微博还是上个月月初发的,评论和私信都在问她什么时候营业。

是该营业了,再神隐下去,粉都要掉光了。

她翻到烜梦动漫的官博,转发了最新一条关于《药师》片花的宣传微博。

底下很快有了评论:

“女神大大终于营业了!”

“啊啊啊这个角色这个声音我太可了!”

“苏到爆炸!”

“小姐姐什么时候能发发自拍啊?求一个九宫格舔颜!”

“我一时竟然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声控还是颜粉……”

……

叶谙随机挑了两条评论回复,在一众彩虹屁中退了出来。

……

到家九点,不算晚。

周姨还没有去休息,见她回来,有些忧心地同她道:“大少爷晚上胃口不太好,又没吃多少东西。”

叶谙皱了皱眉,先去厨房热了杯牛奶,才上楼。

打开卧室的门,里头一片漆黑,谢朔看不见,所以连灯也没开。

叶谙按了开关,光亮骤然刺入眼底,她眯了眯眼,看见谢朔站在落地窗前,修长的身影透着落寞,仿佛一尊雕像。

……这回总算不是坐着,有所进步。

“你怎么了?”叶谙端着牛奶走过去,语调温柔,“白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我不过就是出了一趟门,怎么又不高兴了?”

谢朔没理她,依旧静默地立着。

“周姨说你晚上没吃多少东西,是不是胃不舒服?我给你煮了杯牛奶,你趁热喝了,省得晚上又难受睡不着。”

见他没反应,叶谙拉起他骨节分明的手,去握杯子。

谢朔神情冷淡地抽回了手,转过身,摸索着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得,又坐下了。

叶谙无奈,跟着坐过去:“你是不是想要我喂你,你才肯喝?”

她重新拉过他的手,将杯子蛮横地塞到他掌中。

“你不喝的话,我真喂你了啊!”

恰到好处的温暖贴入掌心,驱散了夜间的凉意,或许是怕她当真胡搅蛮缠强喂他,这回谢朔没再推开。

盯着他慢慢将牛奶喝下,叶谙在心里默默吐槽:多大岁数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非得让人哄着。

等他喝完,叶谙接过空杯子,放到了客厅。

……卧室里不能放杯子之类的易碎物品,否则他要是半夜睡不着起来瞎晃荡,就危险了。

折返回来,叶谙坐在他身侧,同他讲了讲下午和袁禾还有项泉谈的合作内容。

谢朔一如既往地反应平淡,叶谙忍不住抬起脸问他:“你就没有什么意见要给我吗?”

“你想要什么意见?”谢朔语调平平,眼皮都未动一下,“路都给你铺好了,你还办不好,那以你的智商,也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趁早回家安分呆着。”

叶谙:“……”

这人说话怎么总这么欠揍呢?

叶谙被他气得胸口疼,捏紧拳头在他眼前轻轻挥了两下。

见他没反应,她放心大胆地对着他那张脸“为所欲为”起来,捏捏鼻子,拧拧面颊,动作都没落在实处,只是虚假的手势。

屋内灯光静谧柔和,手势投下灵活的影,在光中变幻着。

叶谙仿佛找到了新的乐趣,玩得兴致勃勃。

灯下男人面容安静,眸子幽深,纤长的睫毛宛如一把小刷子,微微往下垂着,她看得心里发痒,按捺不住,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碰了碰。

淡漠的嗓音冷不丁响起……

“你在干什么?”

叶谙指尖一颤,急忙缩了回来,正襟危坐:“没干什么啊。”

谢朔微微蹙起眉头,不太相信,事出反常必有妖,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不像是她的性子。

而且,他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浅若游丝,带点儿雨后玫瑰的清雅,萦绕在鼻尖,离得很近。

叶谙对上他的表情,有点心虚,想起什么,凑到他下颌处:“你的伤怎么样了?”

伤口已经结了痂,细小的一道,头发丝儿一样,叶谙捏住他的下巴,想看得更仔细一些。

微凉的指尖扣上来,谢朔下意识抬手去抓。

恰好抓住她的手腕。

纤细的一截。

叶谙被他抓得有点疼,只得松开:“看一下而已,你这么紧张干什么?难道我还能占你便宜不成?”

谢朔拿开她的手,未予置评。

叶谙看不得他这副模样,气性一上来,干脆扑过去趴在了他肩头。

“老公,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做点什么?”她偎着他,仰起脸在他耳边吹了口气,嗓音软而媚,暗示性十足。

谢朔已经习惯了她每隔两天总要作一回妖,脸色丝毫未变:“你想做点什么?”

叶谙抬起手,轻轻搁在他领口,慢里斯条地拨弄着他衬衫第一粒扣子,吐气如兰:“你说呢?”

这回语调里还添了些许娇羞。

……下一秒,胳膊毫无意外地被拽下,谢朔如往常一样扒拉开她,一脸冷漠地起身。

叶谙:“……”

没意思!

叶谙腹谤一句,顺势倒在他刚刚坐过的位置,侧身倚着,甩掉拖鞋,抬起脚,对着他的小腿肚子轻轻踢了一下。

本以为谢朔不会在意,谁知他却脚步一顿,扭过了头。

他个子高,颀长的影子覆下,再加上双目幽深,有种强烈的压迫感。

叶谙悠闲惬意的姿势一僵,脚尖也绷紧了。

她觑着他的脸色,屏住呼吸,慢慢缩回了脚,将旁边的抱枕拿过来抱着,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反正他看不见,她不承认就行。

谢朔“盯”她片刻,终于开口:“帮我把睡衣拿过来。”

他说完,转身往浴室方向走。

“……”

他现在使唤她倒是使唤得顺手!

叶谙捶了一下抱枕,愤愤不平地勾身坐起,穿好拖鞋,去衣帽间替他收拾衣服。

……

翌日,叶谙起得稍微早了些。

吃过早饭,她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刷了刷微博,却发现自己昨晚转发的那条微博下已经吵成了一片……

“有颜有才,搞不懂为什么要选这条路。”

“吃瓜吃到自家,心情复杂……”

“大家冷静一点,那份爆料连张实锤照片都没有,很明显是黑。”

“如果不是真的,为什么过了一个晚上,还没出来澄清?肯定心虚了!”

“小姐姐,求求你快点出来澄清吧!只要你说,我就信!”

……

不光评论,私信也是乌烟瘴气,各种难听的话都有,积了好多条。

叶谙看得有点凌乱,还没理清楚发生了什么,就接到了施双双的电话。

“谙谙,你看微博没有?”

“刚看,被人骂了,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

施双双道:“还不就是之前你和吕弘的八卦?有个营销号不知道收了谁的钱,把论坛上那张帖子的内容发到微博上了,刚好最近动漫在宣传,你又是主配,就闹开了。”

不光微博,就连某知名八卦小组也专门为她开了帖。一个幕后配音,闹出了娱乐明星的架势,也真是好笑。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之前没闹出圈,你忍忍也就算了,可现在越闹越大,万一上了热搜……”

叶谙皱了皱眉,是该想个办法,不能再拖了。

谢朔虽然不在意这些,也看不到,但谢柏言和谢予然还在,要是传到他们耳中,就真成丑闻了。

“你要不让烜梦那边找公关帮你澄清删帖?或者找你高富帅老公替你解决?你老公应该能搞定吧?”施双双忽然在电话那头拍了下脑袋,“我傻了!这事不适合找你老公,回头别把你给坑了!最后一条你当我没说!”

叶谙说:“好了,没事,我自己能解决。我先打个电话,回头跟你聊。”

施双双:“嗯,你去吧,需要帮忙就叫我,免费给你写文案。”

同施双双聊完,叶谙随后打了个电话给项泉。

项泉显然已经知道了微博上的事,不等她开口问,就主动道:“你是不是看到微博爆料了?烜梦那边一早跟我联系过了,说让你不用担心,他们会想办法解决。”

他们效率倒是快。

可有些事情,还是得她自己出面。

叶谙沉吟片刻,忽然问:“咱们工作室过阵子是不是要聚餐?”

项泉不明白她怎么忽然说到聚餐上去了:“是有这个打算,怎么了?”

明透的光斜照入阳台内,叶谙倚着扶栏,转过头,将目光落在屋内气质卓绝的男人身上:“能不能提前到今天晚上?”

项泉越发摸不着头脑:“你有事?”

叶谙悠悠道:“没什么,就是有个惊喜想给大家。”

项泉:……恐怕是惊吓还差不多。

“早聚晚聚都是聚,改个时间应该不要紧吧?你之前不是说要给我记一功么,就当抵消了。”

项泉犹疑片刻,最终同意了:“行,我去安排。”

叶谙满意地挂断了电话。

她收起手机,转过头望着屋内的身影,定定看了一会儿,唇角微弯,摇曳生姿地走了过去。

同类推荐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