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顾医生的娇宠妻

顾医生的娇宠妻小说

顾医生的娇宠妻

沐颜
言情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6-28 09:28

看呗文学提供热门小说《顾医生的娇宠妻》抢先阅读,小说顾医生的娇宠妻的主人公是乔宁夏顾斯言,由作者沐颜倾情创作的经典好文。乔宁夏是大龄剩女,天天被人催婚,相亲多次却没出过对象,而他,黄金单身汉,事业有成,唯独缺一个妻子,一次相亲,他们闪婚了,婚后,他们彼此都感受到了合适的含义。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路边上的行人纷纷的回头,看着僵持着的三个人,偶尔有几个指指点点的,来看这一边的热闹。

“我和他没有关系,不要误会。”乔宁夏的脸微红,试图辩解什么。

在一旁的严季嘴巴微微的张启,本来想说些什么阻止,可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这样更是助长了姚瑶的气焰,耀武扬威的样子,愈加的嚣张,逼视的目光看着乔宁夏。

经过的行人小声的嘀咕着,眼里满是好奇,看着站在那里的三个人,都可以演狗血的八点档了。

乔宁夏面上挂不住,嘴唇微微的颤抖,本来以为严季会说两句阻止的,可是到最后都没有等到。

姚瑶看着乔宁夏的样子,心里很解气,不管她有没有勾引严季,姚瑶的眼里就是容不下她。

“我觉得有必要请一个律师,来和你们沟通。”顾斯言不放心乔宁夏一个人出来,谁知道一出来就碰上这样僵持的局面,挡在乔宁夏的前边,说道。

乔宁夏有些吃惊,没有想到他会出现,不过心里却是有些心安,站在顾斯言的身后,静静的没有说话。

“顾医生,请管好你的女朋友。”姚瑶没有想到顾斯言会出现,想起之前,有些退缩,不过还是梗着脖子有些不服。

“我的女朋友我自然是清楚,不劳您费心,最近天气好像不怎么好,总感觉耳朵边上嗡嗡的难受。”顾斯言依旧是斯文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却是犀利的不饶人。

姚瑶脸上彻底挂不住了,张着嘴可是发不出声音,遇上顾斯言,也算是她倒霉了。

“今天是个误会,我只是想找老朋友说两句话。”严季开口了,没有惹怒任何一边,试图打圆场。

“没有什么可说的,我们走吧。”

乔宁夏有些心寒,刚才的时候,自己被他未婚妻指着脸说话,他都没有管,现在反而说是老朋友,多么可笑的称呼。

不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乔宁夏主动的挽着顾斯言的胳膊,既然是已经打算划清界限了,也就没有必要纠缠不清。

顾斯言也没有想在这里继续僵持下去,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两个人,随即离开。

乔宁夏有些心神恍惚,说是放下严季,可是真正做的时候,发现很难,有些东西在心里生了根,一旦扯断,就会血肉模糊。

“这么长时间不回去,我还以为你是不是被人拐跑了呢,不过也不应该担心这个问题的。”顾斯言没有询问刚才那个的事情,依旧是改不了毒舌的说道。

本来心里的那点伤感完全的被打散了,乔宁夏不服气的瞪了他几眼,这个人总是有办法让你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顾斯言丝毫的不拿自己当外人,这几次来乔家来的越来越勤,除了住在那里,基本上就是洗男主人的姿态存在的。

看的左邻右舍都是感叹,这乔宁夏是什么福气,本来以为会一直嫁不出去,谁知道傻人有傻福,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真是天大的福分啊。

“啊呸,不就是一个男人么,有什么可以得瑟的。”周碧忍不住眼红,看着乔宁夏还真能阴差阳错的找到好男人,骂骂咧咧的把手里的水泼了出去。

像是倾盆大雨,整整一盆子水从窗户倒了出去,直直的落到了路过的一个大妈的头上。

“谁那么没素质啊,看不到下边有人么,还往下泼水,真是倒霉。”下边的那个大妈刚刚买了一件新衣服,还没来得及炫耀,被那盆水泼的瞬间变成了调色盘。

这衣服的质量有待研究……

下边也不知道骂骂咧咧了多久,也找不出来泼水的那个人,只好认命的拖着湿漉漉的衣服离开,身上都被那些劣质的颜色染成了火鸡。

周碧一直躲在窗户后边,不敢露头,好不容易等到下边没声音了,才探出脑袋去。

“得瑟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穿的花花绿绿的,站错了地方,还怨别人!”

探出脑袋去,骂了好久,心里才解恨,这几天不顺心的事情太多了,应该去求求佛了。

刚要把脑袋收回去,就看到底下相伴而行的乔宁夏和顾斯言,本来熄灭的火气重新被点燃。

周碧就是看不惯有人比自己好,更别说死对头家的女儿了,一路小跑,跑到厨房,端出一盆子的水。

还记得上一次的仇恨呢,上一次自己被害的沾了一头的菜叶子,周碧怎么会甘心呢。

“你今天怎么又来了。”底下的乔宁夏丝毫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来临,带着埋怨,看着身边的顾斯言。

听到赤裸裸的嫌弃,顾斯言耸耸肩,看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爸妈希望我经常来,所以我就来了。”

这是什么人,脸皮究竟是有多厚,把爸妈叫的那么自然。

乔宁夏抬头带着探究一样的看着顾斯言,很怀疑胡渣究竟有多厚,才能刺破他的脸皮。

“小心。”顾斯言一把拉过乔宁夏,推到了一边,自己却来不及躲闪,还是站在原地。

“啊。”乔宁夏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推开,脚下踉跄几下,一下子坐到了地上,轻声的呼叫了几声。

这个人究竟是在干什么!

乔宁夏很不满的抬头,膝盖的位置好像都磕破皮了,丝丝的疼痛感蔓延。

可再一抬头的时候,顾斯言已经是变了样子,脏兮兮的水泼在身上,那些萎蔫的菜叶子粘在他的头上。

多么熟悉的场景……

是周碧。乔宁夏第一反应就是她,抬头看向周碧房间的位置,她还没来得及把脑袋伸回去,眼神直直的和乔宁夏交撞。

完了,被发现了。周碧脸上很慌乱,谁知道会泼错了人,急忙把那个盆收回去,试图掩盖自己的罪证。

“有没有素质,知不知道不能随便泼水!”乔宁夏忍不了这一股怒气,扯着嗓子对着那个窗户喊道。

被一个黄毛丫头训斥,周碧怎么忍得了呢,把脑袋重新探出去,同样的不甘示弱。

“你凭什么说就是我泼的,有证据么,没证据我可以告你诽谤!”

左右也是没有证据,周碧可是不害怕她,可是泼的人是顾斯言,周碧心里没有底气,这可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若是得罪了,日后该怎么办。

“除了你,还会有谁那么做!敢做不敢当,就是缩头乌龟!”乔宁夏愈发的憋屈,看着周碧,越来越不顺眼。

周碧可不能承认,暂且不说和乔家的仇,再者说了,这个顾医生可是惹不起的,巴结还来不及,怎么会得罪呢。

“怎么回事啊?”李素迟迟的没有等到乔宁夏回来,有些不放心出来看看。

知道一出门,就看到狼狈的顾斯言,还有坐在地上的自家女儿。

一抬头,果然又是她!这口气不能忍!

“你是不是嫉妒我家女儿,你家闺女没本事,怨谁啊!”李素可不是吃素的,针锋相对的说道,相处了几十年,对方的弱点都是了如指掌。

果然,周碧听完之后,瞬间就炸毛了,本来自己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烦闷了好几天,现在一下子被揭开,面前更是不好看。

“我嫉妒你家女儿?笑话!”周碧梗着脖子,不服输的探出脑袋去骂骂咧咧的,“谁不知道你家女儿之前一直嫁不出去啊,现在不过就是狗屎运,还这么得瑟。”

“你说谁呢!你看看你家女儿那个样子,还好意思对我指指点点。”李素忍不了这口气,自己女儿的事情一直是最大的问题,现在好不容易解决了,还找到条件这么优秀的,自然是挺起胸膛,得意洋洋的了。

周碧胸口闷得厉害,以前还能拿这个事情说她,可是现在,周碧哐的一声,把窗户重重的关上,气的都说不出话了。

“没本事就别出来胡说八道,注意点素质!”看着周碧吃瘪的样子,李素心里可算是舒了口气,对着禁闭的窗户骂了两句,才罢休。

左邻右坊的这么多年了,也是习惯了这两个人之间的针锋相对,没有人出来劝架,一般情况,等两个人骂够了也就没事了。

“快点回去,真是可怜你了,遇见这么倒霉的事情。”李素骂的心里舒坦了,一回头,看到顾斯言身上还是湿漉漉的,急忙说道。

乔宁夏也站起身来,走到顾斯言的身边,心里多少的有些愧疚,刚才还埋怨他推倒自己,没想到是为了这个才推自己的。

“你没事吧。”乔宁夏眼里带着些许的担忧,伸手把顾斯言头上的菜叶子摘掉,看着顾斯言可怜巴巴的样子,倒是少见。

“没事。”顾斯言打了个喷嚏,身上都是冰冷的,风一吹,带走了所有的温度,“顶多就是感冒,身上发热杀菌之后就没事了。”

既然都那么说了,怎么让人不愧疚,乔宁夏心里更是过意不去,本来这盆水应该是泼在自己身上的,现在阴差阳错的,倒是成了顾斯言受罪了。

回到屋子里,李素找了一身乔胡的衣服给顾斯言换上,大小都是差不多,倒也是合身。

“我去给你熬点姜汤,去去身上的寒气。”李素忙碌着给顾斯言找出干净的手巾,回头叮嘱站在门口的乔宁夏,“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快点给他把头上水珠擦掉。”

若是放在平时,乔宁夏肯定不会答应的,可是今天顾斯言是为了自己才变成这样的,再不过去,良心就过不去了。

同类推荐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