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极限天纵

极限天纵小说

极限天纵

柚子小生
都市 已完结
来源:微小宝 更新时间:2020-06-30 17:22

抖音完结《极限天纵》的主人公是秦天银月,是作者柚子小生创作的原创作品,主要讲述了他们二人之间的纠葛。这是一个奇妙的世界,主人公秦天,是如何在这个世界中一步步走向巅峰。喜欢读书的弱少年,却因仇家被迫踏上未知旅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这一天,秦天刚刚从入定中醒来,便觉饥饿,于是走出房间,到楼下用餐。这一次参悟他很有收获,陈赤枭所教的各门功法都有所突破,只等着有机会能够大展身手,看看进步是否明显。

刚下楼,秦天便看见几个官差正在询问着客栈老板:“你们店里可曾来过这个人?”说着,便将秦天的画像拿给老板看。老板一看,表示并没见过,那几个官差象征性地叮嘱几句,类似“要是发现此人,立即报案”的话,便转身离开了客栈。

此时的秦天换了新衣,头顶斗笠,稍作了易容,所以很难被认出来。那易容之术还是在望邬镇的时候,陈赤枭传授给他的,而现在看来,这陈赤枭嘴中的“旁门左道”还是挺有用的,至少这一次是帮上了大忙。

秦天在一楼大厅草草用过膳,便要即刻回房继续参悟。刚转过身,准备上楼,秦天眉头却是皱了起来,但他稍作停顿,并为就此止步,便继续向前走。原来,当他转身之际,他发现一个熟人正跟在自己身后,不是别人,正是那阴魂不散的“赵飞”。秦天现在虽然换了妆容,但从赵飞的作为可以看出,赵飞认出了他。

秦天并不顾及身后跟来的“赵飞”,继续走向自己的房间,他推开房门,步入其中,正要关上房门的时候,却从外面传来一声话语:“先别关门!”而后,门口出现了那个“赵飞”。

“赵大哥,你我并无恩怨,并无瓜葛,你却一直跟着我,是为何意?”秦天故意摆出一副疑惑委屈的样子。

“嘿嘿,这位少侠,您别误会,这次我来找你可并无恶意。可否让我进您屋里进一步说话?”这“赵飞”自那次在客栈见识到秦天的手段,知道眼前这少年武艺精湛,现在连称呼都是变成了“少侠”。

秦天也不怕他耍花样,便向旁边退开一步,示意让他进来。“赵飞”也不客气,一窜便是进到了屋中,那动作还真是符合他的职业规范,猥琐至极。

进了屋,那“赵飞”也是一点不懂礼节,马上找了个凳子坐下,翘着二郎腿。秦天见他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并不说话,就背着手站在他面前,表情冷淡地看着他。

“嘿嘿,少侠,以前我多有得罪,还望少侠不要放在心上啊!”那“赵飞”说着,便佯装站起身来,对着秦天一揖。

秦天见了,淡淡说道:“我可是授受不起,无端的折了秦某的寿命!”话虽这么说,可也未见秦天伸手去扶。

“嘿嘿,原来是秦少侠,真是失敬失敬。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本人真名叫侯叶英,武道(武侠中称江湖,本书中为武道)上人抬举我,艘一号“云里幻仙手”。嘿嘿,这些自然都无法入得秦少侠的法眼,真是见笑了。”这侯叶英说话总是嬉皮笑脸,没个正经样。

“云里幻仙手?好牛的绰号啊!不知这绰号是因何而起啊?”秦天佯装不知,故意装作好奇问道。

“嘿嘿,秦少侠,您真是会开玩笑,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还要明知故问。”侯叶英说到此处,却并未觉得不好意思,看来他并不看轻自己的职业。当然,贼也是有好坏之分的。

“我叫秦天,年方十五,你也不必叫我秦少侠,我担当不起,直呼我名字便是。我只是个无家可归的浪子,云游四海,无依无靠,孤家寡人一个。”秦天说话还是比较谨慎,并未透露过多有用的信息,而且故意把自己说得比较贫穷,好打消这侯叶英的歪念头。

“我今年是而立之年,尚未娶妻……”

秦天听这侯叶英竟然介绍起自己的家世来,赶紧打断:“等等,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秦天心想:我又不是媒婆,搞的好像要找我做媒似的。

“嘿嘿,秦天,我只是开个小玩笑而已!这样才能增进我们之间的关系嘛,以后也好相处啊!”侯叶英还是那副在秦天看来很是欠揍的模样。

秦天一听,不对啊,难道这家伙以后还要一直跟着自己不成?于是诧异又有点不安地问到:“你说什么?以后好好相处?这是什么意思?”

“嘿嘿,秦天少侠,我见识到了你的厉害,我自然也想跟着你混啦!我想,跟着你混,一定会很有前途的啊!你看你年纪轻轻,才束发之年,便已有了不俗的实力。虽说不能和那些真正的高手相比,但是你毕竟还是相当年轻,潜力无限。我想,就算是那些老不死的武道泰斗,在你这个年纪也不见得有你如此的成就啊。我坚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一定可以完全超过那些老东西的。”侯叶英马屁直拍,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显然对于拍马一事,他很是在行。

要是换做别人,或许早已听得得意自大,直呼过瘾。只可惜,侯叶英所面对的是秦天,秦天向来都不吃这套,这些天花乱坠的言辞只会让他感到恶心,反感。秦天依旧保持着很清醒的头脑,脸上也并未浮现任何高兴的表情,淡淡的神色看不出悲喜。

侯叶英见面前的少年,在自己这番拍马之下,都是未曾有得意之色,很是惊异,更加坚定了自己跟随秦天的信念。他眼珠直转,心里嘀咕:“看来,天机子所说之人,还真是这面前的少年。”想到此处,侯叶英不禁心花怒放。看来,自己这下半辈子,注定是要跟着这眼前的福星辉煌一把了!

秦天可并不知道侯叶英所想,只当侯叶英溜须拍马,想要从自己这里有所收获。可秦天又想想,自己身上除了那些个钱财,也没啥值钱的东西啊。也不可能是为了那几个钱啊,不至于啊。难道是父亲所给的龙形玉佩?也不可能啊,那玉佩一直藏在自己内衣之中,从未拿出来过,这侯叶英又怎会知晓?秦天实在是想不通,他只想打发侯叶英离开,便说道:“我身上没啥值钱的,也没啥有用的,我不管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都要明确地告诉你,我没有!”

“秦天,你可别误会,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要钱财,随便去哪户大户人家“拿”就是了,何必在这里与你费什么口舌。我想要的,不过就是能够跟在你的身边,也好沾点光啊!”侯叶英见秦天误会自己,赶忙为自己解释。

“我又不是城主大人的儿子,你要想沾光,找那“大肉球”去,干嘛要来找我这个普通百姓?”秦天是越听越糊涂了,这侯叶英跟着自己,竟然是想要沾光。自己无钱无势的,能有什么光让他来沾。

“那“肉球”哪能与你相比啊?他算个鸟,你若是高高在上的天神,那他便是庙炉里的香灰,这能比吗?”侯叶英越说越夸张,越说越离谱,听得秦天全身发毛,渗得慌。

秦天实在是无法忍受侯叶英的肉麻话语,便要赶他走,说道:“你还是走吧,我是不可能要你跟随的。我四肢健全,也不需要他人照顾,而且我还有要事在身,突然多出你这么个人,实在不方便。所以,你还是尽早离开吧。”

侯叶英一听,秦天竟然下了逐客令,顿时大急,自己可还指望着跟着这个福星辉煌一把哪!怎么能轻易错过如此机会!他急忙说道:“秦天,你先别急啊!别急着赶我走啊!我可是还有事要告诉你的啊!”

“还有什么事就赶快说,说完走人。要是,是全城通缉我的那方面,那就免了,我秦某自会小心,不牢你操心。”秦天是不想再与这黏人的家伙交谈,显得很不耐烦。

“不是那通缉的事,而是……而是有个人要见你。”侯叶英终于说出了此行前来的最大目的。原来,他还是个给别人跑腿的,居然来给秦天带话。

“有人要见我?是谁啊?我在这岂江城无亲无故,又怎会有人认识我?”秦天不太相信,只道是侯叶英胡乱编造的借口,想要拖延时间,好让自己重新考虑是否把他留下。

“这个……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放心,我自然会带你去见他。我发誓,我绝没有说谎,我要是骗你,我就遭雷劈!”侯叶英实在不想错过自己可能无限辉煌的下半生,为博得秦天的信任,连毒誓都发了。

秦天见侯叶英竟然发了毒誓,侯叶英的表情也出现少有的严肃,不似作假,心中是半信半疑。心想:既然有人想要见我,那他为何不来?又为何让这惹人厌的家伙前来传话?而侯叶英也不肯告诉自己那人是谁,真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秦天没有办法,劝侯叶英走,他也不走,总不能用暴力赶他走吧?自己前两天刚刚惹下大祸,正在避风,自己总不能又大闹这客栈,暴露自己的行踪吧?所以,秦天只好随他,暂时让侯叶英跟随在自己身边。秦天也是想要看看,这侯叶英究竟想要耍什么花招。

当天傍晚,侯叶英便领着秦天去找那神秘人。而当秦天问道,为什么那人不主动来见自己,而且还非要傍晚时分去会见他时,侯叶英却总是说:“你等会儿自然都会知道。”秦天对这答案很不满意,但是又无可奈何,只好默默跟在侯叶英的身后,穿梭在各条如迷宫般的小巷之间。

同类推荐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