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逆魂之陌上故人归

逆魂之陌上故人归小说

逆魂之陌上故人归

雯雯大人
古代 未完结
来源:若初 更新时间:2020-08-02 13:31

《逆魂之陌上故人归》是作者雯雯大人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主要人物是楚芮君皇,这部小说主要内容精选:无妻无子…一切都是我臆想出来的吗…君皇从未对我有过半分想法…为何教我武功?为何靠近我?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我的身体不停的发抖,有一种莫名的呕吐感,我强压住,跌跌撞撞回到马车上。却发现一众护卫侍女站的笔直,面色卡白,了无生气。

我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手颤抖的轻轻去触碰一名侍女,“咚”听见一声响,只见侍女硬生生的倒在了地上。我蹲下查看气息,发现果然如我想象中一样。他们,全都死了。有些接受不了,险些摔倒在地,稚雪一把扶住我,她也被吓到,为了安慰我强装镇定,因为能感觉到她扶着我的手带着微微颤抖。

“稚雪,没事,我会带着你安全回家。”其实我自己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但是,只要有一线生机我都会护她安全离开这里。

树上落下一片树叶,我皱紧眉头,手抚在腰间的弩上,低头看了眼食指上的戒指,随后把稚雪揽在身后,假装不知道周边的事情,缓缓退开。感觉到气息将近就在我身后,我拿起腰间的弩转过身。一抹紫色的身影出现在我身前,看到来人已经来不及收箭,直直的射了出去,祁舜侧身,折扇挡下了弩箭的攻击,我一愣,又微微松口气。我的弩箭已经练就到出神入化的阶段,一般人应该不会轻易挡下,又一想他曾与君皇打成平手,又微微略胜一筹。

“君皇把你教的不错。”祁舜嘴角上扬,带着一贯的邪笑。深灰色眸中闪过一丝微微担忧。

“君皇呢?”

话音刚落,响起几声惨叫,几名黑衣人应声摔落在地上,一抹白色的身影来回穿梭在树丛间。随后脚尖轻点,落到不远处的树下,瞬步到我身前。他看向我,眼角微微上扬,一双眼睛如初见般清澈明亮,一如既往的温柔。我眼眶有些湿润,鼻子也有些酸酸的,不想被看出心事,于是别过脸不去看他。

“芮儿,这里危险。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君皇柔声说道。

稚雪冲着君皇点了点头,扶住我的胳膊。我看向君皇,再也忍不住脸庞划过两滴清泪。君皇用手轻轻擦拭着,“一会我去找你。”

我点头如捣蒜。吸了两下鼻子,像个小孩子一样撒着娇,“说好的。”说完鼻子又一酸,哭成泪人。

看到君皇微微点头。于是稚雪上前搂住我,转身准备离开。却看到身前不知不觉站了个人,他带着面具站姿挺拔耸立,一身黑袍,不知道是男是女。身旁跟着一女子。我定眼细看,与上次樱花树林的那红衣女子如出一辙,因着容貌有几分相似,所以猜测是一对姐妹。于是心下了然,他们定是来寻仇的。

他们这次带来的人,比上次樱花林多了三倍不止。君皇祁舜要护着我与稚雪。怕是抽不开身,而面前这个黑袍人不知武功深浅。恐怕是要凶多吉少了。对方有备而来,定是想要君皇的命。

黑袍人不由分说,抬手做了个手势,黑衣人一波接着一波的冲了过来。我护着稚雪快速退开,祁舜手中折扇唰的展开,散发着阵阵黑气。而君皇手握长剑,剑气发出阴寒的冷意。二人冲上来护在我们身前。因为对方人手众多,把我们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君皇与祁舜互看了一眼,祁舜非常有默契般转到了身后。我拿起手中的弩,对准君皇方向的敌人,连射几箭,敌人立即中箭倒地不起。稚雪则在腰间抽出几根银针,催动内力刺中祁舜方向敌人的眉心。随后从腰间转出一把横笛,吹了起来。曲子跌宕起伏,听的人生生要吐血,对面被刺中的人受不住倒在了地上不一会便成了行尸走肉,为我们抵挡面前的攻击。

催动银针极其消耗内力,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使用。我有些着急,侧身看去,稚雪的额间已经有了丝丝细汗。不知为何黑衣人越来越多,只怕是后面的援军。祁舜一面挡住妖媚女子的攻击,一面守着稚雪不被伤到,微微有些吃力,不过仍处于上风状态。而君皇对付着黑袍人,保护着我。那黑袍人不知使用的哪门武功,极其的阴邪。与君皇一时不分敌手。

过了好一会,我与稚雪背靠着背,喘着粗气,两个人都累到不行。黑衣小兵总算清的差不多,我的箭也已经所剩无几。留下最后一只用来保命。没注意到侧身有名黑衣人准备偷袭我,发现时已为时过晚,我别过头,双臂抵在身前。眼前一晃,一束光圈照耀在我周围,抵挡住了攻击。

君皇周身剑气阴寒减弱,被压制住的黑袍人似乎发现了君皇的弱处,向那妖媚女子使了个眼色,那女子会意,挥剑朝我狠狠刺来,祁舜来不及阻挡,我趁机装了一支箭在弩中,看准时机朝着那女子射出。女子躲闪不及肩膀中了一箭,半支箭没入其中。祁舜立即冲上前一把折扇展开给了那女子致命一击。黑袍人见手下被击败,慌了神,被君皇的剑气弹开,单膝跪地,一滴滴血从面具中流出。于是跌跌撞撞爬起丢下一颗烟雾弹,带着剩下几名黑衣人逃走。

我与稚雪毫无形象的跌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君皇收剑向我走来,眼中带着些赞许,这是他第一次露出这样欣慰的神情,像是一个老父亲看到自己的女儿终于出息了似的。祁舜收起折扇,在手中把玩,走到稚雪身前把她扶起。我与他们离得甚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不过感觉得到很开心。后来的稚雪跟随着祁舜去了冥界,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不过这都是后话了。至于我……

我看向君皇,有些不知所措,眼神飘忽轻咳一声,柔声试探道,“你…打算何时迎娶国后?是否已…有了心仪之人?”问完之后我便后悔了,管我屁事。

“我不打算娶妻,也无心悦之人。”君皇背过身,沉声回答。

“……”心下一震。

“君皇。”祁舜有些担忧的出声。

稚雪挽着我的手臂,拉着我走在祁舜与君皇前面,有一定的距离后,向后望了望轻声说“芮儿,不要乱想。我能感觉到君皇对你是有感情的。只不过……”

我向后微微侧目,看到他们缓缓走在我们身后,祁舜与君皇说着什么,我听不清。于是叹了口气。我只是询问一下而已啊……况且看这两人亲近的模样……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捂着嘴小声跟稚雪说,“你说君皇不会是断袖吧?他与祁舜…”

稚雪停下脚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她和我同时望向身后的君皇与祁舜。又同时对望。而后面的两人皱着眉头,丝毫不知道我们在打什么算盘。君皇瞬步到我身前,一只手捏着我的左右脸颊,有些不悦的说道,“芮儿,你又在造我什么谣?”

“看!有敌人!”我惊恐的看着前面。趁着君皇看向前方,我趁机挣脱了魔爪,牵起稚雪的手,跑开了。

“哈哈哈……”丛林中回荡着我与稚雪爽朗的笑声。

我与稚雪携手跑在最前面,君皇抚额,一脸的无奈。祁舜展开折扇,笑的灿烂。我们四人谁都不知道各自的心思,但都希望这一刻能永远保持下去……

经过上次的事件,父母已经彻底将我戒严,理由是京城内外颇不平静,我只得在家中用弩射着树枝,不停的射出,侍女不停的捡回来。就这样无所事事的过着,丝毫不知道,更大的危机已经悄然而至。

深知君皇已不像往日那般能护着我。我也知道他下意识的远离是不想将我带入这场阴谋中。我尽量不去打扰到他。一月过去,不知为何心中一直不舒畅。整个皇城都处在一种被压抑沉浸的氛围中。百姓们怨声载道,就好似新国主是一颗灾星。自登基以来,从未给百姓带来过一分安全感。这时的御清突然找上了我。一脸的焦急,同我说起君皇在宫中遇刺,命悬一线之际想要见我最后一面。我皱紧眉头,心下数不清的疑问,可御清与我从小一同长大,从未骗过我。权衡下还是选择了相信他。跟着他出了门。谁知,刚准备询问却被人一记手刀砍晕。

我做了个梦,梦中君皇一袭白衣,一如既往的飘逸出尘。他看向我的目光是我从未见过的柔情。我走向他,鼻子突然酸酸的,眼眶红了一圈。自上次离去后,就没再见过。不知他过得好不好,城中百姓的流言蜚语有没有听进心里去,难不难过。更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预感,这次会是诀别。他把我揽在怀中,手抚上我的发丝,像是抱着一只珍爱的宠物,轻轻的柔柔的。这是他第一次抱着我,但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我在他怀中,轻声喃喃道,“君皇,我好想你。”

同类推荐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