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我家陆总超凶的

我家陆总超凶的小说

我家陆总超凶的

小碗小橙
言情 未完结
来源:酷爱 更新时间:2020-08-02 14:36

《我家陆总超凶的》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泪目,小说的主要人物是周宜陆行冶,书中精彩段落节选:叶温铭往鞠婉白的方向走了两步,鞠婉白连忙往后退,生怕叶温铭抓她到医学院做开颅手术,“不不不,我已经好了,已经不怎么疼了。”鞠婉白说着把放在脑袋上的手也拿了下来。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晚上熄灯后,周宜躺在那张硬硬小小的木板床上就沉沉的睡去了。

睡着后,周宜便掉进了尧溪月无边无际的记忆漩涡中。周宜的心境也跟随这尧溪月的记忆起起伏伏。

起初的时候,是许多人对尧溪月的排挤,尧溪月是一个很不善于表达的人,但她又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懦弱。

懦弱的人只是一味的被欺负,一点都不敢反抗。而尧溪月表象的懦弱只是因为他们对她的伤害还没有碰到她深处的那个点。当那个点到达,一切都会变得不能预料。

当别人说她的时候,尧溪月自然会很难过,但她也不会为自己辩解什么。但不辩解并不代表她认可。

别人一般性的说上一两句,她也就让那些东西过去了。

只是当那些东西一旦多了,到了某个点,她就会变得非常的可怕。

几年前,尧溪月被几个邻居家的女孩叫了出去,她们围着她指指点点,而且还各种难听的话,甚至还要给她灌辣椒水什么的。

估计那几个女孩没少做这些事,她们做起来的时候以为尧溪月这样的人一定不会反抗,所以也有恃无恐。

令她们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当这些女孩要给她灌辣椒水的时候,尧溪月平日里懦弱的目光变得狠毒无比,她一把扯掉了一个女生的头发,又把另一个女生的耳朵给咬了下来。还有其他女生受了伤,她们实在是不知道平日了柔弱的尧溪月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总之整个场面非常的凄惨。

好在那时候尧溪月的父亲还活着,又有殷家的人在背后撑腰,他们就替她处理了这样的事情。那个女孩的耳朵也被接上去了,只是那几个女孩从此以后看到尧溪月都是绕着走的。

因为她们不知道这个“怪胎”什么时候会发疯。

周宜知道这是尧溪月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不能在人际关系中游刃有余,就只能让那些人怕她。但尧溪月也真的很不会表达自己。

尧溪月这些年来的记忆几乎都是灰暗的,直到尧溪月遇到那个打篮球的少年时,尧溪月的生命才有了一个少女该有的五彩斑斓的色彩。

叶温铭是尧正海非常得意的学生,尧正海经常夸奖叶温铭天资聪慧。

叶温铭也一直都很敬爱他的这位老师,连同对尧溪月也是爱护有加。尧溪月身体不舒服时,她就背着尧溪月去医院。

尧溪月画画时,他也安安静静地坐在尧溪月的旁边看她画画。

有一次,尧溪月心情非常不好,尧溪月又偷偷地跑到花园里去抓土吃了,而这一幕刚好被花园里看书的叶温铭给看到了。

当时的尧溪月很害怕,尧溪月以为叶温铭会很讨厌她了,再也不是像以前一样对她好了。

因为她这么不堪的一幕被叶温铭给看见了。

谁知,叶温铭却是很温柔的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用纸巾仔细地把她嘴边的泥土给擦干净,又买了一杯很甜很温暖的奶茶给她喝。

如果不是叶温铭,尧溪月对这个世界便再无留恋,但就是有了叶温铭,让她就这么突然死去,她实在是不甘。

所以当她再次见到叶温铭时,就想多看他一眼,然后再看他一眼。

尧溪月的这些记忆把周宜的心也弄得酸酸的。她觉得今天不让她多看几眼叶温铭真是她的罪过啊。可是当时的情况她真的是没有办法啊。

不知怎么地,她觉得自己有些冷,旁边还有呼呼地风吹着。

周宜觉得这个梦境真是奇怪啊,这种感觉竟然都这么的真实。

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这一睁,让她的整个魂都吓出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她竟然站在了寝室的阳台上,是阳台上也就罢了,她站的地方还是阳台的围栏上,而且她的一只脚已经往围栏的外面迈了出去。

夜晚的风很大,把她睡衣的裙摆吹得晃荡。虽然还是九月的气温,但在有风的夜晚还是凉的可以。

同类推荐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