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王爷得了重病解药却只有她知道唯独她可以治王爷的病

王爷得了重病解药却只有她知道唯独她可以治王爷的病小说

王爷得了重病解药却只有她知道唯独她可以治王爷的病

热宫娘娘
古代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1-01-13 23:15

《王爷得了重病解药却只有她知道唯独她可以治王爷的病》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泪目,小说的主要人物是叶非晚封卿,书中精彩段落节选:只得说,她那般下意识的举动,使他高兴得口若悬河,说“和离”的人,喝得醉醺醺的,还说了几句心里话。特别是那个“相公”,他听得心里竟一阵酸楚。咳……对着,一声咳。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叶非晚神色僵了僵,却徐徐笑开,笑的极为粲然。

即便如今他还未手掌天下权,可仍旧是那个自以为是的靖元王爷呢!金银珠宝,无上地位,他以为,她要的是这些。

所以给了她这些,便是他尽到了夫君的职责。

“是啊。”叶非晚低语着,“王爷从未亏待过我,是我不知足了。”

不知足的她,竟然还妄想得到情爱?痴人说梦!

从袖口掏出一盒胭脂,叶非晚拿在手里,徐徐打开,一股牡丹花香袭来,马车摇晃,她只得以小指沾了些,缓缓涂抹在唇上,而后微微抿唇,晕染开来。

芍药说,这胭脂好用的紧,不过小姐一会儿要和王爷共进早食,便不抹了,待上了马车,往唇上抹上一点,人气色会好看许多呢。

封卿注意着她的动作,他见过女人施妆描眉,只觉麻烦,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番光景。

一旁的轿帘一摇一晃,外面细碎的阳光也随之晃动,打在她身上,她用末指徐徐涂着唇,胭脂带出了一抹红,有一瞬,她似不是那般清秀女子,而像一个……绝世佳人……

“好看吗?”涂完后,叶非晚抬头,正对上封卿的目光,却也不闪不躲,直接迎上前问道。

封卿心中一紧,目光已不着痕迹的转移,声音轻哼:“不过还是那番模样,有何好看不好看?”

“那是王爷心中有人罢了。”叶非晚将胭脂妥帖盖好,收起,声音随意,“总有一日,我也会寻到真心欣赏我之人……”

封卿脸色一沉:“不知……”羞耻。

最后二字并未说出,轿外,高风的声音已经传来:“王爷,王妃,叶府到了。”

最终,心不甘情不愿将余下的话吞进肚里,封卿起身,率先下轿。

叶非晚挑挑眉,那话倒不是故意说与封卿听的,她只是觉得,这一生很长,谁也不知下刻会不会真的有心怜她之人出现。

掀开轿帘,叶非晚便要随之下马车,哪想刚掀开,便忍不住低呼一声:“啊……”

得亏声音极低,除却近处的人,无人听见。

封卿站在马车外,似是在等她,见她出来,更是伸手,一副要将她扶下马车的模样。

叶非晚挑眉,抬头望去,却见叶府门口,叶羡渔正带着丫鬟玄素站在那儿,仍旧一副风流公子的模样,却眉心轻蹙着。

她了然,将手递给封卿,任由他搀着自己下马车。

不远处,叶羡渔本轻蹙的没舒展些许,他知封卿最讨厌被人碰触,亦不喜碰触旁人,如今他肯主动伸手,二人定不似传言般貌合神离。

“王爷这戏,做的比那戏园子里的小生都要好。”朝叶府门口走时,叶非晚低声道着,尽是嘲讽。

“王妃不也是?”封卿不甘示弱,轻哼一声,“笑的当真是情真意切,不知道的,只当王妃仍旧对本王一往情深呢!”

“……”叶非晚笑容一滞,堪堪跟在封卿身后,好久,不着痕迹的用芍药刚为她修好的指甲,在男人的虎口处掐了一下,而后状若无事的松开,走向叶羡渔:“大哥,好久不见还是这么风度翩翩。”

封卿吃痛,眉心微蹙,虎口处还有女人指甲掐出的月牙形状,他抬头,望了眼女人的背影,莫名……心中舒畅了,人也随之上前:“叶兄。”

若说之前叶羡渔心中对那些坊间传闻仍有几分怀疑,如今亲眼见到封卿和自家小妹后,疑虑确是散了不少。

封卿平日虽说有“闲王”称号,可那双眼,却让任何人都瞧不清楚,而方才,他走上前来站在小妹身边时,眼底确是浮现几抹喜色的。

“王爷,王妃……”身后,玄素同样对二人施礼。

以往这府上都唤自己一声“小姐”,如今,听着熟识之人唤自己“王妃”,她竟有几分不自在,这一怔,便忘了搀起玄素。

同类推荐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