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王爷得了重病解药只有她知道

王爷得了重病解药只有她知道小说

王爷得了重病解药只有她知道

热宫娘娘
古代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1-01-13 23:55

新书《王爷得了重病解药只有她知道》作者热宫娘娘,小说主角是叶非晚封卿,该小说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内容精彩非凡,实力推荐。只是,听着外面一阵欢声笑语,封卿本从容的姿态紧绷了几分,缓缓地朝门口望去,却看见后面有叶长林,叶非晚和南墨在说话,相谈甚欢,临近正午的阳光打在二人身上,又添了几分和煦。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她非草木,自能察觉到,南墨是真的在关切她的。

“可是涂了伤药?”南墨仍旧低声问着,目光望向前方,偶尔侧眸,望她一眼。

“涂了,不过有些红肿,再涂上几日便无事了。”

“嗯。”南墨低低应一声,“回府后,便将脂粉去了,免得再闷出毛病来。”

叶非晚扭头,眼睛眨也不眨望着南墨。

南墨被她瞧的心头一阵不安,缓和了好一会儿方才侧头望向她:“怎么?”

“没事,”叶非晚摇摇头,“只觉得今日南大哥怎的突然唠叨了些?”她打趣道。

南墨一滞,继而眉眼浮现几丝无奈,他望着她,良久微微摇首:“果真是成了亲的姑娘了,以往听我言语从未嫌弃过,而今有了夫君便嫌弃南大哥了?”

这番话,自是应着她的打趣,却又夹杂着几分自嘲。

她已成了亲了,他当比任何人都清楚。

“南大哥可是冤枉我了,”叶非晚委屈,“我未曾成亲时,也没少嫌弃南大哥啊……”

一番话说得二人倒是笑出声来。

中堂正厅,封卿正和叶羡渔交谈着什么,许是因着成亲的缘故,许是叶羡渔这段时间收了玩心,二人也鲜少再聚,如今见面,自是不会冷场。

只是,听着外面一阵欢声笑语,封卿本从容的姿态紧绷了几分,缓缓朝门口望去,却正见到叶长林身后,叶非晚和南墨在说着什么,相谈甚欢,临近晌午的阳光打在二人身上,倒是添了几分和煦。

封卿眯了眯眼睛,掩去危险的光芒,他未曾想到,南墨今日竟也在府上,而且……

他竟能让叶非晚那女人笑的姿态全无。

“终于舍得来了?”叶长林毕竟是长辈,加上叶非晚因着封卿受的伤,如今看见他,自少不得数落几句。

封卿淡淡收回目光,起身微微颔首,颀长身姿端的是从容矜贵:“小婿拜见岳父大人,非晚之伤皆是我之过,小婿今日特来负荆请罪了。”

一番话本是平常,可从他口中说出,总带着几分真诚。

毕竟是一朝王爷,亲自躬身请罪,叶长林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虚扶了一下;“快快起来吧,如今非晚没事,我也就放下心来。”说着,扭头望了一眼身后二人,“王爷……”

“岳父大人叫我封卿便可。”封卿颔首道。

叶长林顿了顿,最终取中唤道:“女婿,这是府上门生南墨,为人有才学的紧。南墨,这是当朝靖元王,也是非晚的夫君。”

南墨神色仍旧清润,他抬手,对封卿施礼一番:“南墨见过王爷。”

“……”封卿颔首,未发一眼。

叶非晚皱了皱眉。

察觉到女人的反应,封卿脸色更加深沉。

反是南墨,神情始终淡然,他直起身子,温润一笑:“早先,小生倒是与王爷有过几次面见之缘,不知王爷可还记得?”

封卿也笑,眼神深沉,笑意清冷:“本王素来记性差,不曾记得。”

叶非晚眉心皱的更紧,封卿这番话,分明是存心在给南墨难堪,眼见屋内气氛有些不对,她微微上前:“前几次南大哥找过我,想必夫君成日忙碌,便忙忘了吧。”

一番话,维护之意极为明显。

同类推荐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