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小说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

丹剑穿心
古代 已完结
来源:麦子云 更新时间:2021-09-15 16:26

主角是叶辰风清扬的小说《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已完结,看呗网为您提供作者丹剑穿心精心创作小说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在线阅读,小说内容精选:“傻瓜,你哪里老了,你在我的心中,还是那般的美丽,永远都不会变的!”司徒道远怜爱的抚摸着刘氏那已经不在光滑的皮肤,却是这般柔情的说道。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孩子,不要怨恨娘的选择。来生,娘一定会给你赎罪的……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几辆马车,和一群侍卫便早早的等候在了门外。叶辰和司徒月婵也都站在门外的马车旁,不时的向着府中的大门看去,却怎么也看不到司徒剑的身影。

“奇怪,大哥在干什么啊?怎么还没有过来?”司徒月婵等的腿都要酸了,不由微微有些埋怨的说道。

“你也知道他的,也许是昨晚睡晚了,现在起不来,又或者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总之,再耐心的等等吧。”苍夜也很是奇怪的看着府门,心想该不会是昨晚和他讲了讲上学时的种种痛苦事情,他就吓得不胆怯,不敢出来了吧?

山庄之中,司徒剑的房间内,司徒剑很是诧异的看着自己的老爹司徒道远,很是不解的问道:“爹,你不是上朝去了吗?还有,为什么要让我去另外一家学院上学呢?不行,我一定要和叶辰和妹妹在一块上学!”

司徒道远看着一脸倔强的司徒剑,再想到了门外的正准备启程的叶辰二人,他的心中便有着淡淡的痛楚,一双满是老茧的手掌紧紧的捏在了一起。不过,为了能够保住司徒剑的血脉,他必须要牺牲叶辰与司徒月婵,否则,以后谁来为司徒家报仇?

“你的脾气实在是太过于暴躁了,不适合在和弟弟妹妹在一起。因此,你只能独自去一个学院!”司徒道远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似乎是因为司徒剑的倔强和质问而感到生气,又或者是因为某些其他的事情。

“爹……我……我以后绝对会乖乖的,求求你不要让我和弟弟妹妹们分开!”也许是军人的缘故,司徒道远是府中最有威严的人,也是司徒剑唯一害怕的人。因此,看到自己的父亲脸色沉了下来,他的心中也感到了十分的害怕。可是,一想到自己就要孤单一个人去上学,他还是忍不住的向自己的父亲请求道。

“过俩年再说吧,这俩年时间内,你若是能够痛改前非,努力的学习武艺和军事韬略,我就会将你调去和他们在同一间学院中。但是如果你还是那副老样子,那么就一辈子都不要和弟弟妹妹们相见了!”司徒道远转过身躯,没有让司徒剑看到他眼中所噙着的泪花。不过,眼泪虽然流出来了,可是他的话语依旧是那样的淡漠,没有任何的变化。

“爹……”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司徒剑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泪水不断的往下落。他知道,只要是父亲决定的事情,那么谁也无法改变这个事情。而且,他也不敢违背自己父亲的话,因此只能够通过哭,通过流泪,来发泄自己的情绪。

这下子,他不仅仅要离开自己的亲人,去那未知的地方学习。而且还要离开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妹妹,这让司徒剑的情绪一下子便陷入了低潮。

“不准哭!才遇到这么一点不如意的事情,便痛哭流泪,那么以后要怎么做大事?”司徒道济听到司徒剑的哭泣声后,猛然转过身来,脸色铁青的训斥道。

“你要记住,你是我司徒家的子孙,更是我司徒道济的儿子,一定要有司徒家男子汉的样子。以后,就算是流血流汗,也不要流眼泪!因为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你的敌人更加不会因为你的眼泪而放过你!这个世界便是这样的黑暗,不是你流泪,便是他流泪。要是不想做流眼泪的那个人,那么你便要成长到足够的强大,听明白了吗?”司徒道济狠狠的一甩衣袖,愤愤不休的离开了司徒剑的房间,只留下了司徒剑一个人呆呆的在房中默默流着眼泪。

大门外,等待中的叶辰和司徒月婵很诧异的发现,意料中的司徒剑没有出来,反而是老管家从府中出来了。

“桑伯伯,我大哥怎么还没有出来啊?他怎么了?”司徒月婵坐在马车边上,一边晃悠着自己的俩条小腿,一边很是奇怪的向管家问道。

“二小姐,大少爷他昨日染了风寒,今日恐不能够离开了。夫人正在照顾大少爷,因此特地让我来告诉二小姐,还有三少爷。夫人让你们先出发,等到大少爷的身体康复了,便会让大少爷启程,去找你们的!”老管家头低的很矮,谁也没有发现,一滴滴浑浊的泪珠,正悄无声息的从他那低垂着的脸上滴落,重重的落到街面上,溅起一道道灰尘!

“大哥生病了?那好吧,你让大哥好好养病,不要着急,我和叶辰哥哥就先走了!”司徒月婵倒是不担心自己大哥的“病情”,只是风寒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司徒剑能够不一起上路,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幸运了。因为这样的话,她就可以让她的叶辰哥哥一路上给她讲那些童话故事了。她很是开心的拉着叶辰,在叶辰的苦笑下,钻进了马车中。

马车带着吱吱呀呀的声音,缓缓的离开了,身后的侍卫们,带着一缕缕的烟尘,也越走越远。直到马队已经离去了很久,一直躬着身子的老管家才缓缓的抬起头,可是却已经是泪流满面了。他看着已经离去很远的车队,缓缓的叹道:“二小姐,三少爷,如果可能,你们可一定要活着啊!”

“桑叔,孩子们已经走了,那些仆人们也都遣散了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司徒道济站在了老管家的身边。他看着几乎已经看不真切的马队,脸上有着不忍,有着悲痛,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奈。直到马队再也看不到后,司徒道济这才转过身子,向着老管家问道。

“老爷,他们都不愿意走,都说要与将军共生死。而我,则更加的不想走了。”老管家转头看着身后气势磅礴的山庄府邸,伸出已经干瘪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雪白的石狮,眼中尽是怀念。“老爷,我在司徒家呆了已经快四十年了。对这个家,我已经熟悉到无法忘记。我不知道假如自己离开这里后,到了夜晚的时候是否还能够睡得着?因此,我绝对不会走的。上天让我遇到了老将军,还让我多活了四十年,我已经够本了!”

看着老管家那虽然已经很是苍老面庞,看着老管家脸上的坚毅神色,司徒道济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他劝离开了。所以,他沉默了,半晌后,才再次说道:“那么,将那些家丁女佣们都遣散吧!”

面对着司徒道济的请求,老管家却是第一次摇头,他说道:“我已经问过他们了,他们都愿意与将军一起共存亡。而且,他们本就是孤儿,无家可归,将他们遣散,他们又能去哪里呢?这里……才是他们的家啊!”

听着老管家的话,司徒道济的眼眶再次的湿润了,他轻轻的点着头,有些凝咽的说道:“对,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们共同的家,没有人可以将这个家给拆散!”

老管家听了司徒道济的话,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过却没有接下话茬。而是很是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然后看着逐渐变得刺眼,变得温暖的太阳,笑眯眯的说道:“看来今天,又会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啊!”

叶辰和司徒月婵就这样,在这个寂静的清晨,静悄悄的离开了将军府。没有人来送行,也没有多少感人肺腑的话语,有的只是上百人的侍卫,沉默的踏上了那个所谓的文风学院的道路。只不过,叶辰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文风学院实际上是并不存在的。不仅仅如此,他们二人也仅仅是被当做了牺牲品送出去的罢了。

叶辰,司徒月婵,包括这百人的侍卫队,司徒道远都没有想过他们可以再回来。因为,叶辰他们所产生的作用便是吸引敌人的注意,让司徒剑能够安全的转移走,以期保住司徒家的这最后一点血脉。

因为叶辰孤僻以及足不出户的性格,还有司徒将军照顾叶辰心情的缘故,除了司徒家的人,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叶辰的存在。因此,如果叶辰与司徒月婵真的死了,敌人便会认为司徒家已经绝后,没有活口,那么司徒剑便可以很顺利的逃出生天!

只不过,当初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司徒道远感到很为难,也十分的不忍心。虽然是他收养了叶辰母子,可是他从未想过要他们母子回报过自己什么,而且他自觉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让叶辰替自己的儿子赴死。谁的孩子不是孩子,难道说将军的孩子就会比偏将的孩子金贵?

书友评论
  • 老树

    非常棒!又狂又帝,很棒棒棒,挺适合我的兴趣的

  • MN.

    就很可!

  • 依芮

    这部小说我特别喜欢,包含了很多内容情节,也是我看过这么多小说中最好看的一个。

  • HY.

    我觉得这本书写得非常好,很感动,我每天看得饭都忘了吃,作者写得太好了。

同类推荐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