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呀。”还没有反应过来,旁边的宁儿已经发出了由衷地感慨,同时用迷妹看偶像的表情一直看着秦朝……

我默默然,当然不是可以抗住美男的诱惑,实在是因为太清楚秦朝的性子,也知道他只是一张皮好,旁得再无其他稀奇。

“这位同学,我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你……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王有康挣扎了下,但他瘦胳膊瘦腿,肯定不是秦朝的对手,所以被乾元禁锢得死死的。

他这处在下风,怎么也讨不到便宜,只能在嘴上逞能。“你信不信,我找人收拾你!”

王有康在学校其实挺有势力的,但……

但他的狐朋狗友加在一起,怕是不够秦朝喝一壶。

总之王有康被虐,我心情那叫一个不错,就差哼小调庆祝了。秦朝也不负众望地补充说,“没事,我也可以找人,让他们把你请去。”

他声音淡淡的,但是带着一种不能违背的威严。

然后把王有康松开,一把捉了我过来。

不是,他教训王有康挺好的,但……但这里面,有我的事情吗?

我表示,不懂。

宁儿也一脸蒙蔽地看着秦朝,很想知道他到底走什么野路子。

“怪我没有做自我介绍,所以你今天对滢滢动手动脚我可以不追究,但我现在告诉你,她是我的女人,那种办了酒席,当着亲们好友面结婚公证了的。”

他一字一顿,非常淡然地宣布了对我的主权,说得我们都石化了……

我们是办过酒席不假,也当着亲朋好友的面,但……

但他那么说,会让人误会的。

“你胡说,滢滢不可能跟你结婚的……”王有康是急了,如果不是刚才给秦朝交过手,知道他厉害,现在只怕要扑上去。

“我的人,到了。”秦朝没有搭理他,只指了个方向,唇角多了抹魅惑的轻笑,勾魂夺魄。

我和宁儿非常一致地回头,就想看看秦朝口中所谓他的人到底是谁。

我以为会是无数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没想到竟然是穿着警服的几个小哥哥。他们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是谁报警的?”

“是我。”秦朝懒懒地应了一声,然后抬手一指,落在王有康的身上。“关于学校后山的尸体,他知道一些情况,要向警方说明。”

几个小哥哥听后,换了表情,乃是非常激动地看着王有康。

“我……”他支支吾吾。

“是的,他知道死者是谁,而且在之前还和死者有关联。”宁儿一向以良好市民自居,于是顺理成章地把王有康推了出去。

那些警察之前因为不知道死者是谁而一筹莫展,听说王有康认识死者,瞬间高兴起来,“那这位同学,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有些事情需要找您了解。也希望您有任何情况,在第一时间和我们警方联系。”

王有康面露难色,他本来只是想要讨好我,结果没有想到给自己惹了麻烦,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也只能认了,就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他跟在警察的后面离开,临了还多看了秦朝一眼,也是咬牙切齿的。

“我说,算你狠。”

秦朝轻笑,抬起手指抠了下脸颊,“我对你其实还算客气,若是换了其他人……”

他欲言又止,但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他这话没夸张,的确他对王有康挺客气的。毕竟是个喜怒无常的主,随时都要把人给活剥了。

然后我拿出手在宁儿的面前晃了晃,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着秦朝,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他不就有一副稍微凑合的皮囊吗?

而且这皮囊,还是人小磊哥的。

当然,我还得摸着良心地承认,秦朝本身的皮囊,比刘小磊帅,比他更邪魅狂狷,常常一个眼神就勾魂夺魄,迷人迷得晕头转向。

就幸亏我知道他本质是什么样,不然肯定会上当上钩,然后各种沉沦。

所以我推了宁儿一把,这丫头单纯,别被秦朝骗了。

要知道,她连人秦朝的小拇指都玩不过。

宁儿微微皱眉,这才反应过来。不过当即凑到我跟前,冲着我各种眨眼睛,“滢滢,我刚才听他说,你们在乡下已经成亲了?还当着亲朋好友的面?”

啊?

我这还没有反应,秦朝已经非常干脆地点头。

“好呀,原来你是回去成亲的,我是说怎么突然请假。不过滢滢你不地道,这种事情你瞒着我做什么?你怕我不给红包吗?还是怕我吵着闹着要当伴娘?”

都不是……

我也是回去之后,才知道自己摊上了这种破事情……

如果我知道,那……那就算用八抬大轿,我也不可能回去!

“不过别说,你的新郎,还真是帅得一逼。”宁儿微微感慨,虽然压低了声音,但秦朝还是听到了。他微微网上傲娇地挑了挑眉,仿佛是在夸宁儿有眼光。

所以,他要坐实我丈夫的角色不动摇了?

而且更为糟糕的是,我很快便发现自己除掉接受这个设定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法子,因为要解释,已经是黄泥巴掉裤裆……

横竖说不清楚。

只能在饭后提出要回宿舍,说是要温书,宁儿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目光将我从上到下瞅了圈,还是嘟囔了下嘴巴。

就他虽然没有拆穿我,但那模样吧,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嫌弃。

我看到秦朝竟然打算跟进来,只能停下,特别无奈地走到他身边,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吗?难道现在还再说次?

便是轻轻叹了口气,“我之前给你说了,不要进女生寝室,而且你现在还用着小磊哥的身子,那更是进不去了。”

我知道秦朝要进去,有一万种方法,而且他是鬼,也没有守信用一说。

“你放心,我不会进去的。”他竟冲着我笑笑,然后乖乖地挥手走了。

不过就给了我一张符,告诉我符咒一旦焚烧,我就必须去找他,他还在之前的宾馆等我。

对,他还一本正经地威胁我。

“如果你不去的话……”

我不去,他……他要把我怎么样?

我这还在苦笑,秦朝又是悠悠地补充了句,“对,你没有胆子不去。”

……

好吧,他果然够了解我,知道我一贯的心性脾气,这种事情我还真做不出来。

便是非常勉强地冲着他笑了笑,那笑容,我自己都觉得牵强。

“知道,就回去吧。”秦朝给我下了逐客令,我把符咒收好,感激地冲他笑笑,我要谢谢他放过了我,不然……

不然我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送走秦朝,我又被宁儿误会了。他见我心有余悸地回头望了眼渐行渐远的秦朝,竟然悠悠摇头,“我说,你明明舍不得,为什么巴巴地要赶走他,现在见不到,又开始想念,还真不知道你这人,是怎么想的。”

我也想问问宁儿,她到底是那根神经错乱了,就我喜欢秦朝这个结论,他特么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我刚才表情,哪是舍不得,分明是心有余悸,就怕秦朝后悔,要来找我算账。

所以,我才避之不及。

我皱眉,并不知道应该如何给怼回去。

“不过我看他挺好的,长得一表人才,而且你刚才被王有康占便宜,他也出面来维护主权,就冲着这个,需要给他一个大写的赞,你看是吧?”

赞你妹的,就如果有得选,我宁可一头撞死了算。

我是觉得今天一定是我的受难日,这不刚刚走到楼道口,就遭遇到了个冷凉的眼神。

是隔壁班的青瑶,此刻却是目光危险地看着我。

“刘滢,我找你。”她默默开口,把我叫住。

“青瑶找你。”宁儿非常无奈地将手摊开,青瑶和我一贯不和,喜欢各种针对我,整个宿舍楼的人都知道,但因为小丫头太厉害,所以他们敢怒不敢言,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当然,宁儿有想帮忙,但她哪是青瑶的对手。

所以,我也让她不要帮忙。

宁儿默默地祝我好运之后,和青瑶擦身而过。还冲我笑笑,似是有些心虚。

我知道她也不容易,回了她轻轻浅浅的一个笑容。

“刘滢,你过来。”等宁儿走了,青瑶先开口,招呼我过来。

我乖乖地点头,朝着她走了过去。其实我们两之间并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相反她和我一样,家里都是同厉鬼打交道的。不同的是她是个地地道道的走阴人,本事还挺不错的,所以特别看不上我这半吊子,觉得我是在给走阴人丢脸。

那老实说,我又不吃这碗饭,丢人也丢不到那里去吧……

但青瑶天生带着女王般的压迫感,又是说一不二,所以每次她找我茬,我都乖乖的受着,那是相当乖巧。

我刚刚走近,青瑶便朝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整张脸都快贴到我身子上了!

就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百合呢!

不是,他这什么毛病?

我琢磨不定,只能忐忑不安地看着青瑶,开口也是唯唯诺诺。“那个,你找我,有事情吗?”

青瑶往后退了半步,脸上竟然多了层锐意深明的厌恶。

我身子一颤,不知道又做错了什么,让她不爽了。

“你最近,遇到麻烦了?”她皱眉问我,带着戒备。

额……

我最近岂止是遇到麻烦了,简直是到了八辈子的血霉。就如果青瑶要听这个,我可以从头到尾不带重样地给她吐槽一天一夜。

但,我们不对付,我出事什么的,估计她也是喜闻乐见,那是巴不得呢,所以……

所以我在脸上得绷着,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也是轻松随性地耸了耸肩,特别违心地说,“有什么不好的?我吃嘛嘛香,什么事情都非常顺利,你说我不好,是咒我呢。”

反正我们争锋相对,又不是一天两天的,所以……

所以,我都不用给她好脸色看,也不用和她好好说话。

青瑶眉头皱得更紧了,又是稍微一顿,这才犹豫着继续往下说。“你,真的没有事情?”

他这话问得,我是直接怒了,只给到她一个淡淡的眼神,稍微皱眉给怼了回去。“我真没有事情,你这么问,是希望我出事吗?那对不起,我还真是让你失望了。”

她出了口气,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却是嘲讽了句。“也是,你身上的契约是婚契,那厉鬼既然与你结为了夫妻,那自然是想和你长长久久地在一起,也不会那么纯粹地想要你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