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手下不好当阮知意沈爻小说_魔教手下不好当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魔教手下不好当

魔教手下不好当

魔教手下不好当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珊瑚文学

作者:珥瓷

时间:2018-08-26 14:32

评语:看一代纯情小白如何与傲娇死变态相爱相杀。

小说《魔教手下不好当》的主角是阮知意沈爻,作者:珥瓷,为您提供魔教手下不好当阅读,魔教手下不好当小说讲述了:碰到一只腹黑傲娇爱吃醋超级大魔头,真的是无可奈何。看一代纯情小白如何在日复一日的辣手摧花中茁壮成长,与傲娇死变态相爱相杀。

小编推荐:

魔魂仙尊》、《踏上诸天》、《逆天征途

精彩试读:

好不容易把沈爻撂到他的榻上,阿意瞪了他一眼,站起来伸伸懒腰,准备回房睡觉。

走着……走着……咦,怎么走不动了…….

嗯,我再用点力应该就行了吧…….

阿意眼皮都快粘在一起了,脑子里一团迷糊,全然没有多想。

“刺啦——”一声巨响,阿意脚步一个踉跄,轰一下就磕在了地上,灵台瞬间一片清明。

次奥,他妈是哪个混蛋给我脚下使绊子!?

“不要走——不准走——”

阿意恼怒地回头,见昏睡过去的沈爻手上还揪着自己的半片裙角,积蓄已久的酡红终于从他苍白的面庞里探了出来,浓郁炽烈得,仿佛立时便能把人烧成灰烬。

你个妖孽!连睡觉的时候都不安稳,我的裙子被你扯坏了,你赔啊!?

沈爻睫毛微颤,像风中扑朔着翅膀的蝶。

阿意爬过去,捏住他的脸,左右蹂躏,反正沈爻也没什么意识,只能在她的手里听天由命,任由她捏扁搓圆。

哼,你也有今天!

正玩着尽兴呢,阿意刚刚把自己那根装饰性的腰带给扯下来,准备在沈爻的头上给他绑个哪吒揪揪,顺便再用一个招摇且骚包的大蝴蝶结作为完美的收尾之作时。

沈爻竟然悠悠地醒转过来……

阿意手一顿,在他墨黑沉郁的目光下,她脸不红,心不跳地把那根还没拗出造型的粉红色薄纱腰带给套在了自己脖子上,“夜深了,有点冷,嗯,我套个围巾先……”

沈爻看着她,她也看着沈爻,相顾无言。

阿意眨了眨眼睛,何其无辜,刚想开口:“喂,沈……”

“嘘,不要说话。”他的手指掠上她的唇,覆上她的鼻,最后长长久久地停留在她的眼畔。

“像……真像啊!”

…….谁?

“琳琅,是你么?”

…….谁!?

阿意满脑门的问号,酝酿许久,正待开口试探,又被他用食指堵住了唇:“嘘,不要说话。”

…….

沈爻心满意足地拽着她脖子上那根腰带,哦不,围巾,把她缓缓拽到自己胸膛上侧。

阿意顺着脖子上那股缠绵的牵引,轻轻俯下头,嘴角含笑,秋波流转, “谁?你他妈到底在说谁?”

沈爻:“你亲亲我,我就告诉你。”

阿意被吓得虎躯一震,期期艾艾地问:“沈爻,你是不是酒还没醒?”

沈爻不高兴了,脸色一沉,“我说过了,我从来都没有喝醉过!”

那是因为在今天之前 你都没有喝过酒……要是能醉,也是真乃神人也…….

“你把我裙子扯坏了,要赔我,要赔给我,你听见没?”

“什么?你说什么?风太大,没听清楚。哦,好困啊,我先睡了。”沈爻打了个哈欠,眼帘一垂。

少在老娘面前耍这一套,没用!这可是我打小玩剩下的把式,你也敢拿出来在鼻祖面前献丑!?

你充其量就是个二世祖!

阿意转念,微微一笑:“你不是要亲亲才肯告诉我吗?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你睡着了,我亲了你你也不知道啊,对不对?”

沈爻好看的眉尖一点点蹙起,眼珠子在眼皮里滴溜溜地转了好几圈,睫毛抖得像个躁动的筛糠子。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舒展开了眉头,与此同时,撅着的唇瓣冉冉升起。

一个极轻极小的声音响起,如果不仔细听,压根就听不到,“你亲吧,我给你亲。”

阿意一巴掌呼上他的脸,想了想,还是怕他报复,也没敢下什么重手,只是用两根手指钳住了沈爻的嘴唇,把他精致的薄唇捏成了鸭子嘴。

她气哼哼地道:“让你装!让你占我便宜!让你忽悠我!沈爻,你可拉倒吧!”

沈爻出其不意地张嘴,舔了舔她的手指,小声嘟囔:“琳琅才不像你一样粗鲁呢,琳琅她特别,特别温柔,说话的细声细气的。你们不像,一点也不像……”

琳琅……

琅桥……

“喂,琳琅究竟是谁啊!你的琅桥不会是为她建的吧?喂,沈爻!不许睡!”

沈爻嘟囔着道:“琳琅就是琳琅,她是我的……”

阿意竖起耳朵,生怕漏听了一个字,“什么?她是你的谁?”

结果,话还没说呢完,沈爻就头一歪,竟然又睡了过去。

阿意:“……”

好想磨刀霍霍向猪羊啊!不对,向沈爻啊!!!

阿意见他睡得倒是挺怡然自若的,心里那叫一个恨。她用脚尖踢了踢沈爻,“喂,你给我等着,我告诉你,你今天死定了!”

她扭头向着书桌那里冲了过去,挤了几滴水,拿起砚石就开始大力地研磨起来,浓稠的黑色在砚台里一点一点沉积,很快便糊得要溢了出来。

阿意用手捻了捻,甚是满意,恨不得将这一方浓墨一锅端了都糊在沈爻脸上才好,让他黑得连他亲妈都认不出来!

咦,怎么搬不动?

没关系,再使点力就好了。

呃,还是搬不动……

看我天下无敌第一大力金刚神举!哎呀,我的妈呀,咋回事?

“轰隆隆”一声巨响,阿意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陡然之间出现的一个黑黢黢的大洞。

呃,准确地说,是三个,床后一个,书架旁一个,大殿中央一个。

心机埋得够深的嘛。一个不够,还刨仨,沈爻你属土拨鼠的啊!

没办法,阿意只好挨个爬过去查看,在边缘处探头探脑了好一阵,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每个洞穴都极幽深阴暗,时不时会有冷峭的裹挟着锋刃的冷风呼啸而上,空气里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潮湿感,和淡淡的霉臭味儿一点点弥散开来。

像是从地狱刮来的一道风。

阿意心下一凛,大致想了想,先用火折子点亮了烛台,然后把火苗凑到了洞口处,等待良久,见烛光并没有熄灭,这才略略放了心。

她把火折子重新塞回怀里,顿了顿,又转回去重新给沈爻披上了一层毛毯。

掖被角的时候,沈爻乖乖巧巧地躺在那里,嘴角噙着甜蜜的微笑,脸上的红潮已经慢慢退了下去,苍白而又精致的面容像极了她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个瓷娃娃。

她戳了戳他温软的脸颊,不自觉中也微笑了起来,低柔细语:“今天,就先放过你吧。”

阿意从背后抽出辞镜剑,毫不客气地在沈爻的衣服上蹭得锃亮,然后默念剑诀。

只见剑身突然莹光大绽,她两指并拢,手腕下沉,指骨轻轻往上一挑,辞镜剑突然从她手里飞跃而出,在三个大洞之间来回盘旋良久,最后终于恶狠狠地钉在了沈爻的床头。

剑身仍自嗡嗡地颤抖不停,剑柄上挂着的红穗子就那样在沈爻的脸上飘过来,飘过去……

阿意明白了,只有床后的那个洞才是生穴,其他的两个只是掩人耳目的死窟,但是奇怪的是,这个生穴里的杀气和怨气远比那两个死窟要浓厚得多得多得多…….

“辞镜,不要闹了,他睡着了。”或许觉得口吻有些亲呢,她又欲盖弥彰地补了一句:“呃,我是说,把他弄醒了,对我们可没什么好处。”

辞镜不满地扭了扭剑身,剑脊上的花蕾在对着沈爻时就一下子闭拢了笑脸,在对着阿意的时候偏又开得格外生机勃勃,精神抖擞。

阿意:“…….”

她苦笑着摇摇头,又回头瞧了沈爻一眼,这才一把捞起辞镜剑,趁着红穗子还没有把沈爻搔醒,抱住烛台纵身往洞口里大义凛然地一跃。

赤金色的地砖突然依次拱起,像海浪般在三昧殿里翻腾汹涌,碰撞声铮铮明亮,清脆悦耳,但很快便止步于一片寂静中。

地面上平平整整,坦坦荡荡,恍若刚才的黑洞,海浪,和清越都只是午夜梦回时的一场幻觉。

沈爻缓缓睁开了眼,那是一双黑白得极尽清明的眼,幽黑处深邃梦幻得恍若天地尽头的虞渊,润白处晶莹细腻如价值连城的和氏玉璧。

他的发如一捧漆黑的墨般肆意流淌在薄衾上,支颐浅笑间竟似有曼陀罗的幽香袭来。

那香味,就和他的微笑一样,摄人心魄。

“宝贝儿,有什么问题亲自问我不好么?为什么非要去挖掘那些丑陋的,甚至是令人作呕的真相呢?就这样永远天真烂漫下去,不好么?

可这倘若就是你的选择,我愿意尊重。只希望以后,你不会后悔,也不会比现在更难过,更痛苦。”

沈爻摸了摸尚在隐隐作烧的脸颊,低低耳语:“你知不知道,当你追问我琳琅是谁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我可不可以把你的好奇心理解成是你在吃醋,又可不可以把你的吃醋理解成,你对我还是有那么些许的在意的。”

“如果你十声之内不出声,我就当你是默认了啊。”

“一,二,十…….好,我知道你终究还是在乎我的。”

窗外的枝桠上栖息着一只黑色的钦原鸟,有它陪着自己,沈爻似乎也不是那么地孤单了。

展开内容+
  • 魔教手下不好当 截图1
  • 魔教手下不好当 截图2
  • 魔教手下不好当 截图3
close

目录 更新中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1245(简心卓航)阅读 | 1245简心卓航小说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