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寡女人苏青呈郝刚小说_新寡女人全文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新寡女人

新寡女人

新寡女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暗夜

作者:绿le芭蕉

时间:2018-10-15 11:22

评语:凶手到底是谁?无人知晓。

小说《新寡女人》的主角是苏青呈郝刚,作者:绿le芭蕉,为您提供新寡女人小说阅读,新寡女人小说讲述了:丈夫惨死在自家客栈,在不大的朔安古镇上,所有人都对新寡的苏青呈议论纷纷,各种猜测满天飞,凶手到底是谁?一时间扑朔迷离。

精彩节选:

宏城市人民医院,肿瘤科。

这次,郝刚和赵小松没再亮出自己警察的身份,而是以探病为由,找到了在76床的于姜母亲。

这是一个普通病房,不大的房间里,摆了三个病床,加上照顾病人的家属,整个房间挤得满满的,于姜的母亲头发花白了,可能是化疗的缘故,稀稀疏疏的,剩下得不多,背有些佝偻,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朴素的老太太,相对于于姜的时尚靓丽,如果不事先知道,没有人能把这对母女联系在一起。

这六十来岁的女人,竟苍老得如同七八十岁左右的老太太一般。

老太太住在靠窗的那个病床,和周围两个床位热闹的情形比起来,她那显得尤为冷清,床头柜上,甚至连一点水果也没有摆放,看来入院以来,并没有什么人前来探忘。

这个病区,都是恶性肿瘤患者,郝刚先前已经在医生那去了解过,老太太得的是乳腺癌,早已转移到腋下淋巴,失去了手术指标,如今在进行保守治疗。

进屋,郝刚说是来探望于姜母亲的,老太太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原本斜靠在床上的老太太,颤抖着要下床,被赵小松扶住了,他把买的香蕉苹果轻轻放在了床头柜上。

“阿……阿姨,你躺着休息,我们就是来看看你,于姜她呀,去外地了一趟,一时半会可能回不来,你不要担心,好着呢。”

听他们说起于姜,老太太的情绪有些激动,“姜娃她,去哪了?这妮子啊,从小就不听话,到哪去都不说一声,就这样悄没声息地走了,不让人省心。”

虽说是埋怨,可是话里话外都是满满的关心。

“工作上的事,比较急,所以来不及给你说,你放心吧,于姜一直担心你呢,所以让我们过来看看。”

原本萎靡不振的病人,终于等来了女儿的消息,感觉整个人精神都好了起来,她主动提出想到楼下走走,在住院部楼下的小花园里,老母亲满脸的骄傲,对郝刚他们说起了她眼里自己十分优秀的女儿。

“这姜娃啊,从小就好强,读书那会,次次都能考班上第一,可是就是命不好,遇到那样的一个爹。”

原来,于姜出生在农业大省的河南信阳,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父母像下小猪仔一般,连续生下了5个女孩儿,于姜是最小的那个。看着这最后一个孩子还是女娃,父亲的脸色黑得像抹了锅灰一般,闷着头便出去了,从出生开始,他就没抱过孩子一下,于姜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享受过父爱。

不知道从何时起,父亲迷上了赌博,最开始也就小打小闹,把自己外出打工的钱给输掉,后来估计是输红了眼,开始变本加厉,不知不觉间欠下高额赌债。

几个姐姐相继出嫁了,家里就只剩下于姜和母亲,父亲一输了钱就喝得伶仃大醉在家里打人,最后,于姜忍无可忍,辍学离家出走了。

“我不知道姜娃在外边吃了多少的苦,但是她放心不下我,总是隔三岔五的往家里寄钱,可都被那老东西拿去还赌债了,另外四个丫头也彻底伤了心,我也想明白了,让她们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不要来填我这个无底洞。”

好日子是五年前来临的,那年秋天,赌鬼父亲终于染上了重疾,一病不起,于姜只寄过几次钱回去,直到父亲去世她也没回去看一眼,几个月后,她回了一趟老家,把母亲接了过来,这时候,他的自助餐厅也开始营业了。

老太太说的,大抵和酒店男子的说法一致,想来未涉足炒黄金和期货股票时候的于姜,确实过得很励志,按理说,父亲的赌博害了这个家,于姜说什么也应该抵制赌博才是啊。

“阿姨,姜姐可真是了不起,当初一直赚钱补贴家用,还能有钱来开那么大的餐厅。”

这老太太听赵小松这样一说,有些警觉了,带着警惕反问他们,“你们是姜娃的什么朋友,怎么尽问我些姜娃的事,你们该不会是坏人吧。她哪里来的钱,还不是辛苦打工赚的,又不偷不抢,咱家的孩子光明正大。”

郝刚慌忙打圆场,“阿姨,你别误会,我这朋友啊,就是职业病犯了,他是一家报社的记者,最近想写一篇励志文呢,偶尔听我说起过于姜的故事,今天听说我要来看您,就非得跟着我来。”

这老太太就是好忽悠,三言两语就给糊弄过去了,一听说自己女儿还有大记者要采访,那个高兴啊,脸上的笑容就像朵花一般灿烂,她一下拉着了郝刚的手,“敢情就只你和我家姜娃熟啊,小伙子,我看着你面善得很,我很喜欢,你和姜娃她……”

郝刚知道,这老太太肯定是误会自己和于姜的关系了,赵小松在一旁抿着嘴笑,郝刚看到那幸灾乐祸的笑容,真恨不能在他头上拍上一巴掌,他慌忙解释,“阿姨,你这误会了,我和于姜是很好的工作上的合作伙伴,据我所知,于姜她可是有男朋友的,比如那个开大奔的……”

郝刚故意停顿了一下,等老太太接他下面的话。

许是很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这老太太心下一着急,便开始有些喘,紧接着剧烈咳嗽起来,她一边咳嗽一边摆手,原本毫无血色的苍白的脸,被憋得通红,赵小松连忙拍打她的背,总算缓了过来。

“你说的是那宋老板?哎呦,他哪里是姜娃的男朋友哦,不是不是,我的女儿我清楚。”老太太开始叹气,说姜娃这也老大不小了,这要在他们老家啊,孩子早就可以打酱油的,可就是没遇到一个合适的人。

“以前还听她说起过一个男孩,当时我还在老家,连见也没见过,后来再问起,她便开始不耐烦,和我急,我也不敢逼急了。”

郝刚试图从聊天里了解到老太太嘴里的宋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还有她说的于姜喜欢的那个男孩到底是谁,可是问了半天,这老太太都是摇头,说宋老板就是宋老板,到底叫什么名字,在哪工作一概不知,至于于姜曾提起过的那个男孩,更是多年前的老黄历了。

“这姜娃啊,就是从小好强,什么事都想争个最好,不过好在她现在餐厅生意不错,还在宏城市买了大房子,也不要我这老婆子操心太多,只是我这病啊,说来就来了,也不知道又要花掉姜娃多少钱,有时候我真想不治了算了,活到这个年纪,也够了。”

郝刚听不得这样伤感的话,竟有些动容,和赵小松劝慰了老太太一番,叫她安心养病,于姜忙完工作上的事就会回来。

老太太对这样的说法深信不疑,临走之前,拉着郝刚的手说感谢,说于姜能有他这样的朋友也是值了。

门口,赵小松问他,“郝队,你为什么不以警察的身份直接问询,询问宋姓老板到底是谁?这样倒也直接明了得多。”

郝刚摇了摇头,说有些不忍心,真怕让这老太太知道于姜被作为杀人嫌疑犯被羁押了,一下受不了就那样去了,那么自己便成了千古罪人,“该问的信息,我们都问出来了,这样也挺好。”

在护士站,护士长把郝刚他们叫住,提醒说老太太预交的住院费所剩无几,“最近联系不上家属,你们既然是她的朋友,记得提醒一下家属,及时来补交住院费,不然老太太便只有停药了。”

郝刚犹豫了一下,最后把护士长单独叫到了一边,亮出了自己身份,让她有任何来找老太太的人,都需要做好登记,及时向他汇报。

走出医院大门,郝刚心底有说不出的压抑,这老太太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女儿,其实早就输得倾家荡产,餐厅转让了,据查,那套她口里的大房子也抵押了出去,就算不出杨崇宇这事,怕是她也没钱来给老太太交这高昂的住院费和治疗费了吧?

“于姜缺钱。”

这个贴在她身上的标签此刻变得更加的明显和清晰,“看来我们得想办法联系到于姜老家的派出所,找到于姜的几个姐姐,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她们不可能不管吧。”

没想到,这郝刚的心思,还有这样细腻的一面,这让赵小松在心底默默地为他再次点了一回赞。

从医院出来后,两人刚打算去馨苑外边的早餐店,去找那李姓保安了解情况,这时候接到了朔安古镇派出所龙所长的电话,“郝刚,你们那边忙完了没有,这边出事了,苏家大院客栈出了点意外。”

展开内容+
  • 新寡女人 截图1
  • 新寡女人 截图2
  • 新寡女人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1245(简心卓航)阅读 | 1245简心卓航小说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