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欢喜姜慕一小说_尤欢喜姜慕一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尤欢喜姜慕一小说

尤欢喜姜慕一小说

尤欢喜姜慕一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珊瑚

作者:薄桑

时间:2018-11-05 15:22

评语:他能改写他人人生,却无力左右自己结局。

主角是尤欢喜姜慕一的小说叫《浮生记:慕以成欢》,这里提供尤欢喜姜慕一小说阅读。尤欢喜姜慕一小说讲述了:尤欢喜找工作了误入了姜慕一的筑梦阁,店主姜慕一留下了尤欢喜。筑梦阁里暗藏惊天秘密,店主拥有可以改写他人人生的神笔,众人慕名而来,她因此也参与其中。

精彩节选:

泛黄的纸张被一页页翻过,尤欢喜心里憋着一口气不上不下,那日筑梦阁外林栀雪说话时的样子又出现在脑海里,她深吸一口气意外听到上面有声音传来。

那些模糊的音节让尤欢喜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她放下文件夹跑上去,果然看到林栀雪正站在屋子里。她背对着尤欢喜,语气里是深思熟虑后的决绝:“我准备好了,还望先生成全。”

“申夫人,你不再考虑下吗?”尤欢喜明明不相信人生剧本这种荒谬的事情的,可是那个瞬间,那些她刚刚看过的文字在她脑海里横冲直撞,她最终还是没忍住,“我才不信人生剧本能改写这种鬼话,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不该拿友情做赌注。”

尤欢喜的话让林栀雪有一瞬间的失神,但是很快她又恢复了平静。她回头看一眼尤欢喜,轻声道一句“谢谢”,然后拿起柜台上的笔,毫不犹豫地在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祝贺你,申夫人。”姜慕一木着脸收起协议书,“即将得偿所愿。”

“申先生不会再离开你了,他到死为止都是你的。”

姜慕一的话让林栀雪有一瞬间的恍惚,她低头扫一眼手腕处发白的红绳:“那麻烦先生了。”

她强撑着朝着门口走去,在跨出门槛的瞬间手腕处的红绳脱落,轻飘飘落在地面上。这本来就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可是那个瞬间,林栀雪还是蹲下身哭了起来。

她边哭边慌乱地去捡那根断了的红绳子。

“申夫人。”尤欢喜有些不忍心,上前递纸巾给她。

“这只是开始。”姜慕一站在原地,声音里不带一丝情绪,“你和她之间的回忆会一点点被忘记,直到彻底消失。”

“她呢?”林栀雪没有去接尤欢喜递过来的纸巾,她抓着红绳子站起身,用另一只手胡乱地抹了把脸。

“自然会有新的朋友。”姜慕一说完就退回柜台里拿出算盘,旁若无人拨了起来。

老古董房间再一次陷入沉闷,林栀雪深吸一口气,大步朝着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走了出去。

尤欢喜看着她背影,脑海里那些不久之前看到的文字再次一股脑儿冒了出来。

那日天台上的事情成了林栀雪和阿凤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她们再也没有提起过,好像那个下午那个一心寻思的林栀雪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那之后,林栀雪和阿凤越来越亲密,她们和那个年纪的其他女生一样,手牵手去吃饭,去逛街,一起玩闹,一起约定二十五岁时要去远方旅行。

那是林栀雪久违的感到安心,不过这安心并未持续多久,白新蕊就找上门来了。她挽着林栀雪胳膊说了很多很多话,那些话绕来绕去其实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要林栀雪远离阿凤。

“你为什么会和许琳凤玩啊?”

“你不知道吗?她妈妈脑子有点问题啊……所以才会每天每天来学校找她……”

“对了……”

白新蕊还说了什么,林栀雪已经想不起来了,总之都不是什么好话,那些话像刀子一样钻进林栀雪耳朵一点点侵蚀着她。

她僵直身子看着眼前依旧在说个不停的白新蕊,胃里一阵翻腾。

“那等会儿我们一起吃饭吧。”白新蕊终于关上了话匣子,她伸手拍拍林栀雪肩膀,做出一副亲密的样子来。

不,不要。

林栀雪回头看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阿凤,最终低垂着头轻轻“嗯”了声,她到底还是没能开口拒绝。

那顿饭只是个开端,那之后,白新蕊来找她的次数越来越多,她成为了那个小团体中格格不入的那一个。林栀雪不是没想过拒绝,甚至私底下也练习过无数次,可是面对白新蕊,她却怎么也吐不出那个“不”字。她好像陷入了沼泽,明明就在岸边,却还要眼睁睁看着自己不停不停往下掉。

她和白新蕊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多时候都像一具没有灵魂的破布娃娃。

“快来,带你去看个好玩的。”周五最后一节课刚结束,白新蕊就缠了上来。她根本不给林栀雪拒绝的机会,强行拖着她穿过了操场。

林栀雪以为又是小团体之间的无聊玩笑,谁知道却在那个偏僻的角落里看到了狼狈不堪的阿凤,她头发乱糟糟的,脖子上脸上还残留抓痕,看样子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冲突。阿凤不似她只会逆来顺受,不用想就知道对方也没好到哪里去,果然角落里捂着半边脸的女孩子正恶狠狠瞪着阿凤。

似乎没想到林栀雪会出现在这里,阿凤一愣,下意识咬紧了嘴唇。

“你们……在做什么。”林栀雪想要上前却怎么也迈不开脚步,她用手指使劲儿绞着衣角,垂下眼眸不敢去看阿凤的脸。

“许琳凤动手打了小蔡。”白新蕊直接从旁边女孩子手里接过水桶放到林栀雪面前,“林栀雪,我们是朋友,对吧?朋友被人打了,哪里有忍着的份儿?”

白新蕊的意思再明确不过,林栀雪低垂着头盯着脚尖,一言不发。

“我看人家根本就没把我们当朋友,是我们自作多情了。”白新蕊身后的女孩子走上前使劲儿撞了下林栀雪的肩膀,“呸,白眼狼。”

其他人附和着却并不行动,全部站在原地盯着林栀雪,她们的意思再明确不过,她们在等林栀雪动手。林栀雪突然明白过来,这场冲突是必然要发生的。

她抬起头看一眼周围站着的几个女孩子又看一眼白新蕊,然后低头提起了面前放着的水桶。她朝着阿凤一步步走了过去,在离她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她停下了脚步。

她看着阿凤,语气里带着一丝绝望:“都怪你。”

“都怪你。”她又重复一遍,“为什么要走近我?”

“本来在这里被欺负、被打、被水泼、被笑的人该是我,她们想要置于死地的从来都只有我一个人。”

“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那个时候你为什么要拦着我,你就让我跳下去死了不就好了?”

“我还能怎么办啊?”林栀雪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在问阿凤还是问自己,她咬着嘴唇,使劲儿提起水桶,然后重重地摔在了自己旁边。那些被用来清洗操场的脏水在地面炸开,水花四溅,林栀雪身上脸上都未能幸免。

“我活够了。”她捡起来地上空着的水桶回头看一眼身后站着的女生,最后目光停留在白新蕊脸上,“现在,我们两个一起死吧!”

那是林栀雪第一次直视白新蕊的眼睛,她竟然从她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慌乱。原来,无情践踏别人的人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啊。

林栀雪不管不顾地抓着空水桶朝着白新蕊的头砸了过去,那个瞬间,她是真的不想活了。一下,又一下……白新蕊身后的女生早就吓傻了,这个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还是阿凤扑了过来,紧紧抱住了林栀雪的手。

“不要,不要。”她拼命拉住她的手,“你不能为了她这种人,赔上自己的人生。”

“林栀雪,求你。”

那几个女生这才反应过来,上前扶起了白新蕊。她们看着眼前发疯的林栀雪,最终也只是丢了几句狠话仓皇而逃。

林栀雪曾无数次想过自己被欺负的原因,从前她把这一切归咎于自己的不讨喜、懦弱上,直到那个瞬间她才明白,她遭遇的那一切说起来不过是因为她好欺负。

直到所有人都离开,阿凤才松开紧紧抓着林栀雪的双手,她慢慢从林栀雪手里取走空水桶放在地上,然后伸手理一理乱糟糟的头发,拽着她朝着门口走去。

她们出去的时候,学校已经没什么人了,门口一直摆摊卖东西的老婆婆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林栀雪盯着老婆婆摊位上的各种小玩意,停下了脚步。

“阿凤,你喜欢什么?”

“我给你买,好不好?”

“这个?这个?”

林栀雪已经说不清楚那个瞬间她到底是为了弥补还是为了什么,总之,她带着讨好把阿凤拽到摊位前,手忙脚乱地拿起那些好看的东西一件件递到她眼前。

“林栀雪。”阿凤站在她身后看了很久,才伸手从一旁的小盒子里挑了两根再普通不过的红绳子,“任何一段感情都无需用讨好来维系。”

不等林栀雪反应过来,阿凤已经付了钱。她低下头把其中一根红绳子圈在了林栀雪的手腕上,用心打着结:“我对你好,是因为我们是朋友。”

阿凤的话让林栀雪无端想起以前来,那个时候她还在外婆家,外婆虽然好吃好喝的养着她,但是却没有多余的时间陪她。那些无聊而又孤单的时间里,她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跑去村口的大树下——那里总聚集着嬉笑玩闹的小孩子。

她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加入她们,只能怯怯地站在一边看。时间久了,她竟然真的找到了办法——只要给她们好吃的、好玩的就可以了。

没有人教她,长期寄人篱下,察言观色已经成为她的本能。她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能逗得大人哈哈大笑,自然也知道那些只知道嬉笑打闹的小孩子喜欢什么。

被妈妈接到身边之后,林栀雪依旧充分发挥着察言观色的本能。起初她们母女关系并没有那么恶劣的,可是随着她察言观色错误的次数增加,关系才开始崩盘。她在惊慌不安中彻底遗失了这项本能,只能记得不太清晰的一句话——去做对方喜欢的事情。

这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没有人告诉过她。所以,林栀雪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问题,直到从阿凤口中听到那句话。

林栀雪无措地看着阿凤,半天才鼓足勇气上前抱她。

“阿凤,你不要离开我,一辈子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诶,我才不要和你永远绑在一起,我以后可是要嫁给大明星的人。”阿凤伸手拍拍她,示意她快帮自己把红绳子系上。

“不管不管。”那是林栀雪第一次对身边人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她完全没想到会得到对方的纵容。

“好好好,在你未来男朋友出现之前,我绝对会一直陪着你。”

阿凤从未食言,她们虽然有过争执,有过不好的时候,但是她依旧陪在她身边,直到申久出现。

展开内容+
  • 尤欢喜姜慕一小说 截图1
  • 尤欢喜姜慕一小说 截图2
  • 尤欢喜姜慕一小说 截图3
close

目录 更新中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1245(简心卓航)阅读 | 1245简心卓航小说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