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戎司南小说阅读_不死者周戎司南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彩虹小说 > 不死者

不死者

不死者

10.0

手机阅读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11-16 19:02

评语:生化危机丧尸题材ABO设定,AO配,人狠话还多帅不过三秒攻vs虽有战力爆表奈何一生点背受

周戎司南小说叫做《不死者》,作者:淮上,提供周戎司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不死者小说讲述:丧尸狂潮爆发,奉命执行命令的队伍遇上丧失记忆的,武力值爆表的司南,队长周戎带领队伍一路南下带回病毒资料,同时司南的身世之谜也一步步揭开!

精彩试读:

  “慈悲的上帝,你迎接新的灵魂,进入永恒、光明、快乐的所在,列于天上众圣徒的团契之中;当主耶稣第二次降临的时候,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从坟墓中复活,得享永生。”

  “阿门。”


  神父亲吻白银十字架,淡薄天光穿过教堂高高的彩绘玻璃窗,投射在黑漆松木棺椁上。一个蒙着黑纱的白人女子蹲下身,用冰冷的手掌捂住嘴,勉强止住抽泣,抱住了身侧的小男孩。

  “……妈妈?”

  “嗯?”

  “神爱世人吗?”


  “神……”女子颤抖着深吸一口气,沙哑道:“神爱众生,因此赐下他的独生子,好让所有信他的人不至于灭亡,反获得永恒的生命……”

  “那为何我们却丧失自由,受到掠夺和囚禁?”

  “……”

  “难道世人生来就不平等吗?”


  女子身后的大门被轰然撞开了,逆光中无数人影冲进教堂,呵斥惊呼纷沓响起。女子只来得及将脖颈上的挂坠摘下来猛地塞到小男孩手里,随即就被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抓住,强行向后拖拽。

  “跑,快跑!”挣扎中女子的叫喊穿透混乱:“快跑,离开这里!”

  “不要回头,不要放弃!”

  “妈妈爱你!……”


  教堂在巨响中轰然坍塌,火焰化作黑白,冲上阴霾的天穹。惨叫和哭泣化作虚无,风将骨灰扬起,撒向广袤荒凉的大地。

  小男孩站在原野上奔跑,身后是紧追不舍的士兵和猎犬。前方渐渐闪现出灯海,巨大都市出现在悬崖之下,男孩在追兵惊怒的叫喊声中纵身一跃!

  狂风呼啸掠过耳际,将胸前的挂坠向上扬起。

  小男孩在急速下坠中闭上双眼,最后一刻倒映在那黑色瞳孔中的,是孤寂寒冷、永无止境的长夜。


  “已死之人必将复活,得享永生——”

  他心中道:

  “阿门。”


  ·


  2019年,T市。


  “……啊……!”

  黑暗中年轻人翻身坐起,下一刻剧痛如电流般蹿过每根神经,痛苦造成的眩晕令他立刻干呕起来。

  然而一天没有进食的胃什么都呕不出,除了内脏急剧绞紧外什么都没有发生。半晌他终于喘息着平复下来,视线勉强聚焦,触目所及却是一间狭小黑暗的牢房,铁栅栏外传来微弱的灯光。

  ……这是什么地方,监狱?

  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试图从混乱不堪的脑海中搜索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却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稍微思考便头痛难忍。正当他试图扶着低矮的床榻下地时,忽然牢门外传来了脚步和人声。

  “……全城搜索三天都没找出几个活的,是不是Omega的气味特别容易吸引丧尸……”

  “据说Alpha也是,只有没用的Beta相对安全。”

  “算了,这几个Omega也够交差了……”


  铁锁当啷作响,随即是牢门被打开时尖锐的摩擦。两个士兵走进牢房,凭借走道上昏暗的光,隐约可以看见一道削瘦的身影仰躺在床榻上,毫无生气,连胸口都没有任何起伏。

  “不会死了吧?”

  一根戴着半指手套的手指伸来鼻端,旋即训练有素地探了探他的脖颈脉搏。

  “昏迷。”那士兵道,“找到时就这样了,难得长得不错。”

  同伴笑了起来:“得了吧,这一脸又是泥又是灰的也能看清?”

  “再厚十八层也能看清。”

  “太饥渴了吧你!”

  “你不饥渴?”

  “饥渴也没用,反正便宜不了你我……”


  年轻人双眼紧闭,犹如没有知觉的尸体,感到自己被人打横抱起,走出了牢房。

  行动的颠簸中他微微挑起眼皮,因为视野狭窄的缘故,只能看见抱着自己的人身着凯夫拉防护服,手臂肌肉坚硬结实;他身后那个同伴也是同样打扮,身材高大健壮,脚踏劳工短靴,大腿侧赫然别着黑色枪套。

  两个Alpha。

  石廊拐角的阴影将年轻人的眼帘笼罩在昏暗中,他无声地合上了眼睛。旋即两名士兵进入电梯,上升、停顿,迎面一片光明和嘈杂。


  有人在身侧奔跑吆喝:“整理辎重!准备撤退!基地直升机在楼顶待命!”

  “城市已经沦陷,没时间了!”

  “快快快走!”

  士兵身后那个空着手的同伴应声离开,年轻人瞳孔微眯,就是现在。


  “把Omega带上直升机,别让他们跑了,运回基地……”

  士兵刚要开口答是,忽然只觉怀里年轻的Omega似乎侧了下身,从自己臂弯中倾向地面——

  他的第一反应是躬身去捞,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原本重度昏迷犹如尸体般的年轻人伸手触到了他后腰枪套,勾手抽枪,单膝落地!

  这一变故太过突然,士兵的怒吼尚未出口,同一秒年轻人长腿横扫,闪电般将他摞翻!


  砰!

  “怎么回事?”

  “住手!”

  周遭惊呼四起,只见年轻人拽着Alpha士兵的头发令他狠狠撞击地面,继而拎起满面鲜血的士兵,枪口抵着他的太阳穴,挡在了自己身前:“……退……”

  他想说退后、不准动,但长时间的昏迷令他喉咙嘶哑,几秒钟后才喘息着厉声喝道:“站住!放下武器!”

  大厅中所有逼近的士兵人人色变,同时止步,形成了一个扇形包围圈,场面剑拔弩张。


  “中校,有紧急情况——”

  汤皓挂断电话抬起头:“什么?”

  “有个Omega反抗,”副官指向不远处的大厅,面容惊怒未消:“劫持了我们的人,还想要逃走!”


  年轻人难以压抑的剧喘和Alpha士兵颤抖的呼吸混杂在一处,士兵感到太阳穴上那冰冷的枪口,不由连吞了好几口带血的唾沫,沙哑道:“放……放下我,你跑不掉的……啊!”

  年轻人铁钳般的手深深掐进他咽喉中:“——闭嘴。”


  这是监狱的公共区域,呈圆形厅状,此刻却充斥着全副武装的士兵,年轻人眼角余光粗略一估,起码有上百个。包围圈外地面上满是急救设施和蒙着白布的担架,看不清有多少尸体,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焦炭、鲜血和腐肉混杂起来难以言喻的味道。

  这是什么,暴动?

  战争?

  自己是谁,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


  大厅更远处的出口被实心铁帘门锁住了,门岗是个小办公室,一个身着迷彩服、肤色微深、个头极高的男人推门而出,大步流星而来。

  年轻人步步后退,警惕的视线钉在他脸上,直到他分开众人走上前来,站在了数步距离外,抬手拔出了后腰手|枪,行动中赫然露出了外套上的中校肩章。


  “放开我的人。”汤皓看着不远处已一步步退到墙角的年轻Omega,虽然特种部队出身的他体型精悍结实,但开口时明显调整过的嗓音却不会给对方太多紧迫感:“——是我们救了你,城市已经沦陷了,你跑不出去的。”

  年轻人在他的逼视中闭上眼睛,随即又睁开:“你们是什么人?”

  汤皓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我们的任务是搜索和保护作为珍贵战略物资的Omega,直到把你们安全护送回基地。你不会有任何危险,基地已经做好接管你们的准备,很快就会转移去安全区……”


  没有安全区了,潜意识里一个声音对他说。

  不仅是这座城市,整个国家乃至于全球都沦陷了。

  年轻人微怔,自己也不明白那悲哀的认知从何而来。


  “放开你的人质,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如果我的士兵曾对你无礼,我可以替他们向你道歉……”

  “不……不。”汤皓的声音被年轻人打断了,只见他背后紧抵着墙,剧喘着摇头道:“放下枪让我离开,我必须……现在就……”

  汤皓刚想说什么,忽然面色一变。

  只听监狱大楼内部响起哀嚎,竟是从不远处响起的,随即无数脚步拖曳的摩擦声由远及近,远处卷帘铁门发出了被不断拍打的撞击声!

  墙灰碎石簌簌而下,人人神情剧变,副官狂吼:“中校!楼下大门失守,丧尸追过来了!”

  年轻人喝道:“放下枪!”

  “中校!”

  “放我走——!”


  汤皓回过头,抬手砰砰数枪!

  闪烁蓝光的电击针弹几乎是倾泻着扫在人质Alpha士兵和年轻人身上,电击带来的剧痛让年轻人砰然跪地,旋即栽倒,甚至在好几秒内失去了意识。

  胸口骤然一重,犹如被千钧巨石死死压住,那是汤皓上前单膝抵在了他胸口。年轻人剧咳着喷出血沫,下一秒他抬起手,但手腕被汤皓轻而易举抓住按在了地上,电流让他抽搐的肌肉甚至无法绷紧。

  “……”汤皓不出声地骂了句粗话,表情也有点狼狈——不是因为格斗,而是身下这Omega喷出的血。

  即便满面灰土,都盖不住这个年轻人俊秀清晰的五官。他的轮廓不像一般Omega那么柔和,而是更加深邃鲜明,剑眉星目、鼻梁挺直,从下颔到脖颈都有着非常完美利落的弧线。

  富含信息素的血液喷溅在汤皓的野战服袖口,仿佛在Alpha烧灼的神经末梢上狠狠抽了一鞭,令难言的刺激从本能中急速升起。


  “末世会让Omega置身地狱,如果你现在离开这里,外面的活人会比丧尸还可怕。尤其是你这样的,”汤皓拇指在年轻人侧脸上重重一擦,尘土下裸|露出的皮肤白皙得触目惊心。

  “你连今晚都活不过,也许被一堆丧尸活吃会是最仁慈的死法。”


  “来人把他带走!全速撤退!”仿佛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本能反应,汤皓霍然起身向外走去。

  就在这时他看见对面士兵表情同时发生了变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只觉脚踝处传来一股大力,下一秒把他拉扯得当头摔倒——

  “艹!”

  汤皓险些被摔出脑震荡,那句珍藏已久的爆粗终于出了口。


  他简直不敢相信电击弹竟然短短十数秒间就在这个Omega身上失了效,但紧接着他的视线余光瞥见年轻人捡起枪,俯在自己耳边,极有沙哑质感的声音几乎直接贴在了自己耳廓上:

  “我喜欢老死。”


  年轻人从汤皓裤袋中抽出弹夹,迅速起身,用枪口来回指向包围圈内的士兵,同时疾步向窗口退去。

  汤皓仿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回头怒吼:“不——”

  然而已经为时太晚。

  众目睽睽之下,年轻人猛地撞碎玻璃窗,在漫天碎玻璃渣中飞身纵跃而下。


  ——这里是三楼!


  汤皓箭一样冲到窗前,身后士兵蜂拥而来。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以至于凝固,半空中年轻人劲瘦的身形一寸寸翻转、弓起,如同紧绷到极致的弓弦,黑发向后飞拂而起。

  砰!

  明明那么远的距离,沉闷的落地声却仿佛重重敲在汤皓耳边。

  年轻人躬身落地,顺势翻滚,如战术教科书般精确完美,起身跪地双手举枪!


  这人难道真有什么来头?!

  汤皓眼底终于浮现出难以掩饰的不解,只听手下急问:“中校,要不要追?”

  汤皓伸手拦住了他们——来不及了。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楼下停车场空地上,没有进入监狱大楼的十几个丧尸齐刷刷转身,放下了手中血肉淋漓的残骸,向年轻人蹒跚走来。


  年轻人似乎没料到这种情况,在面对活死人时怔愣了下。同一时刻,汤皓夺过手下士兵的枪,看都不看扣动扳机,离年轻人仅数步远的丧尸眉心中弹。

  砰——

  活死人应声倒地,早已尸斑丛生的身体僵直,暗紫粘稠的血液缓缓流淌在脏污的地面上,向不远处因为堵塞多日而积满臭水的下水井口蜿蜒。

  而其他活死人毫无觉察,一味发出哀嚎,摇摇晃晃走了过来。


  “被咬到就感染!”高处传来汤皓的咆哮:“必须打头!!”

  话音未落,年轻人像是从某种迷茫错乱的梦境中惊醒一般,忽然动了起来——


  汤皓简直没看清他是怎么抬脚的,眨眼工夫就只见他旋风般冲了出去,与第二个丧尸擦肩而过时,对方甚至来不及伸手拦一下,就只见残影扫过,腾空而起。

  年轻人一脚踩在第三个丧尸肩上——那是个在丧尸潮爆发时越狱的重刑犯,面部已被撕下一半,黑红腐肉中隐约可见破败的利齿——旋即啪啪数下点射,蜂拥而来的活死人中,最前几个向他竭力伸手的丧尸头颅爆开。

  然而更多活死人争先恐后挤来,汤皓在三楼窗台上看得清清楚楚,甚至连大街上徘徊的丧尸都成群结队地向这边涌过来了!

  ——他的子弹不够!


  年轻人没有丝毫迟疑或恐惧,直接闪身纵跃。他几乎是踩着所有丧尸的头和肩膀,每一步都快如闪电又惊险至极,几秒钟内便越过了树林般枝节横生的丧尸群,单膝跪地,落在了监狱大门外的车行道边。

  汤皓霎时明白了他要做什么,眉峰一挑。

  不出他所料,年轻人连停顿都没有,起身炮弹般冲向了离他最近的汽车。


  那是辆普通的丰田凯美瑞,前后门全开,司机已变成满面鲜血的中年男尸,正在安全带的束缚下不断发出惨嚎,青紫色的十指向前茫然抓挠。

  丧尸群纷纷掉头追赶,沉重的脚步越来越近。年轻人再也不向后看一眼,一枪打碎了司机的头,抬起尸体抛去车外,拧身坐上驾驶座,啪一声利落关上车门。


  男尸砸落尸群,将最近的几个活死人当头绊倒,远处汤皓放下望远镜,面色微微阴沉。

  “中校,我们必须立刻撤退,卷帘门已经……”

  大厅尽头的实心铁帘门在丧尸不知疲倦的捶打下已摇摇欲坠,大块混凝土块簌簌而下,终于在一声令人神经颤悚的吱呀声中,被活生生地**了。

  衣衫褴褛、血肉模糊的丧尸潮水般一涌而入,前排士兵枪声大作,监狱大厅登时变成了血肉横飞的修罗场!


  汤皓大步向前,肩膀一抖,从背后卸下MP5全自动微冲,狂风暴雨般的子弹向不断爬进大厅的丧尸倾泻,成排活死人在9毫米鲁格弹的巨大冲击力下向后横飞。

  “中校!”

  汤皓边战边退,头也不回,左手从上而下凌厉地一挥:“走!”


  士兵从安全楼道迅速撤退,跨出门槛的最后一瞬,汤皓的视线从数米外活死人可怖的脸上移开,投向落地窗外——

  充斥丧尸、废墟和报废车辆的街道上,银色凯美瑞如劈开血浪的利箭,披荆斩棘而去,很快消失在了燃烧着烈焰的街道尽头。


  汤皓收回目光,轰然一脚踹上安全楼道门,将争先恐后的丧尸堵在了大厅里。成群结队的士兵冲向楼顶,转身那一刻他敏锐地捕捉到一丝气息,喉结在结实的脖颈上剧烈滑动了下。

  ——那是从他迷彩服袖口上传来的,腥甜勾人的Omega信息素味道。


  “中校?”士兵问。

  汤皓一步两级台阶,用枪口点了点衣袖上的血迹:

  “回基地后提取DNA,跟T市的人口信息登记库查验比对,我要知道这个Omega的身份背景。”

  手下点了点头。

展开内容+
  • 不死者 截图1
  • 不死者 截图2
  • 不死者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