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知我意北南_安知我意戚时安沈多意水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彩虹小说 > 安知我意

安知我意

安知我意

10.0

手机阅读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9-13 15:50

评语:【耽美】成熟理智大长腿攻×聪明善良颜值高受

戚时安沈多意小说叫做《安知我意》,作者:北南,提供戚时安沈多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安知我意小说讲述:少年时相遇娱乐场所,他以为他唯利是图,他以为他**成性,多年后再遇,两个人都都成了成功的商业人士,一次次接近,彼此被吸引,终于在一起!

精彩试读:

但凡听两句出格的话就会脸红羞恼,人前向来保持着从容又斯文的模样,戚时安本以为沈多意纯情如斯,可此刻面对这条信息却迸发出势不可挡的怀疑。

  问题避而不谈,反问他什么时候回去,重要的是还提一句“黄油啤酒”。

  沈多意到底纯情还是高段,戚时安探究不清,他只知道自己变成了一条丧失思考能力的鱼,眼前鱼钩摇摆,一点旧事回忆就能让他毫不犹豫地咬钩上岸。

  窗子被推开,游思端着两杯酒来到阳台,她边走边喝,走到戚时安面前时递出了另一杯,好奇又直接地问:“沈多意是谁?”

  好歹是一起长大的,彼此都很了解,欲盖弥彰反而无趣,戚时安不假思索地回答:“明安的员工,也是老朋友。”

  “那你至于嘛。”游思双肩卸力,像是松了口气的感觉,“还以为你领导呢,原来是下属。怎么,怕被员工八卦吗?”

  戚时安尝了尝酒,回答道:“怕啊,我这么洁身自好的人当然爱惜名誉了。”

  他说完便往屋里走,准备洗掉干涸在手上的面粉,游思靠着栏杆喝酒,长发被风吹得乱飞,在吞掉最后一口后,她出声道:“我哥让我回哲思做事,可我又舍不得画廊。”

  戚时安顿了片刻,转身想给句建议,但游思却仿佛逃避听到,率先拦截:“我得纠结个十天半月,甚至更久,再说吧。”

  “随你的便,别气着游哲就行。”戚时安实在忍受不了手指间的黏腻了,没再停留,大步走向了厨房。

  一顿午餐吃得千辛万苦,薯条上桌时都要饿晕了。游父游母给戚时安讲发生在悉尼的趣事,戚时安回赠几句工作上的见闻。

  他忙起来不常回家,此时作客倒是激发了点想家的情绪。

  情绪这种东西就像病毒一样,种类繁多,滋生起来也不管不顾,蔓延速度还异常迅速。沈多意从离开公司回到家,再从洗完澡躺**,整个人已经被情绪的藤蔓紧紧缚住。

  他为什么发那样一条短信?

  那么多种酒,提什么黄油?!

  一下子就轻佻了。

  沈多意越想越尴尬,电视剧看不下去,书也读不下去,刚才洗个澡还差点用沐浴露洗头发。他软绵绵地瘫在床上,手里握着沈老的痒痒挠,时不时挠一下平坦的肚子。

  后来实在无聊,他趿拉上拖鞋去了隔壁房间。爷孙俩一脉相承,沈老也正瘫在床上发呆,小收音机搁在旁边,里面是评书大师单田芳在讲《七侠五义》。

  “爷爷,你现在还盖毯子热不热啊?”沈多意没话找话,盘腿在床边坐下。

  “我盖上热,不盖冷,过季天气真愁人。”沈老阖着眼,偶尔点评一句,“白玉堂其实不如展昭厉害,但是他有点邪性,感觉就拔高了。”

  沈多意还想聊冷热的事儿:“那你晚上到底盖没盖?”

  “盖,热了就掀开晾晾,冷了再盖上暖暖,折腾得我快感冒了。”沈老不耐烦地把头扭向一边,“净打岔,都没听见欧阳春说什么。”

  沈多意干脆躺下跟着听:“欧阳春说慕容夏不是个好东西。”

  沈老终于忍无可忍:“你干吗来了?回你自己屋去!”

  沈多意不动弹,跟着听完了两章,最后沈老都睡着了,收音机还开着。他找了条偏薄的毯子给沈老盖上,然后关了收音机和床头灯。

  风箱旧了就会出现杂音,人老了睡觉也容易发出哼哧喘气的动静。沈多意在床边蹲下,乌漆墨黑看不清什么,但能听清沈老爷子有些费劲的呼吸。

  他静静听着,直蹲到腿麻才走。

  为期一周的出差即将结束,最后一天戚时安在岩石区观光,顺便买些礼物回去。他拎着袋子沿西码头闲逛,悠哉得像吃饱了遛弯。

  他去过很多地方,也经常飞来飞去出差,各式的景点建筑已经无法引起他的兴趣。海港大桥很漂亮,歌剧院也很漂亮,但他瞄过一眼就算了,目光甚至懒得多停留几秒。

  码头上风声喧嚣,强烈的阳光照射在海面上,水波纹带着四散的晶光,像碎掉的彩色玻璃。戚时安终于拍了一张,像那时在慕尼黑拍下的栗子摊儿一样,他以邮件形式发送给了沈多意。

  正文还抱怨般写道:“其实你那天破坏了我的冲浪计划。”

  沈多意看到邮件时已经第二天早晨了,他被久违的豆浆机噪音吵醒,迷糊之间还沾了份起床气,看到邮件时头脑一热,直接回道:“冲浪多危险,你可以退而求其次,冲个澡。”

  早晨时间很短,要完成的项目却很多,洗漱、换衣服、吃早餐、看每日的开盘信息,沈多意忙得忘了邮件的事,轻轻打着哈欠上班去了。

  他曾经因为做兼职导致睡眠不足,课上困得抬不起头。那时候班里流行用风油精醒神,他就在人中上擦一点,然后吸溜吸溜的保持清醒。

  办公室里没人用风油精,沈多意别无他法,整个人都蔫蔫的。

  “沈组长,昨晚干吗了,怎么这么困?”

  沈多意不好意思地笑笑:“陪我爷爷听评书,他提前睡着了,我倒听得挺来劲。”说完看看手表,“等会儿章先生开会,我真怕打瞌睡,要是有风油精抹抹就好了。”

  “嗅觉刺激吗?”同事拿了自己桌上的香水,“这个能代替吗?”

  沈多意从来没擦过香水,心里有些不适从的抗拒,只好谢绝了对方。后来章以明开会,他特意挑了显眼的位置,以防自己放松神经睡过去。

  熬过了无精打采的一天,沈多意回家后早早就休息了,他计算着时间,估计明天上班就要见到出差归来的戚时安。

  眼珠在薄薄的眼皮下转了转,用睡前的最后一点意志力思考要不要请对方喝酒。

  戚时安已经拎着行李箱到家了,本来没拿那顿酒当回事儿,可他看见沈多意回复的邮件后,打定主意要喝一顿,为自己讨个补偿。

  夜伏昼出,天亮得越来越早了,家政阿姨前一天接到通知,于是早早就开始按门铃。戚时安开门时已经穿戴整齐,第一句就出口伤人:“李阿姨,你又胖了吧。”

  “什么胖啊,这叫富态!”

  “注意事项列好了没有啊,你每次都那么多要求。”

  “为什么又不铺地巾?剃须刀不要头朝外放!”

  戚时安被吼得青筋直跳,这位李阿姨是他妈从家政市场找的金牌阿姨,除了嗓门大简直挑不出任何毛病。他跟在李阿姨后面进了卧房,逐条反击道:“列出来不要时间么,我口述,你记一下。”

  “地巾铺来铺去很麻烦,我不铺。剃须刀经常用,随便放就行,别再为这个喊我。”

  “天气热了,把衣服倒腾一下,衬衫按颜色挂,西装熨好,寝具换套深蓝色的,看着凉快。”

  “所有地毯都要清洁,植物上营养土。”

  再不走就要堵车了,戚时安拎上包环顾一圈:“就这些,其他的你看着办,费用和家里的一起算。”

  他说完就往外走,顺便看了眼手表,李阿姨在背后喊道:“你妈妈说你两个多月没回家了,问你是不是失忆忘了她那个妈!”

  戚时安晃了晃车钥匙,表示已经知道了,回家这事儿,忙起来总是一拖再拖,看来他妈有情绪了。

  路上往家里去了个电话,说好这周末回家住两天。

  “戚先生,早。”

  “早,今天的发型很适合你。”戚时安一进三十层就看见了立在门口迎接他的安妮,于是称赞了对方一句。从门口到办公室,安妮把这些天的工作大致汇总了一遍。

  “戚先生,文件已经整理好了。”安妮站在办公桌前,“还是红蓝黑的顺序,由急到缓,您今天要开会吗?”

  戚时安望着满桌的债:“今天不开会,我等会儿拟一个公告,你挂到系统上。”

  积攒了将近十天的工作全压在桌上,戚时安要尽快处理完,他估计今天得加班到凌晨。出差前和游哲商量过中长线转移的问题,他迅速拟了份公告挂上系统,提前给各部门时间了解,方便之后的工作。

  “股票投资方面中长线客户引流计划。”睡足的沈多意精神饱满,看见新公告就知道戚时安已经回来了,于是他上午见完客户就开始着手做大纲,想尽快分析出一份计划。

  根本没有打过商量,却同时选择了加班。

  八点来钟,两个人相遇在档案室,戚时安刷卡进门,一眼就看见了拿着文件袋的沈多意。

  “哎,戚先生。”沈多意也很快发觉,抬头对上戚时安投来的目光,“你回来啦。”

  戚时安打趣道:“你这加班不是公司要求的吧?”

  “不是,我自愿的,有点事情没做完。”沈多意已经找好了纸质材料,其实刚才都准备回咨询部了,他询问道,“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戚时安先在系统上进行了搜索,然后径直找了自己要的材料,但没找全,回答道:“你把我要找的资料拿走了。”

  沈多意立即会意:“是关于新公告的,那你先看吧,你是决策人。”

  决策人最喜欢行动力强下属,戚时安没说,但已经站在上司的角度给沈多意加了分。他拿着找好的档案,又接过对方的那份,漫不经心地问:“什么时候请我喝酒啊?”

  沈多意都把这茬忘了,一时有些窘涩,也有些不乐意。不乐意是因为戚时安丝毫未解释“女朋友”的事儿,还一副特占理的样子问他什么时候请客。

  他回答道:“钱都赔了,等我赚回来再请吧。”

  戚时安差点乐了,但却刻意板起面孔,周遭气氛都被他带的严肃郑重起来。沈多意不明所以,心却跳得很快,总觉得对方要说些什么。

  “我有话想告诉你,之前在电话里不方便讲。”

  这就要解释了吗?沈多意想。

  “其实,”戚时安带着歉意开口,“这次甲醇事件,我也是背后操作的主力之一。”

  沈多意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戚时安说了什么,他慌张的时候向对方求助,还感谢来感谢去,没想到戚时安就是宰割他这块鱼肉的刽子手之一。

  见他久久不说话,戚时安问:“讨厌我了?”

  “没有……有些错杂。”

  “赔了多少?”

  “十几万吧。”

  沈多意反应很快,回答完迅速问道:“你赚了多少?”

  戚时安支吾着:“四千万吧。”

  “四千万?!”沈多意心里刹那间就失衡了,也不想加班了,未来一个月也不打算努力工作了!

  他有点头晕,转身往外走去,并且说了进明安以来最长的一串话:“我不在咨询部了,我也操盘去,明天我就去期货部找小王拜师。凭什么我损失十几万就肝疼,你们一捞就是几千万,弄那么多钱干什么啊?铺地板啊!我也不请客了,我勒紧裤腰带攒四千万——”

  “别拽我!”

  沈多意被戚时安抓着胳膊,他挣动两下后才发觉自己啰嗦了那么多,又羞恼又下不来台,瞪着眼说:“我回家睡觉,加班取消。”

  戚时安十分欠揍:“四千万挺好花的,买辆跑车就只剩一半了,不用铺地板。”

  沈多意气得头脑发热,但是想不出什么回嘴的话来,他不是词汇量不够丰富,实在是不太会应付这种无赖行为。

  已近凌晨,整栋大楼除了值班巡逻的保安以外,就他们两个活人。一前一后出了电梯,戚时安跟在后面,讲话都能听得见回音。

  直到出了大楼,戚时安眼看沈多意要走,出声问道:“坦白从宽,我都主动坦白了,你就原谅我一次。而且不知者无罪,我事先也不知道你买了,别生气了好吗?”

  沈多意从来就不是个气性大的人,相反,他的脾气棱角已在幼时被生活磨去太多。此时初夏的夜风吹过,他那份雷声大雨点小的怒气也消散得没了几分。

  “那你还有别的要坦白吗?”他转身反问,和对方隔着几步距离。

  终究是没有忍住,戚时安心中窃喜,面上却波澜不惊:“接电话的女生是游哲的妹妹,也是我的发小,她以为打来的是章以明,所以故意那么说的。”

  情人之间才需解释这种误会,可他们并不是情人。

  但沈多意的想法很单纯,既然准备好好相处,也存在发展的概率,那至少要真诚相对。又一阵风吹过,旁边东京酒吧出来一个醉鬼。

  那个醉鬼年纪不大,有些摇晃地站在门口等人,很快停下一辆车,接他的人跑过去牵住了他的手,说:“我们走吧。”

  我们走吧。

  怎么那么似曾相识。

  有根弦“啪”得断了。

  戚时安被回忆席卷,大步消除了和沈多意之间的半米距离,他的眉宇间猛荡起一股危机感,瞳孔比夜色还黑。沈多意有些惊慌,不知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了?”

  只听戚时安瞋目切齿地问:“你的小男朋友呢?!断干净没有?”

  沈多意倍感迷茫,他的……小男朋友?

展开内容+
  • 安知我意 截图1
  • 安知我意 截图2
  • 安知我意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