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逃个婚一世华裳_我得逃个婚温祁夏凌轩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彩虹小说 > 我得逃个婚

我得逃个婚

我得逃个婚

10.0

手机阅读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10-11 16:02

评语:【耽美】逃婚?是我长得不够帅,还是你温祁如今变浪了?

温祁夏凌轩小说叫做《我得逃个婚》,作者:一世华裳,提供温祁夏凌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我得逃个婚小说讲述:温祁坠机重生,穿越到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身上,原主逃婚之后又被抓,落入狼爪,未婚夫是个男神级别的人物,可当他看到名义上的未婚夫才知道原因,他的未婚夫,还是个16岁未成年的孩子,他别是被耍了吧?

精彩试读:

  傅逍道:“两分多钟了……”

  西恒杰不知该摆什么表情,只能“嗯”了声。


  就在他们觉得温祁也要步他们的后尘时,便见某人端起第二杯酒开始小口小口地喝,两分种愣是才喝了三分之一,重要的是夏凌轩正冷冰冰地盯着他——很少有人能扛住这个视线。


  傅逍透过玻璃门看着他们,笑了一声。

  “我以前一直觉得他们不相配,年轻人的喜欢就像在看糖纸,他们太容易因为表面那层浅薄的东西交付自己的‘喜欢’。”


  他很没有酒鬼的自觉,找了个十分优雅的姿势靠在沙发里,“两个人在一起得灵魂相契,否则阿轩冷成那样,再热的感情都会被浇灭。我觉得能让阿轩动心的人起码得让他失控,还以为他这辈子要孤独终老了,但你看现在的温祁,兴许就会成为点燃那块冰的火。”


  西恒杰望着温祁,道:“他只是失忆,性格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我也挺好奇的,”傅逍道,“而且你发现了么,他连给人的感觉都变了,早晚得祸害一群人,我看棉枫马上要栽。”


  西恒杰道:“棉枫?”


  “你没注意吧?”傅逍笑道,“阿轩对棉枫而言太遥远了,不真实,如果有一个更有魅力的,能让他碰得到、感受得到的人出现,他会怎么样呢?”


  西恒杰想起温祁和棉枫讨论艺术的画面,点了点头。


  傅逍道:“我感觉温祁要是对‘给阿轩找麻烦’的兴趣维持得久一点,阿轩栽下去也是迟早的事,打赌么?”


  西恒杰没回答。


  傅逍偏过头,见他眯眼望着小牌室,问道:“怎么?”


  “我突然在想,学弟耗完这一次能撑几轮,”西恒杰道,“咱们先前规定只能讲真实的故事,他就是现编又能编几个?他酒量行么?”


  这倒是。

  傅逍看看夏凌轩的状态,道:“就看是学弟先醉,还是阿轩的酒劲先上来了。”


  温祁这时仍在耗,察觉夏凌轩的目光有压迫性地落在身上,冲他扬起一抹好看的微笑,淡定地维持着匀速抿酒,还欠揍地给了一句评价:“这酒蛮好喝的。”


  夏凌轩沉默不语。

  他并不生气,反而觉得这无耻程度甚合心意,几乎有些想笑,但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心情,眼神蓦地更冷了。


  温祁却误会了,笑道:“别瞪人,万一吓着我,我喝得更慢了。”


  夏凌轩别开眼。

  然而他们实在离得太近,仿佛连空气都充满了暧昧的味道,那些不安分的思维重新跳出来,想要向那边飘去。


  他现在就像毫无防护措施地走在钢丝上,也许下一步踩下去,钢丝便会骤然断开,让人摔下深渊粉身碎骨。

  他站起身,出去了。


  温祁目送他进了洗手间,上网搜了搜小段子,直到见他出来才再次慢悠悠地喝酒。夏凌轩冷静了些,耐心等着他喝完,自己也喝了一杯。温祁和他又耗了五轮,见他还是面不改色,问道:“你不撑?”


  夏凌轩道:“撑。”


  温祁道:“那你……”


  夏凌轩打断道:“你还有一秒。”


  温祁是打算和他耗一会儿的,见他不上当,下意识道:“有个老头……”

  他顿了顿,有点不想说,但犹豫一下还是说了,“他是黑道老大,想要养一群听话的工具,于是收养了很多孤儿,开始训练他们。”


  训练是残酷的,死了不少人。

  孤儿来自不同的孤儿院,没什么感情,可人一多便容易抱团,有个小孩认识了比他大两岁的哥哥和姐姐,三个人都熬下来成了最出色的一批人。这时老头想和别的组织联姻,命令小孩的姐姐嫁过去,结果丈夫是个暴力狂,她死了。


  夏凌轩问道:“她既然被训练过,为什么死了?”


  温祁倒了半杯酒,浅浅抿了一口,道:“不知道。”


  夏凌轩道:“你继续。”


  “这事成了□□……”

  他们不想再当工具,联合其他人做掉了老头,由于老头太强,小孩的哥哥和他同归于尽了。剩下的人少数选择去浪迹天涯,大部分都留下来争权夺势,被小孩一勺烩了。


  温祁想起那两个人,又抿了一口酒。

  他们都很冷血,不善表达,三人间似乎有过一些手足情。后来他们一死,他再也感受不到那种感觉,只是一直记得他们每人留下的一首诗。


  他最终道:“之后他随心所欲玩了几年,出事故也死了。”


  夏凌轩倒满一杯酒,看了看他的酒杯。

  温祁今晚讲了这么多故事,唯有这一个能让他毫无所觉地连喝两口酒,显然这事能触动他,为什么?


  温祁很快也发现自己竟然主动喝了酒,见夏凌轩又要像机器似的往下灌酒,忽然有点不爽,一把按住他的手腕,含笑看着他:“夏凌轩,你这就没意思了吧?我都说了这么多,你从小到大竟连一个故事都没有么?”


  夏凌轩感觉好像是第一次听他连名带姓地喊自己的名字,心里顿时闪过一丝奇异的电流,感官都集中到了被他握住的地方。


  怎么办呢?他想。

  他确实很稀罕这个人。


  夏凌轩强迫自己挣开他,沉默一下道:“我告诉你一件我听来的事。”


  温祁这才满意,抬抬下巴示意他说。


  夏凌轩道:“以前有几个人放假闲着无聊,结伴跑去外海玩,出了事故。”


  温祁来了兴趣。

  星球另半边的外海磁场诡异,至今是一个迷。人类目前只能探到十万海里远,这虽然快赶上两个太平洋的东西总长度了,但相较于广袤的星球面积,这点地方基本能忽略不计。


  不过到底是两个太平洋啊。

  他问道:“他们出去多远?”


  “没有太远,是在已知区域出的事,”夏凌轩道,“等救上来时他们都中了一种病毒,导致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被拉进了实验室。”


  温祁道:“然后?”


  夏凌轩道:“不知道,可能会慢慢死去。”


  温祁问道:“那给身体造成了什么变化?”


  夏凌轩道:“也不知道。”


  傅逍和西恒杰仍看着他们,前者问:“他们在聊天,游戏结束了么……”

  话未说完,他见夏凌轩给温祁倒了一杯酒,反应一下,惊了:“难道阿轩刚刚讲了一个故事?太神奇了吧?”


  西恒杰扫他一眼,泼冷水:“学弟又要喝酒了。”


  傅逍维持着稀奇的表情看着温祁,见他这次用了将近八分钟才喝掉三分之一,搞得他们都有点要看不下去。


  这是温祁喝的第三杯酒。

  他上次和卓旺财喝过一次酒,当时就是喝了三杯,一点事都没有,但他不清楚这具身体的酒量,更不确定喝到第四杯时会不会晕,唯一确定的是他不会让自己醉。


  他边喝边向外瞅,见有人进了洗手间,便把杯子一放,道:“我去趟洗手间。”


  他说罢便走,满意地发现里面有人,便“遗憾”地去外面公共的卫生间方便。傅逍瘫在沙发上,见状给他发了条信息,然后沉默地看着他回复的东西,半天才道:“我想押学弟赢。”


  西恒杰道:“怎么?”


  傅逍满脸的叹为观止:“他去找经理要解酒药了。”


  西恒杰:“……”


  夏凌轩自然也看见温祁出了包间,等了十分钟都不见他回来,对他的无耻程度有了新的认知,起身也出去了,顺便在路过某两人时瞥了一眼,成功让想往外蹭的傅逍和西恒杰继续闭眼装死。


  他知道温祁肯定不会去洗手间,便直接找经理问,查了一圈得知那小子还真在洗手间里,同时也得知温祁要了一瓶解酒药。他于是扔下经理过去,一直走到最后一间,见温祁正在脱一个男人的衣服。


  他的眉心一跳:“你在干什么?”

  话一问完,他发现里面晕倒的人竟是以前总和温祁在一起玩的蒙奇。


  温祁正在解蒙奇的皮带,笑道:“他喝醉了,我和他开个玩笑。”


  夏凌轩原地忍了五秒钟,闭了一下眼,把人拖出来,叫了一个男服务生让他去脱。温祁还以为夏凌轩要带自己回包间,按住他:“等等,这才是第一步。”


  夏凌轩没理他。


  温祁见他站着没动,知道是听进去了,便打开通讯器给他看截图:“这些是从他那里翻来的聊天记录,是一个交流群。”


  夏凌轩垂眼看着,见他们商量的内容很详细,尤其是一个叫“小风”的人,主意基本都是他出的,一步又一步给温祁洗脑,成功让他离开了国都。


  温祁也重点把“小风”勾了出来:“他早就退群了,这是他的社交号。”


  夏凌轩点头:“我去查。”


  他对此一点都不意外。

  他当初计划得很严密,对方能成功劫走人,显然不是一时兴起,八成是在温祁出国都后就盯着了,只是他下手早,他们这才按兵没动。


  这个时候,服务生脱光了蒙奇的衣服。


  温祁示意他把衣服扔进垃圾桶,然后出去找了一群美人,低声对她们吩咐起来。


  夏凌轩跟着他,沉默地望着他的背影,暗道如果当初自己没动手,会是什么结局?


  温祁肯定一早便会落到那群人的手里,被卖掉,出意外性情大变,逃出来后便杀到了曼星典——只是这一次他们不会遇见。


  夏凌轩太了解自己的脾气。

  如果人不是他弄丢的,他当初压根不会费心去找,直接扔给手下就完事了,能找就找,不能更好。所以他不会去曼星典,不会遇见性格大变的温祁,也就不会被对方吸引。


  可沛览集团身后有一股更大、更神秘的势力,如果他那时没有出现拦住温祁,温祁还能顺利回到国都么?

  这么一想,他便觉得插那一手似乎挺好。


  夏凌轩思考间见某人和美人们靠近了几分,感受着心底的怒气,忽然又有点后悔插手。


  他近乎冷酷地想,没有自己阻止,温祁惹上那股势力死就死了——总好过他刚把人装进心里,又得生生地挖出来。


  温祁完全不清楚某人的心思,下达完命令便满意地回来:“想看戏么?走,去那边。”


  夏凌轩瞥他一眼,转身走人。


  温祁见他真往那边走了,暗道这冰块也是有点好奇心的吧?

  搞不好是闷骚?


  他摸摸下巴,听见通讯器响了,看一眼来电显示,瞥见旁边没人的包间,进去接通,笑道:“最近怎么样啊老公?”


  霍皓强冷酷道:“很好。”


  温祁近一个月都在休养,闲着无聊便开始给霍皓强出主意搞定霍二叔,如今正是关键时刻。他打量霍皓强的神色,笑道:“看来很顺利……”


  他说到一半,猛地察觉身后有人,迅速断开通讯,紧接着手腕便被握住了。

  昏暗的包间里,他看不清对方的神色,只觉手上的力道不重,但耳边响起的声音却冷得掉渣。


  夏凌轩一字一顿问:“你刚才喊他什么?”

展开内容+
  • 我得逃个婚 截图1
  • 我得逃个婚 截图2
  • 我得逃个婚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