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飞机汤君赫杨煊小说_纸飞机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彩虹小说 > 纸飞机

纸飞机

纸飞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长佩

作者:潭石

时间:2018-11-12 09:59

评语:再一个十年,当他们破镜重圆,又会有怎样的故事?

小说《纸飞机》的主角是汤君赫杨煊,作者:潭石,为您提供纸飞机阅读,纸飞机小说讲述了: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年少时的相遇牵扯出一生的羁绊,上一辈的恩怨纠葛,他们也在迷茫中牵手相拥,可是岁月绵长,终究是分离,那么,再一个十年,当他们破镜重圆,又会有怎样的故事?

精彩节选:

有那么一个月,周林真的消失了。

没有那种黏腻的眼神盯着自己,没有人如影随形地跟着自己,汤君赫感觉到了久违的放松。

有时候他会以为自己彻底摆脱了周林——这倒也并非不可能,也许周林在润城身败名裂,连基本的糊口都无法保证,只能去别的城市混一份营生也说不定。

这种侥幸的想法让他度过了近六年来最无忧无虑的一个月。放学之后,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待着,足足待满一个小时——他对汤小年撒谎说学校增加了一个小时的自习课,只要是涉及到学习的事情,汤小年从来不疑有他。

有时候做完试卷,他会站在教室的窗台前,看杨煊在楼下的篮球场上打篮球。无可否认,他对杨煊一直都有种靠近的**,在无人注意的时候,他会用一种肆无忌惮的目光盯着杨煊,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道目光中透露出的贪婪与渴求。

然而当杨煊有意要靠近他的时候,他又无法自控地想要逃走。

后来汤君赫渐渐想明白了自己这种矛盾的心态,也许是因为他迷恋的一直都是想象中的杨煊,那个为他晦暗童年带来唯一一抹亮色的杨煊,他想逃走,只是因为怕现在的杨煊毁了他记忆里的那个杨煊。

毕竟他对如今的杨煊一无所知。

一个月之后的某一天,周林又出现了。

那天汤君赫从公交车上走下来的时候,夜幕已经完全落下来了,天边挂着一轮被云层遮住大半的月亮,他哼着不知所谓的歌,步子缓慢而轻快走过蝉鸣初响的林荫小道。

和那道人影一齐扑过来的还有那种令人作呕的冲天酒味。周林冲上来抱着他的腰,试图把那两片浸透了酒精的嘴唇贴到汤君赫的脸上。

“你他妈……”汤君赫咬牙切齿地骂出了脏话,试图摆脱他。醉酒后的周林显示出一种惊人的力气,两条胳膊紧紧地箍住汤君赫。

汤君赫的心头蔓上一丝恐惧,这一瞬间,他才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和成年的周林之间的力量差距,如果自己无法挣脱,周林可能真的会把他拖到某个僻静的墙角,对他做出什么。

这种恐惧驱使着他使足了力气,从周林那两条铁钳似的胳膊中挣脱出来,然后拔腿就逃。周林扑上来拉住了他的胳膊,哀求着他不要走。

“小赫,你陪陪我吧,好不好?你别走好不好……”

汤君赫用尽全力,想要把自己的胳膊从他手里拽出来,他一下又一下地狠命地踹着周林,可是所有的力气都落了空,周林像个无赖一般地蹲了下来,死命地用两只手拖着他,不肯让他向前挪动一步。

“我、我没工作了……”周林那张再普通不过的脸流下了丑陋的眼泪,“我去找了好多学校,他们都不肯要我,以后我当不了老师了……”他哭着说,“小赫,我活着没什么意义了,就只有你,只有你……”

汤君赫很想说他是罪有应得,可眼前的周林着实把他吓住了,他惊惶地试图抽回自己的胳膊,然后绝望地发现所有的努力都无济于事。

“你他妈放开我!”汤君赫的鞋底一下一下踹在周林的腿上、身上、肩膀上,每一下都带着十足的愤恨与力气,周林也不反抗,只是牢牢地拽着汤君赫的胳膊不肯松手,他蜷缩成一团呜呜地哭,嘴里含混地说着哀求的话,乞求着汤君赫的怜悯和陪伴。

正在这时,夜间巡逻的片警拿着手电筒远远地照过来:“哎,那边干什么呢?!”

周林猛地缩回了手,踉跄着直起身,赶在片警走过来,慌慌张张地逃了。

“刚刚是不是你打他?”片警走过来,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汤君赫问。

“如果这里发生命案,你会担责任吗?”汤君赫握着自己疼得火辣辣的手腕,冷眼看着片警说。

片警被他阴冷的眼神看得心头一跳,莫名其妙道:“你说什么?”

“最近这几天这里可能发生命案,刚刚那个人想杀了我,麻烦你做好本职工作。”汤君赫说完,回头看了一眼周林跑走的那条路,不顾那个警察在他背后骂他,一步不停地走了。

警察根本帮不上忙,汤君赫一直这样想,他曾试着报过警,但根本就没有用,他们管不了周林这种无赖式的跟踪。

也许是因为受惊过度,这一晚,汤君赫又做了一个梦,这次的梦里没有出现杨煊,只有他和周林。他梦见周林扑上来紧紧箍着自己,试图用那两片弥漫着酒精味的嘴唇贴近自己。他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刀,在周林快要得逞的那一刻,狠狠地捅到周林的肚子里,捅了一刀还不解气,又连着捅了十几刀。周林的血喷出几米高,溅到他的脸上和身上,他看着周林在他面前倒在血泊里,心里升腾起一股报复的快意。

在梦里他如释重负,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解脱。

从那个梦里醒过来之后,汤君赫轻手轻脚地走到客厅,拿起了一把水果刀,然后又摸黑回了房间。

借着清冷的月光,他仔仔细细地看着那把锋利的水果刀,面无表情地想,也许他应该把周林杀死,杀死他曾经带给自己的童年阴影,以及他现在带来的自己对于杨煊的一切**。

杀死周林,这些事情就会全部结束,他再也不会被那种如蛆附骨般的眼神纠缠,可以彻底摆脱被跟踪的阴影。

反正,对于周林那种人来说,无论怎样的死法都是罪有应得,毕竟周林身为一个老师,不仅曾试图猥亵他,更是使他经受校园冷暴力的源头……

汤君赫握着那把刀,想着自己六年来被周林断断续续跟踪的遭遇,渐渐地睡了过去。

那天之后,没有了工作的周林更加变本加厉地跟踪汤君赫,更糟糕地是,他开始频繁地喝酒,并且不再只满足于单纯的跟踪和意淫,而是几次试图冲上来跟汤君赫发生肢体接触。

汤君赫每天都将水果刀揣在兜里,汤小年讶异于家里的水果刀怎么突然不见了,在翻找了一通后,她自言自语地说可能是随手跟垃圾一起扔掉了,然后在回家的路上又到超市买了一把新的水果刀。

怎么才能彻底摆脱周林?汤君赫无时无刻不在思考这个问题,上课想,下课想,放学想,回家想,连做梦都在想。

他没办法直接捅死周林,这样他会坐牢的,他很早就查过资料,未满18岁的青少年如果犯了故意杀人罪,可能会被判处无期徒刑,一辈子都在监狱中度过,就算不是一辈子,也会是几十年。

汤小年会崩溃的,汤君赫想,他自己坐牢倒也没关系,如果能够摆脱那种目光,他甚至愿意跟周林同归于尽。但汤小年视他为生命,如果得知他因为捅死周林而被判处无期徒刑,那她可能真的会崩溃到发疯。

周五自习课,杨煊照例去篮球场训练,汤君赫一边做语文试卷,一边思考着晚上要怎么摆脱周林。

班里的男生都在蠢蠢欲动——一个装着成人影像的MP4正在私下里秘密传播。

那个危险而诱人的MP4传到了冯博手里,冯博扭头跟隔着过道的陈皓使眼色,回头朝汤君赫的方向看了几眼。

“你猜他拿到这个会是什么反应?”冯博不怀好意地捏着那个MP4,小声说。

“可能以为里面都是动画片吧。”陈皓也朝汤君赫的方向瞥了一眼。

“试试?”冯博跃跃欲试。

陈皓乐了一声:“那万一他识货,给你扣下来怎么办?”

“那就再抢回来。”冯博说完,把MP4的音量调到最大,转过身传给后座的同学,放低声音说,“哎,传给汤君赫,跟他说里面有奥数视频。记住啊,让大家只传男,不传女。”

“操,传家宝啊?”后排的男生笑出声,心下了然,又回头传给了另外的男生。

MP4一个接着一个传过去,传到汤君赫前面的男生手里。那男生回头,敲敲汤君赫的桌子:“哎,学习资料,每个人都要看的。”

“什么?”汤君赫接过那个红色的MP4,“怎么看?”

那男生憋着笑:“我哪知道,反正有奥数视频什么的,你自己琢磨吧。”

“哦,谢谢。”汤君赫信以为真,道了谢,开始摆弄起手里的MP4。

因为怕被老师发现其中的玄机,MP4的主人将里面的成人视频分别起了很别致的名字,“英语单词3000”“议论文例子大全”“袁腾飞讲历史视频”“高二地理精讲”……

汤君赫好奇地将指针拨到那个“高中奥数竞赛试题思路梳理”上,点开了。

两具**交叠在一起的肉体随之跳了出来,巨大的呻吟喘息声瞬间响彻在高二理科三版的教室里。

男生哄堂大笑地回头看热闹,女生的反应则更加多样——有人转过脸偷笑,有人埋头装不懂,也有人小声地骂脏话。

汤君赫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他明白过来这些视频都是什么内容,白皙的脸上从耳朵处开始迅速充血,手忙脚乱地找停播键。

“哎哎哎,上课呢,教室呢,看什么呢汤君赫同学?”冯博贼喊捉贼地说。

“怎么关啊,我……我没用过这个……”汤君赫不知所措地一通乱按,额头上急出了汗。

“哎呀,我来!”一旁面红耳赤的尹淙一把夺过那个叫得正欢的MP4,按了关机键,朝着冯博扔过去,正中他的头顶。

“我日……敲成智障你负责啊!”冯博压着声音朝她喊。

“你不敲也智障!”尹淙瞪着他。

过了十分钟,班上的骚动才渐渐平息下来,汤君赫脸上的血缓慢地褪了下去。

那是什么?他们说的**?他竭力把那两具**的肉体和急促的呻吟声从脑子里排除出去,试图把精力集中到试卷上。

阅读题倒数四个题是阅读选择题,阅读材料是关于正当防卫的内容。他脑子里上一秒还沸腾的热血突然平息下来,聚精会神地读完了这篇阅读材料,然后握着笔,把试卷上“不负刑事责任”六个字圈了起来。

展开内容+
  • 纸飞机 截图1
  • 纸飞机 截图2
  • 纸飞机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