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狂霍然寇忱小说_轻狂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彩虹小说 > 轻狂

轻狂

轻狂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晋江

作者:巫哲

时间:2018-11-26 10:55

评语:岁月轻狂,幸而遇你。

小说《轻狂》的主角是霍然寇忱,作者:巫哲,为您提供轻狂阅读,轻狂小说讲述了:嬉笑怒骂的青春,藏着眼泪和欢笑的记忆,岁月轻狂,幸而遇你,年少时的爱恋,脆弱而动人,以后太遥远,我们只想现在,却一不小心就这样,一生,一直在一起。

精彩节选:

寇忱叼着根烟蹲在鬼楼三楼的走廊上,耳朵里塞着耳机,他本来想蹲在一楼,或者二楼也行,但是他怕何花过来发现有人会跑。

所以选择了三楼,三楼也挺好,视野更广些,还更有气势,会当凌绝顶,一览众鬼小。

就是风太他妈大了。

寇忱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自己单手撑着栏杆翻身稳稳落在一楼泥地上的潇洒动作之后,把刚抽了两口的烟踩灭了。

这烟上学期塞书包里的,敞着口俩月,已经失去了灵魂,现在风再这么怼着脸一通拍,他抽了两口连个味儿都没尝到。

他平时不怎么抽烟,一般是为了配合气氛。

这会儿太无聊了。

大晚上的别人都去吃宵夜了,他一个人跟个傻逼似地蹲着等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女生。

本来他想叫上霍然,看着他一惊一乍掉进鬼窝里的样子,也能解解闷儿。

但霍然要来,江磊肯定也来,再叫上徐知凡,他们四个往这儿一杵,一桌麻将,何花来了直接就得飘走。

手机震了一下,他拿出来,有人加他好友。

-霍然

寇忱有些意外,接受了之后,他看了一眼霍然的头像,是一只对着太阳张开的手,阳光从指间穿过。

拍得挺艺术,要不是看到了手腕上的……防蚊手环,他会以为这是霍然从哪儿找的图。

之前没注意过,霍然手指挺长的,看着瘦而有力,光看手,不像是能被人一下撞倒的。

-你还在鬼楼吗

霍然发了消息过来。

-嗯

-没事吧?等到何花了没

-没有,不知道她今天来不来

-行,有事说话

寇忱觉得霍然挺义气的,能让他这么忍着不爽来问的原因,无非就是因为跟高三这几个人的梁子是他俩一块儿结下的。

寇忱拿着手机对着楼下拍了张照片,这手机拍夜景还行,挺清楚的。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我正在观景,你要不要看看深夜的鬼楼

霍然没回话。

-这张看着还行,我拍得挺有质感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操?”他愣了愣,霍然把他拉黑了。

-霍然你他妈放我出来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胆儿也太小了吧……

紧跟着他手机震了起来,一个没有存过的号码,不过他基本能猜到这应该是霍然。

他笑着接起了电话,一声“喂”还没说全了,那边劈头就传来了霍然的声音:“我操|你个傻逼!”

没等他说话,霍然已经骂完把电话挂了。

“喂!”寇忱看了看手机。

刚想把电话拨回去,霍然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接起来又是没让他开口说话,劈头就吼:“你他妈自己露营去吧!”

“别别别!霍然!霍然!”他赶紧抢在霍然又挂电话之前一连串地小声喊,“舅舅!爸爸!别挂!”

霍然没挂,也没说话。

“我还没发呢!先跟你说了。”寇忱说。

“你要敢直接发你现在已经让我打死了!”霍然说。

“我这不是还没发呢么!”寇忱说,“别拉黑我啊,警告你,把我加回去,要不我一会儿回去我就把你们宿舍门砸了。”

“……挂了。”霍然说。

“这就挂了?”寇忱说,“干嘛去啊?”

“把门加固一下。”霍然说。

寇忱笑了起来,正想活动一下腿,突然看到了一个灰色的人影,如果不是今天月光还不错,差点儿都看不见。

“来了,我看到她了。”寇忱说。

“嗯。”霍然应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寇忱下楼的时候,何花已经抱了一堆枯草,捡了一些干树枝,都是从后头空地上捡的,这熟悉程度说不定能在野外跟霍然拼一把,何花还不怕鬼。

为了不吓着她,寇忱下了楼之后在地上蹭了蹭鞋,发出了声响。

然后再走过去的时候何花已经没在那儿了,不过寇忱能看到她就躲在墙角的阴影里。

“我一个人,”寇忱说着拿出打火机,点着了草,“香肠呢?”

何花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从角落里走了出来,递了一根香肠给他。

“你为什么每次都烤香肠啊?”寇忱问,“买不着别的吗?”

何花犹豫了好半天才轻声回答:“这个好吃。”

“……哦,”寇忱看了她一眼,“你心态还行啊,让人欺负得每天就躲这儿吃一顿,还有心情挑自己爱吃的。”

何花笑了笑,没有说话,蹲下拿了根树枝慢慢地把香肠戳了上去。

“李佳颖知道你在这儿吃东西吗?”寇忱问。

“她是走读生,”何花声音还是很低,“下了晚自习她就回家了。”

“哦,”寇忱有些意外,“她还上晚自习啊?”

“她成绩很好。”何花说。

“成绩好有屁用,”寇忱想了想,“你明天去食堂吧,坐我们那桌,以后……”

“不了,”何花低着头,“谢谢你们。”

寇忱愣了:“你是被欺负上瘾了么?”

“我不想任何人因为我有麻烦,”何花说,“谢谢。”

这个对话跟寇忱想的完全不一样,他半天都没找着能接着说下去的角度。

何花也没有再说话,烤好香肠之后,她从兜里又拿了个面包出来,一口香肠一口面包地慢慢吃着。

霍然躺在床上,跟老妈聊了一会儿,然后放下了手机,趴着床沿儿往下看了看。

下铺的胡逸蒙头盖脸的不知道是睡是醒,对面徐知凡和江磊的手机都还亮着,俩人被屏幕照亮的脸上神情凝重,一看就是在玩游戏。

“对门儿有动静了吗?”徐知凡一边玩一边问了一句。

“没。”霍然说。

“他们不会是从医院回来又去那儿把寇忱堵了吧?”江磊突然停下了手里的游戏,一副兴致勃勃现在就想出门去跟人干仗的样子。

“除了我们几个,”徐知凡踢了一脚上铺,“还有谁知道寇忱去鬼楼了,堵个屁,再说就算有人堵他,你不说了吗,他一对四屁事没有。”

霍然的手机响了一声,是短信。

他拿过手机看了看。

-砸门了啊!

“谁啊?发的短信?”江磊问,“你消息不是猫叫吗?”

“短信,寇忱发的,”霍然说,“我把他拉黑了。”

“骂完了拉黑,”江磊笑得不行,“专门跑对面要的号码,加完了就骂一顿拉黑,他给你发什么了?”

“他想拍鬼楼发给我,操。”霍然点开了黑名单,这还是他第一次从黑名单里往出拎人,才发现自己拉黑了不少人。

卖三无面膜的小学同学,每天晒娃连孩子拉了一坨屎都要感慨万千仿佛她生的是个貔貅的表姐,刷屏自拍每次都是同一角度同一表情九连张跟套邮票似的初中女同学,还有过年的时候差点儿跟他打起来的表哥……

他把寇忱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还没等发一条消息过去,寇忱的消息就发过来了,而且是两条。

第一条就是图片。

“这个逼!”霍然骂了一句,把自己手机扔到了对面徐知凡的床上,“帮我把寇忱发过来的鬼楼照片删了。”

徐知凡叹了口气,放下游戏,拿起了他的手机,划拉了两下,突然就笑得停不下来。

“怎么了?不是鬼图吗?”霍然有些迷惑。

“不是,”徐知凡笑着把手机又扔了回来,“你自己看吧,好像他回来了,应该是在走廊拍的。”

霍然拿过手机,一眼就看到了寇忱的脸。

表情非常凶恶,眼睛瞪着,牙还呲着,不知道的以为他小手指又脱臼了。

下面还有一条消息。

-操|你大爷老子这张照片发了八次了!

霍然不想笑,他还没气完呢,但这会儿实在没忍住,笑了好半天,江磊跳下床拿了手机过去也是一通乐,完了想起来才说了一句:“他这是在走廊吧?回来了?”

“我去问问。”霍然下了床,这会儿反正也睡不着。

对门还有人在说话,不光对门,一条走廊里所有的门里都还在说话,熄灯对大家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霍然正要敲门的时候,左边传来了寇忱的声音:“找我啊?”

他猛地转过头,看到了走廊尽头靠着窗的寇忱。

“你没回宿舍啊?”霍然走了过去。

“又出来了,”寇忱说,“郭子健拉肚子呢,那动静,隔着门都一清二楚的。”

“鬼楼那边怎么样啊?”霍然问,“何花又去烤香肠了?”

“嗯,”寇忱点了点头,“两根香肠一个面包,吃饱就走人了。”

“……没说点儿什么吗?”霍然愣了愣。

寇忱想了想:“也不是完全没说,意思就是别管她吧,说不想有人因为她惹麻烦。”

霍然没说话,能感觉得到寇忱有些郁闷,说实在的,他也不太明白何花的想法。

“有些人性格就这样吧,”寇忱叹了口气,“什么都怕,又什么都不怕,怕李佳颖跟我们没完没了过不去,怕我们再去鬼楼干仗,怕别人因为这事儿注意到她,怕别人的目光,但她又不怕自己没饭吃,不怕晚上一个人去鬼楼呆着,也不怕李佳颖骂她踢她……反正我是理解不了。”

“你理解不了,所以你也不会容忍别人欺负你,”霍然说,“也不会有人欺负你啊。”

“谁说的?”寇忱看着他,“有人刚加了我好友立马就拉黑了我,还他妈打电话骂我,骂完就挂不给我回嘴的机会,我被欺负惨了好吗!”

霍然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没想到你怕鬼怕到这个程度啊,”寇忱想想又突然笑了起来,非常愉快的样子,“照片都不能看吗?”

“是突然出现的照片,”霍然努力地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怒火,“是个人就会被吓着的好吗。”

“那现在不突然出现,”寇忱点开手机,“你看吗?”

“不看。”霍然说。

“行吧。”寇忱看上去有些失望。

“我回去睡觉了,”霍然转身往宿舍走,走了两步又停下回过头,“那接下去……”

“接下去就该去露营了。”寇忱说。

“我是说何花的事儿,你还管吗?”霍然叹气。

“那还怎么管,人都拒绝了,”寇忱说,“我再强行管,她别以为我对她有什么想法。”

“啊。”霍然也感觉没什么别的办法。

“不过,”寇忱伸了个懒腰,一边反手揉着后背一边慢慢走了过来,“我可以欺负欺负别人。”

“什么?”霍然没听懂。

“有些人有机会应该上上课,”寇忱手往兜里一插,走出了仗剑天涯的气势,“学学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霍然看着他。

“是这么说吧。”寇忱头也没回地继续往前走,大概是怕回头影响画面效果。

“……是。”霍然回答。

高三那几个第二天并没有再来找麻烦,中午在食堂碰上的时候,霍然看到有一个头上贴着一块纱布,另一个走路的时候略微有些颠簸。

还两个看起来没受伤的,跟寇忱面对面地对视了三秒。

不过并没有火|药味儿,或者说,寇忱没有火|药味儿。

“扣肉!”对视的过程中,他突然吼了一声,“川哥帮我打一份扣肉!”

别说对面这俩正绷紧神经蓄势待发的,霍然站他后头都差点儿吓得一跟头。

“知道了!”前方传来了许川的回答,“还有鸡腿!要不要!”

“要——”寇忱喊了一嗓子。

没等几个人回过神,他肩膀一晃,从两个人中间穿了过去,接着霍然就看到其中一个被撞得往后踉跄了一步,猛地转头盯着寇忱后脑勺,却没敢有什么动作。

内力深厚。

当霍然发现自己脑子里闪过这么一个词时,想跟在寇忱后头去打一份扣肉的念头顿时消失了,他迅速转身往另一边走过去。

只要我不跟寇忱同一个方向,神奇的脑回路就追不上我。

吃饭的时候,寇忱他们还是坐到了霍然对面。

这几天下来,霍然感觉自己已经被寇忱强行划进了文1恶霸的行列,成为了制霸七人组中的一员。

吃饭,课间操,自习课,他们几个差不多都在一起。

他为自己的形象感到担忧。

魏超仁看了看四周:“哎,是不是有效果了,何花没来吃饭,起码不用盯着一盘子饭菜不能吃了。”

“谁知道呢。”寇忱说了一句,埋头开始啃扣肉。

霍然不知道寇忱要给人上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课什么时候开课,反正接下去的好些天里,何花没有再在食堂出现过,高三那几个也都没再有动静。

也许是即将到来的国庆长假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兴奋地都忙着思考这几天该怎么浪。

“要跟同学去啊?”老妈吃着柿子,“你不是最不乐意带同学去徒步吗?”

“这个甩不掉。”霍然有些发愁,坐在地板上看着地图。

他这次计划要去的是一个峡谷,有河,风景很好,以前他去过,主河道没有什么难度,所以这次他是想走支流,能看到瀑布群,如果能一直走到最山里,还能找到村子过夜,那个村子交通不便,进去的人挺少的。

而且土鸡非常好吃,霍然一直想去吃。

但是如果带上菜鸡寇忱和菜鸡寇潇以及菜鸡老杨,他的路线可能就得改,就算不改,也有可能走到三分之一,队伍就带不动了。

“哎。”他叹了口气。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啊。”老妈在旁边感叹。

“这挨得着吗?”霍然看了老妈一眼。

“挨不着,”老妈笑了起来,“那我能挨得着我宝贝儿子吗?”

霍然没说话,在地上坚持了几秒,最后在老妈的注视中又叹了口气,起身坐到了老妈旁边。

“哪个同学啊?”老妈搂过他的肩。

“你洗手了吗?吃一手柿子呢。”霍然问。

“哪个同学啊!”老妈喊了一嗓子。

“啊——”霍然烦躁地也喊了一声,“你又不认识,寇忱,认识吗?”

“认识啊,”老妈说,“你们班同学啊。”

“……我烦死了,”霍然抽了张湿巾塞到老妈手里,“我不光要带他,要带他姐,他姐男朋友。”

“你看你,反正又躲不过,气什么呢。”老妈擦着手。

霍然没说话,继续看着地上的地图。

手机响了,他摸过来看了一眼,居然是寇忱。

“在家呢?”电话刚一接通,寇忱愉快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嗯。”霍然应了一声,虽然一秒钟之前他还因为要带寇忱出去而烦躁,但听到寇忱声音的时候,却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暴躁。

“出来吧,”寇忱说,“买东西去。”

“买什么?”霍然愣了。

“装备啊,你不是开了个单子吗。”寇忱说。

“那你就照着单子买啊!”霍然无语了,“不然我开个单子给你干嘛啊?”

“我不会买。”寇忱的理由非常粗暴。

霍然没能说出话来。

“我在你家楼下呢,”寇忱说,“赶紧的,不下来我就上去敲门了。”

“我家楼下?”霍然吃惊地站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儿的啊?”

“问的徐知凡,”寇忱说,“下来吧,买完东西请你吃饭。”

霍然走出电梯的时候心情挺复杂的。

楼外面停着一辆路虎,寇忱靠在车头往这边看着。

没穿校服,简单的T恤休闲裤,第一眼霍然差点儿没认出来这是寇忱。

还戴了个墨镜,看到他过来,寇忱把墨镜往下勾到鼻尖上,冲他笑了笑。

霍然忍不住在心里给他配了个音。

你看,我骚不骚!

“来了,”寇忱敲了敲车窗,然后往他这边走了过来,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走,去哪儿买,你给指路。”

霍然正想甩开他胳膊,副驾的窗户放了下来,寇潇探了脑袋出来,冲他笑了笑:“嗨,小可爱。”

展开内容+
  • 轻狂 截图1
  • 轻狂 截图2
  • 轻狂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1245(简心卓航)阅读 | 1245简心卓航小说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