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毒花崇柳至秦小说_心毒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彩虹小说 > 心毒

心毒

心毒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长佩

作者:初禾

时间:2018-11-28 10:23

评语:刀山火海,与你柳暗花明。

小说《心毒》的主角是花崇柳至秦,作者:初禾,为您提供心毒阅读,心毒小说讲述了:花崇本是一名特警,后来他去了刑侦支队,成为刑侦支队重案组组长。不久,公安部信息战小组的年轻精英空降重案组。5年前西北边境那项看似“圆满”的任务,已经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

精彩节选:

早晨的地铁站人来人往,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们买上一袋包子,就步伐匆匆离开。往日,邱老汉家的包子卖得最快,不到9点就能卖完。而这天,破旧的三轮车上,包子与油条还剩了大半。

花崇坐在一旁的小凳上抽烟,柳至秦拿着一份质检报告,嘴角勾着从容的笑。

“我们,我们不知道这些肉不,不好。我们自己家里也吃的这种肉。”邱大奎撩起围裙擦汗,话未说完就回头看邱老汉。花崇也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邱老汉躲在三轮车的另一边,背对众人,稍显佝偻的肩背正在发抖。

“你们的包子一直用这种肉吗?”柳至秦问。

“我,我……”邱大奎用力拽着围裙,“我们一定改,一定改!警察同志,你们就放我们一马吧,我没有工作,就靠买三餐赚点钱。我女儿还在念书,她是个姑娘,我不能亏待了她。要是你们不准我们做这生意了,我们家就没有活路了。”

邱老汉掏出一根烟,按了几次打火机都点不上。路边人声嘈杂,但那一声声“哒”却显得格外响亮。

柳至秦看了一眼,旋即收回目光,继续盯着邱大奎。

邱大奎汗流如注,眼中是深深的恐惧,“是要罚款吧?罚多少?警察同志,我保证以后不拿过期肉来剁肉馅儿,你们,你们……”

花崇站起来,掐了烟,“这事儿其实轮不到我们管,查案顺道过来看看而已。邱大奎,你和你家老头子一见我们就哆嗦,是怕这问题肉馅儿被查出来?”

邱老汉发抖的肩膀突然一顿,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生生按住。

“是,是。”邱大奎忙不迭地点头,“警察同志,我们以后真的不会再用过期肉了,你们能不能行个好,别,别为难我们了?”

“行啊。”花崇道:“那你跟我说说,为什么别人闻不到的味儿你闻得到,为什么发现尸体后不第一时间报警?”

邱老汉剧烈地干咳起来。

邱大奎回头喊了声“爸”,抿着干裂的唇,忐忑不安道:“闻到气味的事我真的没有骗你们,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我那天确实是闻到一股和平常不一样的气味,才去荒地上找气味源。至于为什么不报警,我,我……哎,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再隐瞒也没有用——如果我报了警,就要配合你们查案,万一你们查到我们家的包子馅儿怎么办?”

花崇与柳至秦对视一眼,柳至秦重复前一天的问题:“13号晚上,你在干什么?”

邱大奎急了,“我在给我女儿做纸帆船啊,你们昨天不是问过了吗?”

这时,邱老汉转过身,一言不发,眼中充满怨毒。

?

花崇没把邱家父子带回市局,只让他们暂停出摊,配合整改。

“怎么看?”花崇问。

“邱大奎还有隐瞒,但应该和案子无关。”柳至秦说:“他交待13号晚上发生的事时没有前后矛盾的地方。比起他,我觉得他老头子更有问题。花队。”

“嗯?”

“付莉的事你跟富康分局的同事打听过了吗?”

“昨天回去就问了。”花崇握着方向盘,努力让车不那么颠簸。

从道桥路到东汉贵族墓发掘基地是一段坑坑洼洼的土路,车辆难行,走路也许更方便。

“给付莉做鉴定的是分局的法医,姓刘。法医这碗饭难吃,精神压力大,现在他已经不在公安系统里了,在外地做生意。”花崇刚从一个坑里颠出来,骂了句“操”,又道:“付莉是割腕自杀,我把鉴定时拍的照拿给徐戡看过,他说没有问题。”

“徐戡是?”

“我们队上的法医。”

柳至秦单手撑在床边,几秒后说:“看来这条路是走岔了。”

花崇斜了他一眼,以为他这是受了打击,心情低落。于是在车斗里翻出一瓶未开封的冰红茶抛过去,“没事,别灰心,接着查就行。”

柳至秦接下冰红茶,在手里转了转,“曲副队最喜欢喝冰红茶吧?”

“对啊,早晚喝出糖尿病。”花崇笑了笑,继续往前开。

“我不喜欢喝。”柳至秦将冰红茶放回去,语气比刚才冷了几分。

花崇放慢车速,心里有些诧异。

不一会儿,柳至秦却又笑了,“我喜欢喝白开水。冰红茶喝多了会得糖尿病——这是花队你说的。”

花崇觉得这话听着不太对,气氛好像也不对,但一时又说不好哪里不对,只好笑了两声,说:“曲值要是有你这样的觉悟就好了。”

柳至秦看向窗外,眼中的笑意一点一点消逝无踪。

?

一路尘土飞扬,考古基地到了。

昨日重案组其他队员已来过一趟。据科考人员说,业内早就知道这里有一座东汉贵族墓,但发掘工作是今年春节之后才开始进行的。白天时常有历史爱好者前来观摩,但都没有到过核心地带。

至于徐玉娇,在场的科考人员都说没有印象,大概没在白天来过。

花崇找到考古队的负责人王路平,表明来意后,被带到一旁的简易工作室。

王路平五十多岁,挺和气的中年人。徐玉娇被害的事在洛城闹得沸沸扬扬,他自然也知道,叹气道:“跟我女儿差不多大,挺可惜的。”

花崇在工作室里四处看了看,问:“王老师,最近晚上有没有除科考人员之外的人来过?”

“你是说像徐玉娇这样喜欢历史的年轻人吧?”王路平说:“偶尔有,不过很少,这边交通不方便,黑灯瞎火,也不安全,我晚上值班,只看到几个男生来过。”

花崇调出桑海的照片,“有没有这位?”

“没有。”

“您确定?”

“确定。”王路平说:“其实我们这些研究历史的老古董也喜欢和年轻人交流,白天他们来观摩,我们欢迎,休息时还经常与他们交流。但天黑了不行,怕出事,来一个我们开车送走一个,好几次还是我亲自送的,记得他们的长相,没有你照片里的这个人。对了,我们有监控,你可以调出来看看。”

花崇立即让柳至秦去查监控,又问:“发掘以来,有没有出现过文物丢失的事?”

“没有,我们的管理和安保都非常严格。”

发掘现场的摄像头不多,做不到无死角全覆盖,现有的监控记录显示,徐玉娇与桑海的确未曾来过。

“徐玉娇这算不算是出师未捷?”告别王路平,回程路上花崇道:“想来拿文物,结果在2公里外的道桥路就被人害了。她有车,路虎的性能也不错,如果13号晚上她开车,说不定就能逃过一劫。”

“开车动静太大,而且车轮会留下极易追踪的痕迹。”柳至秦说:“这正好佐证了桑海的话,她想拿走文物,就只能步行赶来。”

“你说她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被害?”花崇不知不觉与柳至秦讨论起来,“是因为文物?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凶手用了障眼法,他可能既不是谋财,也不是谋色,拿走徐玉娇的财物、奸丨尸可能都是为了误导我们。从他虐丨尸的行为看,这分明就是有预谋的仇杀。但对徐玉娇的人际关系排查又没揪出什么疑点,她在银行从来不惹是生非,因为家境优渥,无需自己奋斗,所以那些需要奋力争取才能到手的好处,她都让出去了。和所有人关系都不错,但从不亲密,不参加聚会,自有一番小世界。按理说,这种人在职场上很透明,最不容易树敌。”

“但她这样的人,不是很容易让人嫉妒吗?”柳至秦说,“你看,她什么都好,自身条件不错,有溺爱她的父母,不在意工资,因为工资只是她花销的零头。她永远不用为生活操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旅游也好,奢侈品也好,没有哪里是她去不了的,没有什么是她买不了的。她的同事拼命竞争,通宵加班,就为多拿一笔项目提成。但她呢,她根本不在意。她对每个人都笑,我猜应该是很真挚的笑。但花队,你想过没有,正是这种富人的真挚,最易刺痛不那么富有的人的心。”

花崇沉思许久,“这种嫉妒会发展到杀人泄愤的地步吗?”

“通常不会。”柳至秦摇头,“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过嫉妒旁人的经历,嫉妒别人比自己强,嫉妒别人比自己幸运……但绝大多数人也只是背后说两句坏话而已,甚至连坏话都不说。没有直接矛盾,仅因为嫉妒而杀人,除非是心理极其阴暗,心都被怨毒给彻底浸染了——事实上,这种人不是没有。”

花崇捏着眉心,“如果真是这样,人际关系排查可能收效甚微,要找到他就如大海捞针。”

“是的。他伪装得很好,没给我们留下线索。”柳至秦轻声道:“我们可能得换个思路。”

?

重案组继续扑在徐玉娇一案上,而两天后的傍晚,富康区分局几乎同时接到两个报警——

一位名叫吕洋的历史爱好者在贵族墓以北400米挖出了一具女尸;

道桥路居民邱大奎用一把榔头砸死了他的父亲,邱国勇。

展开内容+
  • 心毒 截图1
  • 心毒 截图2
  • 心毒 截图3
close
  • 逐王
    逐王

    古代纯爱小说

    2018/12/12 | 5.25MB

    版本:2.0.8

  • 罪恶号列车
    罪恶号列车

    悬疑推理小说

    2018/12/12 | 5.25MB

    版本:2.0.8

  • 作妖
    作妖

    短篇现代纯爱小说

    2018/12/11 | 5.25MB

    版本:2.0.8

  • 海中爵
    海中爵

    现代纯爱小说

    2018/12/10 | 5.25MB

    版本:2.0.8

  • 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现代纯爱小说

    2018/12/10 | 5.25MB

    版本:2.0.8

  • 老师请你正经点
    老师请你正经点

    短篇现代言情小说

    2018/12/10 | 5.25MB

    版本:2.0.8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1245(简心卓航)阅读 | 1245简心卓航小说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