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凡叶鸣陈怡夏楚楚小说_不凡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官场小说 > 不凡

不凡

不凡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追书云

作者:佚名

时间:2018-11-29 10:29

评语:他救下了高官贵女,她的人生开始发生转折。

小说《不凡》又名《12345》的主角是叶鸣陈怡夏楚楚,为您提供不凡阅读,不凡小说讲述了:叶鸣本是税务局一个小小的科员,谁料一不小心为了美女同时暴揍了一顿渣男,却被记了处分并被下岗半年,然而这期间,因为救下了高官贵女夏楚楚,她的人生开始发生转折。

精彩节选:

当确信夏楚楚对叶鸣已经产生了好感之后,徐飞决定开一开他们俩的玩笑,试探试探夏楚楚的反应。

于是,他转过头,笑吟吟地看看夏楚楚,又看看坐在她身边的叶鸣,假装惊叹地说:“啧啧,楚楚,你和小叶这样坐在一起,一个英俊潇洒,一个貌美如花,看上去就像一对金童玉女啊!来来来,我给你们照一张相,正好可以回去让我爱人和女儿羡慕一下!”

说着,就真的站起来,拿出自己那个苹果手机,准备给他们拍照了。

真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自己开了这个露骨的玩笑后,夏楚楚非但没有生气,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欣喜和害羞的表情,转过头妩媚地看了一眼有点局促不安的叶鸣,并微微把头偏到了他的那一边,摆出了一幅拍合照的姿势——显然,她对徐飞的提议很赞成,也非常乐意。

倒是叶鸣,一时间显得有点手足无措——毕竟,身边这位大美女,既是省电视台的明星主持,又是省地税局局长的女儿。徐飞当面开这种玩笑,还要给他们照合影,不知会不会惹得她生气?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夏楚楚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欣喜和羞涩的表情,并主动把头靠了过来,让徐飞接连拍了好几张他们两个人几乎头并头的亲密照片……

这一下,让叶鸣心里更是有点忐忑不安……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三个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和谐和融洽起来。

夏楚楚也忘记了开始见到徐飞时的那点不快,居然主动提出要喝一点红酒。

在喝酒时,夏楚楚看着叶鸣,嘟着好看的小嘴说:“叶鸣,你得先罚三杯酒。下午在医院门口,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要骗我?徐处长,你说他该不该罚?”

叶鸣微微一笑,说:“我没有骗你呀!我姓叶,李书记和徐处长他们平时都叫我小叶,所以我让你也喊我小叶,这没错呀!”

夏楚楚一想,这才明白自己把“小叶”听成了“萧叶”,但一看叶鸣脸上那坏坏的笑容,就知道他肯定是故意让自己误会的,便笑着用小巧的拳头在他肩膀上轻轻地擂了一拳,又逼着他独自干了两杯酒。

徐飞看着他们两个人互相斗嘴说笑,怎么看都像是两个热恋中的人在打情骂俏,不由得抿嘴微笑……

不久,夏楚楚白腻如玉的脸盘上,开始泛出一丝丝晕红的水色,目光也有点迷迷蒙蒙,显然已经有几分酒意了。

在又和叶鸣干了一杯之后,她忽然问道:“叶鸣,你说说: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武功?是不是因为你的父亲是个武林高手?”

叶鸣一愣,神色立即黯淡下来,低头默默地喝了一口酒,这才用带点伤感的语气说:“徐处长,夏小姐,实不相瞒:我现在是一个孤儿了!我自小就没有爹,我妈妈是一个中学教师,含辛茹苦把我抚养大,供我读完了大学,并考进了地税系统。可是,我刚参加工作没多久,还没来及报答她的养育之恩,她就患病去世了……”

说到这里时,他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眼眶里也泛出了晶莹的泪花。

夏楚楚本来一直在愣愣地听着,一听到他最后那句话,也不知什么原因,忽然觉得一阵心酸,眼泪立即如断线的珠子一般从脸颊上滚落下来……

徐飞一直没听叶鸣说起过他的家庭情况,此刻听说他从小就没有父亲,几年前母亲又患病去世了,心里也是非常讶异,忙劝慰说:“老弟,你现在已经自立自强了。你母亲如果在九泉下知道你这么有出息,肯定也会很高兴的。今天是一个高兴的日子,你就不要沉浸在这种悲伤的情绪中了……对了,老兄冒昧地问一句:你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母亲和你说起过吗?”

徐飞摇摇头,有点困惑地说:“对我来说,我父亲一直是一个谜。听我周围的邻居说,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父亲。我母亲是首都师范大学毕业的,在毕业分配时,是她主动申请回到我们家乡的农村中学来教书的。而且,她到学校几个月后就生下了我,为此,至今还有很多乡亲说我母亲当年是在学校未婚先孕,实在没有办法才躲到一个农村中学来的。”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你母亲:你父亲到底现在在哪里?”

徐飞紧接着问道。

叶鸣苦笑了一下,说:“我当然问过。可是,每次我母亲都回答:你现在不要问,我也不会告诉你。将来如果机缘到了,你是会见到你父亲的。如果机缘没到,你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他。她还叮嘱我:千万不要恨你的父亲。我这几十年的生活,是我自己心甘情愿选择的,和你的父亲没有任何关系。所以,直到我母亲去世,她一直没给我留下丝毫寻找我父亲的线索,只在临终前给了我一块佩玉,说这块玉是我父亲送给她的……”

当他说到这里时,旁边的夏楚楚已经泣不成声了……

就在这时,叶鸣的手机忽然响了,拿起一看,是新冷县局邹组长的号码。

“叶鸣,你赶快连夜租一台的士回家,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叶鸣心里一惊,忙问道:“邹组长,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吗?”

“你实话告诉我:你到省城是不是去省纪委或是信访办上访了?”

“没有啊,我去上什么访?我早跟您说过:这事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了。”

邹组长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字斟句酌地说:“告诉你:前天市局监审室接到省局监察处的电话,说省纪委执法监察室打电话给监察处,要求他们关注一下你受处分的案子,看是不是存在处分过重或是处分依据不足的问题。市局领导为此非常恼怒,认为你是特意跑到省里去上访的。李立听说后,特意到市局去找领导,要求对你重新立案调查。据我得到的消息,市局党组好像已经取得了一致意见,准备对你采取双规措施,再次调查你打人的问题,同时还准备深挖你在作风或是廉政建设方面的其他问题。所以,我建议你立即回来,不要再呆在省城。”

叶鸣心里既惊又怒,也来不及和徐飞和夏楚楚解释什么,挂掉电话后,对他们两个人说了一声“对不起,我有急事要赶回新冷去”,便匆匆走出酒店,打了一台的士,连夜回到了新冷县局。

果然如邹组长所言,第二天,叶鸣便被k市地税局监审室双规了。

“铐就不必了吧,我自己交代,人是我打的,我认罪”叶凌天看了看后淡淡地说道。

“你以为这派出所是你家开的?你说不拷就不拷?你现在是严重伤人,杀人未遂。属于杀人嫌疑犯,铐起来,把脚镣也给他带上”年长的民警眼睛冒着冷光对叶凌天说道。

“等一等,有些事情咱们要先说清楚,严重伤人不至于吧?他最多也就是皮外伤而已,杀人未遂就更谈不上了,我什么时候要杀人了?你们虽然是警察但是做事情也要讲证据。我只是打架斗殴而已,大厦里面有监控,你们可以去调监控过来看一看,先动手的是对方,你们最多拘留我几天,我也愿意赔偿对方的医药费”叶凌天皱了皱眉头淡淡地说道。

“证据我们会有的,那就不用你操心了。你现在就把你杀人的动机以及行凶的过程详详细细的说出来,当然,你不说也没有关系,签个字就行了,我们这里会有你犯罪的动机和详细过程的。小李,去写份审讯笔录出来,记住,是意图杀人但是杀人未遂致人重伤”年长的民警招呼着其中一位民警道。

等到这个民警出去之后,叶凌天冷冷地笑了笑道:“你们这是准备伪造证据要置我于死地对吗?”。

“伪造?我们这是证据确凿何来的伪造?把他铐起来,苦力活就交给你来干了,上面交代了,要给他来点狠的,你等下下手可别太轻了”年长的民警冷冷地笑着,然后交代另外一个民警。

就在那个年轻的民警拿着手铐准备来铐叶凌天的时候叶凌天再次冷笑着问道:“怎么啊?给我定个杀人未遂的罪了还不满足,还要对我用点私刑?”。

“对于冥顽不灵拒不认罪的用点手段这是在所难免的,动手吧,上面可催得紧,等下会有人来看结果的。小子,干好了这件事情,你的好处可不少,加把劲吧”年长的民警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抽着烟淡淡地说道,在他的眼里,叶凌天就是案板上的肉,是剁是切那都是由他说了算。

“爸,怎么样了?”李雨欣再次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

“我问了问朋友,他帮我过问了这个事情,事情有些棘手,现在给他定的罪是杀人未遂致人重伤,我这个朋友插手不进。我已经叫了王律师过去了,看看能不能通过法律途径把事情给解决了。”李先元谈了口气说着。

“这是诬陷,***裸的诬陷,什么叫杀人未遂,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这还有天理吗?从头到尾只打了他一个耳光,这还是他开口骂叶凌天所致,而且动手打人也是他先动手的。爸,不管怎么说,叶凌天这次是因为我才被抓进来的,你一定要把他给救出来。”李雨欣非常生气地说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虽然说小叶这次做事有些冲动了,但是其目的还是为了保护你,知恩图报这个道理我懂。你放心,即使花再多的钱我也会让小叶平安出来的。先让王律师去试一试吧,如果这也不行我就亲自去拜访一下刘市长,事情总是能够解决的。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安心上班吧,注意,现在小叶不在你身边你要注意安全,不要乱跑”李先元交代了女儿一番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开始思索起来。

就在那个年轻民警准备去铐叶凌天的事情,叶凌天一闪身便躲开了,冷冷地说道:“我说两位,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不要把人逼的太急了,给别人留条活路就是给自己留条活路”。

“好大的胆子,敢躲”年轻的民警见到叶凌天轻而易举的躲开自己让自己非常没有面子,很是恼怒,拿出警棍朝叶凌天身上就是一下,只是,叶凌天再次躲开。

“有些事情够了,可一不可二。我只是打架而已,最多拘留,你要是再出手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叶凌天看着这个年轻的民警淡淡地说道。

“威胁我?你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年轻的民警说着拿着警棍就开始又朝叶凌天身上招呼着。而一边年长的民警就犹如看马戏般的笑眯眯地看着。

躲了几下之后,叶凌天实在忍不住了,一个转身抢过了小警察手里的警棍,然后一个擒拿,轻轻松松地把小警察的手反扣在身后身子被叶凌天给压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小警察左右扭了扭,奋力地想挣脱开,但是他怎么可能是叶凌天的对手,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开。

“你们到底要怎么样?”叶凌天冷笑了一下,然后松开了压住小警察的手,把他推开。

“好,你现在又多了条罪名,袭警,你现在罪名可不轻啊,杀人未遂致人重伤致残,而后拒捕逃逸,现在又袭警,这可都是证据确凿。判你死刑都是有可能的”年长的民警哈哈大笑着,然后站了起来,从自己腰间掏出一把枪直接对准叶凌天然后慢慢地把枪压在了叶凌天的脑袋上,冷笑道:“你看样子是学过两下的,但是你的手再快有子弹快吗?你再动一动试一下?我告诉你,我把你一枪蹦了然后说你个试图抢枪杀警,我可什么事都没有。你要不要试一试?”。

要是一般人被枪顶在脑门上保准已经吓的屁股尿流了,但是叶凌天却一点不为所动,只是眉头皱了皱,随后冷冷地说道:“你最好把枪拿开,我不喜欢别人拿枪指着我,更不喜欢别人用枪顶在我头上”。

展开内容+
  • 不凡 截图1
  • 不凡 截图2
  • 不凡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1245(简心卓航)阅读 | 1245简心卓航小说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