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何许南枝_乔木何许乔兮耿乔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彩虹小说 > 乔木何许

乔木何许

乔木何许

10.0

手机阅读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9-18 11:18

评语:【耽美】钱多得花不完的美艳富二代总裁受×工作太忙几乎没时间谈恋爱的上升期流量小生攻

乔兮耿乔小说叫做《乔木何许》,作者:南枝,提供乔兮耿乔小说免费阅读全乔木何许小说讲述:乔兮暗恋一个人十几年,可对方是一个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直到对方结婚了,他都没有说出口,乔兮借酒消愁,醒来后发现床上躺了一个人,自己菊花隐隐作痛,那个人还是暗恋对象手下的艺人!

精彩试读:

  把乔明思送走之后,乔兮感觉自己长松了口气。


  他真是不善于和人在一起玩乐,就连弟弟都不成,更何况是其他人。


  他趁着春节,又去蒋家看了看,蒋家人多,总是热闹的。


  现在蒋家又多了一个王限,他妈黄女士在海南没回S城,他便也没过去看他妈,就在蒋家待着。


  寄人篱下的日子不会太舒爽,而且他已经有十七八岁了,是要成年的人了,想得自然要更多一些。


  乔兮从大年三十开始就在B城,这还是回S城后第一次来他妈这里,但是不是第一次看到王限了,在年前去B城乔家团聚前,他过来看他妈,就见过王限一次。


  那时候,王限才刚来蒋家,穿着毛衣和牛仔裤,默默站在一边,被蒋教授介绍给乔兮时,他才怯生生地走上前来向乔兮问好。


  蒋家房子宽敞,多一个人也不会显得拥挤,更不会差这一个人的吃穿用度,所以多养一个人对蒋家来说不算什么事。

  既然罗女士愿意,乔兮便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不过看得出王限有些怕乔兮,那天他不敢大声和乔兮说话,只在远处有些发怯地看他。


  乔兮本就不爱和人交流,所以那天除了应付幺幺滔滔不绝的话题外,就没主动找王限说过哪怕一句话,而王限看他那副冷面孔,以为他不喜欢自己,就更不敢主动找他增进交流了。


  所以那天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了一天,乔兮对王限的印象是“那个很会闹的黄女士的腼腆的儿子”。


  王限这样子沉默怯懦,乔兮感觉并不坏,他实在不喜欢黄女士那种人,所以最好王限不是她那种人,不然王限恐怕就不能在蒋家待了。


  这次到来,王限已经在蒋家住了一阵,见到乔兮,比之前那次要稍稍自在一些。


  乔兮进屋,他就赶紧为乔兮拿了他专用的拖鞋,依然怯生生的,有点讨好之意:“您的拖鞋。”


  乔兮道了谢,换好拖鞋之后,从包里拿了一个红包递给他:“新年快乐!”


  乔兮面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但王限依然受宠若惊,接了红包后还对他鞠躬:“新年快乐。”


  “不用客气!”乔兮回了他一句,看幺幺跑过来,就一把抱住了他。


  幺幺亲热地贴了贴他的脸:“哥哥,我好想你。”


  乔兮的心里就像被蜜糖淹住了一样甜,亲了亲幺幺的脸。


  王限跟在两人后面,看着乔兮的背影,神色些许呆。


  乔兮又给蒋行知和幺幺一人一个红包,家里还在上班的佣人也都有红包。


  乔兮之后去书房和罗女士聊天,说起这些天在乔家发生的事,其实乔家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无非是家中人官运亨通,财源滚滚,大伯又有什么训话之类。


  罗女士颔首应了,说:“初九去给你爸扫墓,他们那边初九不会去吧?”


  乔兮父亲的墓就在P县乔家的墓园里,其实只是衣冠冢,骨灰没在那里,而在乔家祠堂里。


  乔兮道:“他们不会回来,大约要清明才会来了吧。”


  罗女士放心了,她不喜欢和乔家人打交道。


  乔兮问起王限的事:“他来了还好吗?”


  罗女士说:“和他妈不像,倒是个踏实的小孩,幺幺也喜欢他。”


  乔兮就放心了。


  只是他不知道他妈为什么会收留这个孩子,不由顺口问了一句。


  罗女士说:“唉,毕竟是个孩子,他妈那样子,他也可怜。”


  罗女士虽然性格强势作风强硬,但其实内心依然有女性的柔软,公司有专门的资助基金资助贫困学生和拨给福利院。她每年甚至会专门去看那些孩子。


  她应该还是很喜欢孩子的,虽然她以前并没有带过乔兮,现在也不照顾幺幺。


  蒋行知被王限叫到房里去,她一脸好奇:“限哥,什么事?”


  王限把一个盒子递给她:“你帮我把这个给乔兮哥吧。”


  蒋行知小时候被王限带过,跟着他一起玩,由他做饭吃,被他指导作业,所以她对王限感情很深,此时笑着问:“这是什么,为什么要给乔兮哥。”


  王限说:“别打开看。你给他就行了,说是我送的春节礼物。”


  蒋行知“哦”了一声:“你怎么自己不去给?”


  王限不答。


  蒋行知:“你是不是怕他呀?”


  王限皱眉不答。


  蒋行知笑道:“乔兮哥人很好的,虽然他看着冷,但人很好。不用怕他啦。”


  “你帮我给他就好。”王限坚持。


  蒋行知只好应下了,又花痴道:“他真好看,女王美人受哈哈。”


  王限知道她说的这是什么意思,但他生性腼腆,不爱开玩笑,便并不接话,只让她赶紧出去看乔兮是不是从书房里出来了。不过乔兮和罗女士有很多话要讲,一直谈到了晚饭时间。


  故而在乔兮离开蒋家时,他才收到了蒋行知给他的一个盒子,蒋行知说:“是限哥送你的新年礼物。”


  乔兮可有可无地接到手里,没看到王限,就只对蒋行知说了一句:“替我谢谢他。”这才走了。


  他回到家将那个盒子扔到门厅处的柜子上,进屋后想了想又回到门厅,把那盒子拿到手里,拆开看里面是什么——这毕竟是王限的心意,扔在一边不免有些不妥——当发现是一根黑色丝绸发带时,他愣了愣,心想那孩子倒是有心,知道送他能用到的东西,而且这发带还挺配他。


  因为太实用了,乔兮就把它用了起来。


  第二天去陆家参加订婚礼时,他也用这根发带束着头发。


  陆家订婚宴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里举办,办得中规中矩,乔兮到得较早,想着可以给陆东霖帮些忙,不过陆东霖这时候又把不靠谱的特质发挥了出来,乔兮到时,他这个订婚的当事人居然没在。


  乔兮被陆家的边管家接着了。

  乔兮问:“陆东霖什么时候到?他现在是在家吗?”


  边管家在陆家做了不短的时间,和乔兮比较熟,基本上把他当成了自家人,和他说的便也是自家话:“还不知道大少什么时候过来,他昨晚喝多了,现在还在床上,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接,还是给家里打了电话,保姆接了才知道情况。”


  乔兮就知道陆东霖会这么不靠谱,他只好问:“那女方呢,过来了吗?”


  管家说:“在了,在29楼总统套房里。不过都是她的闺蜜和亲戚陪着,现在不方便见男宾。”


  乔兮叹口气:“那我先去陆家看看陆东霖,把他带过来。”


  管家对他笑着道谢:“那再好不过了。大少其实挺怕你的。你说什么,他会听进去。”


  这倒让乔兮奇怪了:“他怕我?”


  管家说:“应该是他在意你的看法吧。大少很喜欢我行我素,即使是先生的意见,他也经常不听。”


  乔兮因她这话心有所动,既高兴又有些心酸,不过无论心中多么波涛汹涌,面上也没多余的表情,他又小声问了一句:“我之前没问,这位穆小姐有什么特别的吗?怎么陆东霖这么快就要和她订婚。”


  管家叹了口气,说:“还不是和先生闹脾气。”


  乔兮惊了:“怎么和叔叔闹脾气反而要订婚了?”


  “先生说他没什么用处,还不如结婚,毕竟年纪也不小了,先结婚生个孩子也好。”


  乔兮完全不相信是这种理由:“他怎么会因为这种理由就结婚,那个穆小姐是很好的人选吗?”


  管家道:“其实人倒不错,脾气好,先生太太都喜欢她。”


  那种蛇精脸?!都喜欢?

  乔兮真要闹不明白这些人了,只能想也许对方的脾气真的挺好的吧。

  “她家是做什么的?”


  管家便也不见外,同他说:“是Q城的,做房地产和海运,倒也不差。她爸是穆家树,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乔兮摇了摇头,没有听过,管家就对他稍稍介绍了一下,乔兮便明白了,穆家虽然比不上陆家,但也是很有实力的家族了,而且那穆家树还和陆东霖他爸陆光正是多年的朋友,这样联姻也就不奇怪。毕竟比起让陆东霖找一个不知根知底的漂亮脸,不如和朋友家结亲。


  “那我去把陆东霖叫来,这样让女方等,总归是得罪人的事。”乔兮虽然不是热络的人,在处理正事上倒是很细致的,一向不会出什么差错。


  他去开车到了陆家,在进屋的时候,就遇到了耿乔。


  耿乔看到他,眼中含笑地对他说:“乔哥,你是直接过来这边,没去酒店?”


  虽然乔兮不相信乔明思说的那些话,但此时再见到耿乔,他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点别扭,但随即他就因此对耿乔生出一些歉意——他不该用有色眼镜看一个帮助过他的人——他对耿乔微微颔首:“我去过酒店了,边姨说陆东霖还没去,我就过来看看情况。”


  耿乔道:“他昨晚喝多了,吐到凌晨六点才睡过去……”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现在还不到十点,他才睡了四个小时,根本起不来。”


  乔兮道:“我去看看他。”


  一边要往楼上走,又回头看了跟在他身后的耿乔一眼:“叔叔和婶婶没在家吗?”


  耿乔说:“陆夫人在美国没回来,陆叔没住在这里,现在应该到酒店了吧。”


  乔兮略颔首,往楼上去了。


  心想这一家人对待婚姻大事真是随便。

展开内容+
  • 乔木何许 截图1
  • 乔木何许 截图2
  • 乔木何许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