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珠宝设计师丁婉婉小说_八零珠宝设计师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八零珠宝设计师

八零珠宝设计师

八零珠宝设计师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磨铁

作者:冰糖橙子2

时间:2018-12-06 16:03

评语:她如何从新走出一条不平凡的路。

小说《八零珠宝设计师》的主角是丁婉婉,作者:冰糖橙子2,为您提供八零珠宝设计师阅读,八零珠宝设计师小说讲述了:丁婉婉作为一代饰品大师,竟然就这么去世了,然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重生了,却回到八零年代,那时候,父母还未去世,看她如何从新走出一条不平凡的路。

精彩节选:

“闺女,赶紧看看少没少啥。”周红急了,钱可是在闺女手里,这要是没了,学费生活费文具费可咋办。

“是不是谁进屋帮你收拾过东西。”丁富贵慢腾腾过来,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子,再看一眼二儿媳妇,便都明白了。轻描淡写一句话,就准备和稀泥。

“七十块还不大?肯定得报警,天杀的贼子,这是打听清楚了特意摸过来的,肯定是村里人。”周红并没有想到自家人身上去,只是觉得这是弟媳妇在外头嚼了舌根子,让人听了去,这引来了贼人。

丁婉婉冷笑,奶和二婶帮她收拾屋子,她哪儿担得起,十几年没管过她,偏今天帮她收拾屋子?更何况,谁家收拾东西,越收越乱的。

“没有,我们可没进她的屋。”张翠花和程秋桂都不肯承认,他们傻了才会承认呢。

小龙和小凤也被叫过来,两个孩子在外头疯玩了一天,哪儿知道这些。都是摇头,姐屋里一没吃的二没玩的,只有一屋子的书,他们才不喜欢进去呢。

“你们在家呆着,就没见陌生人进来?”丁建设并不知道这是自己媳妇干的好事,也急的直跳,还叫自己媳妇回屋看看少了什么没有。

程秋桂一脸尴尬的对着丈夫笑,心里却把他骂了个半死。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平时没见他这么多话,这会儿倒会充能耐。

却不得不回答,硬着头皮道:“我和妈在前头做事,没注意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翻后院进来的。”

丁婉婉要的就是这句话,不承认是吧,都没进过是吧。

她进去拉开抽屉,“看看,里头的钱没有,整整七十块。爸,报警吧,我这屋既然谁也没进过,除了我的指纹,多的指纹就是贼的。”

丁建华一听,立刻赞成,“这么多钱被偷,肯定得报警。你们赶紧看看谁屋里还少了东西。”

“就是,快看看咱们屋里少了啥。”丁建设也跟着嚷嚷,全然没有发现自家老娘和老婆的脸色有多难看。

“她敢,谁家的女娃不补贴家里,不赚钱给弟弟盖房子的。”张翠花虽然是这么说,但心却在打鼓,自家知道自家事,自己这个孙女还真是个特别有主意的。

“报警不好吧,又不是多大的事。”张翠花一听就怵了,报警啊,偷东西是要坐牢的,要是早几年,还要拉出去批斗游街呢。

“我可啥也没说,让俩孩子制造机会处处,说破大天去,也没啥错吧。”程秋桂吸取教训,犯法的事,可不敢再干。

“七十块还不大?肯定得报警,天杀的贼子,这是打听清楚了特意摸过来的,肯定是村里人。”周红并没有想到自家人身上去,只是觉得这是弟媳妇在外头嚼了舌根子,让人听了去,这引来了贼人。

“我去找村支书借电话。”丁建华说干就干,放下农具就要出门。

丁婉婉特意说道:“对,赶紧报警,警察可不管亲疏远近,只要是偷东西就得抓起来,我们老师说过,七十块够判好几年了。不吃几年牢饭,这些贼可长不了记性。”

丁婉婉更是恨不得鼓掌,只要她爸的心向着他们,她真是什么都不怕了。

“不许去。”张翠花扯着嗓子叫了起来。

全家子一下子被惊住了,正准备出门的丁建华更是一下子站住,盯着自家老娘,脸上的表情先是不解,然后慢慢的变成不可思议,最后是愤怒和悲凉。

“不是我,跟我没关系,看我干啥。”张翠花看到全家人都朝她看过来,不由慌了神,一指程秋桂,“你们问她。”

心里对于谁的话,都是半信半疑的。

说着就回了自己屋,把门一关,不肯再出来。

程秋桂的脸一阵白一阵红,“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也往自己屋里一躲,丁建设呆住了,瞧瞧这个,瞧瞧那个,追了出去。

丁富贵看着大儿子,紧紧蹙住眉头,“家丑不可外扬,报警的事就算了。”

丁建华机械般的点头,既然是自家人,再大的火气关起门来算帐,哪怕打一架都可以,也没有报警把自家人弄去吃牢饭的道理。

周红这下全明白了,为什么中午要把闺女支出去送饭,原来,明借不成,就要暗抢。她气的全身发抖,使劲把丈夫往外一推,“今天不把钱给我要回来,就别想回屋。”

丁婉婉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她的数学课本压到了枕头下。

丁建设来找他的大哥说情,兄弟俩站在院子里长吁短叹,“你弟妹做的不对,我骂过她了,要是哥你不解气,我再打她一顿。”

这话叫人怎么接,还能说你去打她一顿不成,只能说都是一家人,把钱拿出来这事就算完。

“真没钱,她是进去侄女的屋子,一时鬼迷了心窍,可是转了一圈自己一害怕又跑出来了,绝对没有拿钱。不信大哥可以去我屋里搜,随便搜。”

丁建设信誓旦旦,说程秋桂没有拿到钱。

周红听了丈夫转述回来的话,只是冷笑,“你娘你兄弟说什么都是对的,只有你老婆你姑娘,说都是错的,对吧。”

“不是这样的,我知道这钱他们就是昧下了,我算是看清了,这个家里,只有你和婉婉我们三个人,才是一家人。”丁建华是真的认清了,但当贼的是自己弟媳妇,他能怎么样,真的报警让警察把她抓走,让两个侄儿侄女没了妈,让弟弟没了媳妇吗?

周红这下全明白了,为什么中午要把闺女支出去送饭,原来,明借不成,就要暗抢。她气的全身发抖,使劲把丈夫往外一推,“今天不把钱给我要回来,就别想回屋。”

“我想着,家里秋收一过,就进城打工去,我好好赚钱,工资全交给你。咱们好好攒钱,供闺女读高中,还供她读大学。红啊,你说好不好。”

丁建华的声音说不出的疲惫苍老,到底是心疼丈夫的心占据了上风。周红哽咽道:“你能想明白,这钱丢的也不算亏。”

丁婉婉更是恨不得鼓掌,只要她爸的心向着他们,她真是什么都不怕了。

再过两天,丁婉婉又去了县城,陆芳已经有好消息在等着她。

周红这下全明白了,为什么中午要把闺女支出去送饭,原来,明借不成,就要暗抢。她气的全身发抖,使劲把丈夫往外一推,“今天不把钱给我要回来,就别想回屋。”

“离一中就五分钟的路,一个小院带三间房,院子里还能自己种点菜,养几只鸡。就是房子有点老,你们要住进去,还得收拾收拾。”

“没有,我们可没进她的屋。”张翠花和程秋桂都不肯承认,他们傻了才会承认呢。

房子老是丁婉婉早就预料到的事,她倒不介意,高中三年罢了,村里的老屋都住了,县里的房子还有啥不能住的。

以后再卖出去,怎么也不会亏本。

“陆姨,可以带我去看看吗?主要是离学校近,方便就成。”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别人说了好几家房子不错,但是离得远的,我都没应,离那么老远,晚自习回去多不安全。”

“她敢,谁家的女娃不补贴家里,不赚钱给弟弟盖房子的。”张翠花虽然是这么说,但心却在打鼓,自家知道自家事,自己这个孙女还真是个特别有主意的。

到底是家里有两个上学的娃子,陆芳考虑问题还是很全面的。

陆芳把店交给亲戚看着,带着丁婉婉去了一中的方向。房子果然离得很近,院子也很好,大门更是敞亮,就是三间屋子有些破败,看得出来,有很长时间没怎么住人了。

“他们家的儿孙有出息,都在大城市安家生活,早就把家里的老人接出去一块生活。想着反正老房子没人住,就干脆卖掉,也省心。”陆芳介绍了情况,丁婉婉顺便问了问价格。

“四百块。”陆芳还有点不好意思,“我也觉得有点贵,不过人家就是咬死了这个价,不肯降。”

丁婉婉又怕房东担心她卖不起不肯回来,执意去银行取了一百块钱,当作定金放到陆芳的手里。

年前就说要卖,如果不是价格太高,也不会放到现在。

对于丁婉婉来说,恨不得要大笑三声,四百块的房子啊,放在后世,简直想都不敢想。

她连连点头,“我是为了读书,距离才是最重要的,就这间吧。什么时候能过户,越快越好。我还得找人把房子整一整,才好住人。”

“他们那边随时可以回来,只要你确定要。这件事,不需要跟你父母说一声吗?”房子买卖这么大的事,就靠这小姑娘一个人,怕是作不了主吧。

“陆姨,我这个暑假在凉城摆摊,正好赚下一套房子钱,这钱留着也花不到自己身上,就想买套房子,至少自己能住。”丁婉婉的意思,就是请她放心,钱是自己挣的,不怕到时候没钱付。

“那边不放心的话,我也可以先付钱。”反正这么点小县城,谁不认识谁,特别是陆芳这样有家有铺子在的,也不用被人骗。

“你去凉城摆的摊,那难怪了。”难怪能挣下一套房子钱,省会城市的消费能力,肯定要比县城强的多。换了县城,头几天生意好,后头几天就没啥人了,来来去去,逛街的人也就那么多。

“幸好咱们到凉城不远。”要是换到一天时间才能到凉城的偏远地区,她就是想去摆摊,时间也不允许。

“这倒是,所以虽然我们是县城,但是有钱人比有些偏远的市还多呢。”陆芳提起自己的家乡,还是挺骄傲的。

丁婉婉又怕房东担心她卖不起不肯回来,执意去银行取了一百块钱,当作定金放到陆芳的手里。

“行了,这事我一准帮你办好。”陆芳让她放心,她马上就去房东的亲戚家,让人家催他们回来办手续。

丁婉婉谢过陆芳,放下一桩心头大事,约好了后天再来听消息,便又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丁家村。

而丁家,程秋桂拿着二十块钱在张翠花面前赌咒发誓,“真的只有二十块,我是当着您的面拿出来的,您还不信我?”

“陆姨,可以带我去看看吗?主要是离学校近,方便就成。”

张翠花沉吟半响,“那婉丫头怎么说都丢了。”

心里对于谁的话,都是半信半疑的。

丁婉婉要的就是这句话,不承认是吧,都没进过是吧。

程秋桂急了,“拿多少不也是用在小龙身上,我还能补贴别人不成。这事,只能是那丫头搞的鬼。您想想啊,她多精啊,别人放假了只知道在家憨玩,她就敢一个人跑出去摆摊卖东西赚钱。这脑子,我们怎么斗得过。”

“反了天了,她是谁,我是谁,用得着跟她斗。”张翠花气得不成,还在撑面子。

“是是是,您在这个家里当然是说一不二,可是您看,她这才十五岁,就有这么大的能耐,真的等她上了高中,再出去读个大学,翅膀硬了,还能听您的。到时候,只怕赚多少钱都是虚的,她肯定揣自己兜里,不会补贴小龙。”

程秋桂自觉被丁婉婉算计了,那是一点都不想丁婉婉真的念书念出来。左右已经将人给得罪了,干脆将她踩到泥里。不然真等她读了大学,还不知道她要怎么作妖呢。

“她敢,谁家的女娃不补贴家里,不赚钱给弟弟盖房子的。”张翠花虽然是这么说,但心却在打鼓,自家知道自家事,自己这个孙女还真是个特别有主意的。

眼见婆婆松动,程秋桂立刻打蛇随上棍,“上回田家过来提的事,虽然咱们家拒了,但他们家还没死心呢。”

“不死心有啥用,大房一家死倔,怕是不会同意。”

“不同意咋地,生米煮成熟饭,就是我们不同意,婉丫头自己也得上赶子嫁吧。”

“你是说?”张翠花一惊,看向儿媳妇,看不出来啊,平时不声不响的,这心眼一点也不少。

“我可啥也没说,让俩孩子制造机会处处,说破大天去,也没啥错吧。”程秋桂吸取教训,犯法的事,可不敢再干。

婆媳俩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几乎是同时,笑了。

陆连祈看着手术室门外亮着的红灯,突然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天,只不过这一次躺在血泊中的人变成了钟意,呼吸窒了一下,转念想到钟意让自己遭受的痛苦,便松开了紧握的双拳,告诉自己,这种人死不足惜。

只是,钟意,你欠我的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还清的,你绝不能死!

我要让你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为你的罪行还债!

“她还不能死!把她给我救活!如果她死了,你们也不用活着了!”陆连祈眼中带着血丝,突然开口,那声音让人从心底感到颤栗。

纪子弘听见陆连祈的话,额头青筋直跳,“陆连祈你还有没有人性!”

纪子弘深吸了一口气,“立刻给我紧急调血,同时我这边会通知家属,她必须活着出来!”纪子弘看着医生的眼睛,一字一句像石头一般砸向医生。

“纪子弘!你以为你是钟意的谁啊!”陆连祈站在纪子弘的面前,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医生冷汗顺着额头不停地流下,陆连祈看着愣在原地的一声,心里不由烦躁,“滚去救人!”

纪子弘不想和陆连祈争辩这些,他掏出手机立刻联系钟意的母亲。

“伯母,嗯,是我。”纪子弘虽然着急但还是将事情原委简单说了一下,“伯母,钟意手术出现意外需要输血,伯母你快点来市医院,到了给我来电我去接你。”

纪子弘虽然说得不快,但是眼神中的迫切是藏不住的。

陆连祈有些心烦意乱,见纪子弘挂掉电话,脸色阴沉,“她的事你最好别插手!”陆连祈靠近纪子弘,在他耳边轻轻呢喃道,“不然我不介意让她更惨,这次是一个孩子,下次可能就是她的命。”

纪子弘不可思议的看着陆连祈,一把将陆连祈推开,“陆连祈,你疯了!”

钟雪玲听到纪子弘需要为钟意输血的时候,心脏跳得飞快,立刻将钟情叫过来商量对策。

钟情过来的时候看见母亲正襟危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心翼翼的坐在钟母身边,小声的喊了一句妈妈。

钟雪玲最疼爱的便是钟情,不然她和自己撒泼想要和陆连祈在一起,她也不能出面搅和了钟意的婚礼。虽然钟意也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又哪能比得过自己亲生女儿的幸福呢?

“刚刚纪子弘来电话,钟意需要输血,钟意不是我亲生女儿的秘密就要暴露了!”钟雪玲眉头紧锁,自己这辈子只得这样过了,但绝不可以毁了自己女儿的人生!

钟情一听,眉头一跳,不知所措的看向钟雪玲。

“不过去肯定是不可以的,但只要抽不了血就可以了。”钟雪玲勾了勾嘴角,“钟意,妈妈只能对不起你了”

钟情自然听懂了母亲的意思,找个借口晚点到,人走了还需要什么血呢?

纪子弘见钟母迟迟没有赶到,护士还在不停地催促,额头上急得都是汗。

护士第三次出来的时候,陆连祈的眼神中也不似那么的平静,“告诉医生,止不住血就把子宫摘掉!”

展开内容+
  • 八零珠宝设计师 截图1
  • 八零珠宝设计师 截图2
  • 八零珠宝设计师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1245(简心卓航)阅读 | 1245简心卓航小说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