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大世界小说全文阅读-灵魂大世界王潇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灵魂大世界

灵魂大世界

灵魂大世界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许书生

时间:2018-12-11 17:13

评语:另类的重生类型的小说,男主以灵魂的方式出现在读者面前,给人一种新颖的小说阅读体验。

《灵魂大世界》是一本重生玄幻类型的小说,作者是:许书生,主要讲述的是,一个刚满18岁的少年不幸去世,死后灵魂归入灵魂世界,在这里开始了他的新世界之旅,修炼灵魂,踏上巅峰。

精彩节选:

王潇回到家将米倒回水缸里,又将木碗木杯子和一双碗筷都洗漱一遍放回柜子里,然后回到房间将剩下的菜碗上下两面包一张黄纸,放进高木柜子的下面一栏中,同时又将没喝完的清白酒和红黄水也放了进去.

至于十颗果子全部装进草袋子放进大木箱子,剩下的冥币也都藏进箱子里。

接着王潇给长线虫换了一桶水,喂养了几根头发,再给窸窸和窣窣的破烂窝整理了下,从外面摘了点嫩嫩的青农草给窸窸和窣窣吃饭。

一言不发的做完所有事情后,王潇沉默的拿起月亮剑法缓缓的来到药房中,坐在八仙椅上,看了一会就躺在八仙椅上强迫自己思考起广寒院来。

仔细思考起月亮剑法里的一些广寒宫的关键地方,回想每一处嫦娥飘过待过的地方,再次梳理一遍自己整理拼凑的对不对。

毕竟事关生死,无论怎样软弱都情有可原,小心谨慎一点自然是不会错的。

细致的梳理了几遍,不时又翻开月亮剑法对照一下,片刻后,王潇松了一口气,果然自己又疑神疑鬼的弄错了天仙馆里面的飞仙间和仙乐间。

这个房间大概是在天仙馆最里面,因为嫦娥在月亮剑谱中抱怨过因为练剑要飞好久才到飞仙间。

而天仙馆宫殿仙廊又太长了,其中有一次写她去错了房间来到了天上人间使不出来仙法,正因为如此王潇才有了些许猜测。

王潇根据支离破碎的句子拼凑完整的故事,广寒宫有三馆,每馆有三间。

天仙馆中应该是仙乐间,天上人间和飞仙间。其中记载了嫦娥在飞仙间中练剑,偶尔在仙乐间练习。

王潇花费大量精力从书里万千文字中找到嫦娥最后一次记载和嫦娥的生活习惯,猜想广寒剑最终是放在飞仙间中。

而飞仙间应该在走廊最里面的一个房间,这可不能弄错了,每个房间还不知道有没有危险,绝对不能乱进。

虽然位置和房间都有些猜想的部分,但王潇认为这是最合理更穷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推测出来的,如果不是那只好靠运气了。

明天就是魂斗节,要去的话只能是第一天动身,因为其后两天魂斗节依然会继续,但难免魂多影杂。

那个时候竞争会更加激烈,容易被当成参加者攻击,看管的会越紧,两位长老堂主和一些老前辈都会守着整个生魂村各处,在村里来回活动,以免参加的魂技者伤害无辜或者残杀弟子。

到时去了容易被发现,第一天的话由于才刚开始多少要松懈些,王潇可以伪装成参加魂斗节的弟子在村里活动。

本来王潇是打算今晚动身,但不确定广寒院晚上有没有执法弟子守着,这个问题也不好打听。

听尹常定和另一个灵魂者的描述来看只能是魂斗节开始之后才能去,没办法,很多情况王潇并不知道,只好胡乱猜测选择魂斗节开始的第一天去广寒院最为妥当了。

晚上拿着馒头就在房间里伴着剩下的小菜吃饭,耳朵听院子里的动静,想听听赵毅什么时候回来,然而一直没等到,王潇吃完饭后收拾碗筷便回到房间睡觉。

......

王潇躺在床上,蜷曲身子,侧身躺着,双臂紧紧抱着自己,却一直睁着眼睛。

“空虚一直在没别人的房间里等我,等待我无所事事的时候,悄无声息的给了我一棒槌,接着紧追猛打,非要将我打倒在地爬不起来直至在某种意义上我已经被打死了后才肯善罢甘休。”

这是王潇在阳世时看到的一本书中所记载的一段话,书名叫苦情记,王潇记得这是其中的一句俏皮话,作者张思俞,写的就是她自己结了婚又被抛弃然后又结婚最后又被抛弃的凄惨故事。

王潇神色萧索,双眼睁着大大的望着里墙不时眨巴一下,身体乏力却怎么也睡不着。

王潇不知道这是一种“想怎么样”的心情,他宁愿痛哭流涕一顿之后再重新遗忘过去继续寻找活着的理由,但却又哭不出来。

他想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矫情,更想着平时胸有成竹的笑容来伪装自己,但他发现自己的内心居然也会拒绝自己的要求,自己连给自己笑的权利在这一刻都没有了,这就是佛家说的空荡荡吗?可为什么又给自己不想要的东西来填满它。

王潇头一次被欢喜的过节抽去了浑身的养分,思绪像长了草一样生根发芽再长成草却还在贪婪的往上长,自己无力的挥刀砍掉一截很快又冒出一截,最后无力的放下屠刀终于立地成佛,耳边听着窸窸窣窣.窣窣窸窸的声音,原本清晰有序的世界突然变得嘈杂混乱不堪,身体空虚的躲在漆黑看不到自己的房间里。

这个灵魂世界对自己来说不知道有什么意义所在,它让灵魂活着是想告诉他什么,告诉他还活着?还是告诉他已经死了?。

常说孤魂野鬼飘飘荡荡,自由自在,无羁无绊,但自己为什么还活着,王潇一直不敢想,怕想的发疯,更不敢去想家人的面孔,怕想的做梦,更怕想起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其实王潇除了清明节和上次有事做才去摘清明草,平时从不敢去安家山,每每看到坟墓,就提醒自己一次,提醒自己被抛弃了。

王潇一直在刻意的遗忘自己,甚至这个名字王潇都想忘了,每次想起来,就等于是在告诉自己还有过去,但活着却又不是过去的延续,那这样的活着算什么,算赎罪吗?

————————————

阴历十月初一,西方天边斜月高悬,整个天空万里无云,一片清白的颜色。

王潇起了个大早,昨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再次恢复精神饱满的状态,修炼了一遍冥想法后更显精神。

他来到厨房稍微洗漱了一番,之后拿四个馒头回到房间,说来奇怪王潇并不喜欢吃这里的生米,没有阳世的味道,也有些膈应,吃起来太累,魂脉不容易消化,稍显沉甸甸的,没有馒头方便。

伴着昨天过节剩下的两碗小菜吃完早饭后,王潇喝了一杯绿叶泡的茶水,这还是上次王琼不喜欢喝就送给他的。

她自然能领绿叶,以前都是送给了江峰,如今送给了王潇,王潇推辞了一番还是拿了,之后便开始收拾需要准备的东西,里里外外好一番忙碌才准备好。

王潇来到院子打量了下天色,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该动身了,此时天空的月亮如同三月的大饺子,又叫三月巴,月光皎洁无暇。

王潇在腰上绑了根草绳带,拿起木剑挂在腰间,又拿起草袋子系在腰带上面。

草袋子里鼓鼓囊囊的装有王潇准备的各种药物和为这次冒险准备的东西,然后披上蓑衣,这是王潇以前自己亲手编织的。

最后打开高木柜拿出一顶黄色草帽带在头上将房门用木锁锁上,木头锁像个小匣子是王潇从小店买的。

其实锁不锁都没多大用,真要想偷直接就敲开了,当然也没谁敢来滕馆偷东西,王潇就是掩饰下。

屋里有些重要的东西不锁门容易让其他灵魂者随便飘飘进来,多少有点阻挡的作用。

出了院子就右拐向村中道路上飘去,王潇微微低头保持着这种姿势,凝神盯着前下方,精神高度凝聚,五感仿佛一张网向四周铺开,警惕的倾听周边的动静。

王潇平时就养成了这种随时掌控身边情况的感觉,而今天是魂斗节,王潇难免要异常警惕,防备各种意外的发生。

虽然王潇来村里之后并没有发生灵魂者被杀的事件,但自从滕大夫和他摊牌之后,王潇敏感捕捉到背后一点凶险的痕迹,越发的感到不安,就越发不敢放松自己的警惕。

知道自己对于豺狼帮对于滕大夫对于很多东西还了解很少,比如村里鬼情淡漠互相警惕见面不相识的局面,或许,并不是王潇想象的那样,而是另有缘由。

只是王潇不了解,这也成了王潇不安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来自豺狼帮,对豺狼帮王潇察觉不像自己了解的那样明白平和,更大的一部分则是来自滕大夫神秘的来历和给予的威胁。

王潇上了村庄道路,缓缓向上飘去,一直保持着小心谨慎的姿态,没有左顾右盼,盯着前下方。

不久就过了去往江峰家的那段路,左前方一座房子前空地上没有了昨天小孩子嬉戏的场景。

村里表面上感觉和平时没什么不同,房门紧闭,安静萧索,除了王潇一只灵魂缓缓飘着,道路上不见一个鬼影,倒是比平时还要清冷。

平时至少还能见到一两只,不过王潇仔细倾听的话还是能够听到一些熙熙梭梭的声音,王潇猜不到这种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显得村里有些诡异,半响也没听见打斗声传来,说话声更是没有,这让王潇有点惊疑,搞不明白大家此刻都在干什么,还是在等待着什么。

王潇纳闷的猜想着,村里似乎有点不寻常,内心却是高度警惕,身子飘行略快,一直飘到村头都不见一个灵魂者。

在来到村子上头的时候,倒意外听见村庄左右房屋堆里面和听到生魂下村,也就是在张虎他们住的那条道路上一直过去沿着山住的那片房子处传来了一些打斗动静。

王潇不会没事找事过去瞧热闹,免得惹麻烦上身,继续向上坡飘去。

飘到了七里巷上,王潇忽而看到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正向村里飘来,王潇心里一惊缓下身子。

他认出是谁了,正是江峰描述的许村长许行根,他们私下提起他的标志是白胡子老爷爷,身穿一袭宽大白衣,个子矮小又圆滚滚的像个葫芦比王潇胖多了,面相看起来正直和蔼。

估计是刚出门打算向村里去,各自在左右道路边面对面飘着,许村长自然是见到王潇了,还没到近前就开口道:“你是哪个,怎么这个时候出村了,赶紧回家呆着不要乱动。”

许村长明明没有笑,但却给王潇微笑的感觉,语气平和又不失威严,随着许村长飘近一股温和圆润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切都是那么浑然天成。

“村长好,我是滕馆的弟子王潇,出来办点事情。”王潇停下身子,微微颔首恭敬道

“嗯?…你是…哦!你是滕大夫的亲传弟子,我听他说起过,嗯!不错,真是一表鬼才。”许村长先是疑惑后想起是谁立马和善的笑道,嘴里莫名的夸赞了王潇一句。

王潇面上腼腆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内心疑问没想到许村长居然知道自己,难道滕老还跟许村长说起过自己?

“王小大夫,你穿着这是蓑衣吧!你这是去哪儿?”许村长两颗小眼睛闪着亮光像是两粒小星星,一脸好奇的问道。

王潇心中更疑惑了,堂堂豺狼帮帮主竟然对自己这么客气,就算是滕老的亲传弟子也不该这么客气吧。

还叫自己王小大夫?这不得不让王潇有些受宠若惊,双眼天真无邪的看着许村长尊敬回答道:

“最近赵毅患了夜盲症,晚上看不见路,所以我去村子外采点灰灰草给他治疗下。”王潇将刚刚想好的理由说了出来,灰灰草是治疗夜盲症的药材,村里不少灵魂者都患有夜盲症,这点许村长肯定是知道的。

至于拉上赵毅也是情急之下无奈之举,想来平时沉默不善交际的赵毅跟许村长不熟,彼此应该不会知道他是撒谎的。

“哦!原来如此,但今天是魂斗节村里比较危险,要不要我派几个弟子跟随,等你采好药了送你回去?”许村长抚摸了几下白胡子,神态慈祥的对王潇轻声询问道。

“多谢村长好意,我自己去去就回,不必如此麻烦,要是遇见魂斗我就提滕馆,想来村里灵魂者不会为难我的。”王潇心下升起一丝惊疑,一时想不清楚许村长这是何用意,但面上平静的摇了摇头回道。

“也是,那我就不安排弟子了,不过要是谁为难了你,你直接来跟我说,好了,那你去吧!路上小心些,最近村外也不平静,不知从哪冒出一些孤魂野鬼荡来荡去……真是的,也不让我清净,晚上吵得我睡不着觉,要是被我看见了我非得把他们抓起来烧了吃……”

王潇抬头呆呆的的望着许村长滚圆的身子向村里飘去,话还没说完就自己先飘走了,嘴里还在唠唠叨叨的不断念着。

王潇无奈的看了会许村长离去的背影,眨了眨眼睛,抿了抿嘴,一直到许村长下了坡道拐进了左边长老们住的那条道路上,王潇才转回头朝前方缓缓飘去。

这许村长还真有意思,好在没有详问,王潇有趣的笑了笑,笑了会随即面上就严肃了起来。

滕大夫为什么要和许村长提起我?滕老不是这样的品性,但看许村长又不像是另有原因的样子,难道真是随口聊天说起的?

王潇摇摇头实在想不明白随后就不再想了,一直坦然的飘到了路边安家山的路口那里,王潇若无其事的回头望了望,并没有再看到许村长的身影,就继续沿着七里巷向前飘去。

宽阔的道路两旁都是宝塔树,这些宝塔树能结塔塔果,吃了能填饱肚子,都是村里以前的房管事种的,算是一种比较便利的生活来源。

树种的比较规律,沿着道路两旁,树与树之间还留有一些空间,纵横交错,极像是午夜林里的南木树一样。

前方道路是个向左的弯道,王潇来安家山时一直都看不见后面是什么,很快王潇就向左拐飘去。

其实后面也没什么,道路又是延伸向前,是一个长长的上坡,依旧看不到上坡后面是什么。

道路两旁依旧是宝塔树,枝叶茂盛,针叶层层叠起像个宝塔状,王潇飘荡在两排树木之中,心情好了不少。

今天没有风,道路上没有任何活物,一片安详寂静,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灰白色的世界,虽然寂静落针可闻,但并不可怕,反倒很是宁静祥和。

王潇渺小的身影缓缓向着上坡飘去,五感警惕的感知周围的动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数十息后飘到了上坡顶部,然后是一个短下坡,之后是一个平坦的干泥巴土路,左右两侧是野地。

目光略过五十丈又是一个弯道,那处道路左侧还有一片紫树林,王潇知道这些树木都是紫树,叶子都是紫色的,远远看去颜色晶莹亮丽煞是漂亮。

王潇站在高坡停下身子目光看向右边远处,那里是一段起起伏伏光秃秃的山脉,并没有瞧见到树木,想来那就是月光山了。

山顶最上方就是弯月亮,仿佛一路跟随王潇飘来,眺望正前方并没看到广寒院,被弯道左侧的紫树林挡住了。

朝四周扫了扫,王潇紧了紧蓑衣,向下飘去,很快来到弯道处紫树林跟前,上面还有一串串的紫提子。

王潇认识,这果子不能吃但是放在家里有安神和清新空气的效果。

王潇视线好奇的打量了会林中情景,随后拐进弯道,前方依旧是笔直的道路,路两边是草地,满地都长着一根根“苗苗草”,小腿高,草尖是毛绒绒的部分,可以抽出根芯玩。

前方百丈外是一个更加陡峭的上坡,右侧是山地,满山都是苗苗草,山地顶部有个小木屋。

前方路边右侧是野地绵延至月光山,山地过去就是广寒院了,王潇能清楚看到宽广的两面围墙和围墙后三栋二层木楼的三分轮廓。

玉砌雕栏,古楼檐头,远远就觉富丽堂皇,庄严大气,那中间二层楼房的屋顶有个亭子。

“那应该就是登月亭吧?想必那就是仙子楼所在,第二层应该便是天仙馆了。”王潇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睹目过去,内心暗暗想到。

山地上能见到两条路,一条看得出是直接通往广寒院,右侧是通往野地的一条路,王潇猜测后门就在那边,只要从野地过去到了围墙的另一侧就能看到。

“先去三丈坡看看情况再说。”王潇很快打定了主意,朝那百多丈的陡峭山路飘去,片刻后来到坡脚,然后沿着道路向上飘去。

来到坡道中断,就见左侧下方便是伊归路,伊归路两侧就是红黑林相思树了。

红树和黑树掺杂着,更远处其余地方不少是草地,还有小河,当然也有一些地方是黑树林,伊归路就这样一直蜿蜒至天边的延绵山脉不归山,景色自然美丽。

王潇望了望,就转头继续向上飘去,这次稍微用了些力气,坡道实在太过陡峭。

不久后终于来到坡顶,其实就是一个十丈平坦的道路,而旁边是山地顶部,吴刚居住的两间小木屋就在这里。

有个小后院子,用木头做的低矮围栏拦住了,不过到了如今已是破破烂烂,有些围栏处已经被弄开了口子,木桩随意丢在了路边。

小院子里杂草纵深,野藤蔓到处攀岩布满了两间木屋,木屋虽屹立不倒,但没有灵魂者收拾加上被一些孤魂野鬼肆意打扰,显得破败不堪。

到处都有断裂的地方,两扇窗户更是成了两个洞口,藤蔓都钻了进去,门也断了半截。

接着十丈过去就又是个陡峭的坡道,右侧还有个宽阔的缓坡道路,直通广寒院正门。

王潇站在路口,正对着十丈外的两扇朱红大门,横梁上挂着个牌匾龙飞凤舞写着“广寒宫”三个大字,目光越过大门后面只能看到二层楼房的侧面,别的什么都见不到。

王潇轻轻飘过去,来到广寒院正门三丈之外,左右查看了番并没有看到任何鬼影,估计看守弟子已经回到村里参加魂斗节了。

“广寒院”大门两侧则是白石砌成的高大平整的围墙,围墙上果然记载了文字。

王潇仔细看还能找到月亮剑法中的记载,瞧了半盏茶时间后,王潇失望的摇摇头,没有再浪费时间查阅下去。

还以为能看到有不同记载的地方,其实跟月亮剑法上的描述没什么两样,这点豺狼帮倒是实诚。

王潇后退了一段距离,眺望了左边远处,二层楼房背靠大山,这山叫背背山连接着月光山。

名字还是王潇听江峰说起的,他自己看守的时候就跑到背背山玩闹过,背背山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大洞和小洞。

有些洞口互相贯通,能够钻来钻去,听说这里还有不少洞鼠,他们也经常借着看守之便抓来吃。

王潇左侧有一条通往背背山的道路,右侧是山地蜿蜒而下的小径,可以直达山脚。

王潇原本还以为能睹见到院子里的情况,但被大门和高大的围墙挡住是看不到了。

围墙比一层的山还高,垫着脚望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更没听到一丝动静,王潇有些失望,将腰间挂着的木剑拿在手中就又朝右侧山地小径向下飘去。

一路上窸窸窣窣略过草叶子的声音,王潇又重新来到山脚,便向左边野地的小径飘去。

身子碰到苗苗草响起一片“刷刷刷”的声音,王潇早就发现这是到广寒院后门去的小路,看来后门是有灵魂者时常飘去过的,说不得后门也有执法弟子看守。

王潇斜着向广寒院后门飘去,很快来到这一面院墙的拐角处,王潇这才停顿了下,一手抬起剑,仔细倾听墙后面的动静,十多息后拐了进去身影消失在了野地中。

再看王潇,他来到了一个木门前,整个围墙上只有一个小木门,比正门小太多,大概只有王潇的高度。

背后是一条幽静小道延伸向上去往月光山,想来这便是嫦娥常去月光山的一条近路。

旁边还有个清澈的小水潭,上面飘旋着几片树叶不知道是从哪来的,水里不时扑的一声,冒出一个小泡泡。

王潇看到一些“吃水虫”一上一下抖着,在水里憋着久了,不时拼命划出水面弄出个小泡泡然后一动不动又沉了下去像死了一样,吃水虫又称吃憋虫闲得慌,并没有毒。

王潇站在红木门前,红木门从外面上了木头锁,比王潇在小店买的那把锁还要大的多,像个大盒子。

王潇很容易就想出是豺狼帮制作的,这木头锁不像是年代久远的东西,样式跟王潇买的那把锁差不多。

要是吴刚做的应该是在里面上木轩或者上其他锁,但这样式的锁绝对不是豺狼帮能打造的。

这种木头锁传闻是在一千年前由木匠世家的张计离创造而出,此后一直流传至今,王潇从鬼谈中看过记载。

按照这种建造的方式,除非破坏门否则从外面绝对打不开,令王潇奇怪的是,不知道豺狼帮又是怎么打开里面的锁或木轩的。

这红木门没有被损坏的痕迹,而且红木门的门框是镶嵌在白石围墙里的,门扇和门框虽然可以活动,但门扇像是插进门框里。

王潇猜测门框另一边并不是石墙,所以才能活动,不过王潇确信豺狼帮肯定有灵魂者进去过,且已经破坏了里面的锁,所以才从外面重新上了锁。

莫非是许村长?还是哪位长老?王潇紧紧盯着木门,不由狐疑的一阵乱想。

自己该不该进去,门后面有没有危险,会不会像江峰嘴里所说的那样有大恐怖,又或者如自己猜测的里面稍显安全,一切都还未可知。

四周静悄悄的,门后面毫无一丝动静,加上是从上千年前一直流传下来的广寒院,这在王潇眼中显得更为神秘深邃。

王潇举起右手,呼吸逐渐粗重了起来,内心无端升起害怕莫名的又有些冲动心悸,当心中波澜激荡到最顶点的时候。

王潇咬紧牙关暗道:“不过是死而已,早死早超生。”

白洁如玉的手用尽全力狠狠的向木头锁一侧砍去,梆的一声,木头锁直接就被弹开了,这种木头锁打开实在容易,修炼出魂力的基本都能打开。

王潇断魂手修炼到了大成,要打开再轻松不过,除非是那种铁头锁,千锤百炼锻造而成,没有钥匙的话那就无法靠蛮力打开了。

王潇深呼吸了半响,左手拿着木剑,右手微微颤抖的卸下木头锁。

“吱呀,吱吱吱…”红木门似乎有一股由内而外的作用力,自动向外缓缓的被推开,王潇举起剑稍稍退后两步,感官提升到最大。

他知道这是红木门比较沉重和地面坡度的原因加上与门框边缘的作用互相导致的,并不在意。

王潇目光死死的盯住逐渐打开的门内,脚步下意识的挪动了些角度,调整了姿势以便更适合进攻和逃跑,魂体由于紧绷过度产生微微颤抖……

展开内容+
  • 灵魂大世界 截图1
  • 灵魂大世界 截图2
  • 灵魂大世界 截图3
close

目录 连载中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