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他妈见鬼屈重窦成小说-真他妈见鬼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蔷薇小说 > 真他妈见鬼

真他妈见鬼

真他妈见鬼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寒武纪年

作者:匪君

时间:2018-12-19 16:15

评语: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心,首先要得到他的菊花。

小说《真他妈见鬼》的主角是屈重窦成,作者:匪君,为您提供真他妈见鬼阅读,真他妈见鬼小说讲述了:书上水,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心,首先要得到他的身体,于是屈重撬开了窦成的菊花,这是什么破书,窦成大骂人,结果屈重看的是聊斋志异的戏本。

精彩节选:

眼前是一间堂屋,堂屋正前方摆着一张黑布桌,桌上供奉着三生以及一对白蜡烛,桌子正对上去的墙上贴着一副四四方方的红双喜,喜字两边分别贴着恭贺新婚的对联,虽然不伦不类,但还是能一眼看出来,这应该是喜堂的布置。屋子里里外外挤满了人,男女老少吵吵嚷嚷的非常热闹,但这些人却都无一例外看不清脸,而且窦成还留心瞄了眼那些人的脚下,果然发现一个个全是脚不沾地的飘着。

被鬼魂环伺,按理说,窦成该吓得浑身发冷直打哆嗦才对,可实际上这会儿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过头了,心态有种说不出来的麻木平静。脚下亦是沉重得仿似被上了十几斤重的脚镣,重坠得他几乎提不动脚,但他就是有种身处虚境的不真实感。

就连潜意识,窦成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与其说他的感觉是正在经历这一切,不如说是以旁观者的视觉在看着。然而不管感觉是怎么样的,他却清楚的知道,那些鬼魂能看见他,哪怕感觉上是在做梦,却是他实实在在正在经历着的。

虚幻真假,恍恍惚惚,不过如此。

“人间红喜亡人避,幽冥嫁娶三更雨咯……”

锣鼓声天,鬼媒婆的声音再次在门外响起。

窦成转身就见一个头戴凤冠身穿大红殓服嫁衣的女鬼飘进门来,几乎是一眼,窦成就吓得猛抽口凉气。女鬼天鹅颈般修长的脖颈上,套着一圈勒进皮肉的绳子,有鲜血源源不断的自勒狠里浸出,除此之外,眼耳口鼻也在流血,舌头长长的耷拉在外面,不用说,这肯定不是吊死就是被人勒死的,哪怕窦成是个普通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身上浓烈的怨气,如有实质般刺激得人头皮发麻。

不止如此,窦成还惊悚的发现,这个女鬼很眼熟,仔细一瞅,可不就是去卫生院那次,以及之前人堆里遇到的那个放荡女鬼嘛!

“小哥哥你来啦,人家等你好久了呀……”

“你你你……别过来!”窦成骇然,伸手一阵比划,想到对方是鬼又忙把手缩了回来,色厉内荏的指着女鬼脚下:“不许过来!”

靠靠靠!

他就说这房子花绿金灿看着怪怪的,这会儿总算反应过来了,特么不就是刘瞎子店里那种纸糊的灵房子嘛!

怎么办怎么办?

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在做梦啊?

如果是做梦……不知道能不能打鬼啊!!!!

女鬼:“小哥哥你好讨厌,等结完冥婚,你入赘我肖家,那就是人家老公了,怎么能如此绝情呢?人家好伤心啊嘤嘤嘤……人家伤心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嘤嘤嘤……小哥哥你确定要负了人家吗?”

窦成:“……”

他也好想嘤嘤嘤啊。

“老公,咱们赶紧拜堂吧,拜完堂,咱俩就可以入洞房生个大胖小子了……”

窦成:“……”

生个鬼!

窦成内心无比崩溃。

就在女鬼话音落下的瞬间,原本周遭飘着的鬼瞬间动了,尤其是鬼媒婆,捏着窦成肩膀就把他强行按住。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时辰到了!”

话音刚落,制住窦成肩膀的鬼手陡然加力,配合着旁边女鬼的动作,他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跟着弯下腰去,眼看这是要被强行拜堂的节奏,窦成急的不行,行动却完全跟不上大脑。

就在这时……

“慢着!”

几乎是声音响起的瞬间,窦成身上的压力陡然一轻,转身就见屈重拢着月辉,提着血灯笼步伐稳健的走了进来。真的是血,每走动一步,就有鲜血哗啦啦往下滴,别提多诡异惊悚,但是这会儿窦成眼里看到的,却只有屈重。

“屈重!”

简直是大救星啊!

窦成激动得差点蹦起来。

屈重安抚的看了窦成一眼,幽亮锐利的目光直看向女鬼:“抢亲抢到我头上,我该说你无知,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女鬼明显是忌惮屈重的,被他的目光慑得后退了一步,下一瞬却飘忽一晃,一把拽住窦成的胳膊:“什么呀?小哥哥是我的!”

“我与他早已结过血契。”屈重提了提灯笼,亮出上面的繁体血字:“阴司薄上,我俩已经是夫妻。”

窦成端详着灯笼上的字,正感叹书读的少一个不认识就听到屈重的话,顿时一懵,茫然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屈重的话拆开来听好像都听得懂,可是组合起来就懵逼,这家伙说的是啥意思啊?

却见女鬼在看到灯笼上的字时脸色大变,拽着窦成胳膊的手却更加紧了几分,周身更是戾气暴涨。随着女鬼戾气大盛,周遭阴风肆掠,阴寒之气直往骨缝里钻。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不介意让你再死一次。”屈重手里的血灯笼随手往虚空一抛,手上就多出一根绳子来,一掷一抖就游蛇般朝女鬼脖子飞射过去。

没等绳子缠上脖子,女鬼就大惊失色,尖叫着转身逃了个无影无踪。

几乎是女鬼松手的瞬间,窦成就被屈重一把扯了过去。

窦成正要说话,脚下却突然一空。

“啊!”

……

惊叫着猛地坐起身,窦成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是在床上,抬手抹了把脑门儿上的汗,满心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靠,幸好只是个梦!”

回想了下梦境,窦成总算知道梦里为什么会觉得那些丘陵小道熟悉了,那不就是城郊的乱葬岗嘛,哪里是什么丘陵,明明就是坟包!

居然梦到女鬼抢亲,而且屈重还说什么自己跟他是夫妻……

窦成狠狠搓了把脸,心想: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身体也不像昨天那样虚软无力,窦成就准备掀被下床,刚下到一半就顿住了。扭着脖子机械的打量了一圈房间,脸色当即变得无比难看。

这他妈不是屈重那家伙的房间吗?他怎么会在这家伙的床上?!

“等等……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

窦成仔细想了想,发现记忆被甘平搀扶出巷子那就断片了,好像女鬼抢亲这个梦之前,还梦到鬼差索命来着……

“啊……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窦成烦躁的把头发抓成鸡窝,也不纠结房间的事了,径自穿鞋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就见屈重正坐在桌前吃早餐,难得的今天不是豆浆油条包子粥,而是两大碗香喷喷的……方便面。

“起了就赶紧去洗漱,然后出来吃早饭。”屈重指了指对面那碗:“咯,一起煮的,搁有一会儿的,都坨了。”说着稀里呼噜吃了两大口:“别说,这玩意儿还挺好吃的。”

窦成翻了个白眼,转身晃荡进卫生间洗漱去了,出来的时候,屈重还捧着个碗在那喝面汤,完了一脸的意犹未尽。

窦成:“……”

窦成在屈重炽热目光的注视下,无比淡定从容的将一碗糊成坨的面给吃了,完了还故意慢条斯理的对着屈重喝面汤,喝一口砸吧砸吧嘴,喝一口又砸吧砸吧嘴。

屈重要看不出来这家伙是故意的,那他就不是屈重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心里暗骂一声小混蛋。

“我怎么在你房间里?”见差不多了,窦成才放下碗筷问屈重。

屈重目光从窦成的碗挪到他脸上:“我抱的。”

窦成:“……”

这理直气壮的语气……

“你……”

窦成正要发飙,就被突然起身过来的屈重伸手按住了脑袋,还揉了揉:“如果不那样,你见不到今天的太阳。”

窦成一怔:“……什么意思?”

“你真不记得都发生了什么?”屈重居高临下的看着窦成。

“记得啊,不就是周世明杀人了……”窦成一脸奇怪:“这跟你抱我去你屋有什么关系?”

“抬起头来。”等窦成拽拉吧唧的抬起头,屈重才接着问:“鬼差索命,女鬼抢亲,还记得吗?”

窦成悚然大惊,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我……做……的……梦……”顿了顿,随即一脸菜色的看着屈重:“难道,不是梦?”

然而不用回答,光是看屈重表情,窦成就知道了,顿时从脚底升起一阵森寒。

好半晌,窦成才从震愕中回过神来:“靠靠靠,我特么真的差点……”

“操了鬼。”屈重一本正经往下接。

窦成被噎了一下:“那你说,我们是夫妻也是真的,这特么怎么回事?”

既然这一切都不是梦,比起差点被女鬼抢亲,跟屈重莫名其妙成夫妻更让人惊悚。

屈重在窦成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曲肘搭着桌沿,点点头:“真的,昨晚你昏迷的时候,我单方面为咱俩完成了血契仪式。”

窦成:……什么鬼?

屈重自顾自的解说:“本质上,跟你和女鬼结冥婚是一样的,血契达成那刻起,你就是我的了,当然,我也是你的。”

“国内同性婚姻不合法……”

“所以我走的,也不是国内婚姻的程序啊。”屈重纵了纵肩。

“靠……”窦成噎得一口老血:“他妈的……”

屈重:“的确是有些仓促,不过我那也是形势所迫,本质是为了保你的命。”

窦成瞪着屈重,一张脸憋得五颜六色,半晌砰地拍桌而起,一句话没说,掉头就冲出了家门。

屈重目光闪了闪,起身跟了出去。

两人前后脚,刚出门不远就碰到刘瞎子,难得的,刘瞎子还主动停下来跟窦成打招呼。

“大清早急惊火燎的,你小子是干嘛去?”刘瞎子看着风一样的少年喊了一声。

窦成都没看清是谁跟自己打招呼,下意识的回吼了一句:“妙观寺!”

刘瞎子闻言,目光在屈重身上转了转,随即就跟没看到对方似的,翻着眼白晃晃悠悠的朝西街巷那边的早点摊去了。

而屈重听到窦成是要去寺庙,挑了挑眉,加快脚步跟上去,一把拉住了窦成的胳膊。

  • 真他妈见鬼 截图1
  • 真他妈见鬼 截图2
  • 真他妈见鬼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