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谢卿厉渊小说-姐夫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彩虹小说 > 姐夫

姐夫

姐夫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长佩

作者:边想

时间:2019-01-02 11:19

评语:异族混血大姐夫X厚脸皮小舅子

小说《姐夫》的主角是谢卿厉渊,作者:边想,为您提供姐夫阅读,姐夫小说讲述了:十二年前,谢卿代替自家姐姐被人牙子卖进了青楼;十二年后,他在青楼遇见了自己的姐夫。这一遇,电石火花,竟然开展了一段不伦之恋。

精彩节选:

谢卿稀里糊涂被绑进了刺史府,吓得尿都快出来了。为首那人将他带到偏厅后,即刻去找自家大人复命了。

“大人,人已经带到了,您现在可要见他?”

蒋大人心烦意乱,哪里还有心情见人。

他颇为不耐地摆了摆手:“见什么见,还不将人洗干净了给唐大人送去!”

对方颇为惊诧地“啊”了声:“洗澡?”

“最好还装扮一番。”蒋大人不放心,又补了一句,“你跟她说,只要她乖乖听话,老夫必有重赏。”

那人越听越不对味,想再多问两句,蒋大人已经急着赶人了。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是!”那人赶紧躬了躬身,倒退着出了门。

谢卿抖着腿等了会儿,没等来什么酷刑拷打,倒是等来了一桶香喷喷的洗澡水。

他初见这水,还当是什么化尸水之类的剧毒,看着上面冒的热气,忍着害怕伸出一节指头飞快撩过水面,等了半天不见疼痛,才敢整只手伸进去。

伺候他洗澡的是个板着脸的老嬷嬷,无论他问什么,对方都满脸冷漠,一言不发,仿佛又聋又哑。

等洗好了澡,老嬷嬷又往他身上涂了香粉,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半干的头发披散在肩头,面色红润细腻,瞧着颇有几分水润剔透。

谢卿长这么大还没穿过这样好的衣服,一点不磨皮肤,贴在身上又滑又凉,像是丝做的。

他稀奇地来回翻看,连那老嬷嬷什么时候退出去的都没发现。等听到关门声他才猛地反应过来,踉踉跄跄扑过去拍门。

“你等等,先别走啊!干嘛给我换衣服啊,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啊!”

房门纹丝不动,他拍得手都麻了,再也没人来开门。

谢卿有些泄气,只好改为在屋里探看起来。

这屋不大不小,一张桌子,一盏屏风,加一张床,便也差不多挤满了。谢卿绕过屏风去看后面的床,又软又滑,和身上的衣物一样,是他从未睡过的好床。

他忍不住躺到上面体验了一番,后脑枕在瓷枕上,望着帐顶开始陷入沉思。

要是他们对他严刑拷打,他或许还能坚持一两下再招。现在他们用华服和美室麻痹他的意志,腐蚀他的思维,让他沉溺于享乐,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他调整了下方向,拉过一旁被子盖到身上。

“啊,真舒服啊……”他喟叹一声,觉得自己仿佛现在了一朵柔软的云里,身子骨都要酥软了。

便在他昏昏欲睡之时,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摇摇晃晃的人影来。

谢卿整个人都清醒了,一下坐起身,警觉地盯着那道屏风,身子不断往后蹭着,不一会儿背脊递到了墙角。

“美人儿,大人今晚好好疼你……”

那人绕过屏风,醉醺醺出现在谢卿面前。三十多岁的模样,黑壮有力,眼眸浑浊,满身酒气。

“你是谁?”谢卿一看他那身板就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对方。

唐世业一愣,嘴里嘀咕着:“怎么好像长得不太一样了?”

他走到床边,仔细打量了谢卿一番,忽地再次淫笑起来。

“算了,这也是个美人儿,错便错了。”说罢他跪在床上,探身展臂去抓谢卿。

谢卿恍惚中有种重回谢春楼的错觉,这场景太过熟悉,每回有楼里娘子不爱接的醉汉,辛妈妈总是将他们偷偷塞进他房里,那些人便和眼前这位一样,将错就错,要和他睡。可等脱去衣服,发现他原来是个带把的后,又会十分扫兴,小部分将就了,大部分都会在唾他一口后去找辛妈妈理论。

唐世业拽着谢卿脚踝将他拽到自己身下,面色通红,兴奋地就去撕扯他的衣服。

谢卿四肢乱蹬着,努力想跟他解释:“等等,这位官人你找错人了,我是个……”

他话还没说完,唐世业喘着粗气,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不许动!再动老子打死你!”他面目狰狞,终是卸下最后那点为人的体面,化身为禽兽。

谢卿被打的嘴角都出了血,半边脸迅速红肿起来。

他愣了一愣,**扫了圈破口的地方,在静止了半晌后,忽地更激烈地挣动了起来。

过去他就是这样,一言不合就能和客人在床上打起来,谁要是让他痛,他也要让对方不好受。当然,像厉渊这样完全用武力压制过他的就另当别论了。

“你他妈要奸我了还不许我动!”谢卿又踹又打的,“你怎么不去奸死人啊!”

唐世业被他挣扎的心头火起,见他这样不配合,下手更是没了轻重。

他一手掐着谢卿脖子,另一只手便去撕他的衣服,用膝盖压住不断挣动的两条腿,动作熟练迅速,像是已经做过千百回。

谢卿眼前一阵阵发黑,十指抠抓着掐住自己脖子的铁臂,使出吃奶的劲儿仍然无法撼动对方分毫。

唐世业将谢卿的衣服扯去,面对他平坦的胸膛又是一愣。等伸手摸了一把确定他就是个男人,错愕很快化为震怒,扫兴地又给了谢卿一巴掌。

“男人竟也敢上老子的床?晦气,实在晦气!”他袖子一甩下了床,“这蒋钰是怎么办事的?气死老子了!”

谢卿被他第二个巴掌打得耳朵嗡鸣,头脑发胀,天旋地转地半天没回过神。

空气终于能顺利进到肺腑,谢卿大口呼吸着,一不小心呛咳起来,咳嗽的撕心裂肺,眼角都溢出泪来。

他今天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又被唐世业这样虐打,心里又气又怕,还有点委屈。

“我都说了你找错人了,是你自己不听,还怪我……”他撑起身,打量自己刚换上的一身好衣服,皱巴巴的,还被扯破了好多地方,心里立时就把对方骂了个狗血淋头。

龟儿子,一家子都是乌龟王八蛋,眼拙的大王八!

唐世业双目一瞪:“你还敢多话?”

他被扫了兴致,本就不快,再被谢卿这样一刺,心中欲气便都化作了怒气。

谢卿见他这样吓人,连忙往床角爬起,奈何动作不够利索,才转身就被从后面抓住了头发。

他头皮剧痛,简直像是下一刻就要皮肉分离。

“啊!”他惨叫一声,同时身后响起一道极轻微的,像是什么东西被扎破了的声音,下一瞬,拽着他头发的力道骤然松开了。

他有些纳闷地转身去看,就见唐世业与他同样的纳闷,两人视线同时聚焦在了一把刀上。一把穿透唐世业胸膛,刀尖还在滴血的银亮宝刀上。

谢卿霎时惊恐地瞳仁紧缩,喉结止不住轻颤。

只是没等他害怕多久,他就又注意到了握刀的人。微微卷曲的头发,深邃的五官,总是冷漠的眉眼,是他的姐夫。

一瞬间,浸满心肺的惊恐便都成了狂喜。

“姐夫!”

唐世业低头看着出现在自己胸前的刀,只觉得分外眼熟。可是到底哪里眼熟,他那被**与美酒侵蚀的日益混沌的大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他颤抖地握住那刀尖,刚想提嗓喊人,嘴便被一把捂住,严严实实,半点缝隙不留。

厉渊毫不犹豫地将雁翅刀从他胸口抽出,带落一串血珠,接着一脚踹在他膝弯处,迫他跪到地上。

唐世业痛苦地捂着伤处,挣扎着就要起来,可下一刻,锋利的刀刃划过他的咽喉,将他的生机彻底断送。

鲜血如瀑般飙射出来,为了不沾到身上,厉渊在割破脖子的同时将人一脚踹了出去,杀人动作行云流水,从头到尾不要说表情变化,连眼都没眨一下。

唐世业倒在血泊中,全身抽搐着回头看向厉渊,似乎想在死前看一眼杀他的人到底是谁。

在见到厉渊的一瞬间,他双眸微微睁大,满满不敢置信。

“你……”

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宛如一只漏气的风箱,只能发出嘶哑难听的气音。

厉渊与他对视片刻,平静地收回视线,转而去看谢卿情况。

这是谢卿第二次见到厉渊杀人了,虽说没有第一次那样凶残血腥,但仍是将他吓得够呛。

厉渊一到床边,话还没说半句,他便扑上去一把将人抱住,瑟瑟发抖地像只受惊的小雀。

“姐夫,我好害怕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厉渊被他紧紧抱住腰身,整个人都僵硬了一瞬,只是一低头看到他凌乱的衣衫和凄楚的模样,到底是没有推开,反而一改常态轻抚着谢卿散乱的头发安慰他:“别怕,我来了。”

谢卿闻言也不管装不装可怜了,说不清心里是喜是悲,是气恼还是委屈,眼泪先掉了下来。

他闭上眼,耳边是厉渊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我知道,我知道你总会来救我的……”

要不是环境太差,谢卿都想一直这样黏在厉渊身上了。

不过他也乖巧,知道厉渊不喜欢他太过痴缠,便见好就收,抱了会儿差不多就退开了下到地上。

“这人到底是谁?”

人都死了,他还不知道这个抓错了他的人是谁,也是天下奇闻。

厉渊扯过床上的褥单披在谢卿身上,替他紧了紧道:“他就是唐世业。”

谢卿眨了眨眼,差点要掏耳朵:“唐,唐世业?”他咽了口唾沫,“就是那个好色的矩州刺史?”

这样一想,他茅塞顿开。对方恐怕是看上了那豆腐西施,要把对待秦氏的那套故技重施,想不到底下的人傻不拉叽抓错人,这才搞了大乌龙。

“是他。”厉渊将雁翅刀上的血全都擦在了被褥上,完了归到鞘里,缓缓道,“就是那个……好色的唐世业。”

“还想糟蹋良家妇女,真是个不知悔改的狗东西!杀得好,也算是为秦姐姐报仇了。”谢卿一想到那豆腐西施差点成了第二个秦氏,忍不住往唐世业的尸身上狠狠啐了一口。

厉渊垂眼望着唐世业已经咽气的尸体,没有多说什么。

他其实可以不用杀人,多得是法子救出谢卿。但他还是杀了,两刀夺命,半分不手软。

那一刻他没控制住自己,挣扎中的谢卿让他想到了谢秀兰,他没能救下的妻子。一想到对方曾经也这样无助害怕,他就失去了全部的理智。

“走吧。”最后扫了眼屋子,厉渊揽住谢卿的腰,将他拘在胸前,从后窗跳了出去。

他们回到客栈时已是夜深,杨庭萱一见谢卿狼狈的模样便站了起来,大为震惊道:“这是怎么了?”

谢卿扯了扯身上的褥单,添油加醋地将事情经过说了遍。讲到自己是怎么大战唐世业,踢得他断子绝孙时,还连手带脚比划上了。其中的离奇曲折,直叫另两人瞠目结舌。

哥舒柔听完对厉渊道:“你看看,这都是天意啊,老天就是要派我们来杀唐世业的。你当日要是没阻止我,今天九郎也不会遭这番罪。”

谢卿不乐意了,挡在厉渊身前一副母鸡护崽的样子:“怎么说话的?你半分力没出好话倒是都给你说尽了,我受没受罪也是我姐夫救的,你在哪儿呢?”

哥舒柔被他说的有些脸热,挠了挠面皮道:“他要是叫上我我肯定也去救你的嘛,这不是没赶上吗?”

谢卿翻了个眼,不怎么领情道:“你当看戏呢,还没赶上……”

厉渊拨开挡在身前的谢卿,朝存放行李的柜子走去:“行了别吵了,赶快收拾东西,我们连夜离开此地。”

唐世业一死,此地必定戒严,到时候想走都不一定走得成。

杨庭萱闻言立马动了起来,哥舒柔也明白这会儿不是玩笑的时候,便也不再与谢卿拌嘴,回自个儿屋收拾东西去了。

待几人收拾完了行李,准备出发前,厉渊对哥舒柔道:“你背上九郎,我背上杨公子,这样走得快一些。”

谢卿与杨庭萱都是不谙武艺的人,脚程也慢,此时正是万分紧迫的时候,说不准唐世业的尸体何时就被人发现了,能多争取一些时间总是好的。

“为什么你要背小白脸?”谢卿瞪了杨庭萱一眼,瞪得对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哥舒柔是女子,谢卿又要比杨庭萱更轻一些,背谢卿总比背杨庭萱省力,厉渊这样分配倒是没有别的心思,却耐不住谢卿要瞎想。

他一瞎想,厉渊就会十分厌烦。

“你……”他刚要开口斥责谢卿胡闹,视线触及他还红肿着的面颊,以及脖子上清晰可见的掐印,便把话都咽了回去。

谢卿贴在厉渊身侧,晃着他胳膊道:“我要你背我嘛。”

哥舒柔心里再次泛起古怪的感觉,只是她心大,也没多在意。

“多大的事儿啊,我背杨公子就是。”她做了个半蹲的姿势,招呼杨庭萱道,“快上来,本侠女带你飞!”

杨庭萱何曾与女子有过这样亲昵的接触?当即闹了个大脸红,手足无措地根本迈不开腿。

“这……我……”他支支吾吾,“这样不好吧?”

哥舒柔身为江湖儿女,并不懂他在害羞什么,纤眉一挑,浓丽的五官显出冷艳来。

“你再不上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她是个不爱按常理出牌的女子,上一刻和风细雨,下一瞬就能电闪雷鸣。

杨庭萱吓得一哆嗦,只好扭扭捏捏趴到了她背上。

“抓稳了!”哥舒柔嘱咐一声,手中长刀往地上一杵,借着力窜上了屋顶,在夜深人静的城镇中疾行起来。

见他二人走了,厉渊只好蹲下身,让谢卿上他的背。

谢卿高高兴兴趴上去了,只觉得这背宽厚有力,弹性十足,忍不住伸手捏了把,又揉了揉。

他这手法,基本就是调情了。

厉渊双手托着他的膝弯,被他捏得差点在半空中打了个趔趄。

急急落到屋顶上稳住身形,他超身后谢卿呵道:“别瞎摸!”

谢卿瘪瘪嘴,下巴搁在厉渊肩头,手指缠绕着对方卷曲的头发,小声道:“姐夫,知道我被唐世业掳走时你是不是很担心我?”

厉渊就算背着个成年男子身形仍旧利落潇洒,如同一只向月而飞的孤雁,在错落的屋脊间轻松起落。

他没有回话,仿佛不知道谢卿说了什么,谢卿却知道他是听到了的,他就是不想理他,觉得他烦。

谢卿猛地一口咬在了厉渊肩头,咬得厉渊倒是没再打趔趄,就是肌肉绷紧了,掐着谢卿膝弯的力道也更重了些。

“姐夫,你弄疼我了。”谢卿松开口,柔软的唇抵在那块湿润的布料上,在厉渊背上不安分地扭了扭屁股。

厉渊手一松,谢卿差点就要从半空跌下去,吓得他赶忙两腿盘紧了厉渊,胳膊更是勾住对方脖子不放。

“你再胡来我就将你丢下去。”厉渊受不了他的骚扰,终是下了最后通牒。

谢卿这回可算安分了:“好好好,我不闹你,你别松开我啊!”

厉渊重新托住他,带着他出了城门。

夜风拂过两人的面颊,谢卿趴在厉渊肩头,微微闭上了双眼。

就在他昏昏欲睡示人,忽闻耳边声音道:“等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你就回去吧。”

展开内容+
  • 姐夫 截图1
  • 姐夫 截图2
  • 姐夫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