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子胡闹小说-阴天子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阴天子

阴天子

阴天子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文

作者:九包子

时间:2019-01-05 11:31

评语:姐姐头七那天,发生了诡异的事情。

小说《阴天子》的主角是胡闹,作者:九包子,为您提供阴天子阅读,阴天子小说讲述了:胡闹的娘嫁到他们家的时候,带回一个四岁的姐姐。他的娘在生产他的时候就去世了,家里人待他极好,却对姐姐很苛责。姐姐死的时候,浑身是血,他还小什么都不懂。但是家里因姐姐的事变得不得安宁,他的人生也就此改变了。

精彩节选:

晚饭后,我和江成住在一间屋里,江灵因为不喜欢臭味,直接离开回我家去了,我本来不放心她一人回去,江成却告诉我,江灵从小独立,不会出问题。

我心里越来越好奇,江灵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和农村里的女娃完全不一样,她的气质,更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以前一直觉得我姐姐最好看,可是见到江灵后觉得,江灵才是真好看的。

我和江成待在房间里,江成示意我不要出声,他拿着朱砂笔在符纸上画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上面写了几个字我倒看得懂,"隐气庇身天尊显灵符"。

我之前看过江灵给的书籍,没有看到过这个符咒的介绍,一脸懵逼的问江成这是什么东西。

江成轻声告诉我,"这个符文能够掩盖我们的气,无论是黄皮子,还是脏东西,都不能感受到我们在这里,否则黄皮子还没到家门前,就闻到了气味不会进来了。"

我哦了声,原来这个符纸这么厉害。

江成画完之后,便将符纸贴在门上,我心中又好奇的问他,"一张符纸就够了吗?"

江成告诉我,"一张符纸可以对我们现在这个屋子起到作用,不用像谣传的那样,处处贴满,没有任何意义的,每一张符纸都是请神显灵用的,一般来说,正常道士一天也就最多能画四张符纸,每画一笔念咒注力,并非简单的事情,十分耗费体力。"

江成这话说的有道理,之前奶奶撞门的时候我也画符了的,练笔不断,每笔念咒,是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画完符下来,我整个人都给累坏了。

我正准备说话的时候,江成突然示意我不要出声,他阴沉着脸转头的看着窗外面,我也跟着看去,见屋外站着一个女的,身影有些熟悉,仔细看去,我整个人都呆住了,站在屋外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婆子。

我不禁好奇,江成等的是黄皮子,怎么王婆子跑来了。

王婆子没有敲门,而是直接走了进来,好像已经来得太过于熟练,顺其自然的进屋里,刚进来就听到王婆子喊了声,"死老头子,快给我出来把洗脚水烧好。"

我一脸懵逼,想着这种对话,怎么听着颇有几分神似我爷爷和奶奶的日常对话,心中更是疑惑的很。

紧接着脚步声传来,然后就听见二爷爷的声音,语气惊恐又故意压低了声音说话,怕被人听见似得,"哎呀,你咋个突然来了,平时不是周末才过来的嘛!"

王婆子有些生气冲着二爷爷吼去,"你个瓜娃子,老娘想来就来,难道还要跟你打报告迈!我来找你肯定是有事情塞,难道我还寂寞得晚上睡不着来找你搞灯迈!"

搞灯是我们这里的土话,意思就是床笫之间羞羞行为,不过那个时候我并听不懂,之后后来才意识到这个词。

二爷爷问她到底啥事情非要现在跑过来说。

王婆子立即开口说,"还不是那个道士,本来以为是个年轻伢子没的啥子本事,之前他还让我看了胡多多的事情,我当时也没想太多,还给他看了,现在发现这个道士不简单,本事有点大,今天跑到我屋头来问我供奉的事情。"

二爷爷啊了声,又赶紧开口说,"难怪,这道士来到村子里之后,我们的事情一直不能进行,到时候完不成,你也莫想活,你别忘了胡闹他爹咋个死的,还不是因为胡闹他奶奶办事不利,人家勾了他的魂作为要挟,实在不行,这件事干脆算了,我大哥已经被整惨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话音落下,王婆子突然指着二爷爷的鼻子骂,"你个批懦夫,怕个锤子,区区一个道士就想破坏计划,想都别想,赶紧要了胡闹的命,再拖下去,你别想再和我有任何瓜葛!"

我愣了愣,心中越来越懵,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二爷爷连忙让王婆子别嚷嚷,"你莫要扯着嗓子说话,那个道士今天来我屋头了,还睡在屋头的,一哈把他吵醒就惨了!"

王婆子听到这番话匆匆忙忙准备离开,江成这个时候却突然走了出去,我也紧跟着他的身后,王婆子一脸惊愕的看着江成的出现,江成却扬起嘴角一脸狐诡的笑容看着她说,"果然是你们二人在跟着一起害人,如果我没猜错,老爷爷是为了报复胡家夺你土地的仇恨,而大婶为了计划,接近老爷爷有着不正当关系,利用玄术加害他人,所谓的供奉神像都是你自己做的,目的是为了让你的同伙可以随意进入别人的身体。"

王婆子的脸色瞬间惨淡下来,原本还正常的模样,突然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神情来,与我奶奶被黄皮子附身的时候一模一样。

江成不为所动,而是继续说,"通晓道术玄法,必然是跟着得道高人身边,曾有茅山道祖坐下曾经收留过两个黄皮子喂养,因为灵性顽劣,后来被道祖流放,你和胡闹奶奶身上的那只,便就是这两个黄皮子。"

王婆子眼神骤然一聚,脸色愤怒起来,"臭道士,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一切,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江成冷冷一笑,"你应该还记得它们。"

话音落下,江成的背后瞬间突然出现几团黑影子,黑影现行看去分明是五鬼,它们气势汹汹,因为身高太高,硬生生将二爷爷的房顶挤出'吱吱'声,地面轰隆颤动,我心里紧张的看着四周,这房子该不会是要倒了吧。

不过这次我没有再害怕的逃走了,因为我晓得江成本事厉害,有他在我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王婆子怔怔的看着五鬼,"狗日的,你们竟然叛变!"

五鬼并未理会王婆子,而是站在一旁等待江成一声令下。

江成继续开口说,"一山不容二虎,用黄仙赤血阵来为你的葬地阵增加气运,附在胡闹奶奶身上的那只,应该并不知道,你这个阵法用的就是它的命吧!"

王婆子冷声笑了笑,"臭道士,我们的事情,你知道的太多了,等我杀了你,再弄死你身后的那个臭小子。"

我心里一沉,干嘛都给要追着我杀不可,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奶奶要害我,二爷爷帮着黄皮子跟着我害我。

江成满脸鄙视的看着王婆子,漠然的说道:"能伤我江成的人,还没出生,要杀我的徒弟的人,只有死路一条!五鬼听令,锁煞阵!"

轰--

一声巨响,江成身后的五鬼突然摆阵布法,朝着王婆子冲去,每个人手中的武器轰然朝着王婆子攻击,四周的瓦砾跟着掉落,屋子摇摇晃晃的,江成看着我说,"屋子要倒了,赶紧走。"

不等我反应过来,江成一手提着我,一手抓着二爷爷,直接朝着屋子外面冲了出去。

"轰!"

又是一声巨响,房屋竟然在瞬间倒塌,一团灰尘不断散开,眼前一阵暗淡,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约莫一分钟过后,王婆子从废墟中爬了出来,浑身都被砸出了血,可她神情却近乎没事,张牙舞爪的就朝着江成冲了过来,身后的五鬼伸手就将她抓住,不然她动弹。

江成见势皱着眉头并指念咒,"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敕!"一声令下,王婆子的头顶赫然冒出一股黑烟,不等来得及反应,嗖的一下,跑的无影无踪。

我害怕的看着江成,"师父,它跑了!"

江成瞥眼看向我,"让它跑,找到它就能知道,到底是谁让他们这种事情害人的。"

二爷爷满脸羞愧的看着我,又看向江成,因为江成救了他一命,他尴尬的看着我们说,"我晓得我做人不厚道,想着整我大哥,主要是我心头不服气,所以才恼羞成怒,做了这种害人的事情。"

江成冷冷的看着二爷爷,对他的话并未同情,"你早就知道王婆子身体里被黄皮子附身,所以仗着与这黄皮子关系非般,趁机加害胡闹一家人,故意放出原本下葬的棺材,破了我的金线!"

二爷爷没说话,而是一直愁眉苦脸的样子。

我心里也清楚,不说话就是默认,他没有可反驳的借口。

江成怒斥一声,"人在做,天在看,你迟早要遭报应!"

我抬头看着江成,心里害怕的问了句,"师父,现在该怎么办?"

江成瞥向看着我,神色突然阴冷起来,陷入一阵沉思后抬头看着我说,"这能解释的通,为什么这些人非要抓着你不放了。"

"为啥!"我问。

江成说,"坟墓改风水,风水改运,运改命,第一个是葬地阵,通过棺材罩顶,两座坟墓穿心而过,坟前种树以阴养阴,为的是改掉村子的风水,将村子变为阴阳颠倒的地方,这样看来有人是在养尸,第二个阵法叫黄仙赤血阵,可以为葬地阵提供气运,两个阵法叠加起来,风水、气运都有了,一命二运三风水,最后的目的就是命!"

"命?"我和二爷爷几乎异口同声的问。

江成眼神骤然一聚,神情极其严肃,语气沉重用力,赫然看着我说,"有人在为一具尸体改命,而改命最重要的,除了这两个阵法,还需要一个改命大阵。"

  • 阴天子 截图1
  • 阴天子 截图2
  • 阴天子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