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唯有君不知银罗炎真小说-此情唯有君不知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此情唯有君不知

此情唯有君不知

此情唯有君不知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言情控

作者:十七月

时间:2019-01-08 18:39

评语:她是真的爱着他的,奈何他却爱着另一个人。

小说《此情唯有君不知》的主角是银罗炎真,作者:十七月,为您提供此情唯有君不知阅读,此情唯有君不知小说讲述了:炎真将长剑刺穿银罗的胸口,而这一切,是他为了别的女人,她没有心,她只是他的炉鼎,可是她却是真的爱着他的,奈何他却爱着另一个人。

精彩节选:

不知是什么东西从眼眶里掉了出来,落在了炎真的手背上,有些滚烫,他不由地紧了紧手指。

“你没有对不起我,也不必说对不起。”银罗沙哑地开口。

炎真的马奔的很快,此时已经停在了太渊河岸。

岸上围满了人,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盏天灯,所有人都期待着,欢呼着,只等龙神点烯了河心的那只大天灯,他们就能把手里的灯点燃放到天上。

炎真双臂搂住怀里的银罗,说了一句:“我爱你。”

银罗的心都化了。

太渊河的百姓看到‘龙神’来了,都高呼着“龙神,龙神,龙神,龙神。”

这排山倒海的声浪漫过来,炎真和银罗都有些尴尬。他不得不从马上先跳下来,然后站在下面张开双臂说:“下来,我抱着。”

银罗看着炎真脸上的面具,加上夜明珠点缀,流光溢彩,更加深动神圣了。

银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那么相信他,甘心情愿地从马背上跳下来,扑进了炎真的怀里。

这时,主持点灯的两名白衣男子上前,他们彬彬有礼地在炎真的身后,弯腰行礼之后,道:“有请龙神点灯。”

炎真轻轻地将银罗放下来,对身后的人应了一声,然后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

绝艳出尘的面庞落进了银罗和所有人眼中,而他,目光只点亮了眼前的女子。

他将面具递到银罗的手中:“送给你的。”

银罗接到手心,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垂下眼,看着那七彩夺目的面具,终是浅浅一笑:“谢谢。”

“拿什么谢我?”炎真故意调侃银罗。

银罗抬起头,认真说:“你想要什么?”

“你知道的。”炎真优雅地笑着,随后转身离去。

银罗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时,炎真又回头看了她一眼:“等我点完灯再谢不迟。”

炎真走到河边,也不乘小船到河中心,而是直接飞到河中间的船上。

众人都看呆眼了,看了这么多年的龙神,这是最像龙神的一位了。

他翩翩身影,轻轻落于河心的船上,船上还有两位协助点灯的少年,一人捧着灯,一个递出火折子。

炎接到手中,对着天灯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将火点燃天灯。

巨大的天灯上画着龙,还有云,可谓是栩栩如生。被点燃之后,天灯脱离了少年的双臂,轻缓地飞上了天空。

岸上的百姓看见天灯已经飞上半空,所有人都忙着将手里的天灯点亮,齐齐地放飞。

此时,太渊河上,万盏天灯飞起,比星河更美,比星星更亮。

万千繁华,不及此刻。

银罗抬起头,看着满空的天灯,这样的景象,她一生也只见过这一回。

银罗抱着面具,目光缓缓落在河心的炎真身上。

不知不觉就展出一个笑容,她竟为他笑了。

遇上炎真,她才知道,做人有多好,为妖有多好。

那颗早已被重乙伤穿的心,似乎又得到了修补,她以为自己最喜欢的是重乙,不过是她被关山河图内,所见之人,只有他一个而已。

炎真飞过来,踏着悠悠步伐而来,在人群之中,在天灯之下,他竟如此惊艳。

他的浅浅笑容,像一缕阳光。他的温柔眉眼,像一缕和风。好似在说‘银罗,你打算如何谢我?’

银罗抱紧手里的面具,已经想好了,她大可以轰轰烈烈地去爱一个人,大可以放下曾经种种,珍惜眼前的人。

突然,炎真狂奔而来,面目狰狞,大喊着:“银罗。”

银罗眨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看炎真的神情,应该是有危险靠近了自己,她回过头的时候,只见一条蛟龙扑向自己,天空的灯也被这狂风卷落,狠狠地撞了一下银罗的胸口,手中的面具突然从指尖松脱,跌进了混乱的残灯之中。

蛟龙越来越近,银罗几乎无数可躲,因为它体积庞大,无论她往哪里躲都会伤到自己,如果她靠近人群还会伤到无辜的百姓。

银罗善良,不想无辜百姓受伤,她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等着蛟龙致命的一击。

她闭上眼睛,这一刻,她想了许多事,明明就那么一刻,却把这几百年的事情都想通了。

她是银罗的影子,是三百年前留在山海图的影子。她是银罗,也并非银罗。

她与重乙相守了整整三百年,不过他指尖温柔绕过画中的她,不过他对着她微微一叹:“你把心落在我这里了。”

她竟以为,是她的心落在重乙那里。

后来,重乙取心头血将她提炼出一缕生魂,给她投生为人的机会,一朝为妖。

她眷恋的指尖,不过是冰冷的,将她推进炎真身边的可悲棋子。

那丝温柔,从来都不是对她。

忽然,一股滚热的液体洒在了她的脸上。带着一股腥甜的气味,扑面而来。

银罗睁开眼睛,炎真一只手臂被蛟龙咬断,鲜血喷开,洒了一半在身上,洒了一半在地上。

她曾给他的假臂被蛟龙咬的粉碎,而旧伤又被撕开。

炎真腾出左手,将银罗狠狠地推了一把,转身就与蛟龙打了起来。

银罗退到人群中,此时岸上的人都惊慌地逃跑,到处都是人,根本没有一点站立的空间。银罗被人潮推动着,眼睛一直盯着天上的炎真,他左手握剑,显然没有右手灵活,斗了几个回合,一直占着下风。

银罗拼命地往炎真的方向钻去,可是人太多,也太急,她总是被动地推离炎真的方向,似乎越来越远。

最后,她没有办法了,只能握紧拳头,使出重乙给自己的灵力,将这些人全部移送离去。当她赶到的时候,炎真已经落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整件白衣。

蛟龙飞下来,好像要一口吞掉炎真。

银罗顾不上什么后果,衣袖一抛,千千万万白纸小人飞落,化作一条纸龙飞去,与蛟龙彻底缠上。

银罗双手合叠,指尖控制着灵力,与蛟龙恶斗。

炎真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抬眼看着半空的小纸人组合的龙,如此强盛的灵力,还有几丝山河图的味道。

心头狠狠一沉。

展开内容+
  • 此情唯有君不知 截图1
  • 此情唯有君不知 截图2
  • 此情唯有君不知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