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护花侍卫石越九夫人小说-贴身护花侍卫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贴身护花侍卫

贴身护花侍卫

贴身护花侍卫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分秀

作者:八只小猪

时间:2019-01-13 11:39

评语:她向上苍许愿,希望能赐她一个文武双全的夫君。

小说《贴身护花侍卫》的主角是石越九夫人,作者:八只小猪,为您提供贴身护花侍卫阅读,贴身护花侍卫小说讲述了:九夫人向上苍许愿,希望能赐她一个文武双全的夫君,而石越就是这样从天而降的,这是命中注定,也是一场奇迹。

精彩节选:

一众骚蹄子对石越这样英姿飒爽的男子汉,生出别样的心思,既羡慕,又嫉妒,一个个想着法的逗弄他饮酒。

石越唯九夫人马首是瞻!

在她的默许下,当仁不让的连饮二十四杯,气不长出,面不改色,惊得一帮骚货,张着粉红的樱桃小口,再也不敢轻视他。

九夫人心情大好,越发觉得天上掉下来的美男哥哥,实在是太可爱、太能干了,那副洒脱不羁的性子,当真惹人喜欢。

美目流转,得意的望着众女道:“姐妹们,这回你们可服气了吗?”

众女又是艳羡,又是嫉妒,却无人再敢生出事端。

嘿嘿……大功又告成啦!

石越捂着肚子,凑到九夫人耳旁,轻声道:“九夫人,肚子难受,要上厕所……”

“厕所,厕所是个什么东西?”

“就是……就是出恭的地方。”石越顿了一下,才想起古代这个名词。

九夫人拧拧腰肢,剜了他一眼,娇嗔道:“臭石头,出恭便出恭,你与我说什么?还不快去!可别在这丢人现眼!恩……一会回来,接着杀她们的威风。”

石越答应一声,便转身跑出去了。

九夫人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捂着嘴巴只想笑:美男哥哥好好玩,上厕所?好新颖的叫法,我以后也要多学学这些新颖的词句呀!

正在她陷入美好的畅想中时,一阵放肆的怪笑,打断了她的思绪。

“哈哈……这不是貌美如花的九夫人吗?一年未见,你这小妞又漂亮了许多……”

九夫人抬头一望,面前站立着一位膘肥体壮、满脸横肉的大块头,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感,只是那一脸黑胡子,配着狂放的笑容,怎么看起来都觉得他绝非善类。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给我走开!”九夫人厌恶的皱了皱眉头。

“九夫人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九夫人呀!”黑胡子喋喋坏笑道:“一年之前,九夫人还是宫乐坊的当家花旦呢,怎么被收进了尚书府,脾气就见涨了?”

九夫人闻听这个恶心的坏蛋,竟然放肆的揭她的伤疤,当着众女的面上出言不逊,脸上涌上一阵羞愧的红晕,又气又羞,浑身发抖道:“大胆刁徒,堂堂指挥使大人府邸,你敢放肆生非?你……你给我滚!”

她生平最烦的就是‘宫乐坊、卖笑’二词,天生骨子又有股倔强,泛起了倔脾气,面对着黑胡子,竟似一点也不害怕。

黑胡子喷出满嘴酒气,色迷迷的望着九夫人,不屑道:“小美人儿,你要我向哪里滚?向你的床上滚吗?啧啧……不着急,不着急,来……别害羞,咱们一起喝一个交杯酒……加深一下感情。”说话间,长满了黑毛的大手,便向九夫人温软的胸膛抓去。

九夫人惊叫一声,浑然没想到这厮如此大胆,吓得茫然不知所措!

一众浪女,急忙闪身躲开!

有的花容失色,有的却悠闲的看着笑话,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让你这狐狸卖弄风骚,这回,倒要看你怎么受辱!

工部尚书熊奇山,此时正在推杯换盏的拍着马屁,沉浸在醉生梦死之中。

谁……才是九夫人真正的护花使者?

正待黑胡子的狗爪子,堪堪便要触及那一团软玉温香时,斜刺里伸出一只光滑健壮的手臂,五指刚健入勾,电闪雷鸣般,牢牢地扣住了黑胡子的手腕,

那只猥琐的、长满了黑毛的大手,青筋暴露,剧烈的颤抖了一阵,想要再前进一分,实属痴心妄想!

黑胡子反应甚快,刹那间,另一只毛茸茸的大蒲扇,划掌为刀,对着那只光滑的手臂,凶狠的劈下,势若疾风,威猛迅捷。

那只光滑的手臂,并未退缩,翻转手腕,伸出两指,对准那长满了黑毛的手腕脉门,恰到好处,轻轻一点!

“嗯……”

黑胡子闷哼一声,凌厉的手臂,便悄然无力的捶了下去,胡乱游荡在空中,却再也抬不起来。

“小石头……”

九夫人可怜兮兮的拉扯着石越的肩膀,眼眸中几滴委屈的泪水不停的打转,却始终强忍着没有流出来,捂着胸口,委屈道:“幸亏你来了,我刚才好怕……”

“九夫人放心,有小石头在,不会让你受一分委屈!”石越虽然离开,但刚刚出门时,便与这黑熊相遇。

常年的特工生涯,使他后天养成了极度警觉的敏锐感,便停止了出恭的步伐,躲在门后观察这厮的一举一动,而后发生的一切不出他所料。

这个黑熊,果然是要对九夫人图谋不轨。

你妹的!敢动我的女人?

不……错了……敢动我石越保护的女人?好大的狗胆,我拔光了你身上的黑毛!

他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再一次做了穿越后的护花使者。

虚扶着九夫人抖动的娇躯,感受到温软滑腻的肩膀靠在身上那美妙的感觉,侧头如春风一笑:“有我呢!怕什么?”

九夫人战战兢兢的扶住石越的肩膀,失魂落魄道:“小石头,我就知道你是个好样的,你……你给我狠狠的修理这个狗东西!”

石越上下打量着这个一脸横肉的大块头,沾沾精眸中,露出摄人心魄的寒光。

多年生死边缘的考验,使他身上无形中爆发出一股凛然的杀气,按照他前世的脾气,这个黑胡子的手腕已然被他掰断。

但此时,他并没有莽撞行事。

国宝级的特种兵,不仅要有过人的身手,还必须拥有清晰的头脑。

一个敢在指挥使寿宴之上,堂而皇之调戏高官家眷的人,绝非是一般的登徒浪子,背后必然有着过人的势力。

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以滥下死手!

而此时,满脸横肉的黑胡子,浑身筛糠,吓得脸都绿了!

手腕处被石越攥了一下,虽然痛彻心腹,还尚在能忍受的范围内,但是脉门处受了他轻轻的一点后,半个身子都变得麻木不堪,毫无劲力。

将菜筐子架在二黄上,骑上二黄。

“小黄子,给朕起航!”陈杨拍了拍二黄的背,这二黄就迈开步子走了起来,方向正是集市。

这二黄能认路,陈杨是知道的。

一开始发现的时候,陈杨还吃了一惊,心道什么老马识途,还比不上我的二黄呢。

二黄驮着陈杨,慢悠悠地走着,路上,不少人见了陈杨,都给陈杨打招呼。

“杨叔,卖菜去那?”

而陈杨则是笑着点头,路上有些闺女也刚好帮着家里卖菜,见陈杨,还羞涩地低下头,不敢看陈杨。

在农村,是很注重辈分的东西的,这跟年龄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说不定有一天,你就要叫一个三岁小孩爷爷,都是不见怪的事。

陈杨的母亲,在村里辈分是很高的,因此很多同龄人见陈杨,理论上都得叫上一声叔。

每每如此,陈杨便点点头,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可心中,别提多美了。

路上,陈杨能看到不少打扮漂亮的大姑娘,说来赶集这事,跟小年轻也有关系,听说很多姻缘,就是在赶集的路上成的,这两眼一对,事就这么顺理成章了。

到了集市,可谓是热闹非凡,因为在农村,能消遣的东西不多,所以即使不需要买东西,依旧会有很多人到这里,只为凑个热闹。

骑着二黄,陈杨慢悠悠地走到自己的那个摊位。

要在这里卖菜,首先是要交钱的,不交钱就不让卖,这一点,就算是没有文化的农村人也会唠上几句。

“保护费嘛!”

话说也巧,陈杨这一到,刚好赶上税务所的人来收费了。

他们每人手上拿着一个小本本,开着一张张的收据,样子神气极了,这卖东西的,没有一个见到这税务局的人还不老实的。

“哟,辉哥,收税呢?”

陈杨骑着二黄,远远看到一个穿得有模有样的人正在摊前拿着本子记着什么,男子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弟。

“是你啊,小杨。”赵辉见来人是陈杨,点了点头。

陈杨下了牛上前,从怀中抽出一包烟,给每人派了一支,这烟放在陈杨兜里,也就这个作用了。

这赵辉也不矫情,将烟点着,抽了一口,不过他手下的人却依旧做事。

“那辉哥,你有事先忙,回头有空,到我家坐坐呀!”陈杨说着。

“行!”赵辉点头,将开好的收据丢给陈杨隔壁摊位的李老头,直接跳过陈杨这一摊,找下一家去了。

“陈杨啊,你来啦!今天来的有点晚呀。”隔壁的李大爷见陈杨过来,眯着眼打着招呼。

“不晚不晚,这来得早还不如来得巧不是?”陈杨同样笑眯眯,将二黄拴好,虽说这二黄有灵性,一般不会乱跑,但做做样子还是要的。

“哎,这地皮税越来越贵啦,收一次,我这大半天的劳动就没了哟。”李老大爷看了看陈杨,不知道有意无意,拉着隔壁摊位一个同样摆摊的青年道。

“是啊是啊。”那青年点头,深以为然的样子。

“哎,小杨,你跟这税队长赵辉关系好,你说…能不能给咱减点?”李老头拉着陈杨的衣袖,小声道。

一些耳尖的摊主听见,也都不自觉凑了过来。

“关系好,那是关系好,跟交税有什么关系,再说了,这税是交给国家的,这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咱老百姓也得尽一把力不是?”

陈杨哪里不知道这李大爷什么心思,义正言辞道。心想

这老不尊的,知道那赵辉没收我的税,老是给我挖坑。

老大爷见陈杨这么说,顿时脸色无光,只好悻悻地笑笑。

要么说环境造就人呢?还真有道理,这陈杨打小自己生活,对人情世故也早早了解,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被卖了还不知道呢。

看着李老头吃瘪的样子,陈杨心中别提多爽了。

暗自佩服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

那时候陈杨跟李老头还不熟,这李老头可没少秀优越感,总是说他儿子怎么有钱云云。

直到那天,赵辉第一次带人来收税,这原本骄傲得跟公鸡一样的李老头,竟一脸的谄媚。

那之后,陈杨就有了跟这赵辉攀点交情的意思。

那时候陈杨的日子过的也是紧巴巴的,可是他一咬牙,想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趁着这赵辉不在家,提着一支小酒跟一条烟就送给了她老婆。

陈杨不知道什么烟酒好,也不铺张浪费,索性随便挑了一点,并且在烟里夹了五百块!

这五百块可是陈杨勒紧裤腰带存下来的,重本之下,果然见效。

那天晚上,赵辉夫妻俩在客厅盯着烟里五百块钱,大眼瞪小眼。

要知道,那时候钱大,五毛钱不到就有一碗满满的牛肉面,这钱从一个十五岁的小孩手里拿出来,能不叫人吃惊吗?

打那之后,这赵辉就挺照顾陈杨的,认了陈杨做干弟弟,收税这个东西,当然就不在陈杨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没办法,人家认了个好哥哥呀?

不一会,摊位就有人来光顾了。

这来光顾陈杨生意的人,跟其他摊位的买主还有区别,他们的穿着打扮,明显就跟普通人不在一个水平。

能吸引到这些顾客,当然还得归功于陈杨机灵的生意头脑。

这卖菜的一行,也是有行规的,对恶意降价的竞争手段很是忌讳,而且这种伤敌一千自损不止八百的招数,也没什么人会用。

这样一来,菜场上菜的价格波动都不会太大。

不过不准恶意降价,没说不准抬价格呀?

于是乎,经过深思熟虑的陈杨便故意将自己的菜的价格抬高。

首先陈杨对自己种的菜,可是有十足的把握,他的菜好,硬件比别人硬,再加上陈杨平时打扮注重,还认了个好哥哥。

其他村里的有钱人都乐意来陈杨这卖菜,他们不缺钱,来陈杨这买菜,要的就是更别人不一样,这才能凸出他们的地位。

不过也因此,陈杨的生意一直不错,别人卖一天赚的,陈杨半天不到就赚回来。

“您来啦,王姐?几天没见,怎么越变越漂亮啦?”陈杨边帮对面的贵妇装着她要的菜,边说道。

这贵妇是这附近一个富贾的小老婆,她跟正妻关系不怎么好,平时吃住都是自己一个人,也要自己上街,人不错,就是爱听好话。

“哼,小杨,这么会说话,不知道骗走多少闺女呢?王丽饶有风情地白了陈杨一眼,从小包里掏出一叠菜钱。

“给!”王丽说着,将钱递给了陈杨。

“嘿,咱王姐就是大方,卖菜都不带含糊的,成,您这么大方那我也干脆。”陈杨说着,将找的钱递给王丽。

“哼,你小子,就是会哄女人,不用找了,这点钱没什么。”王丽被陈杨说得心花怒放,大手一挥说道。

“别!姐,我像是会贪小便宜的人么?要不这样。”陈杨说着,将钱收起来,将盖住底下菜篮子的黑布拿开,从里面挑出了一些新鲜的番茄蔬菜,就放到了王丽的菜里。

“姐,这菜可是我挑出来最好的,我自己馋,留了点,就都送你了!”陈杨起身,将装满菜的袋子递给王丽,小声在王丽耳边说道。

“你小子,真会做人。”王丽轻声回了一句,接过菜的时候,还用一双小手挠了一下陈杨手心,然后饶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陈杨裆部,捂着嘴笑着离开了。

“骚富婆子。”陈杨心中暗道

那西红柿的钱,其实还没有这王丽给的菜钱的十分之一呢。

这只是陈杨一天卖菜的小插曲。

估摸着这菜也卖得差不多了,天色也已晚,陈杨收拾了一下,将菜筐在二黄身上架好,陈杨骑着二黄到镇上的一间书屋里买了几本书。

路上,陈杨清点了一下今天挣的钱,只一天,就挣了四十来块,这钱来的,还真是轻松。

陈杨心中美滋滋地,在二黄背上,翻开书就看了起来。

二黄可是只机灵的牛,认得回家的路,不过这小子贪吃,路上专挑有草的地方走,走两步还低下头啃啃。

不过陈杨也不管它,反正横竖能到家,也就由着它去了。

走着走着,这二黄走到了一片小树林里,陈杨抬头看一眼。

好家伙,都快走出村了吧?

“喂,二黄,别太过分啊,都几点了,你吃饭了,你爹我还没吃呢!”陈杨拍了一下二黄的脑袋,二黄委屈地哞一声,迈开步子准备穿过林子。

这片小树林是泷村北面的一片树林,有着“钱森”的名字,传说是祖上有个风水师,在这里栽了片林子,留下遗训,待到这树林子长起来,可保泷村十年平安。

因此这片林子可被村里人宝贝得紧,没什么事情,大人都不让小孩到这玩。

这二黄倒也能溜,竟驮着陈杨溜到这。

不过因为回家最近的路便是穿过丛林,陈杨倒也没让二黄绕路。

正走着呢,陈杨只觉眼前一片丛林正剧烈摇晃。

陈杨心中一紧,拍了拍二黄,二黄会意,驮着陈杨就停了下来,鼻息也收敛了不少。

“这林子这么久没人来,莫非长了虫子?”这虫子,其实就是老虎之类的了。

展开内容+
  • 贴身护花侍卫 截图1
  • 贴身护花侍卫 截图2
  • 贴身护花侍卫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