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宠绝天下司镜瑶暮云钺小说-重生之宠绝天下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宠绝天下

重生之宠绝天下

重生之宠绝天下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分秀

作者:佚名

时间:2019-01-10 11:40

评语:他将九州踏在脚下,看遍人间繁花。

小说《重生之宠绝天下》又名《细作毒妃》的主角是司镜瑶暮云钺,为您提重生之宠绝天下阅读,重生之宠绝天下小说讲述了:当两个被人所害,有双双重生的人相遇,这一世他们注定要谱写不平凡的创奇,将九州踏在脚下,看遍人间繁华。

精彩节选:

暮箜阳看着下面乖巧懂事的四儿子,顿感欣慰。这才是自己的好儿子。

司将军府

司镜瑶被暮云钺送回府中时已是傍晚时分,暮云钺说是不便打扰便离去了。谁知刚刚回到自己的住处,剑霜就告诉自己司镜嫣来了。

“姐姐这是才回来?”司镜嫣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衫裙缓缓走了进来。

“妹妹来不知所谓何事?”司镜瑶看着司镜嫣的样子都有些作呕,奈何现在却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

怎料司镜嫣突然跪了下来,低下头咬着下唇,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略带抽泣地说道。

“妹妹今日本想来向姐姐道歉,怎知姐姐一早就和六皇子殿下出了府。”

“哦?你这又是来道的什么歉?”这个妹妹装委屈的本事又上一层楼,司镜瑶见了都心生怜悯。

“妹妹那日在宫宴上并不是故意的,妹妹真心不知姐姐将四殿下的玉佩藏于怀中。”司镜嫣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像是受了多大的我委屈。

“你这哭的,哪像是来道歉的?若是传了出去,我不是还得背一个虐待庶妹的罪名?”司镜瑶看向司镜嫣,眼露寒光,冷冷盯着司镜嫣。

司镜嫣顿时觉得后背发凉,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司镜瑶会说这样的话。以前的司镜瑶若是见了自己这样怎么也不会说出这般尖酸刻薄的话语。

“妹妹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是真心来道歉的,还望姐姐不要与妹妹计较。”司镜瑶稳定了心绪,便拿出手绢擦了擦泪水,作势强忍着泪水说道。

“既然道歉就要道歉的样子,最近总是头疼得紧,心中不免有些心烦意乱。妹妹这般心疼姐姐,要不妹妹从今日起吃斋念佛三个月,抄写经书三十遍,以求姐姐平安可好?”

司镜嫣目瞪口呆的看着司镜瑶,三十遍?不知要抄到何日。

“只要姐姐能够原谅妹妹,不管抄多少遍,妹妹也是愿意的。”

司镜瑶看着司镜嫣的模样有些想笑,“那你还不去?”

“妹妹这就去。”司镜嫣起身离开,还不忘擦擦泪水。那受委屈的模样真真是可怜的。

司镜瑶看着司镜嫣离开的背影,司镜嫣,这一世,你还以为我是那般好欺负吗?这才是刚刚开始。

“小姐这样做,岂不是便宜了二小姐?”剑霜替自己的小姐愤愤不平,二小姐那种人就该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司镜瑶笑了笑不说话。

司镜嫣每日都在想着如何去接触达官贵族,好让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

再来,过不了多少时日,怕是又有宫宴了。

六皇子宫殿

“殿下果然料事如神,四殿下今日确实派人去看望过七殿下。”李亨站在暮云钺的背后说道。

“李亨,你让人去调查一下我母妃死之前发生了什么?”

暮云钺总觉得暮云贺是知道了些什么,才会让父皇这般折磨。

“是,那七殿下那边?”

“七弟那边无须担心,已无大碍,只是要在青峰堡呆些时日。你密切关注七弟那边的情况,绝不能出现一点意外。让冷剑和冷雨去保护司镜瑶。”

冷剑和冷雨是暮云钺的贴身影卫,武功高强。所谓影卫,便是黑夜中的一道影子,任谁也不会发觉。

李亨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不会多言,因为他知道即使自己问了主子也不会告诉自己,当奴才的只要照办就是。

“属下立即去办,属下告退。”李亨见暮云钺摆摆手被退了下去。

暮云钺知道暮云浩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定是不会善罢甘休,司镜瑶即将成为自己的皇妃,他便有责任护她周全。

也许就像她说的,即使自己没有问鼎之心,旁人却不是这样想。

司将军府的位置在那里,司震天手握重兵,任谁见了都会眼红,现在自己和司镜嫣被赐婚,只怕是现在已经有人按耐不住。

这一世,步步为营,定要保护好身边之人。

司将军府

秋风袭来,传开阵阵树叶的沙沙声不,月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

司镜瑶穿着白衫裙站于窗前,望着天上的明月。

她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她能再活一世,是老天的垂怜,这一世,她定要活出自己。

她时刻谨记自己的誓言,要让暮云浩和司镜嫣不得善终。

司镜瑶若有所思中,思绪被染墨的声音打断。

“小姐,天寒了,你该多穿点。”染墨给司镜瑶拿来披风替司镜瑶披上。

司镜瑶看着染墨,记得,上一世,染墨和剑霜为了护住骜儿,身中数箭,死后被司镜嫣命人将她们二人丢于后山,连死都没有留下全尸。

思及此,总不免让人有些感伤。

“小姐可是又哪里不舒服?”染墨见司镜瑶眼中无尽的忧伤,顿时有些心疼。

染墨自幼家贫,家中却也是重男轻女,整日遭受鞭打。

那日,染墨又在街上被父亲抽打,若不是小姐出现,只怕是没有现在的染墨了,自那以后,蓦然便发誓要一生追随司镜瑶。

司镜瑶摇了摇头,“你先下去歇息吧。”说完便向床边走去。

染墨见司镜瑶躺在床上,便熄灯出去了。

秦钰锒用手一摸,惊觉被咬之处已经鼓起一个包,又硬又痛。

夕拾就说:“阿锒,你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蜜蜂会蛰人你还来。快说!是不是就想着我们主子给你医治呢?”说完自己先呵呵笑了起来,看着他的糗样。

秦钰锒平素的伶牙俐齿居然都消失无踪了。他迟疑着,想着模棱两可的答案。倘若他真的对龙吟动心,那事情可就麻烦了。在没有确定心意之前,他是不会明说的。

龙吟见他尴尬,就主动解围说:“好了,好了。夕拾与你逗趣呢!你别如此紧张。谁想被蜜蜂蛰啊?除非那是傻子!”

夕拾冷不丁说道:“有人会用苦肉计呀!”

龙吟摇头,对夕拾说道:“死丫头,别没规没矩的。阿锒是客人,你的待客之道去哪儿了?显得我多小家子气!”

夕拾就憋着笑,轻轻点头,然后忽然转了话头:“也不知道她们得手没有?猛虎帮如此可恶,就该给点厉害尝尝!”

“有大师姐在,我倒是不担心,只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唉,恐怕这又是一个江湖恶名了。”龙吟陷入短时的沉默。

夕拾嘟嘴,说道:“反正宫主是女魔头,少宫主就是小魔头啊。”

听到这样的话,秦钰锒是非常震惊的,眼前的龙吟怎么可能与人见人怕的女魔头是同一个人,他就看着夕拾问:“这是以讹传讹吧?”

“你知道啊?”夕拾对阿锒忽然多了一份好感:“就是说啊!我们少宫主怎么会是小魔头呢。那些人真可恶,打不过我们宫主就将少宫主也牵扯进去,简直不可理喻!”她说着不满。

“别人要说那是别人的事儿,我才不在乎呢。”龙吟倒是淡然:“我还要抓紧时辰练习武功,秀女心法第三成我还没头绪。”

“秀女心法?这又是哪门子武功?”秦钰锒已经完全忘了脸上的痛,很好奇的问:“是你们万秀派独门秘笈么?”

“是啊,是祖师爷的是祖师爷就传下来的绝世武功。只是我还没有学好。秀女心法共有九成,我娘也是学到第六成就没再练下去了。”龙吟说道:“因为她遇到了她生命中的最早也是唯一的男人。”

“为什么?”秦钰锒说道:“难道遇到心仪的男子就不能练秀女心法了?”

龙吟羞于解释,就沉默不语着。

夕拾心直口快,说道:“哎呀,傻瓜。这秀女心法只有处子才能练的,被破了身就算再练也是徒劳,不能精进的。”她算是道破玄机了。

秦钰锒哦了一声,然后看着龙吟。因天黑照明又暗,他只能看到她熠熠闪光的明眸:“如此说来,你是打算一直练下去喽?”他这是试探吗?连自己都说不清楚。

“也许吧。”龙吟从他身边走开:“好了,你该回去歇着了。被蘑菇毒害又被蜜蜂蛰,你有两条命也不够折腾的。”

秦钰锒从地上站起身,说道:“这蜜蜂都是你们养的么?我只是好奇。”他早就听到了嗡嗡的声音:“加了蜂蜜的药很甜,多谢了。”

龙吟继续打着灯笼看蜜蜂:“很快要下雨了,它们也很聪明呢,知道早点回来歇着。”

秦钰锒就笑:“那是因为你对它们好吧?”

龙吟不置可否,说道:“它们献给我们蜂蜜,自然要对它们百般呵护,蛰了你的蜜蜂也活不成了。”她看了一眼阿锒:“有时候人比畜生更不如!”

“你不是骂我吧?”秦钰锒斗嘴。

“我可没这么说。”龙吟没往心里去。

“好啦,你们别你一言我一语的,我都觉得冷呢。”夕拾打趣。

正说着,雨点忽然就下来了,几下就熄灭了秦钰锒的火把,借着灯笼的光芒,他们忽然发现身边出现了星星点点,正一闪一灭地晃着。

“少宫主,你快看!是萤火虫飞来了。”夕拾先惊喜地嚷着:“真好看,太美了!”她忍不住拍手。

秦钰锒很少见到这种流光飞舞的场面,也愣在当场,忘了四周已经陷入雨点之中。

龙吟提着灯笼催促两人:“快走吧,马上要下大雨了。”她再次看了几眼蜂巢,这才迈步而去。

秦钰锒收敛心神,忽然出手抓住了两只,悄悄放在了口袋里,迅速跟上龙吟的脚步;夕拾抓了几次都空手,只好死心跟了上去。

雨点越来越大,还伴着阵阵疾风,龙吟手中的灯笼也被吹灭了,四周陷入一片黑暗中。她本就脚步很轻,地上湿滑,趔趄了几下才勉强站住。秦钰锒见状,轻轻扶住了她的手臂:“两个人一起走才更稳当。”

龙吟浑身一颤,推开了他的手,说道:“我们还是自顾自走吧。”说完,她忽然飞身而起,施展上乘轻功,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这下可苦了秦钰锒,天黑再加上地形不熟,瞬间就迷失了方向。好在夕拾跟了上来,见状就说:“别愣着了,谁让你想调戏我们主子来着,活该!”她走出几步,转身说道:“你快跟上我,否则让野兽咬死你!”

秦钰锒瞬间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却又无计可施,只能跟着夕拾走。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夕拾本就武功弱,脚下也没安生,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忽然,她整个人滑了一跤,摇晃了几下终于朝后倒去。

秦钰锒见状,疾步上前试图拉住她的手。夕拾努力了几次,终究不敌运气,硬生生坐了个屁股开花。她不服气,以为是阿锒有意整她,就狠狠推了他一下。

秦钰锒脚下不稳,连连后退。正要站住,忽然感觉脚底无力,还来不及呼喊,就掉进了一个坑洞中。四周都是泥泞,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夕拾,这是哪儿啊?”他冲着上面大喊。

“完了,完了!”夕拾吓出一身冷汗,她走过去趴在地上:“阿锒,你还好吗?”回声透着几分凄凉。

“夕拾,你快点想办法让我出去!”秦钰锒在底下喊着:“这里太湿滑,我的轻功使不上劲。”

这是一个陷进,用来捕捉野兽,没想到今天却捕捉到一个人。夕拾叫苦不已,摸了摸四周,根本就没有称手的树枝或者藤蔓,怎么办啊?雨势越来越大,她顿时没了主意。

秦钰锒感觉脚下绵软,他抹去脸上的雨水,又试了几次,每次腾空到一半,因没有合适的落脚点,都只能败下阵来。他不由懊恼,对着上面吼:“夕拾,你就不该在此时推我!如果是在我们沐秦国,你早就被——”他顿住话头,想了一下,说道:“罢了,你快去叫龙姑娘过来吧。”

“好!对哦,少宫主会救你的。”夕拾终于回过神来,对坑洞中的秦钰锒喊着:“阿锒,你忍一忍,我这就去找主子过来,你忍一忍哦。”

夕拾才走出几步,就瞧见一白色影子飘过来,知道这下有救了,就开始嚷:“少宫主,救命啊!阿锒掉到陷阱里去了!”

龙吟就是因为放心不下,才去而复返,没想到果然出事了。她站稳脚跟,看了看坑洞,说道:“他为何会掉入陷阱?你是怎么带路的?”她真的不希望看到他再次受伤。

夕拾迟疑了半天,才说:“是我推了他,才会不小心掉下去的。对不住,主子,是奴婢不对,奴婢知错了。”

龙吟瞪她一眼,说道:“你呀,每次总闯祸!出去别说是我的婢女!”她安慰了几句陷阱内的阿锒,就走开找东西去了。不多时,她回来了,手里拖着长长的藤蔓,将其中一头绕在了大树上,自己则顺着藤蔓顺利到达坑洞底部。

“龙姑娘,你怎么自己下来了。”秦钰锒越发感动:“我还以为你——”

“夕拾做事没分寸,我代她道歉。”龙吟看着狼狈的他:“你没事吧?伤到哪里没有?”

“我没事。这里又湿又滑,我才会被困住。”秦钰锒苦笑着说道:“打我出生至今,这四天过得最为狼狈,唉,简直判若两人啊!”

“随遇而安才是最高境界。”龙吟出声安慰了一句,然后看着藤蔓说道:“这个很结实,你先上去,我断后。”

“好。”秦钰锒没有拒绝。因为有了藤蔓的保护,他很快就跃出坑洞,然后转身说道:“龙姑娘,你可以上来了。”

龙吟三两下就顺利回到他们身边,那藤蔓忽然就断裂了。秦钰锒见状,不由说道:“好险啊,砸到你我于心何忍?”

“我们少宫主武功高强,哪像你,和我差不多的。”夕拾贬低阿锒:“刚才是我不对,可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秦钰锒哭笑不得,他是不是得罪了她?

黎景湛也没有问她有那么多安全又方便的电动剃须刀,为什么不用,非要用危险老式的剃须刀,只是安静地盯视着认真刮胡子的倪清欢,一副任她施为的样子。

可故作认真的倪清欢,却被他深邃的视线盯地慌了神,特别是两人离得这么近,近到可以闻到黎景湛带着薄荷冷香的气息,手中也是一张巧夺天工的英俊面容,她真的挺怕手抖一个不稳,就将这张俊美地人神共愤的脸给添上一道杀千刀的刮痕。

心里也越发焦急,她明明在糖醋里脊里放了不少迷yao的,也亲眼看见黎景湛吃了不少进肚,可怎么到现在还不发挥药效,让眼前强势的黎景湛,有一点无力和发软的迹象。

黎景湛仿佛看出了她的焦急,原本冷静矜贵的神色,出现了一丝迷茫,盯视着倪清欢的锐利视线也渐渐开始涣散,“清欢,我好像有点困了。”

倪清欢眼睛一亮,拿着剃须刀的手开始缓缓下移,嘴上像是安抚“困了吗?没关系,一会就剃干净了,千万别睡啊,一会就好。”

黎景湛不算浓密却狭长的睫毛,像是一片深色的蝶影,轻轻煽动着落下来,“真的好困……”

于此同时,倪清欢手中的剃须刀也彻底下移到了黎景湛的咽喉处,声音像是蛊惑,“那你放我走,我就让你休息,可好?”

??黎景湛睁开眼,闪过一丝快到看不见的幽光,差点给倪清欢一种他并没有被迷药迷住的错觉,可是下一秒黎景湛像是揉碎了万千星辉的双眸,彻底黯淡,“我,我,要是放你走了,我怎么睡得着?”

倪清欢一愣,一开始以为他是威胁,可他看向自己的视线,那么悲伤,好像离开她,他连睡觉都难以安心的失落,绝望地无以复加。

一时竟有些心软,可她脑中闪过大哥黎邛羽忧郁的脸和好朋友白清滟肯定的眼神,不觉心神一正,表情又坚定起来,“无论如何,你必须放我走!”

说着,就拽起有些瘫软的黎景湛,往大门而去。

只是一瞬间,两人的动静就引起了别墅所有人的注意,老管家想要上前阻拦,可一看到倪清欢压在黎景湛咽喉处的剃须刀,魂都差点吓丢了,“倪小姐,您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好好说,拿着刀多危险啊!”

倪清欢狠狠地看他一眼“要是好好说,你们会放我走吗?!”说着,她扫了扫渐渐聚集在周围的保镖和佣人们,视线在眼含泪水的小米脸上顿了顿,又用力拽了拽黎景湛,“给我准备一辆车,等我上车离开后,自会放了黎景湛。否则,哪怕杀了黎景湛,我也不要困在仇人的家里,生不如死!”

“行行行,都依您。”老管家虽然不知道他尊敬的黎先生究竟犯了什么大罪,会成了这位倪小姐的仇人,可黎先生之前吩咐过无论怎样都不能伤害到倪小姐,而为了防止倪小姐真的犯了故意伤害罪,他觉得还是照吩咐放她走,比较明智。

这样心里一合计,就已经让佣人在门口备好了一辆油明显不足,但安全性能极高的玛莎拉蒂。

“倪小姐,车已经在门口候着了,您还有什么吩咐,才肯放了黎先生呢?”

而身后的保镖却暗暗在他耳边低语,“管家大人,我们有把握在倪小姐上车前,夺过剃须刀,救下黎先生。而且,经我们观察,黎先生之前应该是被下了药,而倪小姐握刀的手势极不稳,极有可能真正伤害到黎先生,保险起见,还是应该现在就冲上去夺刀,制服倪小姐,救下黎先生。”

“那你能保证不伤害到倪小姐吗?”老管家斜睨他一眼,低低地问。

保镖愣了愣,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如实回答“过程中肯定会伤害到倪小姐,不过会尽量降到最低。”

“那就算了,对黎先生来说,最重要的是倪小姐的安危,要是伤了倪小姐一根汗毛,我们都得提前下岗。”

于此同时,倪清欢也拉着黎景湛到了备好的车前,打开车门的同时,仔细思考了确实没有什么漏下的了,便吩咐道“我只是给黎景湛下了一些普通的迷yao,并没有什么副作用,只要多喝点蜂蜜水就好了。还有我开走后,你们绝对不许追我!”

说完,便推开黎景湛,自己跳上了车,飞快将油门踩到最低,就这样绝尘而去。

几乎是倪清欢的玛莎拉蒂前脚刚走,原本该昏迷不醒的黎景湛,就自己站了起来,尽管摇摇晃晃,并不稳,但清醒的眼里哪有半分迷茫。

展开内容+
  • 重生之宠绝天下 截图1
  • 重生之宠绝天下 截图2
  • 重生之宠绝天下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