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片恋人栗说星宿鸣谦小说-纸片恋人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彩虹小说 > 纸片恋人

纸片恋人

纸片恋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晋江

作者:楚寒衣青

时间:2019-01-14 11:13

评语:发奋图强赚钱养崽写手攻vs嘴硬心软自以为身高一米八的二头身Q版受

小说《纸片恋人》的主角是栗说星宿鸣谦,作者:楚寒衣青,为您提供纸片恋人阅读,纸片恋人小说讲述了:栗说星是男频大神作者,某天,他的的手机里凭空多出一款恋爱养成app。游戏规则要求他与里面的虚拟人物“宿鸣谦”互动,增加他的恋爱值从而解锁更多功能。

精彩节选:

发出图片以后,栗说星耐心等待。

他看见小人伸出手,按着屏幕,划拉来划拉去,头头脚脚看了都有五分钟,却总不出声。

无所事事的等待之中,栗说星情不自禁产生了点疑惑。

这个页面真的有这么好看吗?

他试着发了条新消息:“崽?”

新的消息像是闹钟,惊醒了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小人。

一直盯着屏幕的小人终于有反应了,一个气泡出现在他的脑袋上,也变成了银白色金属模样,看着和之前买的聊天框皮肤是一套的。

小人问他:

“你写了十年小说?”

这关注点是不是有点清奇?

栗说星想,随手打字:“严格来说也不止十年了,最早是拿笔在练习册上写的。”

宿鸣谦:“那你今年年龄……”

栗说星:“26。”

宿鸣谦:“和我想得一样年轻。”

那当然,不然你以为我几岁?

栗说星表态:“我风华正茂。”

淡淡+1。

宿鸣谦继续:“十年前你才十六岁。十六岁的时候,为什么会想要写小说?”

这个问题……

栗说星思考了下才开始回答,不是有太多可说的了,而是可说的太少了:“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喜欢看小说。看多了,脑海里开始有着乱七八糟的故事了……然后就开始写了。”

宿鸣谦:“坚持十年,并不容易。”

栗说星:“这个还真不容易的。”

宿鸣谦:“还好你成绩不错。”

栗说星:“意外之喜。”

这个时刻,他产生了和索任一样的纳闷:崽崽究竟想说什么?直说不就好了。

宿鸣谦露出试探的触角:“那,成绩的优劣是怎么看出来的,以什么为衡量?”

栗说星盯着触角,开始科普:“这个要看上架前还是上架后,上架前,就是点击推荐收藏,数据越高的文潜力越大,等到上架后,就只看订阅了。”

这些名词都很简单,宿鸣谦能够理解。

他想了解的不是这些谁都知道的简单的东西,而是一些更为专业的内容。

无论真相究竟如何,现阶段他能接触到只有监视者。

他也唯有一条路可以走:越来越接近监视者,越来越了解监视者。

宿鸣谦想了想,继续说:“我能看看终点网站的主页面吗?”

栗说星:“哈?”

宿鸣谦:“不可以吗?”

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栗说星动了手,将整个终点网主页的文截给宿鸣谦看:“这就是终点网站的主页。”

宿鸣谦仔细研究:“书很多。”

栗说星:“当然,现在的话,终点大概有两三百万本作品了。”

宿鸣谦:“能出现在首页上的,是这些作品中最优秀的吗?”

栗说星:“应该说是这段时间内比较优秀的作品。”

宿鸣谦有点迟疑:“但我没有看见你的作品。”

栗说星:“……”

宿鸣谦想了想:“是你的作品还不够优秀的缘故吗?”

栗说星保持微笑:“……不是的,是因为我的作品刚刚才发表。刚刚发表的作品,不会立刻上榜。”

宿鸣谦:“但《万乘之主》也刚刚才发表,它上了签约作者新书榜、还有周推荐票榜和新锐会员点击榜。”

栗说星:“……”

他的笑容渐渐消失,但不是因为寂流又出镜的原因,而是因为——

栗说星:“……崽,你为什么知道万乘之主也才刚刚发表?”

宿鸣谦:“之前你给我看的讨论区有人说了,寂流的文比你早一天发表。”

栗说星松了一口气。

解密了。

吓死我了。

还以为寂流的广告一路做到了游戏里头。

“这个情况是这样的……”他先简略跟小人解释了下寂流的情况,再说,“简单来讲,寂流现在是BUG级的,不能纳入正常的讨论范围,把他叉出基准线就对了。我的小说看现在的数据还成,估计五万字的时候能上新书榜。正常情况下,五万字能上新书榜已经不错了。”

银白屏幕上边,黑色的字体一行一行地闪现,闪现之间,还伴随着键盘被敲击的哒哒音效声。

一款和监视者十分相称的聊天皮肤。

宿鸣谦想。

他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了些东西,于是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选择告诉对方自己真实的想法,以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寂流怎么样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西木,我只在意你的文。我之所以发现寂流,只是因为他的成绩似乎比你好。这让我有点不高兴。”

栗说星有点愣住,虽然小人说得很令人感动,但在感动之余,他更从这段句子之中,嗅到了一点让人感觉不妙的东西。

他决定试探一下。

栗说星小心翼翼:“崽,你是不是觉得,一旦选择去做什么事情,就一定必须做到最好?”

宿鸣谦:“当然。”

栗说星:“差一点也不行?就一点点。”

宿鸣谦:“不行。”

事情清楚了。

不祥的预兆变成了现实。

我家的崽不止想红,他还是个TOP癌。

栗说星忍不住沉默了。

他有点恍惚,有种莫名地正面对自己编辑的感觉……还是编辑进化版,编辑Plus。

毕竟菖蒲的目标不过他拿到前三,而小人的目标,可是瞄准第一,想把寂流给直接踢掉。

这个要求是真的有点高。

并且他还有预感,就算他今天插科打诨过去了,接下去,明天,后天,第N天,小人还是会将话题重新提起。

而一天按三餐上游戏的他,甚至没办法像逃避编辑一样逃避小人。

栗说星沉默了很久。

久到小人的脑袋上,都再弹出了个文字泡:“西木?”

栗说星回复:“我在。”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打,还试图垂死挣扎:“你说得有道理。我们一旦开始做什么事情,就是奔着最好去的。但毕竟,你努力,别人也在努力,我们可以操纵努力的过程,但不能操纵努力的结果,所以,我们要有良好的心态,过程靠拼,结果靠命……”

宿鸣谦反问:“但没有得到自己最想要的结果,不正是失败的最具体体现吗?西木,如果一开始你就思考着得不到最好结果怎么办,实则你就在默认你在这件事上将会失败。”

是的。

挣扎果然还是失败了。

栗说星心里拔凉拔凉的。

他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和小人在这件事情上取得统一了,对方的TOP癌绝对病入膏肓了,这AI究竟是出于什么设计成这样的,人干事啊……

那就只有启动备选方案二。

等新书冲到差不多寂流下边的时候,就把寂流给P掉,伪装自己已经登顶,并把图发给小人。

栗说星看了网页,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老寂,对不起你了。回头我会给你打赏的。家里的崽,得顺着毛摸啊……”

等小人看到我在签约新书榜上到了第一。

他应该就得到满足,不会再提这事了……吧?

话题告一段落,游戏内外,两人各自沉默。

栗说星倒还看着游戏,他看见小人双手按着光屏的边沿,似乎正在进行什么操作……这样操作了片刻,他从光屏上揭下了一张纸来!

光屏还能这样操作?

栗说星颇感惊叹,惊叹过后,他突然觉得这张纸的页面排布看着特别眼熟,再定睛一看,不正是终点网网站的主页吗?

厉害了我的游戏。

你不会是想……

游戏真的这样想。

宿鸣谦揭下了终点网站主页的图后,又揭下了九渡小说的网页。两张纸拿在手里,他坐在桌子前,细细打量,还不忘问:“我看签约新书的榜单上有个潜力值,这些潜力值是怎么计算的?”

栗说星回忆片刻:“我记得是根据点击、推荐、收藏计算出来的。”

宿鸣谦:“嗯。”

这一声之后,又没有了动静。

栗说星等了片刻,闲着没事,索性刷新下网页看看数据,就见原本五百的讨论猛增至一千八,大略一扫,居然全是争对他新的单章的。

“开单章拉评论,认真的?”

“在终点看了这么久的书,看遍了求投票求订阅求打赏的单章,第一次看见有求评论的单章。”

“还说**终于有了进取心,学会了开单章拉票,说不定过两天还能学会加更拉票,心里正美滋滋,再仔细一看……天真,怪我太天真,总被你辜负。”

“我手里拿着九张票,本来要投下去的。现在——撕——**,你听见声音了吗?”

“新书刚开你就浪,浪得我们有点方。”

“求什么都无所谓,我就想问一个问题:更新呢?”

“要是更新没安排,就把**安排了。”

……喂。

我开单章拉的是评论,不是你们对我的吐槽啊。

再说我刚刚才首日三更,你们就要求我再更,过分了吧?

栗说星不得不开第二个单章,申明一下自己的想法态度。

标题:关于评论

正文:写文这么久,一直也没拉过评论。这回拉评论只是为了和大家多做些更加深入的沟通和交流,如同谈个恋爱那样,互相走入彼此的内心。

单章刚刚发出,速度有人抢位置。

“占楼。”

“留爪。”

“第三。**不愧为**,三章正文,两章单章,牛逼。”

“这个单章……我怎么看得不是那个味道。”

“真不是那个味道。**大内太监做久了,终于暗暗变态了?”

“滚呐!谁要和个**谈恋爱。”

“**,你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写文机器,好好写文,别想其他。”

“**,不要失落,只要你能保持每天三更,我就把菊花献祭给你。”

“三章哪里够!至少也要每天十章。每天十章,我就是你的人了。”

“不,十章买不了我的节操,除非每天十一章!每天十一章,我和我的钱包就都是**了!”

栗说星:“……”

我真的不需要你们的人,钱包,和菊花。

按理来说,开文当天开了两个单章实在不该再开了,但栗说星真觉得自己还是得再说点什么,要不然回头大家就不是叫他西木**,而是叫他西木娘娘了……

他的双手再度放在键盘上,正要打字,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游戏里冒出个文字泡来。

他仔细一看,小人正说话。

“算出新书潜力值计算公式了。公式如下:潜力值=(周点击×5+周推荐×2+周收藏×2)/1.8”

栗说星:“???”

小人还在发言:“公式很简单,不用多加分析。从权重来看,点击占比最高。想要占据最优势位置,还是应该在点击上多下功夫。”

栗说星:“???”

……

……

长长的诡异的沉默里,栗说星抹了把脸。

我家的崽。

真有点牛。

突然开始担忧。

P图真的骗得过他吗?

“另外,还有……”

忽然又一个文字泡跳出了小人的脑袋。

栗说星生理性紧张了:“还有什么?”

宿鸣谦:“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栗说星更紧张了:“你先说说是什么事情。”

别是马上就要他做个登顶计划书,然后从现在开始严格执行,每天早上七点起回顾一下计划,每天晚上十二点睡再回顾一下已完成的计划吧?

宿鸣谦:“你能帮我在搜索引擎上搜索一个内容吗?”

还好不是计划书!

栗说星松了一口气。

松完了这口气,他才意识到……游戏里的小人让自己帮他上百度搜索指定内容。

这件事有点奇怪。

但栗说星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从容问:“搜索什么?”

宿鸣谦:“宿鸣谦。”

他说了这一句,似乎觉得不足以完全将事情解释清楚,于是又补了一句。

宿鸣谦:“就搜索,‘宿鸣谦’这三个字。”

崽崽的心,海底的针。

栗说星已经学会不去猜测小人究竟在想什么了。他得到了答案,拿手指在键盘上敲了两下,就把宿鸣谦这三个字放百度里搜索出来了。

密密麻麻的搜索结果出现网页上。

排第一的是他的文。

排第二的是他的盗文。

排第三的还是他的盗文。

……

一直翻到百度搜索结果的最后一页,也没有找到第三种搜索结果。

这在栗说星的预料之中。

他在开文之前就拿名字上百度搜索过了,当时也没有任何讯息。

他将这些页面都截了图,正准备发给宿鸣谦的时候,灵光一闪,手上一转,将发图变成打字:“我可以做这件事,不过……”

宿鸣谦:“不过?”

栗说星:“崽崽你是不是也该帮我做点事情?我们互相帮助。”

宿鸣谦:“当然,你想要我做什么事情?”

这个文字泡冒出来之后,小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在房间里走了一会,进入厨房,又在厨房里站了一会,打开水龙头,洗手。

栗说星本来是不以为然的。

小人坐累了活动活动多稀罕啊?

但这时候,系统旁白突然一跳。

他点开一看,上边刷新出三条消息。

【宿鸣谦在室内走来走去。】

【宿鸣谦开始用力洗手。】

【宿鸣谦似乎有些紧张。】

这时,又一个文字泡跳了出来。

宿鸣谦说:“是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都愿意去完成。”

栗说星不觉按了下嘴唇。

这款游戏……在模拟人的感情上,真的出神入化。

栗说星一下子没有了调戏小人的心:“不难,是你能做到的。崽啊,你就好好把南瓜种了,行吗?”他保证,“你就种下去就好了,真的不会逼你吃一个月的南瓜的。”

宿鸣谦:“……”

宿鸣谦:“哦……”

他踢了一脚垃圾桶,悄悄的。

傻崽,一切暗地里的小动作都是会被系统旁白给记录的。

栗说星面无表情了三秒钟。

三秒钟后,他破功笑场,一边笑一边把自己截的图片都发给宿鸣谦。

发完图片,栗说星再打字:“你的名字取得很不错,我发文之前就在网页上搜索过了,别说同名同姓的人了,就连公司名字啊,网络ID啊,也没有和这个名字相近。它的搜索结果干干净净……”

结果。

-1

-2

-10

小人看着光屏,面无表情。

但接连出现在脑袋上的负好感,坦白无误地将一切说明。

栗说星:“?!?!”

他简直没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满足了你愿望,你却掉我好感度?

这未免也太冷酷无情无理取闹了吧!

栗说星要为自己要个说法,但在他打字之前,游戏里的小人先一步说话。

宿鸣谦:“一点其他的痕迹都没有。”

栗说星没明白。

宿鸣谦:“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可是现在,搜索告诉我,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名字的痕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意义,它只承载了一片空白……或许你不想听我说这些。我心里有点乱,对不起。”

栗说星这回明白了。

他的一根手指无意识地敲着屏幕上的按键,一下,两下,三下……

同样的字母接连出现在屏幕上,组成了一句无意义的句子。

栗说星又把这句话给删掉了。

难以想象。

他看着一个二头身的小人说一个老套的背景设定,居然看出了一点心酸来。

不过共情也没有什么不好。

毕竟浸入式的游戏体验才是最棒的。

所以现在可以开始哲学battle了!

栗说星整理了下思路,做好准备,开始答题。

第一句点名主旨:

“过去只是过去,现在才是当下。”

第二句强调观点:

“你缺失了自己的过去没错,但现在的每分每秒,你也在制造新的过去。”

第三句得出结论:

“你想追逐过去没有任何问题,但我觉得,真正承载着你的,不是过去,而是你自己。你自己,就是最真实的你。”

安静。

游戏里的小人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好感度变化,也没有旁白剧透。

栗说星开始紧张,就像是考试时候,自己答出了份很满意的答卷,等老师评分时候的紧张。

直到一句话突然冒出小人的脑袋。

宿鸣谦问:“如果是文中的我面对这件事,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他在问我,我的主角遇到这个情节会怎么应对?

栗说星绕了一下才绕过来,接着他果断回答:“做男人当然要大步前进,他会在前进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的过去,创造自己的过去!”

又是安静。

小人的双手撑着洗手池的边沿。

片刻,他抬起脑袋。

宿鸣谦:“西木,遇见你挺好的。”

+50

宿鸣谦:“我会好好种南瓜。”

-10

喜与惊来得像是龙卷风。

100分的考卷被扣了20分的卷面。

栗说星:“???”

崽啊,你可以不用扣上后面那点好感度吗?

栗说星被无理取闹的小人弄得有点心累。

他决定今天到此为止,正好把自己的心脏从过山车上拿下来,休息休息,放松放松,等到下午好好写文,天天向上,努力养家,满足崽崽的TOP癌……

唉。

有了家室。

从此就和过去不一样了。

他简单和小人道了别,下了游戏,再给自己点上份外卖,又回到电脑前,刷新了下页面。

收藏:12000

点击:4.12万

推荐:2.16万

作品讨论:5300

Emm?

栗说星盯着作品讨论,不明白在刚才短短时间里发生了什么,怎么讨论数一下就从一千八飙升到了五千三。

总不能是我开的新章被他们硬生生槽出了三千五百条吧?

他点开了章节,还没看,QQ就弹出了消息。

终点吃货群:

“@全体成员,大家出来吃口瓜。”

栗说星开了QQ一看,施展全员大召唤术的是蛋定自若。这家伙总是奋斗在八卦的第一线。

蛋定自若:“纸坛里一个帖子说,终点网刚发新书的作者开单章不拉票拉打赏,改拉评论,还一拉拉两章。”

索任:“哈。”

指间风雨:“哪来的萌新。”

十零陵:“没人给这位萌新科普下终点网的成绩计算法?”

六味小僧友好善良:“是哪位萌新?小僧这就过去助他一臂之力。”

大家都冒了头,蛋定自若才大喘气敲出下一句话:“但开单章拉评论的不是萌新,是个开新书的大神,正文才三章,评论一拉拉两章。”

索任:“?”

指间风雨:“……”

十零陵:“你说的是这个帖子?[链接]”

六味小僧念出标题:“[闲聊]:现在终点网的操作已经这么骚了吗?作者为了求点评论甚至得献身和读者谈场恋爱了?”

栗说星被大召唤术照进了群,都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大家已经讨论过两轮了。

蛋定自若说的纸坛全名纸观天下,是网文圈的作者最爱混的一个论坛。

里头除了男频女频的收稿方向、收稿价格等干货消息之外,还集合了作者与作者、作者与读者的恩怨情仇,内容丰富,生物众多,是众多作者休闲摸鱼的第一去处。

不过栗说星对这些八卦一直不怎么感兴趣,平常看到了也当作没有看见。但这一次,有点不一样。

他觉得上边的内容莫名眼熟,忍不住点开了论坛链接。

就看见上边的标题之下,众多纸糊er齐刷刷哈哈哈哈笑沙雕笑了两三页,楼主突然蹦出来再说一句:

“开单章拉评论的不是萌新,是大神。发文没两天收藏破一万,推荐破两万。楼主去看了开头,以我个人浅薄的见识,本书必爆。”

又是齐刷刷的两三页省略号。

大家不笑了,开始讨论:

“解码了。真·大神。他在想什么?手瘸了?被鬼上身了?不止拉评论还一拉拉两章。”

“说个笑话,你被鬼上身扑街了哀嚎首订才50,大神被鬼上身扑街了哀嚎首订才5000。”

“同解码。是我追的那个,之前从来没见他开单章拉评论,这位天残手连开单章拉票都少。”

“我仔细研究了下他的单章,发现还真像楼主说的,为了评论愿意忍辱负重和读者谈恋爱。”

“什么忍辱负重?明明是左拥右抱!”

“大神忍辱负重还是很有意义的,读者纷纷下场,看这评论冲的,开文当天就秒杀全站99.9%的文的讨论区。”

“拉评论没有任何意义啊。编辑排榜看点击收藏和推荐,谁在意评论?”

“签约作者新书榜的潜力值计算公式一改,不就有意义了?”

“嘶,弱小限制了我的想象……”

“别乱说,终点没公告啊。”

“要是大神的信息渠道和我们一样,人家还叫大神吗。”

“所以终点那边真的要改新书榜了?要加入评论的权重了?”

“纸糊er,我发现了一个有趣对比。同期开文的宇宙之主和这个渡劫之神相比,宇宙之主小说的点击推荐收藏,都数倍杀后者,但后者的讨论,数倍杀前者。

“已知:宇宙之主全平台推广,与终点签署的是非独家合同。

“已知:渡劫之神终点平台|独占,这么多年没挪过窝,是自家铁杆大神。

“问:新书榜谁第一,最符合终点网利益;最终谁爆红,最符合终点网利益。”

这层楼的楼主真可谓节奏大师,节奏一出,整个帖子里的画风又是一变。

“结果出来了,大家可以散了散了,都回家乞讨评论去吧。”

“讨论区的权重要加到多高才能让渡劫之神压过宇宙之主?终点网的小作者30W前别说评论了,票子都没人投几张,这一改小作者永远出不了头了吧?”

“怒骂三连,脏话三连。”

“别介,纸糊们实在一点,既然干不过大神,就要学会躺着享受他的蹂|躏。”

栗说星满脸蒙逼地看到这里,再度被群里的人艾特了。

这一次,蛋定自若直接圈他。

蛋定自若:“@焦糖西木,**别潜水了,快出来信息共享一下。我们开个匿名,悄悄的交流,开枪的没有。”

栗说星:“……”

指间风雨接上:“大神!终点真的要为你改潜力值计算公式了?”

十零陵感慨:“原来这就是你不介意和寂流撞的原因啊……失敬了,苟富贵,勿相忘!”

栗说星黑着脸:“瞎说什么呢,我怎么不知道终点要为我改公式了。”

众人:“……”

蛋定自若代表众人发言:“不改公式?”

栗说星:“当然不。”

蛋定自若:“不加权重?”

栗说星:“肯定不。”

蛋定自若直接问了:“那你为什么开单章拉票,更三章正文拉两章评论?”

栗说星:“……”

是啊!我为什么这样做呢?

他一时失语,半天了,回答:“因为我鬼上身了……”

众人:“说实话!”

栗说星屈服了,改口说实话:“其实我也没办法啊,我家属想看评论,我能怎么办,只能开个单章拉拉评论。”

众人集体不信,并认为焦糖西木真的鬼上身了。

谁有了家属还敢放话和读者谈恋爱?

蛋定自若劝道:“**,其实现实的恋爱没什么搞头的,要不然你像我一样,把自己写到文中当配角,满足些在现实生活中满足不了的情节,比如被绿帽啊,被强迫啊……”

指间风雨:“西木我懂你。在我写文写到十年之痒的时候,我也差点自闭,趁着还是公众,赶紧出去走走,等你上架了只能写死在电脑前了。”

十零陵有着老大哥般的关怀:“西木年龄也到了,是时候解决个人问题了。要不我介绍隔壁女足的队员给你认识一下?个个盘靓条顺,凹凸有致,就是对于你而言,可能体能太好了点。”

六味小僧提出了另一个方向的建议:“西木施主,六根清净,可得正果。你来我的佛寺吧,我可以给你安排最好的大师斩断你心中的烦恼根。”

索任也实话实说:“西木,你真的有点变态了。看了你的单章我感觉菊花一凉,都有点不想追你的文了。”

栗说星给了他们所有人一个中指。

他受不了一群牲口,彻底屏蔽了群,还没缓上一口气,就发现菖蒲的头像正在状态栏上跳跃。

……午休时间,我编辑找我干什么。

……有点不详的预感。

栗说星点开了头像。

发现五分钟前,菖蒲给他发来一段话,口吻非常语重心长。

菖蒲:“西木,我们做人还是要低调一点的,不能太过嚣张,有些事情提前曝光了,我们的工作就不好展开了……”

栗说星:“我不是,我没有。”

菖蒲头秃,说得直白了点:“纸坛都闹得风风雨雨了,不少编辑被他们签约作者问是不是要改算法了,你还不是?你还没有?”

栗说星反问:“你是终点的编辑,要不要改算法你不知道吗?”

菖蒲:“虽然我是终点的编辑,但你和老大的关系比我和老大的关系好啊。”

栗说星:“……”

菖蒲:“……”

两人相互沉默着。

片刻,菖蒲反应过来:“你真没接到消息要改?那你为什么开单章拉评论?”

果然来了。

同样的问题你们要问几遍。

栗说星吸一口气,复制黏贴:“因为我鬼上身了。”

菖蒲:“呃……”

对方的头像突然黑下去。

大概几分钟后,黑了的头像又亮起来。

菖蒲再说话:“老大进办公室了。他今天居然比平常早上班一小时,八成是为了你这回事……”

菖蒲的话刚才闪现在屏幕上,又一个头像出现在栗说星的状态栏。

这个头像整体漆黑,只有中心一点火光,闪烁跳跃之际,就像有朵小小的火焰在栗说星电脑里一闪一闪。

这就是上班从下午开始,生活在中国却**地过着美国时间的终点六组主编,夜游。

夜游一上线,就说了句话:

“西木,你牛逼。刚开文就搞得整个编辑部都在问我新书榜是不是要改算法了。”

栗说星:“……这怪我吗?”

夜游:“不怪你怪谁?”

栗说星:“当然怪纸坛里的那位节奏大师。”

夜游显然也知道那位节奏大师:“那话说得真,我看的第一眼差点信了。”

栗说星:“我也信了。”

夜游:“我觉得他不是写官场的就是写历史的。”

栗说星补充:“还有可能是写宅斗的。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红过,直到这一次。”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半天。

夜游忽然叹了口气,牢骚道:“不过就是论坛里上下嘴皮子一碰的一条谣言,搞得终点半个站不安生。我还睡着呢,就被人打电话从床上叫起来了。”

栗说星特意看了一下时钟。

下午一点半接近两点。

他面无表情,无法对夜游的抱怨感同身受:“习惯就好。”

夜游:“你这个罪魁祸首用这么风轻云淡的口吻说话真的好吗?”

啧,真是麻烦。

虽然置身谣言的漩涡,但栗说星依旧不动如山。

隔着个屏幕,有什么好动的。

栗说星:“那你赶紧辟谣吧。”

夜游:“暂时不辟。”

栗说星:“?”

夜游:“几个主编刚才碰了下头,觉得虽然谣言很无稽,但谣言中也不是没有值得思考的部分。比如潜力值权重修改,引入评论计算这一点,其实是个思路。隔壁的女频网站,就曾成功地通过留言成为全文学网中读者粘性最高、收藏订阅比最高的网站。现在,终点的本章说做起来了,也有这块土壤了,我们在讨论,如果真的引入评论权重,引导作者和读者相互交流,是否会适当增加读者对网站的粘性,进而提高作者的收益。”

栗说星:“……”

栗说星突感不妙:“等等,万一你们最后通过了这个议题,改了计算公式,那我?”

夜游哈哈一笑:“那你就是我们编辑部的亲儿子,下个要证道的大神了。怎么样,开心不开心,意外不意外?”

开心你妹啊!

栗说星拒绝背锅,并想把键盘塞对方嘴里:“我强烈请求组织打消改算法的想法,为作者间的和平安定做出表率性的贡献!”

夜游:“哎,别激动,放平心态。西木啊,你要习惯,有些事情它虽然是假的,但说的人多了就变成真的了。”他用一个玩笑结束此次的对话,“也许我们真的会捧你和寂流打对台呢?”

展开内容+
  • 纸片恋人 截图1
  • 纸片恋人 截图2
  • 纸片恋人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