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安然裴琰小说阅读_婚姻是蛊深情是毒季安然裴琰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婚姻是蛊,深情是毒

婚姻是蛊,深情是毒

婚姻是蛊,深情是毒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竹子

作者:卿落九

时间:2017-09-27 10:25

评语:“安安,我能给你所有,唯独爱你。”她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季安然裴琰小说叫做《婚姻是蛊,深情是毒》,作者:卿落九,提供季安然裴琰小说阅读全文。婚姻是蛊深情是毒讲述:一夜发生了太多事情了,季安然发现未婚夫和朋友出轨双双背叛了她,而更大的意外还在后面,当晚车震的照片被曝光,未婚夫一怒之下退婚她成了全城的笑柄,这一切都是裴琰在后面设计,一切只为得到她。

精彩试读:

季安然眉头轻蹙,显然是对于男人的举动很是不满。

可某人像是觉察到她的反应似得,先她一步,手臂圈着她。

她只能被迫的承受。

“乖乖的,不然疼的只有你自己。”裴琰出声警告。

她冷着小脸,虽然生气,可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手臂上的疼痛不但没有半点缓解,反而越来越痛了。

裴琰低头看了她一样,目光不动声色的闪了闪,之后避开她的伤口,拽着她的手臂,直接将人塞进副驾。

其实,他完全没必要这么做的,就算他不拽着她,她也会乖乖跟他走。

别说这会手上,腿上都是伤,她走不了,就是她母亲的生死还握在他手里,她根本就不敢走。

男人直接将车开走,她偏头,看着从眼前一晃而过的别墅,欧式的小洋房,还带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庭院,倒是有种小家碧玉中透着温婉的韵味。

她记得,以前陆致远就说过,说要给自己准备一个这样的别墅,作为他们婚后的新房。

当时,他说那样的洋房,才适合她大家闺秀的身份。

现在看来,那是苏曼喜欢的吧,他这是处心积虑的要金屋藏娇呢。

“为了一个心里装着别的女人的男人伤心,你可真出息。”男人轻哼了声,不冷不热的开口。

“为了一个不爱的女人,处心积虑的得到,裴少你可有出息了。”季安然撇撇嘴,波澜不惊的顶了回去。

裴琰侧眸,饶有兴味的睨了她一样:“你怎么知道我不爱,说不定爱的非你不可呢?”

她抿着红唇皱眉,实在不懂这个男人到底哪来的底气,可以将谎话说的跟真的一样。

季安然不禁感慨,要是自己再小个五六岁,只怕被他这么随口一撩,都能把心都给勾走了。

她不说话,男人也没存心多说,一路上气氛有些微妙。

他将车子停下,她抬眸看去才发现,车子竟然停在医院门口,而且还是她母亲住的这家。

她不由得诧异,下意识的偏头看向身旁的男人,不懂他带自己到这来,是做什么。

她刚张嘴,身边的人已经推开车门下车。

季安然不得已,也只能跟着下车。

男人的步子迈得有些大,她跟着有些费劲,只能小跑着才勉强跟上。

她不由得伸手,在跟上他的时候,轻轻拽紧了他的袖子,捏在手心:“裴琰,你带我来着做什么?”

裴大少一言不发,仿佛没有听到,只是低头似有若无的瞥了眼被她拽着的袖子,薄唇淡淡的上扬。

季安然咬唇,只能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

裴琰左拐右拐,到了一间医生办公室门口,门都没敲,直接推门而入。

办公室内,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背对着门,而他怀里,还抱着个人,那小护士听着动静吓得花容失色,当即推开他,捂着脸冲了出去。

“我去,你特么自己单身,还不准我泡妞了!”顾笙黑着一张脸,瞪着不请自来的男人。

“给她看下伤势。”裴琰面不改色,仿佛压根没听到他吐槽,甚至连看都不屑看他一样。

顾笙想要骂人,都不让他泡妞了,居然还给他塞个病人来。

等会,他转瞬脸色一边,盯着季安然一个劲的瞧,按理说,依着季家往日在临城的地位,大家都是出生豪门,虽然不在同一个圈子混,可也都是听说或者见过的。

可这会,顾笙看着她那眼神,简直毫不掩饰。

“女人?裴琰你身边居然有女人?”他骂骂咧咧的走过来,身上的衬衣扣子还没扣好,敞开着露出大片的胸肌,围着她转了一圈,那眼神,好似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得。

季安然有些受不住,柳眉皱了皱:“顾公子,我不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所以,不是来给他观赏的。

顾笙听着,忍不住笑了,爽朗的笑声毫不掩饰。

“笑够了没,赶紧看病。”裴大少冷着一张脸,神情不耐。

顾笙瞧着,在他发作之前,见好就收,可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季安然几眼,俊逸的脸上,依旧难掩好奇。

他一边帮着季安然处理伤口,一边趁着裴琰不注意的时候,忍不住凑过去,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是怎么勾搭上他的?”

要知道,裴琰可不是那么好勾搭的,再说了,以前的季安然,他不出手,现在的季家,他是给自己找一堆麻烦,才会主动撩人家。

所以,在顾笙的认知里,肯定是季安然用了什么手段。

季安然看着他笑笑,不答反问:“那顾公子倒是说下,刚才那小护士是用了什么手段,把你给勾搭上的?”

“老纸这样的,是随随便便什么女人都能勾搭得上的?”他不屑的撇撇嘴。

“那顾公子认为,像裴大少这样的,又是随便的女人都能勾搭上的?”

顾笙看着她,撇撇嘴,竟然有些无力反驳。

他向来在女人间游走,从没有哪个女人这么让自己吃瘪的。

他突然捏着镊子的手不露痕迹的划了下她的伤口,虽然不重,可毕竟破了皮,血肉模糊的,本身镊子上的棉花球沾了碘酒,就很痛,再加上他有意为之,自然痛上加痛。

“啊!”季安然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出,当即脱口而出。

裴琰一直站在边上打电话,似乎是有事情要处理,这会听着声音,当即手机一丢,几步走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将坐着的小女人抱了起来,然后自己在她原来的位置坐下。

他单手抱着她的纤腰,让她整个人靠在自己怀里,单手将她受伤的手臂递了过去,连带着直接将男人手里的镊子和棉球夺走。

顾笙被他刚才突如其来的那一眼给震慑住了。

他绝对没有看错,那可是赤果果的警告。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你会弄这个?”顾笙一脸见鬼的看着他,真的今天的裴琰,绝对颠覆了他对他往日的印象。

同样震惊的,不止他,还有被某人抱在怀里的季安然。

她一脸的错愕,怎么都没想到,她不过是喊了一声疼,这男人就几步冲了过来,将她抱了起来。

她不禁有些恍惚,感觉有种被人捧在手心呵护的错觉。

真特么见鬼了。

她低咒了声,告诫自己,这一切都是裴琰的糖衣炮弹。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裴琰薄唇微微掀起,随即捏着镊子低头,神情专注的开始替她处理伤口。

冰凉的碘酒碰到她的伤口,疼的她依旧忍不住抽了抽手,试图从他手里抽出来。

男人顺势按住:“再乱动,疼的还是你自己。”

她抿着唇没吭声,只是目光忍不住往他身上投去,明明只是一个侧脸,可却见鬼的帅气。

他的动作,并没有很娴熟,甚至有些笨拙,可即便如此,却依旧小心翼翼的,深怕弄疼了她。

季安然心头微动,可只要一想到这个男人,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逼迫自己乖乖就范,她就怎么都感动不起来。

“看来没我什么事了。”顾笙看了眼,起身往外走去。

季安然看着他,几度欲言又止,终究没开口。

只是在男人给她处理好伤口,转身去洗手的时候,她急急的出门,果然看来顾公子靠在走廊上。

“找我?”男人慵懒的倚着,似笑非笑。

“是。”她深吸了口气,才坚定的点头。

他看着她,轻轻的笑了:“如果是借钱的话,我帮不了,如果是为了你母亲,作为医者,或许我还可以帮,但是……”

“但是什么?”她追问,对于钱方面,她本就没打算开口,就算顾家再有钱,凭什么帮她一个落魄千金。

“代价太大,我怕我帮了你后,不死也残。”他凑近她,再次盯着她上下打量,最后直起身子,淡淡的来一句,“也没长得有多漂亮,裴琰那家伙怎么就对你有那么深的执念?”

她红唇微张,震惊的都忘了说话。

顾笙看着她的反应,笑了:“不信?”

季安然点点头,对他的话,当真觉着没什么可信度。

男人别有深意的回头望了眼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说道:“那你知不知道,如今整个圈子都知道你是裴琰的女人?”

刚才,他是太震惊了,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个谣言,所以没当真过,所以才会在她出现时,那么惊讶。

可现在看来,那只是他不愿相信的一个事实而已。

此刻,震惊的便是季安然了,她愣愣的抬眸,盯着面前的男人:“你说什么?”

“显然,你是听到了。”他轻笑了声,双手轻摊,在她面前耸耸肩,“奉劝你一句,裴琰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失手过,与其等他没了耐心,连带着整个季家都被迁怒,倒不如趁着现在,好好跟他服个软,就什么事都没有,季家的危机自然也跟着解除了。”

“顾公子这是怂恿我把自己给卖了?”她冷笑,小脸上依旧没什么血色。

“跟着他,你不吃亏。”

季安然只觉着手脚冰冷,原本她还妄想着,在裴琰这拖延时间,然后想办法筹到前,将季氏的危机解除。

“在聊什么?”裴琰恰好出来,随性的开口。

展开内容+
  • 婚姻是蛊,深情是毒 截图1
  • 婚姻是蛊,深情是毒 截图2
  • 婚姻是蛊,深情是毒 截图3
close

目录 已完结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1245(简心卓航)阅读 | 1245简心卓航小说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