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不收江亦行沈予小说-阎王不收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蔷薇小说 > 阎王不收

阎王不收

阎王不收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长佩

作者:十月岚

时间:2019-01-18 10:45

评语:阎王把沈予发配回人间找“遗孀”谈恋爱

小说《阎王不收》的主角是江亦行沈予,作者:十月岚,为您提供阎王不收小说阅读,阎王不收小说讲述了:沈予死后无法轮回,地府徘徊半年还是被阎王发配回人间找“遗孀”江亦行谈起了恋爱。相识十年不知爱的沈予回到人间说爱就爱,用尽浑身解数攻略得江亦行欲罢不能。

精彩节选:

沈予这几天被江亦行连哄带骗的进行了多次接吻教学,虽然每次都很被动,但不得不说一是他已经适应了江亦行对自己使用的各种方法,二来也学会了怎么回应他。

以前他以为接吻是用不到舌头这个部位的,直到江亦行第一次亲吻他,用湿润灵巧的舌头把他整个人亲得软乎乎的,他脑海中对于接吻的认识就彻底被颠覆了。

他以前也以为接吻这种亲密的行为是只有相互喜欢的两个人才能做的,直到江亦行第一次亲吻他,把他推入了迷茫。

而此时他似乎已经习惯了那两片薄唇,不由自主向它们靠近并且亲吻上去的时候不再局促和紧张。

他闭上眼睛,睫毛煽动着,手臂搂着江亦行的脖子,压着他整个人后靠在椅背上。他感觉江亦行几乎是同一时间搂住了他的腰,抱着他再次将两个人的距离缩短。

江亦行的手臂隔着沈予身上的浅灰色的毛衣在他腰间收紧,任由他不太熟练的用舌尖从上下齿间探进来,小心翼翼地在他口腔里试探。

他的手自下而上在沈予的脊背轻抚,不小心没忍住笑了笑,沈予好不容易卷起他的舌头,他一笑又前功尽弃,来不及咽下的不知谁的唾液顺着嘴角滑下去。只见沈予一皱眉,咬住他的下唇含糊到:“你不要动...”

江亦行心中火烧似的,但还是等着沈予一点点“开疆扩土”。他也抽空说了句:“慢慢来宝贝。”

听到江亦行对自己的称呼沈予脑子又糊了,耳边嗡嗡作响都是他的声音。

他的学着江亦行的动作,舌尖扫过他的上颚,又与他的舌头纠缠。两个人的唇瓣紧紧地贴在一起,沈予突然感觉被江亦行反客为主的入侵到了自己嘴里。

“唔......”他呼吸不顺畅想抗议,喉咙发出的声音却变成了软绵绵的呻吟。

江亦行从他口中夺下主动权,温柔又霸道的和他接吻,见沈予实在憋得不行了就放了他的舌尖转而叼住他的上唇,含在嘴里细细吮吸,把他唇瓣吻得红肿了,又讨好似的用舌尖勾勒了一遍,最后落在他的唇珠上轻轻顶了顶,用牙齿暧昧地刮擦着。

“嗯,痛......唔!”沈予来不及反应就被江亦行抱着突然压在了办公桌上,他睁开眼睛看着俯身看他的江亦行,手还紧紧的吊在他的脖子上,双腿自然而然挂在了他的腰间。

——这个动作实在太羞耻了,而且两个人下半身贴得更近,他隐约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江亦行感觉自己小腹和沈予贴在一起的地方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他笑了笑,温热的气息洒在沈予的鼻尖,低头又吻住了他。

他的手顺着沈予的衣摆探了进去,掌心贴着他的肌肤上下游走,沈予一阵轻颤,喉间溢出小声的呻吟。

沈予被亲得脑子越来越不清醒,觉得一切似乎要水到渠成了,并没有察觉自己更加热情的在回应身上的人,手臂和双腿都在收紧。

江亦行的手顺着一路摸到沈予的胸口,感受那里的心跳越来越强烈。他喜不自持,手指移到右边温柔地围着胸前一点打转。

他的亲吻也从沈予唇上渐渐落在他的耳根和颈侧,指腹在他衣服下面毫无预兆地压上那一点红润,沈予闷在口腔的呻吟立刻从齿间泄出来:“嗯...”

他又睁开眼睛看江亦行,眼底氤氲着一层水汽,看得江亦行差点失控。

如果韩晨没有敲门,沈予小心试探一般的亲吻大概就要在这办公桌上开展成一场温馨而又激烈的情事了。

听见韩晨敲门沈予丢失的理智又重新回来,他慌乱地推了推江亦行,一开口又差点全是呻吟:“嗯啊...你不要亲了韩晨要进来了!”

江亦行心里计划着要怎么把韩晨发配去离总部最远的分公司打杂,一边意犹未尽的在沈予小腹上舔了一下,站起身帮他把衣服拉下来,把人抱起来在他耳边道:“学得不错,继续努力。”

沈予涨红了脸清咳两声:“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教导有方。”

“不用客气。”江亦行笑着在他脸上捏了一把,在办公桌上开了锁把韩晨放了进来。

韩晨一进来就看到他们江总在整理身上的衬衣,以为打扰了他睡觉,赶紧道歉:“江总,没打扰到您休息吧?”

“没有,什么事。”

沈予在一边腹诽:还没打扰?也倒是,刚刚这个人差点就在这里把自己睡了,不算在休息。

“江总,是这样的,上次您让魏哥去办的事,热搜那个,还有那两篇帖子。”韩晨把iPad往他面前推,又说:“经过抓取一二线网站的数据,我们分析出来,现在网络上的舆论几乎是五五分。”

“怎么说?坐那儿。”江亦行翻着整理出来的数据,顺便抬头看了眼沈予,发现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沙发上去坐着了。

他看了眼时间,又说:“先安排外面给我订饭。”

“好的江总。”

“两份。”他又补充到。

韩晨拨号码的动作停下来,抬头看看他,说:“......好、好的江总。”

订完饭韩晨又继续到:“现在公司股票涨幅还算平稳,今天早上升了一点,因为...因为我们买的营销号今天早上发了一条...实锤......”他一边说一边心虚地观察江亦行的脸色。

“什么意思?”

见江亦行面色没什么异常,他又说:“今早魏哥在开会,没接到那人电话,那人说有个人私信给他爆料了尚行凌秋的事情,他觉得发了没问题,就发了。”

沈予一听尚行凌秋,立刻来了兴趣,他从沙发上下来走到韩晨身旁的椅子坐下,专心致志的听他说。

“不知道是谁私信了他说,其实凌秋这两个字,是沈...沈总监的名字。”韩晨实在拿不准他们江总到底是会生气还淡定接受这件事就这么爆出来,毕竟自己当初无意间听到沈夫人和江总聊天的时候,他就千叮咛万嘱咐过这件事谁都不准说。

江亦行不由自主就去看沈予,发现那人紧皱着眉头,像是在努力思考着什么。

——他确实在思考,因为看江亦行的反应,韩晨这话的意思好像这个爆料是真的,那要是真的,自己什么时候叫凌秋了?

“江总,您看这个需要处理吗?”韩晨又问。

江亦行沉默片刻,看着iPad上一堆数据,又看了看纠结的沈予,最终说:“不处理了,让营销号统一一下口径,那个帖子删了吗?”

韩晨为难到:“帖子删了,封了他IP他又换了个IP接着发,楼都盖得很高,不过里面也有不少拿我们发的锤去打脸的。”

“那行,那就——”江亦行看着沈予笑了笑,说:“开新闻发布会。”

韩晨从江亦行的办公室出来人都是蒙的。

他们江总藏着掖着好几年的事情怎么这会儿还要开个新闻发布会来说呢?时间还这么仓促的定在了下午三点?

他赶紧把情况和魏衣说了,魏衣推迟了和一个外商见面的时间马不停蹄地组织运营和公关开了个紧急会议。

韩晨一走,沈予就站起来双手撑在江亦行的办公桌上,盯着他,问:“到底怎么回事!”

江亦行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递到沈予面前:“这个照片,是妈——也就是沈夫人给我的。”

听到他对自己妈妈的称呼,沈予心中没由来的就涌进一股暖流,他把手机拿过来,发现是一张B超单子,上面写着孕21周+2,就诊人就是他妈妈,时间在92年,那这个图片上的未发育完全的婴儿就应该是自己了。

沈予认真的看着上面的每一个字,甚至不由自主地就开始辨别图片里自己的四肢。他顺着一路看下来,在那张纸的右下角发现了“凌秋”两个字。

他抬头是疑惑的眼神,江亦行指了指他手里的手机,说:“妈说你出生之前一直盼着生个小女孩儿,提前起好的名字就是‘沈凌秋’。”

他这才重新有了点印象,小时候他妈但是没说起过这事,只不过他小时候翻到了一件小衣服,自己从来没穿过的,衣角用粉色的线绣了“凌秋”两个字。他正想扔了却被他妈拦下,又把衣服拿回去收得好好的,还跟他说这衣服是小时候她亲自给做的,照着女孩子的衣服来做,谁知道生了个带把儿的——这是他妈的原话,就这话到他二十几岁了,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尴尬。

他其实从来不知道,凌秋居然是自己的名字,而江亦行会用来命名尚行的大楼和那个新的研发中心。

他不知不觉,江亦行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他身后,弯下腰从背后抱住了他。

江亦行说:“我履行承诺告诉你了,凌秋是怎么回事。”他看着沈予的侧脸,笑说:“我真的没有出轨。”

而沈予脑子里像是一团浆糊,他条件反射只能问了个为什么。

为什么尚行的大楼叫凌秋大厦,为什么尚行那么重要的研发中心会叫尚行凌秋。

为什么江亦行这几年来一直没说。

“我想把我仅有的一点东西,全都用你的名字来命名,它们是你的。”

“我也是你的,这么多年,一直都是。”

江亦行闷在心里爱了十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就这么把这些话说出来。

当初沈予回来的时候他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直到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再控制对沈予的感情,准备破釜沉舟的时候,却又得知了那个令人悲伤不已的残酷事实——有一天当沈予从他这里得到他所有真挚的爱意之后,就会进入轮回,再次从他身边消失。

他只能打消那个念头,继续耐心地等待。

事情的转机是褚安的出现。江亦行找到了一个办法去破解这个死局,而后他终于可以大胆的去爱沈予,也可以教会感情一片空白的沈予爱上自己。

于这件事上他觉得自己是占了莫大便利的。

因为沈予不会爱人,他也变得小心翼翼而习惯沉默地去爱——也正是因为沈予不会爱人,他才有了足够的时间让自己找到爱的方法之后,再去教沈予爱人,并且一定是爱上自己。

他偶尔会觉得自己卑鄙又可怜。

沈予沉默了几分钟花了点时间去消化江亦行的话。

他听懂了他的意思,没有费多大劲就懂了,因为他的话好像给这段时间来自己心里纠结的问题提供了一个合理的答案,一个他百思不得其解也期盼已久的答案。

在这一瞬间他知道了江亦行原来是爱着自己的,紧接着他的心跳和呼吸都突然开始极速加快并且超出了他的负荷,甚至他的身体都像之前两人吃饭的时候那样闪了两下。

沈予突然开始心慌意乱。阎王说过,一旦他找到了情感的寄托,就可以开始轮回了。

他联系不上褚安,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和阎王更改协议。他准备问问阎王,自己可不可以不轮回了,就这样待在人间,像个人又像个鬼都没关系。

他舍不得走了,舍不得人间的昼夜交替日升月落,四季更迭花开叶落,也舍不得人间的悲欢离合,苦辣酸甜,更舍不得这段他原本没有的姻缘。

——他真的有点舍不得江亦行。

他知道尚行是江亦行的乳名,这也是他和伯父闲聊的时候他告诉自己的,却从来没有把凌秋和自己做过联系,因而也就不知道尚行凌秋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予心底的难过铺天盖地而来,他把江亦行交叠在他胸前的双手分开,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过身和他面对面,来不及勇敢和忍耐,眼泪就夺眶而出,大滴大滴像一颗颗透亮的水晶往下掉。

他本来不想哭的,可是他真的太绝望了。

明明他都准备好了等江亦行爱上自己,就无牵无挂的去轮回。一切准备他都做好了,偏偏对于自己也会爱上他毫无准备。

这世间万物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是他必须好好道个再见的,没有任何人或事是他无法放弃的。他立下四十九天非生即死的契约,不就是为了彻底和人间做个了断。

可他没想到江亦行爱得那么早,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在人间多了一个难以割舍的人。

江亦行给他擦眼泪,心疼得想把一颗心挖出来与他一起去轮回。他捧着沈予的脸,安慰的话来不及说出口,沈予就狠狠推了他一把,说:“你把铃铛还给我!马上还给我!”

他一边说一边把自己浅灰色的毛衣掀起来,却被江亦行一把抓住了手臂:“你干什么!”

“我们现在就做,你把铃铛还给我,你快点还给我!”他想挣脱江亦行脱下自己的衣服,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

他胡乱的擦干自己的眼泪,看了看手掌发现自己又开始变得有点透明,于是他推开江亦行跑到落地窗前对着太阳抬起手臂——微弱的光线透过他的掌心进入他的视线。

江亦行又一次静悄悄地走到他身后,手掌覆上他的手背,把他的手拉到唇边吻了一下,柔声到:“不要害怕,我在呢,我——”

“江亦行!”沈予突然转过身死死抱着江亦行的腰,颤抖着声音说:“求求你不要说了,我不想消失,我不想走了!你不要再说了......”

如果不是偏执的想再世为人重活一次,他恐怕永远都不知道眼前这个人一直爱着自己,而自己也会真的爱上一个人。

他害怕江亦行对他说了爱他就会立刻消失,他可能会喝下最后一碗孟婆汤,而这碗孟婆汤会让他忘记所有,忘了原来有个人这么小心翼翼地爱着自己。

江亦行拍着他的后背,一遍一遍地宽慰:“好,好我不说了。”

他其实想告诉沈予不要害怕,所有的事情他都处理好了,他终于可以无所顾忌的向他告白心意,即使他告白了沈予也不会消失。

有他在,他完全不用害怕的。

两个人相拥着在落地窗旁边静静站着,沈予哭了好一会儿——不算之前被江亦行气哭的话,从小打针吃药没哭,和爸妈分开没哭,自己死了没有哭,只有在父母离世的时候掉了几滴眼泪。

现在倒像是把上辈子欠的眼泪都哭完了。

他泪眼朦胧地看着江亦行的眼睛,想了好半天才组织好语言:“今天是倒计时第31天,还剩30天了,在这期间我们谁都不准说可以吗?这么多年你都没说,就...就再等等吧,好吗?”

沈予在恳求江亦行,他自己也听出来了,江亦行更是心如明镜,他不忍心看沈予伤心难过,又怕他一时冲动做出些无法挽回的事——铃铛是不能交给他了,现在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继续阻断他和地府的联系。

刚刚沈予的身体又闪了一下,他猜想是阎王那边又动笔了,心里计划着今晚可能要再和褚安见一面,一切的一切还是等尘埃落定了再告诉沈予。

这么多年都没说,那就再等等吧。再等一会儿就好,反正怀里的这人没明说的话自己都听懂了。

——他爱沈予,沈予也慢慢开始爱他,他终于可以不再苟活。

  • 阎王不收 截图1
  • 阎王不收 截图2
  • 阎王不收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