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总不肯离婚江景白南钺小说-先生总不肯离婚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彩虹小说 > 先生总不肯离婚

先生总不肯离婚

先生总不肯离婚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晋江

作者:一扇轻收

时间:2019-01-24 09:18

评语:结婚后发现两个人尺寸不合适。

小说《先生总不肯离婚》的主角是江景白南钺,作者:一扇轻收,为您提供先生总不肯离婚阅读,先生总不肯离婚小说讲述了:南钺暗恋江景白十年,后来心上人想要相亲结婚,他才忍不住出手,于是两个人迅速的闪婚了,结婚后,他很宠他,可是两个人由于尺寸不合适,江景白提出了离婚。

精彩节选:

“所以,你他妈就这么跑了???”

知道哈士奇找上门的原因,耿文倾险些就地给这家伙跪下。

“你就不问问人家为什么想要离婚,竟然转头就跑!”耿文倾一手扶腰一手捂脑袋,有点遭不住南钺的骚操作,“怪我,都怪我,当初给你备注什么不好,非给你备注南老狗。”

包括上回空余玫瑰还没在求婚时用上那事,对方婚后干的事情真是一件比一件狗。

换做以前,耿文倾要是敢这么大剌剌地叫他,南钺早一记眼刀削过去了。

可南钺这会儿压根没把注意放在耿文倾说的话上,坐在客厅闷不做声,脸上板得能掉冰渣子。

耿文倾也没兴趣打游戏了,站在还没从懵劲儿里缓回来的南钺对面,发愁地长叹一口气。

他是南钺的老朋友,知道对方中学时有个特别喜欢的小男生,阴差阳错间没能及时追到手,把人搁在心底将近十年,心如磐石得就差出家了。

耿文倾始终不晓得该拿什么形容他,直到看了一部09年的老电影,叫《忠犬小八》。

要不是南小八今年神来气旺,碰巧遇到江景白开始相亲,还死乞白赖把人拐到了手,耿文倾真怕这闷蛋忠犬没当成,牙板一呲成了疯狗。

眼下是不怕闷蛋得狂犬病了。

这人两眼一放空,直接当了傻狗。

以前好歹还是威猛坚毅的德国牧羊犬,现在好么,西伯利亚雪橇犬,哈士奇本哈。

耿文倾也是头疼:“你说你平时也不怂啊,一毕业就当着董事会的面刚你爸,上星期才把市场部经理批成孙子,怎么一到你媳妇那,你他妈就……”

耿文倾吐槽不下去了,急得直把右手手背往左手手心里砸。

颇有种恨其不强,怒其不争的味道。

南钺听他拍完手,闭眼倚到沙发靠背上,半晌道:“我当时以为他知道我骗他,做不出别的反应。”

耿文倾嘴巴张了张,又老实闭上。

对于骗江景白相亲结婚这事,没的辩,的确是错了。

可南钺也没别的办法,心上人都以结婚为目的跟好几个人相过亲了,这让他怎么沉得住气从普通朋友开始做起,怕是准男友的名分还没拿下,“初恋结婚了,新郎不是我”的悲剧已经上演了。

再说……江景白之所以找条件相当的人相亲,是因为担心遇到婚前人摸狗样,婚后荤素不忌,还仗着有钱有势纠缠不休的臭混蛋,本质上只是想踏踏实实地过小日子。

那南钺多合适啊,练达沉稳,不二之臣。

总归会对江景白一辈子都好,也不算……骗得很过分吧。

耿文倾琢磨了一圈,感觉还有周转的余地。

他脑子转得飞快,正要开口,南钺否定道:“这不是原因,他还不知道。”

在和江景白有关的事情上,南钺只有骗婚这事问心有愧。

江景白一提离婚,他第一反应就是事迹败露,心虚慌乱下不知从何解释,等他冷静下来,自己已经站到耿文倾家门前了。

竟然不是这个。

耿文倾咋舌:“说起来,小白同学也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了,他身边追求者从来没少过。你说会不会这回追他的人里,有他喜……”

南钺横他一眼。

耿文倾刹住嘴里的火车,比出抱歉的手势,把“喜欢”两个字呸出去,换了种可能性:“你最近是不是惹人家不开心了?”

说完他又给自己嘴巴来一下。

越说越不靠谱,问的什么屁话。

结果南钺下一句就证实了他的屁话:“昨晚他哭了。”

耿文倾:“??????”

比不开心还猛?!

耿文倾苦口相劝:“十年兄弟!你快十年才结成婚,能不能珍惜一下来之不易的革命果实?”

南钺面无表情。

耿文倾领悟过来:“……不是你惹他?”

南钺显然正被这点困扰:“不知道。”

耿文倾陪他一起困扰:“那他前几天有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

南钺仔细回忆,答:“没有。”

“家里出事了?工作上有麻烦?”

“没有。”

“他哭之前总该有预兆吧,接触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或者做了什么事?”

“我。”南钺答。

耿文倾愣:“你?”

南钺眼神闪了闪:“只接触了我,在床上。”

耿文倾:“……”

耿文倾:“…………”

耿文倾痛心疾首:“你是禽兽吧?就不能克制一点?”

南钺深吸一口气:“没进去。”

“没、没进去就哭了?”耿文倾心知南钺没什么特殊癖好,忙拱手,“对不住,是我污。”

两个大男人面面相觑。

耿文倾干着急也没办法,难得正儿八经道:“南钺,你回去直接问他吧,早点弄清楚,早点想办法,躲不过的。”

南钺松下肩背,手肘抵在膝盖,将脸埋在掌间抹了一把,静默良久才道:“我怕我解决不了。”

他当然知道躲不过去。

他只是不知道万一真到了必须离婚的地步,自己该给江景白什么回应才好。

同意离婚?绝对不可能。

逼迫对方?他也做不到。

进退两难。

能让南钺这种铜皮铁骨的神人接连失态两次,耿文倾由衷佩服起江景白这号人物了。

他还清楚记得上次是南钺一脸振奋地告诉他,江景白在相亲,江景白喜欢男人。

耿文倾抛了抛手里的游戏手柄,坐到南钺身边,本想拍拍对方肩膀,劝上两句好听的,南钺突然看着窗外站起身,顺手把带来的公文包拎上。

“这就要回去了?”耿文倾目瞪口呆。

神人不愧是神人,说拨云见日就拨云见日。

“嗯。”南钺握着车钥匙便要离开。

耿文倾好笑:“你又不怕自己解决不了了?”

“怕。”南钺脚步顿了下,还是快步往门边走,“但是要下雨了。”

耿文倾瞥眼窗外,云层遮得很厚,已经看不见月亮了。

“开车来的,没伞也淋不着多少吧。”耿文倾道,“再不济用我的呗。”

南钺和他在意的点完全不一样:“恐怕会打雷,他近期一直在看灵异小说,一个人在家,可能会怕。”

耿文倾听罢愣住,等南钺出了门,高咧嘴角笑出来。

爱让人变傻。

难怪变傻狗。

*

夏天的雨落得急,云层叠来不久,豆粒大的雨点已经噼里啪啦地往窗户上砸了。

江景白蹲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里,撩着窗帘往外看。

已经十点了,南钺还没回来。

他按亮手机,没有来电,没有短信,微信的聊天记录也停留在今天下午。

江景白的眉头早在不自觉间皱了起来。

他心里本就堵着疙瘩,这两天又接二连三发生了太多事,更加憋闷,神经被压迫得濒临迸裂,说离婚时不乏冲动的成分在内。

南钺深沉稳重,江景白料不到他会被一句离婚搞得狼狈遁逃。

刚进家门还因对方不痛不痒转身就走的冷淡态度心里发凉,此时一方面责怪自己没挑对提离婚的时间,一方面暴雨天气视野太差,惦念南钺的出行安全。

眼下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像南钺顾虑的那样,去联系小说里的恐怖情节。

江景白眼睛巴巴地对准楼下那条长路,懊恼地“啊”了一声:“……早知道等到周末再说了。”

他垂眼看着和南越的聊天界面,输入框关上又点开,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把指尖往软键盘上按,余光扫到楼下有一星光亮从远处拉近。

是车灯。

江景白认出那是一辆车,立马舍了手机,贴向玻璃,睁大眼睛努力辨别,简直像一只趴着窗户期盼主人赶紧回家的漂亮长毛猫。

雨太大了,夜色也暗,他只看清那是辆黑车。

江景白拿不准是不是南钺回来了。

而车主好似看见他一般,在宽敞无人的路中央突然切了两下远光灯,充作回应。

江景白的心跳瞬间跟着用力起来。

一时间甚至忘了自己才跟南钺提过离婚的事情,趿拉着拖鞋哒哒哒地小跑去玄关,等南钺换鞋进门又反应过来,胸腔里顿时沉甸甸的。

南钺的心情也是高空直坠:“晚饭吃了吗?”

“吃、吃了。”江景白撒谎,“你呢?吃过了吗?”

“嗯。”南钺也撒谎。

他定了定心神,示意江景白坐到不远处的沙发上。

南钺在他对面,直面现实:“为什么?”

问的什么无庸赘述。

江景白敛着眼睛:“相亲的时候……说过如果不合适,可以分开。”

南钺佯装镇定:“具体指哪里?”

江景白嘴唇嚅了嚅,没说出话。

“日常相处中,如果我有让你感到不适的习惯或举动,你大可以直接告诉我。”南钺见他不答,艰难挤出长句。

江景白局促摇头。

南钺真的特别好,即便离婚,他也不想编造对方不好的谎话。

“……是我的问题,比较麻烦。”江景白生性腼腆,羞于直接说出床事,只能一点一点给自己铺垫打气,“我们相识时间不长,感情还不算深……”

江景白说的心里抽了下。

南钺听的心里也疼了下。

“我做不到让你一昧迁就我,既然有不合适的地方,我想,还是即时分开比较好。”

南钺盯住对方扑上扑下的睫毛,喉结滚动:“谁说感情不深。”

江景白被打断,没说完的话陡然卡在嗓间。

南钺面上风云不起,尾声却难以察觉地轻微颤抖:“我喜欢你,喜欢得足够深了。”

展开内容+
  • 先生总不肯离婚 截图1
  • 先生总不肯离婚 截图2
  • 先生总不肯离婚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