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白事丧婚嫁白雪梅林晨小说-红白事丧婚嫁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红白事:丧婚嫁

红白事:丧婚嫁

红白事:丧婚嫁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月下小溪本尊

时间:2019-02-08 11:00

评语:爷爷去世了,丈夫也出了问题。

小说《红白事:丧婚嫁》的主角是白雪梅林晨,作者:月下小溪本尊,为您提供红白事丧婚嫁阅读,红白事丧婚嫁小说讲述了:白雪梅和林晨结婚的前一天,爷爷去世了,老人说红白喜事一起办不吉利,诸事不顺,可是她没办法不送一下自己的爷爷,可是后来,丈夫也出了问题。

精彩节选:

我一次次凝聚符咒,天雷咒也越来越熟练,基本上两秒钟之内我便能凝聚一道天雷咒。而这天雷咒,现在也是我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攻击符咒。只是在我练习符咒的时候,却隐约感觉到鼻尖多了一丝香气。

一丝清香,在我鼻尖蔓延。

我停下手,转过头看向四周,只见一只黑色的蝴蝶停在窗户外面。我诧异得看着那只黑色蝴蝶,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蝴蝶身上有一道若隐若现的黑色烟气慢慢进入了窗缝里。而烟气透过窗缝,飘进了房间,房间里也是一股子奇怪的香味。

咔。

就在我准备下床赶走黑色蝴蝶的时候,却突然感觉房间墙壁里隐约传来了一丝墙体破裂的响声。我惊得转过身去,看着身后的白色墙面,只见墙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纹。

墙裂了?

我诧异得用指尖轻触墙壁,可是就在我触碰墙壁的那一刻,墙壁的裂痕却在飞速衍生。我只见白色墙体上的水泥不断出现裂缝,裂缝就好像蜘蛛网一样向房间的四周开始扩散。而随着裂缝扩大,墙体里突然爬出来了一只蜈蚣。

我看着不断破碎的墙壁和突然冒出来的一只黑色蜈蚣,吓得慌忙冲向了门口。只是我手刚触碰到房间正门的时候,那扇木质的门突然开始腐烂起来,门的表层开始飞速脱落,腐烂的木板里面,爬出了一只只黑色的虫子。

“啊!方野!”我看着门上不断爬出虫子,墙上的裂缝里一只只蜈蚣也是蜂拥着爬了出来,心里充满了恐惧,吓得瞬间尖叫了起来。

鬼我现在倒是有些不怕了。

可是眼前这么多黑色虫子和蜈蚣出来,而且墙皮还不断脱落,就好像整个楼梯快要倒塌,我要被虫掩埋了一样。我不断叫喊着,看着眼前的黑色虫子不断爬过来,吓得慌忙凝聚了一道天雷咒。

咔。

闪烁的雷光在我只见出现,随着一声嗡鸣声,房间里的毒虫顿时被一道雷电击中,整个房间也随之震了一下。

房间里的毒虫被雷电击中,一片化作黑色飞灰。

我看着天雷咒居然对这些毒虫有作用,慌忙又开始释放天雷咒,一口气,三道天雷咒放出,我身上的天罡之力也顿时消散了一半。而就在我背靠着墙,继续准备释放天雷咒的时候,却只腐烂的门砰然而碎,一个满身溃烂的恶鬼向我冲了过来。

嗡。

我看着扑过来的恶鬼,吓得慌忙再次凝聚天雷咒,只是天雷咒快要凝聚成的那一刻,我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丝刺耳的声音。我整个大脑好像被一根针刺痛了一样,天雷咒也随之消散,整个人也蜷缩在地上,捂着脑袋,痛苦得挣扎着。

“妈妈,醒醒!”小童的声音在我脑袋里回荡。

我蹲在地上,痛苦得叫着,却感觉房间里的景象不断变幻着,本来开裂的墙面和腐烂的门,却在不断变幻的影响中完好如初,只是房间里的床铺和地面纸上,焦黑一片,好像刚被雷电击中过的一般。

“妈妈,你中毒了,快醒醒。”小童又在我脑海里提醒我。

我抱着刺痛的脑袋,睁大了眼睛,小童居然说我中毒了。而这时候,我再看向已经冲过来的腐烂恶鬼,对方已经转变城了方野的面容。

“白小姐,你怎么了?”方野已经扶起了我的肩膀,看着房间里的一切,一脸惊讶的问道。

此刻,我脑袋里的刺痛也消失了,而先前开裂腐烂的房间就好像没存在过一般,在我眼前也跟着消失了。不过现在的房间里,看上去也不比开裂的房间好到哪里,只是没有了那些毒虫。

幻觉?

我慢慢被方野扶起身子,惊讶得看着房间里的一切。而此刻,房间外面已经走进来了五六个人,王姐走在最前面,后面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最后面冲进来的是两个道士。

“哎呦。这是怎么回事?”王姐看着满地焦黑痕迹的房间,对方野冷声道:“方野,你这朋友还真刚入门啊?天雷咒都会用了啊?我开的是驿站,不是训练场,有你们这么胡闹的吗?”

方野回头看了一眼王姐的方向,又对我问道:“白小姐,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好好的?”

“我不知道。”我撑着脑袋,对方野摇了摇头,又想到小童的话,便开口道:“我好像中毒了?我刚才看见房子好像要塌了,门也烂了,到处都是黑色的虫子。我吓坏了,就用天雷咒打那些毒虫。后来你冲进来了,可是我看你的时候你全身腐烂跟鬼一样,本来我要用天雷咒打你的,不知道为什么脑袋一阵刺痛,后来那些虫子又消失了。”

方野睁大了眼睛,看向四周,最后又看向了王姐。

王姐上前两步,眯着眼问道:“你说你中毒了?刚才看见了幻觉?”

“我来吧。”就在这时候,跟着王姐进来的一个中年道士取出一张符咒,剑指一点,符咒便化作一道火光在房间里化作白色的烟雾。而随着白色烟气越来越多,房间里也渐渐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烟气。

黑色烟气极其细小,衍生到窗外,却消失了。

呼。

中年道士一挥手,白色烟气消散了,在场人眼神惊讶,一个个都看向了我。

“女施主!”中年道士上千走了一步,又对我问道:“女施主,看见幻觉之前,可曾见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

我愣了一下,慌忙开口道:“我看见了一只黑色蝴蝶停在窗户外面。”

“噬魂蝶!”中年道士眼神惊讶,说出了三个字。

在场的几个人,听到噬魂蝶,脸色都起了变化。而那一对穿着时尚的年轻男女已经走到了窗户口,身穿黑色皮夹克的年轻男人只是推开窗户,只是向下看了一眼,随后推窗而出,手一撑就从三楼跳了下去。

我惊讶得看着年轻人跳下去,还没两秒钟,那个年轻男人已经再次从窗口上飞跃了进来,只是手一张,一只黑色蝴蝶的尸体显露了出来。

“真是噬魂蝶!”一旁王姐看见黑色蝴蝶,眼神惊骇得看向了我的方向。

这时候,我却发现,其它几个人,连同那名中年道长也是一脸诧异得看着我。我见到这么多人看着我,本能得退后了一步。而一旁方野也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突然转过头看向了王姐的方向,质问道:“黑罗刹,这里怎么会有噬魂蝶?”

“方野,你这是什么意思?”王姐听到方野的质问,开口道:“难不成你还以为那噬魂蝶是我培育出来的?先别说这噬魂蝶本体多难找,要培养成功,你知道得话多大的心血吗?再说了,这噬魂蝶用一次就的死,我就算有噬魂蝶,也不至于对一个刚入门的新手用吧?”

几个人依旧看着我,眼神透着疑惑。

中年道长靠我最近,看了一眼地上的噬魂蝶,又看向我行礼笑道:“无量天尊。女施主,我是白云观的天缘道长,不知道女施主贵姓?出自哪一门?”

中年道长满面和善,看着我,方野却轻挪了半边身子挡住了我。

“几位,这件事还是交给我们九组来处理吧。”一旁黑色皮夹克的年轻男人声音清冷开口,又扫向王姐和两个中年道长开口道:“联盟早已命令禁制培育噬魂蝶这样的东西,这件事可大可小,黑罗刹,你是这里的老板,请把这两天入驻人员的名单准备一份,配合调查。还有,为了这位小姐的安全着想,还请几位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不要将刚才的发现泄露出去,否则后果自付。”

王姐听闻,嘴角轻哼,已经往外走去了,只是远远丢下了一句话:“最讨厌你们这些武道联盟的人,什么事都要插一脚。好,老娘配合就是了。”

“无量天尊。”中年道长又对我微微行礼,笑着看向我道:“既然联盟的人要处理此事,那贫道就不插手了。姑娘,后会有期。”

两个道长也离开了,房间里还剩下了我和方野,以及那对年轻男女。

两个年轻男女应该就是方野前面所说的武道联盟的人了,这时候两人又看向了方野。

方野回过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对年轻男女才开口道:“这位是我的朋友,刚入门不久,很多事都不懂。两位有什么话要问的就在这里问吧。”

“刚入门,就可以用天雷咒?”身穿黑色皮夹克的年轻男人嘴角挂起一丝笑容,已经走到了桌边将黑色蝴蝶放下。也不等我们回话,年轻男人又对我开口道:“我叫陈冰,国家安全局第九特别行动组二级警员,按照你们的话说,我们是武道联盟的人。小姐不知道怎么称呼?”

我听到对方问话,又看向方野,方野沉默了许久,才点了点头。我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我姓白。”

“姓白?”陈冰和一旁年轻女人对视了一眼,一旁年轻女人声音清脆开口道:“你是白家人?我叫秦明月,九组二级警员。”

我看向两人,也预料到对方会这么问,便连忙摇头道:“我姓白,但不是你们说的天卦白家的人。我是临山县的人,刚入门不久。”

“她是临山鬼先生带进门。”一旁方野清脆开口道。

年轻男女听到方野的话,眼神明显又动了一下。年轻男人看向方野开口问道:“假阎罗纪青云?”

“对。”方野轻声回答道。

展开内容+
  • 红白事:丧婚嫁 截图1
  • 红白事:丧婚嫁 截图2
  • 红白事:丧婚嫁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