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阴婚苏岩小说-借命阴婚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借命阴婚

借命阴婚

借命阴婚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半尺的追书

时间:2019-02-15 11:04

评语:

小说《借命阴婚》的主角是苏岩,作者:半尺的追书,为您提供借命阴婚阅读,借命阴婚小说讲述了:苏岩生来便与众不同,小时候为了活命,爷爷让他借尸续命,让我与一具古尸成婚,十多年后,他卷入一场异样的漩涡,变故横生。鸳鸯扣,美人出棺,与尸同瞑。

精彩节选:

我从门口上的窗户朝着里面看了眼,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周围都是各种正在工作的仪器。病床上躺着的应该就是陈阳,但整个人都盖着白色床单,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中年男子交代了几句,安童、我和沈浩跟着他进了病房。如果不是周围的仪器还在工作,我都要以为陈阳已经死了。中年男子吸了口气,很紧张的伸手将被子揭开。

看到陈阳的那一刻,我呼吸都快要停止。他的头发已经完全掉光,皮肤呈现出红水晶般的光泽,就连眼睛,除了眼瞳还能看出黑色,白眼仁已经全变成了晶红色。

而且被子拉开的时候,他的眼睛还很大的瞪着我们。

我突然就想起盘龙村山洞里,那个红衣女子从棺内取出的婴儿尸体,我敢断定,两者之间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沈浩绕着病床看了一圈,最后摇摇头说,“这种情况我从未见过。”

我看着安童,从她脸上我能看出她很难过,但这时候我心里却是有些愤怒。问她陈阳出现病症是什么时候。

“回来后的第三天!”安童声音有些哽咽。

我拖着她出了病房,在过道上堵着她喝问:“盘龙村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你别跟我说什么毒.品!”

安童也上了脾气,指着我的鼻子,“苏岩,你以为你是谁?”

我一把捏住她的手,愤怒的吼道:“你看看陈阳现在都成这样了,你还不说?你还是不是人?”

也许是我最后一句话刺激到她,安童眼泪瞬间就往眼眶里蹦出来,上来揪着我就乱抓,嘴里喊着:“你这个混蛋,混蛋,你以为我愿意。”

安童的突然崩溃,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好在林华和阿蛮过来将她拉开,然后她就蹲在墙角哭了起来。

林华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个沉默的男人第一次开口跟我说话,“有些事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说着他拉着阿蛮向走廊尽头走去,等于将安童丢给我了。

面对一个流泪的女孩,而且是个漂亮女孩,还是被自己弄哭的,这种感觉除了心理有些慌外,满脑子都是在问怎么办。

等了几秒,我才蹲下来身,双手扶着安童的肩膀,她抬起头脸上带着泪花,就这样看着我,很认真的问:“你觉得陈阳是不是因为我才会这样?”

我急忙摇头说不是,刚才的话是我说错了。其实冷静的来想,陈阳会成这样,完全是事情的发展,并不是因为安童的隐瞒。

安童抹掉眼角的泪珠,挑衅的朝我哼了声说,“你说我不是人,你媳妇才不是人!”

我吓得满身冷汗,赶紧蒙住她的嘴,让她不要拿媳妇姐姐来开玩笑,她也许不知道当年沈浩的事情,否则绝对不敢这样说。

等了一会,我发现媳妇姐姐没有反应,这才吁了口气,安童冷笑道:“瞧你这出息,满脸气管炎。”

“安童,我觉得我们该好好谈谈盘龙村的事!”我不想在纠缠这个话题,免得不小心得罪了媳妇姐姐。

而且现在的问题是盘龙村的事,我跟她扯这几句,只是想打破刚才的气氛。安童的想法应该也是这样,我这一说,她脸上表情也严肃起来。

安童朝我伸出手,我心领神会的将她拉起来,她抹了抹脸,看到我盯着她,丑了我一眼说,“你想知道整件事的话,明天到我家来,但是今晚我想请在医院看着陈阳。”

去她家?我突然感觉盘龙村的事恐怕不是一件案子那么简单,这背后很可能有一个跟安童有关的秘密。

这点她跟我很像,至于照看陈阳,即便不是她的请求,只要有需要,我都会义不容辞。

想到刚才将她逗哭了,我也想逗笑她,于是立正敬礼,用报告的口吻说:“保证完成任务,给领导争光!”

“噗嗤!”安童一下就笑了,但很短暂,随后她转身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向病房。我也叹了口气,说,“现在也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帮我个忙,给沈浩和阿蛮找个宾馆。”

随后我进了病房,将事情和沈浩说了,让他跟着安童去找宾馆休息。

沈浩却拧着眉头,“今晚我陪你一起守!”接着他就让阿蛮跟着安童和林华离开。

病房里一下就只剩我和沈浩,还有之前照看陈阳的中年男子。也不知沈浩用了什么方法,他把中年男子拉到一旁说了一会话,中年男子就走了。

他这样做让我隐隐不安起来,其实从他说要留下来,我就知道今晚应该会有事发生。

沈浩送走中年人,回头把门反锁,还让我拿了一块床单将门上的玻璃遮上。

做完这些,他才满脸愁容的跟我说,“你在给我细细说说盘龙村遇到的事,重点说在里面看到的东西。”

他这么问,我也想起来,以前说过几遍,但都是说事情的经过,对于看到的东西,我都没有细细的描述过。

我回忆了一下,将铁锅里熬的东西,还有百口棺材,包括盘龙村怪异的村民,甚至事情的开端,死囚的尸体。沈浩追问的重点是红裙女孩取走的婴尸,他好像很感兴趣。

听完,他神情凝重,给阿蛮打了个电话,好像让他将什么东西拿过来,具体我也听不太懂。

我不明所以,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他说现在还不确定,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等明天见了安童再说。

不多时,病房门响了起来,阿蛮背着一个黑包出现在病房。

我有些奇怪,之前也没见他有包,沈浩哥说他们之前就在昆明开了房间,正好就在附近,刚才也没跟我说清楚。

沈浩接过包裹又将阿蛮使走,病房里有只剩下我们两人,这会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要用被子将他整个人全部盖住了,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回头就看到他的样子,会觉得渗人,特别是那双眼睛更吓人。

我和沈浩聊了一会,他就让我休息。这几天都没能休息好,又坐了很长时间的车,我的确也是累了,靠着椅子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这一睡就有些忘了时间,等我醒来的时候,周围黑黢黢的,灯也没开,窗外的光线也很暗,我眼睛没法适应这样的微光。

我喊了沈浩一声,房间安静得有些可怕,下意识的就去摸胸口戴着的血棺,想让媳妇姐姐给我壮胆。

但这一摸却是摸了个空,顿时我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心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黑暗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的眼睛也适应了微光环境,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从病床上翻身站了起来。

微弱的光线下,他的眼睛反射出一种宝石红。陈阳...我捂着嘴,生怕叫出声。

陈阳像没有意识,双手自然垂落,脚步生硬的走向门口,拉开病房门就走了出去,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我担心媳妇姐姐,不知道血棺怎么会突然就消失了,但目前却只能先顾着陈阳,急忙追了出去。

刚出门,我就发现不对。偌大的一个工人医院,过道里却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而且所有东西都蒙上了一层绿色。

我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在去看还是一样的,这时,陈阳走到了护士站,突然回头朝我看来,现在他的皮肤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那双眼睛还是红色。

他嘴角突然上扬,露出一个冷笑。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就在这时,拐角出现一张手术床,没有人推,诡异的自己开了过来。

手术床来到陈阳身边停了下来,陈阳直挺挺的躺了上去。接着,远处又出现一张手术床,同样没有人推自行来到我身边停下来。

诡异的一幕,让我的心跳瞬间加快,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

我准备往后跑的时候,身子却突然不听使唤,自己飘起来平平的躺倒手术床上。

这时我想大声喊叫,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出声,更恐怖的是,我一躺下去,就看到手术床前站着一个恐怖的身影。

这个人,赫然就是被我和安童解剖取掉器官的死囚,甚至他腹腔上丑陋的缝合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吓得快哭了,死囚的尸体已经埋在了盘龙村,现在出现的肯定是鬼。我努力的挣扎,手脚完全不能动,就在这时,手术床却被他推动起来。

平躺着的我完全不知道手术床朝那里走,但心里却有个可怕的想法,他的尸体是被我解剖的,他该不会是回来报仇吧?

越是这样想,我越是怕得全身都在发抖,而且所有的一切都是惨绿色的,看上去更加的渗人。

整个医院,只有手术床的滑轮在地上摩擦发出的声音,还有我粗重的呼吸声。

  • 借命阴婚 截图1
  • 借命阴婚 截图2
  • 借命阴婚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