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盛宠鬼王夫君惹不起曲念南宫念小说-冥婚盛宠鬼王夫君惹不起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冥婚盛宠:鬼王夫君惹不起

冥婚盛宠:鬼王夫君惹不起

冥婚盛宠:鬼王夫君惹不起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小说520

作者:水月月

时间:2019-02-25 11:10

评语:她打小就总是能在黑暗中,看到一些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小说《冥婚盛宠:鬼王夫君惹不起》的主角是曲念南宫念,作者:水月月,为您提供冥婚盛宠鬼王夫君惹不起阅读,冥婚盛宠鬼王夫君惹不起小说讲述了:曲念打小就总是能在黑暗中,看到一些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说直接点是阴阳眼,说婉转点,那就是和正常人不一样。 而这个秘密,除了他的家人外,外人根本无从知晓。

精彩节选:

顿时,我只觉得浑身像有几百条冰虫,同时爬上瘠背。

我急忙扭头拉着乔诚的手臂:“走吧,不想吃了。”

乔诚自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正拿着手机看得兴起,便拨拉开我的手:“再等会儿,我还没吃饱呢。”

话完还将我摁回了座位上,笑着说:“一会,啊,就一会。”

话完又低头接着看手机去了。

而就在这时候,我的余光里像是影影绰绰多了些东西。

我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像是有一片碎花布的裙子在身边一侧凸了出来。

小女孩已经来到我身边,而且就近在咫尺。

想起她那张能够裂开到巨大程度的嘴,我整个人都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给僵硬着伸手进包里,摸着那个从宽爷处拿来的符咒,可接下来该怎么用我却不知道。

我记得宽爷每次用的时候,好像都是烧掉才起作用的,并且还要念着咒语。

“我告诉你,他就要死了。”

耳边蓦地凉气一抚一抚的,女孩变调的声音在耳边起起伏伏。

显然他是说那个男人要死了。

我一动不敢动了。

女孩的声音继续问我:“你想多管闲事救他吗?”

我大脑一片空白,说实话,以前看到阴灵的时候,一般情况下他们就只是那样飘走而已。

可是自从在乔家寨,见到蔡蓉的阴灵之后,到后来我又看到了化成乔妈***老妇鬼。

他们都无一例外的跟我讲话,问我问题。

这是我全所未有过的经历。

就在去乔家寨以前,最多也就是听得到一些嘀咕的怪声而已,而且并不是很明确。

谁能想到呢?

如今我居然发展到了,大白天的在这么多人的地方,还能听到一只小阴灵跟我讲话。

事到如今,我只能不安的动了动身子,装做什么也没听到,只是催促着乔诚:“快走吧,我真的有些不舒服。”

乔诚这才抬起眼睛来,大概是看我脸色苍白,这才急忙收起电话:“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就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那个被小女孩跟踪的男人站了起来。

他好像是要穿过我们身边的样子,可就在走到我们桌子前时,不知道是脚下一滑,还是他自己身体的原因,总之冷不丁就那样往前一倒。

而乔诚这时候正在低头整理他的包。

我吓得惊叫一声,急忙抬手去扶那个男人。

谁想就在这一抬手的时候,我都不清楚自己手里何时捏着根竹签子,就那样哧拉一下,扶住了男人的同时,我手里的竹签子也正正地剌进了他的手掌。

而且还那么恰到好处的对穿而过。

我懵了!

所有人都吓懵了。

男人一声惨叫过后,手掌心里的血液滴滴答答的掉落下来。

我看着他手掌上,那根对穿而过的竹签子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拿了根签在手里?

“嘻嘻!”耳边起一串银铃似的尖笑声。

是那个女孩,就在大家都乱做一团的时候,她就蹲在旁边的桌子上裂着大嘴朝我笑。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在搞鬼。

此时,男人疼得滚到地上。

男人被老板和乔诚好不容易扶起,便指着我杀猪般的吼叫着:“报警,快帮我报警,这个小姑娘要杀我,别让她跑了。”

冤枉啊我!

可是这一切解释都只是徒劳,乔诚一再的向他解释我不是故意的,先去医院处理伤口,稍后大家再做协商。

可男人就是不干,虽然疼得死去活来,却还是要一直朝着我骂。

有人帮忙报了警并叫了救护车。

不久后,乔诚陪着男人一起坐救护车离开。

而我却被警察带回了局里,因为要调查案件原因,所以我暂时安排在一间审讯室里。

你说这叫怎么回事?

一个小时前,我才从这家警局里听演讲出去。

一个小时后,我却是被这些警察叔叔给抓回来的,真是撞墙的心都有了。

不过目前来说,我还是比较关心那个男人的手掌情况究竟如何。

如果要是正好刺到了神经线,那以后都会影响到他的手掌活动力。

而连带着的,我也算是玩完了,医疗赔偿在我这儿就是一个无度黑洞。

怪只怪那个小姑娘,我和她无冤无仇的,她干嘛要这样害我呢?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个女警进来做了笔录,说还得看受伤方怎么打算。

说白了,这一切都得看伤情的级别来鉴定。

也就是说,无论鉴定得如何,反正我赔偿这是跑不掉的了。

想想年迈的宽爷要是知道这件事情,该得多操心。

我真恨自己,当时没有把手里的符咒给扔出去,打中那小姑娘。

……

女警走后,我独自一人坐在审讯室里胡思乱想着。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的时候,就听一声沉沉冷冷的声音,阴森森地传进耳朵里来:“娘子,我说过,这是你的劫数,你躲不掉的。”

是那只鬼王南宫烈的声音,正如每次他现身一样,尾音刚落之时,他人已经浮在屋子中央。

只见他黑袍微扬,脚下白底乌靴悬在半空,目光深若万年寒冰,那朱红的唇角上衔着一抹淡淡笑意。

只是那张虽然好看得无可挑剔的脸,还是苍白得让我害怕。

这种苍白时时再提醒着我,无论他多好看,他只是一只鬼而已。

对于我们人类而言,他就是异类。

当下我吓得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门口拼命的拍门:“有人吗,有人吗?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

警察一定觉得我疯了吧,谁也没理会我。

“娘子……。”似是一身深深的叹息:“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是你的牢狱之劫,上天注定的事情无人能解,所以你不必惊慌,只待时辰一到,劫数自然就解。”

他这句话到是吸引了我,我想起当初在乔家寨的时候,廖疯子指证说我是杀人凶手,当是南宫烈就这么跟我说过。

难不成那时候没有造成牢狱之灾,所以今天才会遇到这事儿吗?

当下心里一动,便大着胆子回头,想要问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哪成想,转身就看到一张白生生的脸近在咫尺。

南宫烈不知什么时候从空中落了下来的,此时就站在我面前。

这么近的距离看上去,更显得他好看到不可思议。

可也正因为有他这强大的鬼王气场,像是使整个小小的审讯室空气里都浮着一层薄冰,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娘子别害怕,不管如何,为夫会一直陪着你。”

可是,正因为有他陪着,我才害怕的好吗?

此时根本就没有人来救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想要转过身去不敢看他。

哪知却觉得下巴上一凉,白暂且指关节分明的大手,一下子钳住了我的下巴:“娘子,难道你就不想念为夫吗?”

想念他?有病吧我?

“放手。”我眼里泛起一层水雾。

似乎看到我想哭的样子,南宫烈修眉微蹙放开我。

他的肤白若雪和黑色的长袍行成强烈的对比,矜冷霸气的帝王威慑感让我心里一缩。

说实话,我是鼓足了勇气才叫他放手的。

可现在他放开我后,那深潭一样的眼睛沉沉锁在我脸上,我害怕及了。

曾经不止一次看到他是怎么收拾那些阴灵,如果他也向我挥挥衣袖,我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那宽爷怎么办?

我还没有报答他的养育之恩。

乔诚怎么办,我连句道别话都没有。

谁想,南宫烈的视线突然像是软化了几分,而后他抬起手来,长着鲜红朱砂痣的手轻轻摩挲着我的唇瓣。

他那样温情万分:“不要哭,为夫只是心急想念你。”

我整个人僵住,头动不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我,又用这样万般溺宠的语气,跟我讲话的时候,我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这种不自在,原于身体内心里居然有些害羞感,而不是惧怕感。

这让我更加无措和害怕,他一定是给我施了什么法术。

当下急忙伸手进衣袋里去掏符咒,随意什么咒吧,反正我平时也搞不清楚,宽爷什么时候该用什么符。

我就那样蓦地掏出来,一把往南宫烈身上拍去……

谁想这个符咒拍到南宫烈袍子上时,居然没有如我想像他会吓得消失之类的?

没有。

那个符咒只是像拍在我们普通人类身上似的,对他没有起任何作用,就这样掉到了地上。

这下完了,我在心里哀号。

南宫烈冰冷的凤目垂下,看了一眼地上的符咒,声音冰冷质问:“你就这么不想看到为夫吗?”

“我……我不是你的娘子,你找错人了。”我颤着声音,想要挣扎开他攥住我手腕的手。

“我南宫烈岂会连自己的娘子也寻错?”蓦地钳着我的手腕重重一推,我被他整个制在墙上背靠着。

紧接着他的身体也随着覆压了过来。

他很高大,大约一米八以上的个子,我的头顶最多只齐他的肩而已。

要想逃脱根本不可能,只是在这一压一挤之间,那凉凉的带着檀香味的薄唇已经吻了过来……

展开内容+
  • 冥婚盛宠:鬼王夫君惹不起 截图1
  • 冥婚盛宠:鬼王夫君惹不起 截图2
  • 冥婚盛宠:鬼王夫君惹不起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