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倾世沉香叶沉香慕容祈小说-重生之倾世沉香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倾世沉香

重生之倾世沉香

重生之倾世沉香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悠书阁

作者:琬晴

时间:2019-02-27 14:29

评语:丞相嫡女,本应荣耀一生,但是却经历坎坷。

小说《重生之倾世沉香》的主角是叶沉香慕容祈,作者:琬晴,为您提供重生之倾世沉香阅读,重生之倾世沉香小说讲述了:叶沉香,丞相府嫡女,刚出生就被丢到乡下自生自灭。十七岁父亲将她接回来,转手就将她送给慕容祈。他许她皇后之位,但是却和妹妹背叛了她,让她含恨重生,这一世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精彩节选:

沉香回到香荷园,薛氏已经睡下,翠竹也已经把床铺给她弄好。

小桃打来洗脚水,问她:“小姐,大少爷多好的人呢,不但给夫人不少好东西,就连我们这些下人也都有赏赐呢。”

沉香摇了摇头,笑道:“这点东西就把你收买了?”

小桃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道:“小姐,我只是觉得大少爷人挺好的,你何必要对他这般绝情。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你万一惹恼了他,只怕……”

“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沉香打了个打哈欠,“今晚有些累了,早点睡吧。”

小桃与翠竹伺候沉香睡下,便也都退了下去。

这一夜,沉香总觉得睡不踏实,中途醒了好几次。眼看天款要亮了,外面突然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沉香正准备披衣而起,瞧瞧怎么回事。刚撑起身子,就见一个黑影,拉开窗子跳了进来。

沉香正要大声呼救,那黑衣一转身,叫了声:“大小姐。”

是姜先生!沉香疑惑道:“姜先生,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儿?”

姜先生也疑惑道:“大小姐,你不是被老夫人打了板子,已经不能下床了吗?”

沉香一听,顿时觉得不对劲儿,急忙问道:“你听谁说的?我这里一切安好啊。”

“我今日在园中晒草药,听到路过的丫鬟说,你顶撞了老夫人,还拒不认错,老夫人不但打了你,还不准外人探视,更不准请郎中。我便想着,那些外敷的草药给你。”说着,晃了晃手里的两包草药。

“完了,我们被人算计了。”沉香顿时明了,于是,赶紧推开窗户道,“趁现在没有人发现,你赶紧走。我过段时间,再去找你解释。”

姜先生是何等玲珑剔透之人,当他看见沉香完好无损,便已经猜到着了道。

所以,二话多说,立刻便准备原路返回。

然而,他刚跳上窗台,便听见外面传来剧烈的敲门声。看来,是来了不少的人呢。

“现在怎么办?”姜先生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他前脚刚来,后脚便有人敲门,定是来捉奸的。姜先生暗骂自己笨蛋,若换作往常,他定不会上当。可因为牵扯了沉香,他所有的聪明才智统统都不管用了。

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要来看看。

沉香想了想,抬起头,朝姜先生灿然一笑:“不是你告诉我的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姜先生现在哪里有功夫跟她说笑,若是别人看到他在香荷园,就算他们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了。他一个大男人倒是无所谓,可是若是影响了沉香的清誉……

想到这里,姜先生心一沉道:“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这里可有后门?”

“后门倒是有。只怕某人正等着你从后门出去呢。”

这是有人故意设的局,只怕他们早已经把香荷园围得水泄不通。姜先生若是在后门被抓住,那基本就坐实了他们之间有苟且。

姜先生似乎也想到这一层,他看了沉香一眼,握了握拳:“你放心,我到时就算以死明志,也要护你周全。”他的眼神很坚定,带着毋庸置疑的决绝。

沉香却摇了摇头,朝他眨眼一笑:“你放心,我自有主意。”

此时,叶振濂与顾氏站在门外,银川与小厮们拼命敲门。萧氏闻讯赶了过来,叶云华自然也不能错过自己亲自设计的好戏。叶如意更是爱凑热闹的主,喊了叶如霜一同前来。

大门半天无人来开,萧氏忍不住哼笑道:“这大晚上的,大小姐只怕正睡得香呢。我说顾姐姐,你可别弄错了?”

叶如意却在旁边幸灾乐祸:“人家银川亲眼看见姜先生进去的,岂会有假?再说,姜先生这人向来是风轻云淡不问世事的,可是那天竟然帮着大姐说话,可见,他们两人定不一般。”

叶振濂微微皱起了眉头,本来他是不信的,但架不住顾氏在旁边打边鼓,他便过来瞧瞧。

没想到,人越聚越多,若是虚惊一场,只怕也有些难堪。

他本来想让大家都回去,可是敲了半天门,没人开,的确有些蹊跷。刚才萧氏那话,分明是在说,这里面不简单。于是,再也等不了,吩咐小厮:“把门给我撞开!”

香荷园的门,撞的“哐哐”响。琉璃园也听到了动静。

北静王慕容浔正与叶庭轩秉烛夜谈,突然听到巨大的撞击声,急忙出来看。他法院不远处亮堂堂的,而且有嘈杂的人声。“咦”了一声:“庭轩兄,你们家这是干什么呢?”

叶庭轩一看,似乎是香荷园出事了,顿时有些心急。

虽然回来的时候,他已下定决心不再管那个狼心狗肺的女人,可是现在看见那边闹闹哄哄,他就忍不住有些担心。

“殿下,不如我们去看看吧。”叶庭轩提议,“我们就站在前面的亭子里,便能把香荷园发生的事尽收眼底。这样,既不会打扰众人,殿下也不必暴露身份。”

慕容浔想了一下,觉得叶庭轩的提议不错。两人便一同起身,去了凉亭。

眼看香荷园的门就要被撞开,小桃急忙去看门。当她看到老爷夫人小姐都在门口,整个人都傻了,结结巴巴的请安:“老爷,二夫人,三夫人,二小姐,四小姐、五小姐,你们怎么都在呢?”

叶如意是个急性子,她巴不得把叶沉香捉奸在床,于是,推开小桃,当先闯了进来。

边走边说:“你们小姐的奸夫呢?这会儿可藏好了?”

小桃赶紧去拦,却一个也拦不住,她都快急哭了:“四小姐,你说这是什么话呀。你们等等,我去通报小姐……”

“等你去通报,那奸夫早跑没影了。”叶如意说着,已经来到了亮着灯的房间。

不等她推门捉奸,门“吱”一声开了。叶如意还未反应过来,脸上便狠狠挨了一巴掌。

沉香居高临下的瞧着她,冷冷道:“嘴里不干不净,该打。”说完,看着涌入院中的人,脸上露出了委屈的神色。

她既不朝叶振濂行礼,也不喊人,只淡淡的道:“这般兴师动众,不知我叶沉香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叶如意被打的一个趔趄,萧氏眼疾手快,扶住她,指着叶沉香的鼻子骂道:“你做了什么,你自己还不知道吗?难道真的要老爷搜你的屋子?”

沉香转头看着萧氏,眼神阴冷无比:“三娘,我究竟做了什么,还请明示。”

萧氏被她看的脊背发凉,但仗着人多势众,硬着头皮道:“那看病的姜先生,可在你屋里?人家都瞧见了,你还想抵赖么?”

“呵呵,原来真是捉奸来了。”沉香看着叶振濂,一字一句的说,“爹,你就那么不信任女儿吗?”

叶振濂被她说的有些害臊,尤其是,面对这么多人,她仍旧是面不改色。这多少让叶振濂有些打退堂鼓。毕竟,被顾氏挑唆而来,的确有些不大气。

顾氏是个善于谗言观色的,她上前一步,替叶振濂说话道:“你这死丫头,做了伤风败俗之事,难道还不准我们过来吗?还有,你这说话的语气、态度,是跟长辈说话的样子吗?真是没教养,没教养!”

沉思丝毫不惧,只勾唇冷笑了一下,轻蔑的扫过几人:“既然是打定了注意要算计我,又何必说这么冠冕堂皇的话。”

顾氏被她戳了痛脚,十分不悦。当下也懒得多说,未免夜长梦多,搜人要紧!

“你若是清白的,就让我们进去搜一搜。”

这么心急吗?沉香笑了,侧开身子道:“姜先生就在屋内,谁想去看,就进去吧。”

顾氏一听,沉香终于承认,顿时大喜。她就知道,这回准跑不了。

“老爷,你听听,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顾氏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怂恿叶振濂进去。

只是,当他推开门,看到里面的情形,顿时傻了眼。

只见薛氏躺在床上,脸色发白,姜先生在给她针灸,屋里防着一堆药草,翠竹正在碾药,还有个下等丫鬟正忙着给薛氏换额头上冷敷的毛巾。

几人看到突然闯进来的叶振濂,均是一愣。

姜先生正拿着一根银针在火上烤,朝叶振濂点了点头:“老爷,你是来看夫人的吗?夫人半夜高烧,几次惊厥,必须及时医治。还请恕在下不便起身行礼。”

叶振濂尴尬的点了点头,含糊的说:“没关系,没关系……”

顾氏以为此事已成定局,大喇喇的闯进来道:“老爷,那奸夫可抓到了?”话音未落,脸上便结实的挨了叶振濂一巴掌。

顾氏跌在地上,看到眼前的一幕,整个人都懵了。

“你这个贱人,没事就喜欢挑拨离间。我看你还是去西苑好好冷静冷静吧。”说完,一使眼色,手下的两个小厮便把顾氏拖了出去。

叶振濂是铁了心要教训她。任凭顾氏如何哭喊,他都无动于衷。

而门外想要看热闹的,也都悻悻的退了出去,然后灰溜溜的走了。叶如意还是有些不甘心,萧氏斥了她一句:“没看见你爹正在气头上,若再要火上浇油,只怕咱们母女都没有好下场。”

叶如意这才不情不愿的跟着萧氏离开,而叶如霜从始至终都像个闷葫芦,一言不发的来,又一言不发的去了。

叶云华张了张口,终究没有开口向顾氏求情。就像萧氏说的那样,现在叶振濂正在气头上,若是追究起责任。还是银川来报的信,按她也脱不开干系。

今晚,他只处罚了顾氏,可见是替叶云华兜着了。

叶云华想通其中关系,便向灰溜溜的离开,这时,却见银川从暗地里走了上来,悄声在叶云华耳边说了什么。叶云华顿时眸光大亮,跟着走进了屋。

叶振濂瞪了她一眼,让她赶紧走。叶云华却并不急着离开,而是转身拉住沉香的手,歉疚的说:“大姐,你也别埋怨大家,若是一个人行的正坐得端,岂会让别人想歪了去。”

沉香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这叶云华还嫌跟头栽的不重吧。

“你的意思是,我德行有亏?”

叶云华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若你真的坦荡,你枕头下的东西是什么?”

什么?沉香还没听清,就见叶云华两步走到里屋,掀起枕头,抽出一件藏蓝色披风。从颜色到款式,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

这下叶振濂的眼神从刚才的愧疚,顿时变成了怒意。

叶云华把披风扔到沉香面前,质问她:“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沉香也有些懵了,这是她救命恩人的东西。每天她都要看一看,摸一摸才行,只是这披风她一直小心珍藏。每次睡觉前都会放进柜子里的小匣子中。现在,这披风怎么会在枕头下面?

难道是她出去的时候,有人进来过……

沉香还没想明白,叶振濂已经怒不可遏:“今日,你若解释不清楚,明日便还回乡下待着吧!”

  • 重生之倾世沉香 截图1
  • 重生之倾世沉香 截图2
  • 重生之倾世沉香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