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头老月光吴钦李以衡小说-心头老月光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蔷薇小说 > 心头老月光

心头老月光

心头老月光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寒武纪年

作者:白马非马

时间:2019-03-02 11:25

评语:伪性冷淡深情痴心攻&欲求不满作死矫情受

小说《心头老月光》的主角是吴钦李以衡,作者:白马非马,为您提供心头老月光小说阅读,心头老月光小说讲述了:李以衡心里一直悄悄藏着一个无可替代的白月光,直到有一天,被他家作天作地的小妖精吴钦给发现了,世间泥泞,再活一次,我一定最先遇上你。

精彩节选:

不到十分钟,周大莉就穿得花里胡哨的出现在门口,和抱着一箱啤酒姗姗来迟的陆匪一起上了桌。

周大莉一见这架势,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你们寝室聚餐啊?钦钦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吴钦直接伸手给他拆了套餐具递过去:“你什么时候脸皮这么薄了,再说了,别想太多,饭钱是要平摊的。”

“……成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周大莉这人能说会道油嘴滑舌到哪儿都吃得开,坐下没几分钟屁股都没暖热板凳的功夫就已经和大家打成一片了。

除了不苟言笑的李以衡和神情恍惚只专心开啤酒盖儿的陆匪他搭话不多以外,不仅顾着和吴钦打嘴炮还不忘逗乐任密秋。

没耽搁太久就上了菜,火锅咕噜咕噜地煮起来,食材架就放在吴钦旁边。

吴钦问:“谁吃辣?”

周大莉赶紧表态:“我吃!”

任密秋也补了一句,指了指自己和剩下的两个人:“我们三个都吃。”

吴钦端着羊肉的手一顿,看向李以衡:“你不是不吃辣?”

任密秋跟听了什么笑话似的,把他们碗里飘着一层红油的辣椒酱亮给吴钦看,吴钦低头看了眼自己碗里的芝麻酱,沉默着不说话,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

——

——“李以衡,你吃辣吗?要不要我放点辣椒?”

“你吃辣吗?”

“我吃不了,胃不行,吃了总是胃疼。”“那正好,我也不吃,以后都不要放了。”

……

原来一直都是在迁就么。

能陪他清汤寡水的吃了五年,所以其实当初李以衡也是有点在意自己吧。

李以衡在一旁适时地开口:“我都行,他们没人吃羊肉,放清汤里吧,我们俩吃就行。”

吴钦心酸地甜蜜起来,一口气把羊肉都倒进清汤里,心满意足。

周大莉转身去帮着端食材,忽然眯了眯眼瞄见不起眼的角落里正在吃火锅相谈甚欢的两个人。

他碰了碰吴钦胳膊,朝那边努嘴:“那不是遥峥他们教授和他那个孟师兄么?”

吴钦只偶然见过那个教授一面大概有点印象,那什么师兄倒是没怎么注意过,扭头看也看不清脸,回道:“不知道,记不清了。”

周大莉笃定道:“肯定是,不过这就奇怪了,他们都在学校,遥峥怎么会一个人出去实习?”

正说着‘咣当’巨响一声,对面陆匪不小心摔碎了一瓶啤酒,连带着桌上自己的餐具都被他扫掉,溅了一身的汤汁。

陆匪:“抱歉,……你们先吃着,我去收拾一下。”

卫生间里。

陆匪靠着墙抽了不到半根烟的功夫,果然在这里堵住了那个人。

狭路相逢相看两厌。

孟令皓见陆匪一身汗臭和污渍皱着眉恶心得要命,侧过身戴着手套拧开水管,再耐心地取下手套一根一根细心冲洗着。

陆匪在洗手台上直接摁了还在冒火的烟头,不怀好意地脱下了被弄脏外套想蒙上他的头按着打一顿。

孟令皓头也不抬地专心洗手:“敢动我一下你试试。”

陆匪嗤笑,转着手腕捏得指节嘎嘣作响。

孟令皓无视他跃跃欲试的威胁:“怎么?你自己不想活了还想让许遥峥和你一起去死么?”

“你他妈,我就知道是你……你把他弄哪儿了!”陆匪出离愤怒,简直想一脚过去踹死他,他想不通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可笑的神经病。

“他是我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陆匪目眦欲裂,拽着他的领子就一拳砸过去:“杂碎!”

孟令皓猛地被他没留手的一拳打得头晕目眩,靠在墙上垂着手死死抠着自己右手食指前端一道斜斜陷下去的痕迹。

孟令皓低着头冷笑一声:“他遇见你,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你个不吉利的东西。”

“你个王八蛋还有脸说这种话!要不是你!要不是你……”

孟令皓抬头看他,诡异地笑起来:“要不是我,他能跟你上床?爽吗?舒服吗?”

陆匪真是恶心得听不下去了,一巴掌扇过去想叫他闭嘴。

孟令皓偏头躲过去,抬腿恶意朝陆匪下面用力踹了一脚。

陆匪脸一白,没想到这王八蛋能这么阴。

孟令皓伸手抚平了领子,越过他又在旁边的洗手台洗了一遍手,像沾惹上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搓得手背一片通红,嫌恶道:“你们这些同性恋真脏,真脏……我现在没空收拾你,等我腾出手来,陆匪,到时候你就知道等着你的是什么了。”

满是恶毒。

·

“阿匪,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

“刚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事。”

周大莉涮了块肥牛夹进嘴里在一旁嘟嘟囔囔道:“欸?我刚才去那桌问遥峥的消息,见那个孟师兄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说是去厕所摔了一跤,那卫生间的地看样子挺滑的,大家去的时候都小心点。”

吴钦捞了一盘虾慢慢剥着:“那边怎么说?遥峥去哪儿实习了?”

“说是去南山医院了,不过我看八成是假话。”

吴钦技巧不行剥了半天也没剥开,还被扎了好几次,干脆推到一边去吃别的了:“你怎么知道假的?人家怎么分配你能知道?”

周大莉神神秘秘地说着:“遥峥和我说过,他们教授比较忙,他们那一批实习生都是孟令皓负责带的,分配表都是孟令皓给填的……不过刚刚,他撒谎了。”

“抿唇,皱眉,单肩抖动,不自觉松开了领口,和我说话的时候会看我的眼睛来判断我是否相信他的话。”周大莉笑了下,“他在撒谎,遥峥不在南山医院。”

吴钦不解:“这还需要保密?”

“谁知道呢。”

吴钦托着脑袋回过头,发现手边放着一盘已经剥好的虾肉,扭头就见李以衡面前堆成小山的虾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声不吭地剥了这么多。

李以衡见他不动,问:“不够?”

吴钦把虾往他那边推推:“来一起吃嘛~”

啊……这恋爱的酸臭味。

周大莉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过去。

周大莉一直不动声色地关注着那桌,准确来说,重点是关注孟令皓,实在想不通他撒谎的原因。

期间那个教授接了个电话,似乎是有事,两个人没呆多久匆匆结了帐就相伴走了出去。

“奇怪,奇怪……”

“你一个人瞎嘀咕什么呢?”

周大莉靠过去在吴钦耳边小声说:“孟令皓刚刚看了你三次……”

吴钦哼哼:“又不是多稀罕的事,看上我的人多了去了。”

周大莉高深莫测地摇头:“不,不是那种,他没有对你表现出任何感兴趣的神情来,看你就和看碗里的大猪蹄子没什么差别。”

吴钦这才意识到周大莉是在拐着弯骂他:“你才是大猪蹄子!”

“哎哎哎!我说真的……”

“他刚刚也看阿匪了,次数最多,而且—”李以衡突然开口,抬起手摩挲着自己食指前端,“就像这样,他每次看阿匪都会做这个动作。”

吴钦看着他摸的那个位置,突然灵光一现:“他们外科医生做手术勾线打结那里都会留下个痕迹,我记得遥峥也有。”

周大莉歪着头说道:“长时间手术执刀,那里也会顶出痕迹吧?……假意微笑,抬眉绷颌,十指交叉,摩挲意味敏感的食指关节,你们猜他那是什么意思?”

任密秋终于从食物中懵懵懂懂地抬起头,问:“什么意思?”

周大莉呲着白牙摊手:“这话我不好说。”

饭桌上顿时安静了三秒,吴钦刚想喷周大莉吊人胃口卖关子是不是想找打,就听见李以衡皱眉低声说了一句:“是敌意,或者……杀意。”

他转过头看着周大莉:“对不对?”

周大莉打着哈哈:“这都法治社会,什么杀不杀的,也可能只是个人小动作……不过那人看着挺阴气的,得多少防着点。”

陆匪痞气地冷笑,脑子转了无数个怎么弄死那个人渣的法子。

周大莉好奇:“不过如果真有那意思的话,什么事儿能有这么大仇?抢人老婆给人戴绿帽子了?”

陆匪一下大力暴躁地捶桌子:“放屁!他算个吊!”

陆匪爆完脾气又立马意识到不对,匆匆道:“对不起,我脾气不好,你们先吃,帐记我头上,我先回去了。”说完,拿上外套离桌就走人。

李以衡也跟着追了出去:“我去看着他,一会儿就回来。”

店门外,李以衡追上陆匪,拉住了他。

李以衡:“阿匪,你冷静点。”

陆匪脸色难看得厉害:“我冷静不了!”他甩开李以衡的手,回头无差别攻击质问,“要是吴钦有一天被人抢走了,你还能跟自己说要冷静?”

李以衡没回答,似乎在设身处地地思考,最后松开拉住他的手,久久才吐出一句:“冷静个屁冷静!”

  • 心头老月光 截图1
  • 心头老月光 截图2
  • 心头老月光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