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回路转杨卓小说-风回路转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风回路转

风回路转

风回路转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长风酒剑生

时间:2019-03-13 14:01

评语:昔日恩仇,他一一化解。

小说《风回路转》的主角是杨卓,作者:长风酒剑生,为您提供风回路转小说阅读,风回路转小说讲述了:杨卓是漠北彭辉的嫡传敌人,进入中原后,随即卷入了昔日彭辉和蜀州风灵的恩恩怨怨,之后杨卓化解了与波斯风灵的恩仇,创立的清卓帮。

精彩节选:

杨卓说道:“对不住,那时候,我练功失控,几乎伤了你。”

毕晴笑道:‘无事,你没事就好,当初你刚开始使出的几掌,的确令我畏惧,但是我还是挺过来了。哎,幸亏我师父教过我如何在黑暗状态下躲避袭击,教过我恶劣条件下预防对头。想起来,小时候师父是对我过分苛刻,几乎是十分疯狂的苛刻。我稍有练功时的懈怠,就是一阵的打骂,我也就不敢偷懒了。那次我们去雪山,几乎被那蒙斯纳音打伤,还是依仗着平素的苦练,顶得住那个番僧的猛烈进攻。最后那个番僧鉴于师父的威名,以及我也不是很好对付,他才愿意和我同路,去寻找你的,不然我就看不到你了。“

杨卓捏住了毕晴的玉手,说道:“你小时候,一定吃了不少苦,这种苦我能理解。我师父自从被驱逐出了蜀州,就开始对我严厉教诲,我也是终日里在恶劣环境里习武,几乎不分寒暑。记得一次在漠北习武,身处高山之巅,夜深时,却是遭遇了大批狼群袭击,以至于我手足无措。最后,我不得不突围下山,那一次我杀了上百只狼,才冲下了山,而我也是遍体鳞伤,几乎丧命。而我没有怨过师父,师父是好意,师父的口头禅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如今想起来,我们的师父真是如出一辙,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毕晴吃了一口菜,说道:“我们真是同命相连,连师父都具有相同的个性。嘻嘻,就是这里的菜太素太淡了,几乎没有盐味啊。”杨卓说道:’是啊,不但不咸,还有点甜呢。‘毕晴说道:’这西辣东酸,南甜北咸,却是不同风味,你就入乡随俗吧你。“杨卓吃了口菜,一时皱皱眉,吧嗒吧嗒嘴,示意毫无味道,一时引得毕晴格格直笑。

杨卓突然说道:“那天你拿出的那个玉佩,是怎么回事?”

毕晴欲言又止,说道:‘我也弄不懂,你别问我,我好烦啊。“

杨卓谈起了那时狮王的一段话,毕晴陷入了沉思。

杨卓说道:“也许,裘天狼和你师父之间,的确发生了什么,只是你师父不便明说。”

毕晴摇摇头,说道:“这件事,迟早会真相大白的,如今我只想让师父自己说出来。”

杨卓说道:“这些年,虽然蜀州怪杰声名赫赫,虽说不算是威震四海,但也是令江湖人士畏惧三分。试想,如果不是蜀州怪杰,任由江南武林局面发展,恕我直言,天魔宫不可能发展到今天。最可疑的就是,裘天狼突然和范瞻邀约比斗,以至于重创了范瞻,令范瞻不得不对天魔宫让步,终于在范瞻死后,天魔宫就此占据了江西和福建,而你是亲自参与击败江君奇,夺取福建武夷山的。你不觉得这一切太巧合了吗?”毕晴想了想,叹口气,说道:“平素里,一想到其他事情,我都是头头是道的,可是一想到这件事,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回避。不然那天我都到了三峡口,为什么突然不想去了呢?”

杨卓说道:“这件事,还是顺其自然吧,太苛求了,反而不美。”

毕晴说道:“这件事,我也怀疑过,可是我不敢想。一个是裘天狼,大名鼎鼎的蜀州怪杰,一个是天魔宫的掌门,我的恩师,有些事没有真凭实据,我不能妄自猜测。”

杨卓说道:“别想了,我们看看下一步,怎么办才好?”

毕晴说道:“我觉得,最近最危险的还是江南剑道,因为一来江北总镖局对它虎视眈眈,一来富英敦偷学了石骨术,曹勃和喜公公都不会善罢甘休,加之江南剑道初受重创,墙倒众人推,各处势力意图重组局面,都在情理之中。“

杨卓点头,说道:“好吧,这里距离苏州不远,我们可以去看看江君奇,现在是什么局面。”

毕晴点头,两人吃完饭后,各自去休息。

次日,两人直奔苏州。

白乐天诗云:堠馆人稀夜更长,姑苏城远树苍苍。江湖潮落高楼迥,河汉秋归广殿凉。月转碧梧移鹊影,露低红草湿萤光。文园诗侣应多思,莫醉笙歌掩华堂。

杜荀鹤有诗云:吴越千年奈怨何,两宫清吹作樵歌。姑苏一败云无色,范蠡长游水自波。霞拂故城疑转旆,月依荒树想嚬蛾。行人欲问西施馆,江鸟寒飞碧草多。

苏州江南剑道别院,江君奇心乱如麻。

最近首先自己遭受了天魔宫的袭击,因此令江南剑道丢失了武夷山。接着又是三师弟失踪,最后还是回归黄山,可是又无辜的沾染上了石骨术,和朝廷的喜公公和曹勃一时结怨。尤其黄山剑道和玄女派却结下了不解之缘,这是始料未及的。而目前江北总镖局也下了拜帖,准备马上来拜会苏州江君奇,和他商讨对付天魔宫的事宜。江北总镖局的总镖头费诗龄是个老狐狸,远近闻名的小算盘,如今虽然答应江南剑道一起对付天魔宫,可是其用意很不明朗,甚至是居心叵测。

据陆呈远传信看,蒙斯纳音和江南剑道结怨,皆因玄女派而起,而此时费诗龄和蒙斯纳音诸僧瓜葛深重,每年里光总镖局给几个寺院的修缮门庭之资,就十分可观,还有香火钱,寺院其他用度,那就不必提了。说也奇怪,唯有邙山听心禅师不受这一套,显得十分另类,却是令诸人刮目相看。

蒙斯纳音,费诗龄,几乎都呼之欲出,看来江南剑道还真有点风雨飘摇之感了。

江君奇都深感自己处在风暴漩涡中,但也不得不坚持下去,静观其变。

此时,黄山一路遭遇了波斯几大风王的挑衅,玄女派三个都是朝不保夕。

富英敦和陆呈远都不能远离黄山,而偌大的苏州别院,整个的担子都压倒了江君奇身上。

江君奇不害怕天魔宫毕晴这种明刀突击,而害怕这种像费诗龄的暗箭骚扰。

江君奇接连三天都是几乎彻夜未眠,眼圈红红的,满是血丝。

江君奇一时坐在了椅子上,毫无神采,最不希望那个接待费诗龄的日子到来。

可是,那个日子还是如期而至。

费诗龄来了,带着八个镖师,还有北海金顶的金光禅师,东郡留云寺飘云僧,还有五台山修缘寺闻悔大师,四人同来,进了苏州别院,江君奇亲自接待。

江君奇将几人请进了正厅,令仆人奉茶,几人各自落座,相互引荐。

其实,这几个人都是江君奇熟知的,所谓介绍,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江君奇奇怪,为什么邙山静寂禅院的听心大师,没有到来。

而江北五大寺院,唯独以听心声望最高,而他不来,看来今天凶多吉少啊。

而江君奇知道,这三个大师都和费诗龄十分交厚,此时前来来意恐怕不善。

费诗龄当先开口说道:“江公子,在苏州独当一面,可谓是江湖中的一枝独秀,老朽佩服。”

江君奇说道:“总镖头客气了,我江君奇何德何能,劳烦几位来我敝处探问,不胜感激。”

费诗龄说道:“最近听闻天魔宫,再次在江南兴风作浪,袭取了九江和武夷山,真是太不像话、”

江君奇说道:“所谓江湖,就是如此,我江南剑道技不如人,没什么可说的。”

费诗龄摆手说道:“江公子,切不可自怨自艾,妄自菲薄,这件事天魔宫无理在前,又偷袭在后,太不把江湖正道人士,放在眼里了。只要江公子说句话,我们江北总镖局就算是赴汤蹈火,也是万死不辞。”

江君奇说道:“总镖头如此说,我可是感激不尽了。可是,最近由于其他事务,大师兄不能赶来苏州,和大师共商大计,我江君奇代替大师兄,替他赔罪。”

费诗龄叹道:“你们三兄弟,在江南独自面对天魔宫的苏颖蕙和毕晴师徒,也算是十分不易,我作为江北总镖局总镖头,面对这种江湖危局,又不能尽一把力,真是汗颜。另外江南之地,距离我江北又路途遥远,我也是鞭长莫及,才导致天魔宫如此做大,老朽汗颜啊。”

  • 风回路转 截图1
  • 风回路转 截图2
  • 风回路转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