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门前野草多小说-农妇门前野草多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农妇门前野草多

农妇门前野草多

农妇门前野草多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紫酥琉莲

时间:2019-03-21 14:01

评语:看姐来逆天改命!

小说《农妇门前野草多》的主角是寒初夏肖忆文,作者:紫酥琉莲,为您提供农妇门前野草多小说阅读,农妇门前野草多小说讲述了:寒初夏只能接受她穿越来到一个贫穷并且被嫌弃的寡妇身上,还带着个孩子,可这也实在是太穷了,于是寒初夏发愤图强,找男人嫁汉子,走上致富道路。

精彩节选:

“我跟你拼了……”

寒初夏眼看雷成枫危机,徒手空拳地就扑上来要撞人。

那陈石头终归是个大块头,又惯常打架的人。

一把拎起地上的雷成枫迎着寒初夏就站了起来。

“来啊,不怕打死他就来呀。”

寒初夏嘎地止住脚步,不甘地看着他,“陈石头……”

陈石头看着她起伏的胸脯,冷冷笑了,“识相一点,就过来,别让我催请第二遍。”

寒初夏没过去,但是也不敢走了。

这地痞此时正恼着,万一真把这小书生打死打坏了,她可内疚呢。

“臭婆娘,实话你说,你是老子看上的人,上一次没办了你,这一次,你逃不掉。总之,爷一定办了你这寡、妇。”

看着陈石头那凶悍的眼神,还有毫不遮掩的淫、荡本色,寒初夏暗自攥紧了拳头。

“你想毁了我!”

说话间,陈石头手里的雷成枫终于醒了点。

他一动,陈石头就低头看见。

“女人,给你一百个呼吸,要么现在过来,要么,老子把他弄死,他死了,就是你导致的。”

在他手里的雷成枫缩了缩,“你……”

迎上陈石头狰狞的面孔,他又怂了。

一边,寒初夏咬牙,抬手,把原本就撕的差不多的衣衫往下褪。

“好啊,你来啊。”

雷成枫抬头看着对面的女人淡然地褪着衣服,气的大骂起来。“不要!”

可是,陈石头却觉得这样很带劲。他咯咯地笑着,一脸淫色地看着对面的女人。“好,没想到,守了几年,到也还有料呢。这身材,啧啧……”

那狎、弄的眼神,看的人直作呕。寒初夏还是不紧不慢地脱着。

看她脱的差不多了,陈石头双腿挟着雷成枫,不顾他的挣扎,快速把他捆绑起来。

“死书生,老子今天要你知道,什么叫男人,一会儿,你别刺激过度想着也上这寡、妇就成。”

雷成枫深深地喘息着,似乎不敢置信这男人要做的。

而寒初夏在这时候上半身的衣服,也脱到了一半。

那光滑的肚脐部分,都能瞧着。

而她的手,也抬着衣服,只要再往上举一点,整个人就脱的只剩下肚兜了……

“咕噜……”

陈石头眼睛放光,迫不及待地丢下手里的书生,大步往她走来。

然而,才靠近,寒初夏突然间冲他妩媚一笑。

“啊……”

在靠近的瞬间,陈石头的手就被寒初夏狠狠地砍了一刀。

要不是他见机的快,闪的快速,只怕,这一刀就要了他老命,寒初夏是真的要砍了他。

“你这婆娘,老子会来找你的。”

受伤,陈石头哪里还敢留下。敢跟男人动刀的女人,这样的人他怕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陈石头,寒初夏还想要撵,雷成枫急的赶紧叫住。“你撵不上的……”

回头,寒初夏狠狠地瞪着书生,看着后者往后缩了缩,手里的刀咣地掉落在地。一屁股跌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

“呵呵……”

喘着喘着,那眼泪不受控制地就往上涌。

看着她又哭又笑,雷成枫难受的紧。几蹭几蹭的,终于把绳索解开。

几步跨到她面前一把搂着她。“别……别怕,还有我……”

感受着这个同样在簌簌颤抖的男人,寒初夏摇头,一把推开他。

弯腰,捡起地上的刀,抱起柴禾快速往上面跑。

被推倒在地的雷成枫,呆呆地看着女人决冷的背影,眼前,一直浮现着她绝望,凄凉,又心碎的笑声……

跌跌撞撞地搬回家里,阿婆还是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一再追问之下,阿婆也沉默了。

“上一次陈石头来了以后,我就觉得这事儿恐怕没完。现在看来,这一切不幸都被印证了。”

寒初夏抬头,脸上凶悍不变。

“他要再敢来,我还赏他几刀子。可惜这一次没把他弄死。”

阿婆看着眼冒凶光的女人,摇头。

“你呵……还是太年轻了,你捅死了他会怎么样的下场?”

“他……他要强我,我捅死他,不天经地义么!”寒初夏气愤地追问。

阿婆却是同情地把她搂到怀里,轻轻拍着她后背。

“丫头啊,你怎么糊涂呢。你是寡、妇,人家只会说,你是和陈石头是姘头儿,是因为争执而起的。就算他是要强你,可是村里,还有陈家人,都不会认这个帐的。村里人为了不让这个村的名声受污,只会泼脏到你身上。陈家人,更会把你说的极其不堪。到时候,就算是你那娘家人,也得跟着他们骂你是个坏的……”

阿婆这些话,听的寒初夏全身冰冷。

原来,寡、妇在这时代的处境,如此的难!

她怔怔地推开阿婆。

“难道说,咱们寡、妇想要活命,就如此的难么!”

“唉……”

阿婆张嘴,想要告诉她。

其实,寡、妇活着就是这么的难。

没有天生就愿意当婊子的妇人。

好多人之所以当了开门寡、妇,不就是因为有几分姿色,最后,被些许村里的痞子相看上,再刻意坏了人家的名节的么。

但凡是有点姿色的寡、妇人家,都容易有这样的麻烦。而很不巧,寒初夏一直有几分姿色,以前畏缩着脑袋,神智也不是太清楚的,也没太多人正眼瞄。可是最近,她变好了,瞄着的痞子也就多了……

尤其是陈石头这种,跟城里的坏痞子都有勾联的人,更是麻烦。

“也不是没有活路,其实,只要你找一个男人嫁了,就什么事也不会有的。”

“找个男人嫁!”寒初夏嘴里泛苦。

她现在这样的身份,找男人,哪有这么合适的啊。

“其实,书生……到是不错的人选……”

阿婆犹豫着,却吐出隔壁雷成枫的名字来。

“他!”寒初夏蹙眉,要说来,那个人似乎还真的凑合。

毕竟,他现在带着弟妹无所归。

而她,也好不了哪。

这破烂不堪的茅草屋,还有芨芨可危的墙壁……

瞅着厨房那边儿的墙壁,只用了几根烂木头横竖遮拦着,其实,若是有心人,只要从外面把棒子弄掉,便可以进来的。

“唉,可是,我看不上他啊,一个手无寸铁的男人,还那么怂……”

一想到雷成枫的样子,寒初夏叹气。

“咣……”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咣的撞响声。

俩人赶紧伸头,便看见雷成枫正大步往洞穴方向去。

阿婆无奈地瞪她一眼。

“得,这一下是甭想了。人家肯定都听完了,人不嫌你就不错的,你可到好,还反过来嫌别人。”

阿婆气的戳她。

这带着个娃,名声也不好的寡、妇人家,你还能找个啥样的啊。要说来,人雷成枫这样的人,多俊,就现在穷一些,也不是以后没出息的。阿婆真心替雷成枫抱不平,可寒初夏却不这样认为。

“阿婆,我的落难,只是一时的,哪能一直这样受苦啊。你瞧着,往后,我还是会走出自己的路来的。”

找男人。

其实吧,阿婆说的也有道理。

有个男人,好象也好办一些。

找个好的男人,这肯定不行,雷成枫,貌似,清秀软弱,还心地不坏,最重要的,他也无所依靠,貌似,还真的可以考虑。

在这时候,寒初夏也认真思索起来。

但是,才这么把人开罪了,现在找上门来,人肯定不乐意啊。如此一思量,寒初夏便搂着娃不想了,只想赶紧挣钱,如此才好找男人。

“阿婆,我要找男人,娃子,我要养汉子。”

临睡前,寒初夏轻声嘀咕。

娃子咕噜一声,又往她怀里偎依了过去。

同样的,在这个夜晚,看着被砍了的胳膊,陈石头恨的牙痒痒。

“哥,你别担心,咱哥几个帮你出这可口恶气。不就是个寡、妇娘子么,还值当哥你这么费神,明天,我跟大明去办了她,替你出这一口恶气。”

陈石头点头,“好,这一口气,老子一定要咽。”

第二天,陈石头就带着城里的俩个痞子兄弟大摇大摆地进了村。

村民们看着这几个凶神恶煞的人,全都闭门不出。哪怕是村长,也只是摇着头,转身掩上了门。

这君子好得罪,可是小人,难缠啊。

“咱们今天半夜去寡、妇家,我就不信了,还能收拾不了一个寡、妇娘子。”

这几个人拿着从城里带来的酒肉,顾自商量着。

一边,陈东子听着也跟着凑热闹,说要去。

“你们兄弟俩在后面,今天晚上我跟阳哥先去办了那婆娘,到时候你俩再来接着弄就好。”

陈石头一寻思,兄弟打前阵就打吧。大不了,他再吃寡、妇的二道肉就是。反正,它娘的娃都生了,也不是个处、女,就算是二道肉也没啥大不了的。

当下,哥几个又大碗喝酒,一脑门地臆想着要怎么才能把寒初夏给玩的死去活来。

此时,寒初夏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陷入危机当中。

跟往常一样,把野菜粥熬好了,和娃子洗好脚后,便上了床。

昨天被陈石头打了的身体,今天酸痛的紧。

折腾了半天,怎么也睡不着。

就在这时,灶屋的地方传来一阵细微的悉数声。

寒初夏吓的一哆嗦。

昨天的事情发生后,她又把那灶屋的地儿加固了。可是这会儿还有轻微的响声?

“啪嚓……”

一声木棍掉地的声音,听的寒初夏瞪大了眼睛。

她不会听错。

这声音,绝对不是老鼠弄出来的。

而是人为!

不舍地看一眼床上酣睡的娃子,寒初夏攥紧手里的菜刀,今天晚上,只能拼了……

  • 农妇门前野草多 截图1
  • 农妇门前野草多 截图2
  • 农妇门前野草多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