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过留声处宋岐山纪鸢清小说-雁过留声处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雁过留声处

雁过留声处

雁过留声处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文

作者:大暑上河图

时间:2019-03-22 17:58

评语:她知道他不爱她,可她还是心怀希冀地嫁给了他。

小说《雁过留声处》的主角是宋岐山纪鸢清,作者:大暑上河图,为您提供雁过留声处阅读,雁过留声处小说讲述了:从小到大,纪鸢清一直喜欢宋岐山。哪怕知道他喜欢别的女人,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直到拿到他写给她的一纸休书,她彻底心碎了。可是得知真相后,他又后悔了,想让她回到自己身边。

精彩节选:

经过王管家这么一解释,鸢清这才了解了短短一年之内苧玉有这么大变化的原因。

一年前,哥哥的死是由十三王爷的暗算造成的,他借着敌军的手,'合理'的解决了自己的死对头,而宋岐山,就和十三王爷一起在城门上看着,直到最后才下去救人。

哥哥的尸体抬回来之后苧玉一直不相信,各处打探了半个月之后知道十三王爷是凶手,便借机嫁给了他,用几个月的时间,也将他'合理'的解决。

不过这样,她并不满足,她认为宋岐山的见死不救算是帮凶,所以,她也要他的命。

"所以,她……她和我说的那些话,和宋岐山做的那些约定,只是想让我断了对宋岐山的念想?"

王管家点了点头。"是,大小姐嫁给齐王爷这件事算是在苧玉小姐意料之外的,没办法,她只能用那种态度来对您。所以大小姐,苧玉小姐是有苦衷的啊。"

眨了眨眼,视线不自觉的落到了地上那块被汤药沾染的污渍。

她想过苧玉突然变化的所有可能性,却唯独没有想过这一种。

她竟然为哥哥做到了这一步,丢了清白,丢了下半辈子,只为了给他报仇,能让他在泉下安心。可自己刚刚还那么说她,这么久以来,还那么质疑她,这听在她的心里该是多么的不是滋味啊。

……

一路被王管家送出了大门,苧玉挥了挥手,让他赶快回去照顾鸢清,她若是有什么事情了再联系她。

迈出大门,她一抬眼就瞧见了站在对面巷口的宋岐山。

人与前几日相比倒是整齐了许多,可那股子颓废劲却是一点儿没变,反而多了几分,见她出了门,一个箭步就冲了上来,像是有了什么着急的事情。

苧玉猜是为了鸢清。

转头朝着纪府门内往了一眼,她带着嘲讽的开了口。"他们不会让你进门的,就算你是王爷,你是鸢清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可就凭你休了鸢清这一条,他们也不会让你入门的。"

宋岐山点点头,没有反驳。"这点我知道,所以今天,我不是来找她的,我是来找你的。"

"我?"苧玉眯了眯眼,继而一笑。"怎么,想通了?想要将我娶进门了?"

一个侧身让开自己身后的位置,宋岐山没理会苧玉,径直开口。"我今天来是打算带你去个地方,顺道问你点儿事情。请吧。"

经宋岐山这么一让,苧玉这才发现在他刚刚站着的地方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马车。侧眼瞧了一眼宋岐山,苧玉想不透他这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他上了马车,一路来到了一片小树林。

这片树林苧玉最是了解,小的时候一到春天,隼青就会带着她到这里玩。这里野物多,隼青时不时的还抓只野鸡野兔什么的烤了给她吃,两人总是能够在这里玩上个一天,直到快天黑了才拖拖拉拉着回家。

她记着当时父亲为这件事情还说过她几次,尤其是在她在这片树林里被野鸟抓伤了胳膊的时候尤为生气,都跑到了纪府找纪将军要说法。

也正是有着这个由头,她和隼青的婚事倒是定了下来。

不过从那件事情之后他们倒是再也没有来过这里,现下,倒是自那时之后的第一次了。

下了马车,四下环顾了一下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苧玉率先开了口。"你今天找我到这里要说些什么?"

宋岐山没先回话,而是朝着远处的一棵树走去。见样,苧玉只得跟上。

"你还记得这颗树吗?"

苧玉微微翻了个白眼。"这里的树那么多,我怎么能记得住这其中的一棵。宋岐山,你怕不是刺激受大发了,人傻了吧?你要是没话说,我就先走了。"

宋岐山没理她,依旧是一副自顾自的模样从胸口掏出一个香包来。

"那这个,你还记得吗?"

伸手接过,苧玉翻着看了几眼,点了点。"自然认得,这个是我做的,怎么了。"

"你确认这是你的东西?"

"我自己做的东西,不是我的,难不成是你的?"

"谁知道呢。"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苧玉一拧眉,显得有些不耐烦。宋岐山便再次换了个问题。

"你还记不记得多年之前,我曾问过你是否在这片树林里受过伤。"

"记得。"

"伤的是哪里?"

"手臂。"

"因何所伤?"

"被野鸟所抓。"

听到这话,宋岐山立刻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拳头,忍着心中的激动,继续问道。"可曾被箭伤过手臂?"

苧玉想了想,摇头。"没有。"

她自小伴在隼青的身边,他的身手又是一等一的好,根本不可能让自己受什么伤,就那次偶然被野鸟抓伤他都懊悔了好几天,就更别说会让她受什么箭伤了。

"那,这个香包,你敢确定是你自己的吗?不是鸢清的吗?"

"鸢清?"突然出现的名字让苧玉一愣,更让她一瞬间有些慌,不禁在心里反问自己。这个香包,当真是自己的吗?

问了半晌,她只得摇摇头,回了一句。"我不知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一年之前,她与鸢清的关系何等的好,从小到大送她的物件数都数不过来,就这样的香包,她都不知道自己送了有多少个,现在随便拿一个来问,她又怎么能够想的起来。

不过没关系,看着苧玉的这个反应,宋岐山已经有了回答,当年替自己拦下那一箭的人不是苧玉,而是鸢清。

要不是聂云那天重新提起,这件事情他不知道还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知道呢。

当年太过着急,鸢清当时又戴着面纱,他又只是让人凭着这个他随意扯下的香包的针脚去找人,找到了之后也没问清楚就擅自认了苧玉就是救他的那个人。若要再仔细些,多问一句这个香包是谁的,而不只是谁做的,多问一句她到底受的是不是箭伤,那一切,可能就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了。

不过,现在应该也还是来的及的,只要能够清楚,那就还来得及。

所以……

"苧玉,你不是当年替我受过的人,我们的三个约定作废,鸢清是我的人,这辈子都是。"

这下子,苧玉终于知道了宋岐山这趟叫她出来到底是为的什么。

"你的人?呵,你别忘了,你已经写了休书,她现在只是纪家的大小姐,不是你的王妃。"

提到这个,宋岐山突然松了一口气。"谁说我写完了休书。签字的时候我少写了一笔,只要那一笔没填,休书就算是没有写完,她也永远是我的人。"

现在想来,他幸好当时的自己动了这么一个小心思,不然他只怕是真的要丢了自己的鸢清。

更何况,"她肚子里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

"就算如此,在她的心里你已经将她休了,一个孩子,你真当她会留下?"

"就像你说的,一个孩子而已,只要她还是我的,又何愁之后不会有孩子?就算以后当真没有了孩子,有她足矣。"

说完,宋岐山转身接过了下人递来的缰绳,翻身上马,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冲着她留下一句。"隼青的事情我很抱歉。我的命依旧是你的,只是我求你给我三年的时间让我陪陪她,三年之后,我这条命你随时可以取走。"

  • 雁过留声处 截图1
  • 雁过留声处 截图2
  • 雁过留声处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