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真张臣挚小说_乔真张臣挚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乔真张臣挚小说

乔真张臣挚小说

乔真张臣挚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磨铁

作者:葛圣洁

时间:2017-10-12 14:14

评语:跨国悬案、如影随形的“仇人”、意想不到的凶案现场都是她前进的第一步。

乔真张臣挚小说叫做《女警乔真》,作者:葛圣洁,提供乔真张臣挚小说阅读全文。强势推荐,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女警乔真讲述:乔真跟随着父亲进入了警队工作,但父亲与她之间有着隔阂,她想向父亲证明自己可以独当一面,但摆在塌面前的是二十余年的跨国悬案、如影随形的“仇人”、意想不到的凶案现场等三座大山,她能否顺利解决留下来呢?

精彩试读:

石妍拉住乔真:“我怎么觉得你爸已经搞明白案子的来龙去脉了?”

“嗯,我知道。”

“你觉得乔队的判断是什么?”

“我不是说我真的知道他在想什么。当然,他其实也从来不明白我在想什么,否则当初我从时装设计专业改选犯罪心理学,他也不会那么意外了。我们不用管他的判断,他的那一套都是根据既往经验和直觉来的。”

“怎么,你觉得不靠谱?”

“也不是说不靠谱,很多时候我爸的确有自己的独到之处,这些靠时间和实践累积起来的功底是我们拼不过的,但我们也有自己的长处啊,而且有时虽然会绕远路,但一旦方向对了,成功概率更高。”

“我们的长处是知识和科技?”

“她的家人来了之后有没有说什么?

“对,还是你聪明,一点就通。即使我爸判断准确,最后还是逃不过要证据,我们就沉下心来直奔目标吧。”

“这,挺耗费时间的,估计得到下午了,等会吃饭怎么解决?”

保安一摊手:“无话可说啊,我们又不认识,因为报警的事警察来给我们调解,其实谁也不乐意。谁知道这丫头看上去住在附近,身无分文,家人来领她也是不冷不淡的样子,她倒好,填个身份证号还嘻嘻哈哈了半天。”

“没事,我爸吃上面虽然讲究,但出门在外,是好吃的快餐馆活地图,等会我们就跟着他混饭吃吧。让外卖送到这里门卫。”

聚在物业管理办公室里,乔队叫来的过桥牛肉米线让大家一扫疲倦,大快朵颐。

陈法医吃得摇头晃脑,和平时的书生样判若两人:“你看这牛肉片有肉有筋,这牛肉汤也绝了,一浇下去,不但把肉烫熟了,食材鲜嫩又激活了原味,鲜得眉毛也掉下来。常听别人说少数民族智商高,原来是有道理的,吃得就比我们汉族好,能不聪明吗?”

“别拍我们回回马屁,这可是我爸在云南景洪上山下乡时候常吃的东西,今天咱么算陪着他忆苦思甜。”

“如果天天吃那么好,我以后就跟着乔队混了,我们那食堂我早吃腻了。”

乔真取笑她:“陈法医,你也要看乔队愿不愿意天天带着你呀,带亲生女儿都老不情愿了呢。”

乔队不理会年轻人的说笑,接了几个电话,也不吭声,最先大口大口呼啦吃完,这才告诉他们:“近期失踪人员库里没有匹配对象,报警信息里也没有留下她的身份信息,周围除了那个被捅伤的保安,没有目击者认识死者。所以,绕了一圈,她对于我们而言还是一具无名女尸。”

乔真认真地瞪大眼睛说:“但能确定的是,电梯轿厢里的按键上留下的指纹和掌纹是死者的,我们发现的鞋子和衣物也都是她的。另外,我和石妍在六楼的轿厢外侧发现了有死者的残缺掌印和脚印,基本可以还原为她坠楼前的第一现场,而且她在当时有过大力挣扎扒门的动作。”

保安一摊手:“无话可说啊,我们又不认识,因为报警的事警察来给我们调解,其实谁也不乐意。谁知道这丫头看上去住在附近,身无分文,家人来领她也是不冷不淡的样子,她倒好,填个身份证号还嘻嘻哈哈了半天。”

“但我们不能确定的依然是她是坠楼还是遇害。”

“没事,我爸吃上面虽然讲究,但出门在外,是好吃的快餐馆活地图,等会我们就跟着他混饭吃吧。让外卖送到这里门卫。”

乔队点燃一支烟问:“根据现有的痕迹无法判定?”

“没法判定,就像陈法医说她死前有过性行为,但无法判定是自主行为还是性侵。我们只能最大程度上还原当时的情景,但不一定能够把握当事人的动机和心理状况。”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乔队和乔真同时起身要走。

陈法医补充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两伤口是连续快速刺击形成,伤口应该密集,而且刀刃方向不至于有较大的改变。现在我们的‘受害人’一个创口为横形,一个则是偏斜角度的斜形。”

“哎,你们去哪里?”

侦查员问道:“所以你之前并不认识她?”

“你们继续留在这,把死者先转移回去。我去保安那看看情况。”

石妍看着乔真:“那你呢?”

“英雄所见略同,我和老爸一个方向。”

“哎,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大尾巴,成天跟着我。”

“说笑呢,我不到保安家里去,先去所里了,晚点汇合。”

“原来是偷懒回去休息了。等我回去好好教训你。”老乔猛地关上了车门。

乔真指着材料上的几个标记:“李某有夸大伤情的嫌疑。李某在笔录里反应,他受伤后就用手敷住伤口,等对方跑出大楼后,他是爬到门口的,但法医伤情检验和主治医生反映,他的伤痛程度,根本不至于到不能走路的程度。而且到医院时,他还由女友扶他下地,距离报警已经两个多小时,他依然说自己不能下床进行轻微的活动。”

乔真在后面大喊:“Areyoukiddingme?老爸,你不带我一段吗?”

老乔的警车已经绝尘而去。

乔真扭头看到石妍同情的眼神,不屑一顾地耸耸肩:“其实我要去的地方很近的,逗他玩呢。”

乔真很快带着一刀复印材料回来了,石妍和陈法医隔着玻璃就看到了她眉飞色舞的表情,很快从里间迎出来。

“基本能确定重大犯罪嫌疑人是那个报案的保安。”

“她的家人来了之后有没有说什么?

“这么肯定,依据呢?”陈法医问。

“你们看这上面的数据,”乔真把材料分发给他们俩。

“当时的验伤报告上面写得是‘李某所穿外裤右裤管背外侧距裤管口23.0厘米处有一0.8厘米横形破口,此破口右下方5.5厘米处有一长0.9厘米的斜形破口,破口断端布料均整齐。’这难道有什么问题?”

“问题就出在,我马上走访了他当时的主治医生,医生说他的两处窗口深度都达到肌肉层,但没有伤到深层肌肉、大血管和神经。他当时因为时间匆忙,也没有对他的伤口具体深度进行测量。”

“你是说你怀疑,保安根本就夸大了事实,伪造了现场?”

“陈法医,你显然还不了解我们乔大小姐,她会说出口的,基本上不是怀疑,而是确定的事实。”

陈法医补充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两伤口是连续快速刺击形成,伤口应该密集,而且刀刃方向不至于有较大的改变。现在我们的‘受害人’一个创口为横形,一个则是偏斜角度的斜形。”

乔真指着材料上的几个标记:“李某有夸大伤情的嫌疑。李某在笔录里反应,他受伤后就用手敷住伤口,等对方跑出大楼后,他是爬到门口的,但法医伤情检验和主治医生反映,他的伤痛程度,根本不至于到不能走路的程度。而且到医院时,他还由女友扶他下地,距离报警已经两个多小时,他依然说自己不能下床进行轻微的活动。”

“所以,这些举动都是违背常理的,他到底在隐瞒什么呢?”陈法医点点头。

“怎么,你觉得不靠谱?”

“倒不如说他故意在突出什么呢?”石妍接话道。

乔真点点头:“报警时间为晚上七点三刻,这栋大楼里的灯光设施有比较落后,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周围也没有太多人出入。但是现场的血迹是28厘米乘以30厘米的血泊,据他笔录中反映,他当时就用桌上的毛巾摁住了伤口。”

“没法判定,就像陈法医说她死前有过性行为,但无法判定是自主行为还是性侵。我们只能最大程度上还原当时的情景,但不一定能够把握当事人的动机和心理状况。”

“没有伤到动静脉血管,不可能有这种大小的类圆形血泊。”

“而且,现场根本没有擦拭状血迹,和他应有的爬行轨迹根本不符合。类圆形血迹的形态是周围没有毛刺的,说明是在静止状态下滴落,高度并不高。”

“所以,这个现场其实是保安伪造的。”

石妍指着伤口的图片说道:“从法医角度来说,他的伤口也不符合连续快速刺击的形态。”

“哦?这个你在行,我来听听。”

“你看,他的创口偏向右外侧,两个伤口不密集,相距5.1厘米,而且方向不一样。”

陈法医补充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两伤口是连续快速刺击形成,伤口应该密集,而且刀刃方向不至于有较大的改变。现在我们的‘受害人’一个创口为横形,一个则是偏斜角度的斜形。”

“我明白了,如果真如他所描述的因为争执,对方临时起意刺人行凶,那快速刺击的力道不会掌握一致,速度也应该比较快,都和他现在的伤口对不上号。更不用提刚刚好没有伤及深层肌肉,下手真是够当心的。”

“她的家人来了之后有没有说什么?

“他到底想干什么呢?”乔真盯着检验台上的女尸,嘟着的嘴不停把一支铅笔拱上拱下,丝毫没有注意到背后的陈法医正在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

保安很快被带回了局里,垂头丧气。

“你们看这上面的数据,”乔真把材料分发给他们俩。

保安的腿上还绑着绷带,走路一瘸一瘸的。和大多数进局子的人一样,他低着头,不敢抬头直视老乔。经过审讯,在铁证面前,他很快承认自己本想讹一笔钱财,于是就上演苦肉计,伪造了现场。

侦查员问道:“所以你之前并不认识她?”

“活见鬼啊,不是她闯到我们单位来,我哪里会见过她。”

“好好说话,我再问你,你后来有没有见过她。”

“见过啊,不就你们领导突然冲上家门来给我看她的照片嘛,把我给吓得,谁料到现在居然死了。”

“问什么说什么,给我严肃点。当天晚上她家人来了之后,和你有些什么交流?”

保安一摊手:“无话可说啊,我们又不认识,因为报警的事警察来给我们调解,其实谁也不乐意。谁知道这丫头看上去住在附近,身无分文,家人来领她也是不冷不淡的样子,她倒好,填个身份证号还嘻嘻哈哈了半天。”

“你们看这上面的数据,”乔真把材料分发给他们俩。

“她并没有否认你说的动武?”

“她的家人来了之后有没有说什么?

保安只是摇头:“我以为碰到酒鬼了,这种酒鬼值夜班的时候经常会碰到。她当时的确拿了把刀来回挥了两下,又是个女的,我料想她估计也是酒喝高了,赶紧上去抢下来,免得他伤了我。”

老乔的警车已经绝尘而去。

“所以,你觉得她在醉酒状态下是不会发觉你动了手脚吗?她当时进楼有没有其他的目的?”

“这个问题说真的,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她从头到尾都没说句完整的句子,身上并没有酒味,说话却前言不搭后语。她被我夺了刀以后就嘻嘻哈哈在大堂里转圈圈,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她的家人来了之后有没有说什么?

保安一拍大腿:“对了,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他们好像见怪不怪,赔了点检查费就走了,说要多的钱也没有。我自知理亏,看他们穿着打扮的确条件不太好,蛮老实本分的本地人,我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站在审讯室幕墙外的乔真一边翻着死者的档案信息,一边问老乔:“爸,能不能说说你的破案思路,现在这无名氏至少有了身份,你对这案子怎么看?”

“没法判定,就像陈法医说她死前有过性行为,但无法判定是自主行为还是性侵。我们只能最大程度上还原当时的情景,但不一定能够把握当事人的动机和心理状况。”

“不是一直号称靠科学和证据说话的嘛,现在倒想听我怎么看了?”

展开内容+
  • 乔真张臣挚小说 截图1
  • 乔真张臣挚小说 截图2
  • 乔真张臣挚小说 截图3
close

目录 持续连载中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都市言情小说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还是一只万年单身狗?别着急,让你立马脱单,这里推荐冷漠冰山男,热情妖孽男,温柔暖男,逗比幽默男等各种男生类型,总有一款是你的爱。还等什么?去慢了可就没了哦!

      查看更多>
      女生小说
      女生小说

      提供网易云,书丛,晋江等女生小说大全,包括好看的霸道总裁小说、穿越架空小说、都市情感小说、种田重生小说等小说类型,只有你想要的,我们都能找到,满足您各种有关于女生小说的所有资讯。精彩不容错过哦!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