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哈士奇秦文彬小说_死神的哈士奇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死神的哈士奇

死神的哈士奇

死神的哈士奇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

作者:君不贱

时间:2017-10-24 11:21

评语:莫名成为了犯罪嫌疑人他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吗?

标签:

秦文彬小说叫做《死神的哈士奇》,作者:君不贱,提供死神的哈士奇小说全文阅读。死神的哈士讲述:秦文彬是一名110报警中心的一名接线员,某天他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发生了一系列的怪事,而他成为了一起案件的犯罪嫌疑者。

精彩试读:

景承一言不发走到门外静静关上门,留下一脸茫然的苏锦和陆雨晴。

“他干什么?”

“不管待会看见什么,千万别说话和打断他。”我用过来人的口吻向她们交代。

门再次被景承推开时,或许苏锦和陆雨晴看不出他有什么变化,但我透过景承的护目镜看见他眼睛时就知道,如今站在我们面前的已经是一只堕入黑暗罪恶的怪物。

他从外面走进来步伐从容镇定,依旧和上次一样在他眼里似乎这个房间中的所有人都不存在,他亦如又回到两个星期前,景承伸出手轻握样子像牵着某个人的手,眼神中带着爱欲的迷离。

苏锦和陆雨晴还有其他警员全都诧异注视着景承,犹如看见一个滑稽的怪物,只是他们都不明白他们看见的其实就是一只怪物。

景承牵着那个人走进房间,动作像是在拥抱细语,他的手在空中上下游弋,如同轻柔的抚摸着那人的身体,进入浴室后他拧开花洒任凭水淋浴在身上,他的动作更加狂热如同催情的前戏,看着景承不断扭动的身体我有些莫名的尴尬,而身旁的苏锦和陆雨晴她们目瞪口呆。

景承在花洒下湿透了身体,整个过程持续了很久,直到他拿到浴巾擦拭身体,很庆幸这一次他没有脱光衣服,随手丢在一旁的浴巾印证洗澡的有两个人,因为催生的情欲让庄怡秋和那个人根本不在乎浴巾是否要放回原处。

景承湿漉漉的身体走向卧室,从身上流淌的水在地上滴落蔓延,他从地上拾起性感的内衣,看他的动作是穿在那个人身上,然后倒在床上如同调请般对着空无一人的床做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动作。

他的样子像诡异的变态可却极其细致和舒缓,我甚至能幻像出庄怡秋当时在床上的反应,他的唇不断的亲吻,从床头看向下移动如同在挑逗爱抚,首先是唇然后是颈游弋到胸后开始停留,贪婪而满足的吸允最后一直向下延伸。

我看见苏锦发几次想移开视线,陆雨晴的脸颊微微发红,其他的警员依旧瞠目结舌,只有我好像已经习以为常。

景承的手应该从那人的身体上移开,摸索向床边的绳索开始在床头捆绑然后是床尾。

我意识过景承是把庄怡秋捆绑在床上,最后捆绑的位置应该是她的嘴,这就解释清楚,为什么庄怡秋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被控制,也和陆雨晴初步尸检结果吻合,在死者的四周发现被捆绑的淤痕。

这种捆绑在庄怡秋眼里应该更像是性爱游戏,她能接受可见并不是第一次,她在享受被凌辱的过程。

景承在完成一切后跪骑在床上,一言不发低头俯视着凌乱的床,两个星期前出现在这里的那个人应该是用同样的姿态欣赏着庄怡秋。

他在我们的注视下从床上起来,对直走向地下室,我们跟了上去,看见他的动作应该是在地下室的工作台上双手捧起什么,我们带着疑惑跟着景承返回到卧室,这时他俯下身把双手捧起的东西如同安装一般戴在那人的头上。

恶魔的假面!

我猛然瞪大眼睛回头看了一眼灯光下依旧阴森的地下室,景承说的没错,还有谁比庄怡秋更擅长制作道具,最重要的是还有谁比她自己更清楚恶魔假面的尺寸和大小。

庄怡秋认识凶手,而且并不是第一次享受性爱游戏,制作一个恶魔的假面在她心中不过是增加情趣,在凶手来之前恶魔的假面已经制作完成。

然后我看见景承的手缓缓抬起,从他的手型应该拿着某样东西,猛然用力插入,我想起来在死者肛门中发现的苦刑梨,这件刑具应该就是这个时候被插入死者体内。

景承慢慢侧躺在床上,护目镜中他闭着眼睛,伸开的右手手指缓慢的拨动,像是抚摸在恶魔的假面上,我下意识舔舐嘴唇,房间里因为景承诡异的举动变的格外安静,但在两个星期前这里充斥着痛苦却无法宣泄的呻吟。

景承如今沉浸在悲惨的哀嚎中,聆听着让他最满足的音律,苦刑梨的刺伤导致直肠的血液沾染在床单上,庄怡秋为了这场让她期盼的欢愉请假,怎么也没想到等待她会是生不如死的摧残。

从时代之星命案现场来看,这完全符合那个行凶者的特征,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执行者只有行凶者,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观察者却并没有出现。

按照行凶者的心理画像,我能猜想对庄怡秋在床上的折磨一定持续了很长时间,只要行凶者不打开苦刑梨,这件刑具并不足以要庄怡秋的命却会让她持续的陷入痛苦煎熬。

行凶者陶醉在这种撕心裂肺的哀嚎中,如同享受动听音乐的每一个音符直至庄怡秋耗尽体力。

最后景承松开捆绑的绳索丢弃在一边,绳索又回到案发后的位置。

他拉拽着床上的人出了卧室直接走的地下室中,那里有事先准备好的椅子他蹲下身体捆绑,我们跟在景承后面注视着他一举一动,想象中他从拿来电焊工具,把恶魔的假面闹闹焊接在庄怡秋的头上。

他走到椅子的面前,腰微微弯下透着满足的狞笑,而呈现在他面前的应该是庄怡秋从面具圆孔中露出恐惧和绝望的眼睛。

景承空洞而麻木的眼神一直凝视着椅子,我看见苏锦和陆雨晴都为之变色,剩下的我已经能从景承的动作中猜到,他把被折磨昏厥的庄怡秋换上水手道具服装,再装入幽灵船配套部件的铁笼中,刚好能装下一个假人的铁笼让庄怡秋无法动弹。

最后景承拖着铁笼离开了房间,在所有人噤若寒蝉的注视下他消失在门口,行凶者应该亲自把铁笼送到游乐场,并且开启了苦刑梨,注视着工人将装有庄怡秋的铁笼悬挂在幽灵船上。

外面的门重新被推开,景承从外面慢慢走进来,他的目光已经恢复了正常,却充满了自负的高傲,不可一世的看着苏锦:“你现在还认为秦文彬是凶手吗?”

我忽然有一种想冲过去抱他的想法,这句话憋在我心里太久,被他说出来顿时感到如释重负的轻松,就连陆雨晴脸上也微微露出欣赏和崇拜的表情。

苏锦呆滞的站在原地,似乎有一种挫败感,但很快恢复了镇定和严谨:“你仅仅是还原了案发经过,可并没有证据能证明秦文彬不是凶手。”

我心里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又被这条毒蛇扑灭,事实上这满屋都是我的指纹和DNA,对于景承的推断我相信苏锦更相信这些证据。

景承不慌不忙走过来,目光在桌上陈列的现场证物中扫视,头也不抬对苏锦说。

“我之前对凶手做过心理画像分析,年纪在24-26岁之间,身高1.60到1.65,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有充裕的经济支配能力,有严重的洁癖和强迫症,为人善良富有同情心,性格活泼开朗,是众人羡慕称赞的对象,从事和医学有关的工作,并且在工作的领域出类拔萃的左撇子……不过,现在还要再加一条。”

“你对凶手已经有了心理画像?!”苏锦大吃一惊低头沉思,应该是在回想景承说的话,抬头追问。“还要加什么?”

“你要找的这个人是女人!”景承脱口而出。

“女人?!”我们全都愣住,但很快我就反应过来兴奋不已说。“庄怡秋是同性恋,她认识凶手并且和凶手有性接触,她不可能和一个男人发生关系,所以凶手一定是女人!”

苏锦整个人像是被电击,震惊的慢慢张开嘴,似乎她的反应早景承的预料之中,景承很平静波澜不惊说:“能让庄怡秋放下工作请假,并且能轻而易举出入这里,同时和她还有床笫之欢的人并不难找,这间屋里一直都有一个未露面的女人。”

景承就在这个时候目光停在面前的证物上,他从里面拿起装在塑料袋中的手机,我们围到他身边,看见景承翻找着庄怡秋的通话记录。

景承的声音缓慢而低沉:“庄怡秋一直刻意在隐瞒这个女人的存在,所以在她的通话记录里不会有这个女人的头像、名字以及昵称,但越是这样越说明她欲盖弥彰……”

景承说到这里时,手指停在一串手机号码上,庄怡秋应该是很严谨的人,每一个手机号码都有详细的备注,唯独这一个却没有。

景承毫不犹豫按下了拨通键,手机被拨通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我和苏锦还有陆雨晴以及所有的警员都注视着景承手中的电话,十几秒钟后电话竟然接通。

电话那头并没有人说话的声音,在被景承开启的免提中,我听见均匀的呼吸声,我在报警值班中心接过无数电话,我能通过呼吸的快慢来评估来电人心理状况,但这一次我什么都分析不出来,因为电话那头的人太镇定和平静。

同时在来电中,不管是报警还是骚扰,正常人在电话接通的那刻,本能的反应都会问对方是谁,可景承拨通的电话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如同知道这个电话会打过去,我们和对方僵持在免提里平静的呼吸声中。

但就在那一刻我看见景承笑了,不是自负也不是轻狂,而是冷酷的阴郁,让我想起他那天站在燕栖大厦楼顶俯视城市的样子,亦如暗黑王子高高在上巡视他王国中的阴暗。

景承把手机慢慢放到嘴边,声音变得冰冷无情,没有半点怜悯和仁慈,如同最凶残怪物喉咙里发出的低吼。

“我来,我见,我征服!”

展开内容+
  • 死神的哈士奇 截图1
  • 死神的哈士奇 截图2
  • 死神的哈士奇 截图3
close

目录 持续连载中

  • C档案
  • 我来,我见,我征服。
  • 第一章 逃犯
  • 第二章 面容苍白的疯子
  • 第三章 黑暗王子
  • 第四章 生死游戏
  • 第五章 错误拼图
  • 第六章 杀人协奏曲
  • 第七章 心理画像
  • 第八章 第二个怪物
  • 第九章 C档案
  • 第十章 黑楼
  • 第十一章 困兽的丧钟
  • 第十二章 凯撒门徒
  • 第十三章 黑暗哲学
  • 第十四章 图书馆
  • 第十五章 救赎之路
  • 第十六章 伊甸园
  • 第十七章 首席法医
  • 第十八章 幽灵船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