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捞尸档案小说全文-北洋捞尸档案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北洋捞尸档案

北洋捞尸档案

北洋捞尸档案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悠书阁

作者:落花非烟

时间:2019-06-23 09:37

评语:打过旱魃捞过河妖锁过妖龙。

胡河生小说《北洋捞尸档案》,看呗小说提供北洋捞尸档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他叫胡河生,刚出生不久就被人遗弃,据四爷说是在一条地下暗河里捞尸时捡到他的。长大以后,他就成为了一名捞尸人,发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精彩节选:

可越往深处走,就越感觉不对劲,眼皮子不断地跳着,一时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背上还有四只公鹅,此时不禁艰难地撕扯着嗓子叫了出来。

鹅和鸭一样,公的都是沙哑嗓叫不出声来,所以有句老话叫公鹅叫丧!

胖子一个激凌,有点不敢再往下走了,说道:“小小小爷,老辈常说公鹅叫丧,阎王催命,还要往下走吗?”

此时我心里也七上八下了,前也不是,退也不行,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背上的鹅公却越叫越凄凉,真的像在叫丧似的!沙哑而撕声力歇的叫声在山洞里回荡着,比哭丧婆哭的还难听。

看着前方无尽漆黑的山洞,胖子的心也开始打退堂鼓,生怕我指错方现,不禁慌张道:“小爷,仙人不会坑你吧,我们会不会进了一条死路。”

就在他这张乌鸦嘴话音刚落时,山洞深处隐隐有些异常的动静传来:嗬嗬……嗬嗬……

就像什么东西被切断了气管后扎挣的声音。

难不成前面有什么妖怪不成?这声音很快就消失了,忽然间,前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地上扑腾着,这不是引开小鬼的那只雄鸡么?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它的内藏已经被掏空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干的?

这畜牲刚才不是把小鬼引到了另一条道上了么?怎么会死在这里?

就在此时,李大锤指着头顶上的洞壁惊恐地叫道:“小小小爷,上面有个洞,里面有东西把鸡的肠子拖进去了,莫莫非里面有有有东西。”

他主知音刚落,洞中传来婴儿尖锐的哭啼声:哇哇……

莫非那婴儿就在上面的洞里?

突然间,一张婴儿脸从洞中钻了出来,冲着我们咧嘴邪笑,露出一排渗血的锐齿,随即猛地扑了下来,对着李大锤脖子上的血管一口下去。

这一口咬实了,李大锤不死也要掉一大碗血。

迟那时快,我一勾子划了过去,直接勾破了这黑影的脑袋甩到一边去,血溅了李大锤一脸。

这才看清楚这团黑影是什么东西:婴儿脸、尖獠牙、混身猴毛长蝠翼!

我不禁惊呼一声:“这叫鬼脸猴蝠,叫声如婴儿啼哭,是天生的妖物,以挖吸血、挖食人畜内脏、脑子为生,常年穴居于阴煞之地,常人难得一见,因为见过这东西的人都已经成为这妖物的口粮了。"

更可怕的是,它们还是群居妖物!

乍地一看,头顶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猴蝠洞,探出无数张吡牙咧齿诡笑的婴儿脸,却笑如婴啼。

此地不宜久留,也不及给李大锤处理伤口,大呼一声“走!”

刚冲出没几步,就有无数鬼脸猴蝠从顶上的石洞扑出来。

这些妖物如小狗般大小,一个不打紧,成千成上地扑上来时,大罗神仙都要也要被啃成骨头架。

两人忙命地往更深处逃,身后跟着无数鬼脸猴蝠,李大锤跑着跑着就腿肚子发软,眼看就要被这些东西给追上包饺子下菜了。

这滚刀肉的竟喊着腿不听使唤。

就在此时,我脑子里闪过无数应对的念头。三年守尸四年扛尸,前后跟着四爷在水上水下混了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见的多了不用教都记在脑海里,顿时想到了一个法子,便问道:“大锤,老实回答我,你还是不是个处的。”

“老子长着这一副滚刀肉的大麻脸,鬼都怕我三分,哪还有女人敢让我怕,上个月第一次上窑子破瓜,还没进盘丝洞就把那小妖精给吓死了。”李大锤骂丧着撕心裂肺地嚷道。

看见这副滚刀肉的样子就能当门神把鬼吓跑,何况是二五姑娘?再见他掏个玩意出来,就整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不吓死才怪。

“那你最后那啥了没有。”我急问道。

“老子不好咸鱼。”李大锤刚摇了摇头,我便递了一个牛皮水壶给他,说道:“有三宝:天癸、童子尿、阴阳锥,越老的童子尿越利害,而阴阳锥则是下边的小卷毛。”

有时候你越想尿的时候就越尿不出来,李大锤把那一嘟囊对壶嘴死活憋不出来。

就在此时,一只鸡正向我们慢悠悠地走来。

这不是鸡,而是那只鸡的魂!

正常来说畜牲只有一魂,死后会立即消散,但这阴煞之气极重,死后阴魂不散而弥留在山中。

这只鸡魂像是被什么牵着溜达似的,脖子上系的那条红绳另一端透尽前方看不清的黑暗中。

不用问,那只小鬼就在前方。

被担误了这么一会功夫,身后的鬼脸猴蝠已扑了上来,眼看要再次被包饺子了。

猴蝠却像闯进了猛兽窝似的,在两尺之外停了下来,仅是盘旋了半晌,黑暗中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的笑声,还有手鼓的声音在隐隐回荡着。

咚咚……咚咚……像是在指挥着那漫天的猴蝠,铺天盖地扑了过来。

李大锤以前哪经历过这种阵象,顿时被吓尿了,那一刹那飞流直身三千尺。与同时我也从百纳袋里摸出一把黄豆掺糯米,呔的一声撒了出去。

啪啪一阵作响就如子弹打在这些妖祟身上,顿时打出一个血窟窿。满天的鬼脸猴蝠顿了一下,随即被激怒了,将我和李大锤包了饺子。

被阻了这么一下功夫,李大锤也撒满了一水壶童子尿,没命似的满天乱洒,就如同滚油泼在这些猴蝠身上似的,凡是沾了一点都掉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

这二十八年的老童子尿实在是厉害!

但这些妖物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没一会这童子尿就洒完了,我带下来的那一斤黄豆糯米也撒得差不多。

此刻漫天都是刺鼻的腥燥味,对于那些鬼脸猴蝠来说就如毒气一般,在头顶上盘旋着不敢下来。

李大锤早已被咬到满身是伤,布满了密密码码的抓痕牙印子,痛得他依呀惨叫,手里还抓着个空水壶在地上边打滚边挥舞,状态近乎癫狂。

三十六走为上,我也顾不上李大锤什么状态,拉起他撒丫子就亡命狂奔。

可刚我们奔出去没多远,又听闻黑暗中传来小手鼓的声音和婴儿天真无邪的笑声:咯咯咯咯……

听闻这笑声,胖子顿时打了几个寒战,从癫狂状态中吓醒了,我也心下暗道一声不妙:“那只子鬼又跑到我们前面前了。”

漫天的猴蝠就像听到了某种命令似的,又扑了上来。

两条腿哪里跑得过一对翅膀的?

慌乱之中,李大锤这滚刀肉不小心左脚拌右脚,将自己给拌倒了,而我则鬼使神差地跑出去十几步,听着身后的动静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眼看就漫天猴蝠就要扑上来将他啃过干净。

若有他在后面撑一下,兴许我能逃到很远,而且没有了累赘完全有闯出一条生路的希望。

想到此咬着牙又跑出了几步,当听见李大锤的惨叫声时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此时他已经被密密麻麻鬼脸猴蝠扒在身上狠狠地撕咬着,那惨叫声撕心撕肺,再不救他,不出半刻功夫就要被肯成白骨渣了。

可要救他不但没这个能力,还可能把自己搭上。

当下情况危急,已容不得我多想,一咬牙一狠心,很不争气的从口袋里掏出最后一把黄豆,口中默念着四爷教我的请仙咒。

捞尸人也是有门户的,四爷这一门叫‘锁龙门’,出师叫出堂,出堂就要请一路水下仙家供奉,如果顺利请到了,授了供奉就叫授法。

三年看尸、四年寻尸!我九岁那年就开始帮四爷在船边看守尸体,算起来已满三看四寻,所以这趟去湖南办差时四爷说了,回去我就选个黄道吉日帮我出堂授法,然后就可独立下水捞金,不然碰到棘手货时就像我现在这样。

请仙咒念完后,我便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吞在黄手上,大喝一声:“三爷助我,请赐授仙法!”

我虽然还没有出堂,却因为四爷与我如师如父,和他的仙家便攀上了叔侄关系,可通过这层关系花点代价请仙授法。

我老爹叫四爷,他自然就是三爷了。

那一瞬间,我觉察到有一股神异的‘气息’附在身上,就像有一头水下巨凶之物附身似的,狠狠地盯着那群鬼脸猴福,一把黄豆猛地撒向李大锤,并大呼一声:“撒豆成兵”

啪啪的一阵爆响,将趴在他身上的鬼脸蝠猴炸到皮开肉绽,血肉横飞。附了仙家气息就是不一样,而剩下的满天猴蝠却像遇上了可怕的天敌似的,顿时逃到无影无踪,任那小鬼怎么叫唤都不再飞回头。

安全了么?

我脱力地从在了地上,感受全身的血液都流光了似的,一阵剧烈的虚脱感冲击脑门,同时脑袋就像被雷霹中一样,痛得捂着脑袋直冒冷汀,身体抖得像个筷子一般。

李大锤虽得救了,却被咬成了一个血人,拖着血肉模糊的身子来到旁边坐下,惊魂未定地道了个谢,然后拍着胸脯说:“胡小爷,你今天救了老子三次,以后我的命就是胡小爷的,让我往西绝不往东,上刀山刀油锅万死不迟……”

他话还没说完,我便喘着气,看着前方无尽的漆黑苦笑了一声,授着身子站了起来,说道:“可能这会要交待在这里了,前面打的都是小妖怪,真正的大王要来了!”

前方的山洞黑洞洞的,寂静得让人感到一股压抑。

就在此时,一团黑影突然窜到身边来,伸出舌头舔了几下。

这可将我们两吓个半死,定神一看,原来是那只黑狗,他带我们上来后就逃到没影了,还以为被猴蝠吃了。

这畜牲摇头摆尾地围着我们转了两圈就向前面走去,还回头叫了几声。

都说狗识回头路,莫非这畜牲找到出路了,要带我们出去?

我和胖子都已筋疲力尽,正准备等死,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两人不禁大喜,立即向那黑狗追去,若这小畜牲能带我们离开,必定大鱼大肉犒赏它。

我强行借用四爷的仙家授法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大,不但头晕目眩欲吐不能,难受得很,混身的血液就像被抽空似的,走了几步路就要喘几下,最后由李大锤背着走。

这滚刀肉胆子不太行,跑路却比兔子快。

忽然一个不留神,像是撞到什么似的,哎呀一下惨叫,将他撞到人仰马翻鼻骨折裂,我也滚落在地。

原来是前方没路,到头了!

该死的,怎么被这狗带到孱头路了!

  • 北洋捞尸档案 截图1
  • 北洋捞尸档案 截图2
  • 北洋捞尸档案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