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谋天下之为后小说目录-权谋天下之为后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权谋天下之为后

权谋天下之为后

权谋天下之为后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悠书阁

作者:非瑜

时间:2019-07-31 09:42

评语:巇险之世,步步惊心。

司徒瑾颜顾钦南小说《权谋天下之为后》是非瑜创作的作品,情节精彩无比,这里为您提供权谋天下之为后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司徒瑾颜重生了,不再是当年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纪晓琳,现在她是司徒府中的四小姐。只是这个司徒瑾颜亲爹不疼,自己爱的男人还被妹妹夺走了。好在命运不至于太过残酷,将顾钦南送到了她的身边。

精彩节选:

初晓,随着一场骤雪的戛然而止,梧桐乡只剩一片白雪茫茫。

青峦山脚的宅院里,司徒瑾颜用三床棉被捂了一晚,出过了一身热汗后,现已感觉好上了许多,在此非常时期,只能迫使她用非常手段。

“小姐,喝口水吧。”汀兰端着一碗热水,坐到了司徒瑾颜的床沿边。

司徒瑾颜被她扶着坐起,刚接过递来的碗,却听门外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吵闹声,不禁疑惑地问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哦,鸡圈的鸡跑了,她们正在找鸡呢。”汀兰说得随意,嘴角却弯起一个得意的弧度。

司徒瑾颜微微蹙眉,看向她,“是你干的?”

汀兰晃了晃脑袋,言语中带着几分快意,“谁让她们连小姐生病了大夫都不给请一个,也让她们找点事做做,省得一天到晚尽挑咱们的毛病。”

听罢,司徒瑾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房门便被人一脚踹开,从外走进怒不可遏的王妈妈。

“好啊,我就说无端端的鸡圈门怎么开了,原来是你这个死丫头捣的鬼,看我不打死你!”王妈妈咧嘴骂道,左右寻顾了几眼,随手抄起一个鸡毛掸子直冲汀兰而去。

“我警告你啊,你可别乱来,小心我告诉老夫人。”汀兰与她围着圆桌兜圈子,一边躲闪,一边仍不忘用老夫人去压她。

“哼!”王妈妈火上心头,手中掸子朝桌上狠狠抽了一下,声音之嘹亮,把司徒瑾颜的心都颤了几分,“这里山高水远的,离着宁城好几百公里,你别拿着鸡毛当令箭,说到底你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我就怕你没那个命走回相府!”

汀兰见状,咽了咽口水,双腿很没志气地抖了抖,心想这要是抽在人身上,怕是皮开肉绽也不为过了。

“王妈妈,有什么事大家好商量,何必大动肝火。”司徒瑾颜小心劝导着王妈子暴怒的性子。否则这个女人可不算什么善茬,汀兰才十二岁的身子根本经不起她几下抽打。

王妈子回头瞪着司徒瑾颜,同样没好脸色,“还有什么好商量的,称你一句四小姐,你还就真把自己当小姐了吗,相府若是在乎你,又怎么会才六岁就把你扔到这穷乡僻壤里来生养?”

“你不看看宁城多久没派粮食和银两来了,没了这些鸡,我们吃什么?难不成你要我们几个老婆子全给你陪葬!”

王妈子冲司徒瑾颜一顿怒斥。每每想起这些年,自己就因为这么一个煞星而被困在了乡下野宅里七年之久,期间没有主子的赏赐,没有家人的陪伴,心里想想就难受。

“鸡没了,我们去找回来就是,你打人能解决什么。”司徒瑾颜凛了凛眸子,回斥道。

听闻她这么说,王妈子倒是嘴上松了口气,语气生冷了起来,“好啊,二十只鸡,没找回来的话你们也别回来了。”

司徒瑾颜漠然地扫了她一眼,翻开被子便要下床。

汀兰见了,赶忙上前扶司徒瑾颜穿好外衣,这两年被打得怕了,她也不敢去求情。

一旁的王妈子看热闹似得一声嗤笑,司徒瑾颜这番状况,连走路都成问题,还谈何雪地里寻鸡?只怕要冻死路边了。想到这,王妈子心情突然好上许多,愉悦地看着她们离开屋内的身影。

外面寒风刺骨,chiluo裸的树枝发出簌簌的声音。

司徒瑾颜抬头望了眼后山覆满白雪的林子,脸上不见任何神情。一旁的汀兰向她道着歉,却被她淡然一笑置之,未多语,两人穿过白墙下的木门便去往后山了。

隆冬之季,那些被圈养惯了的鸡群应该走不太远,司徒瑾颜在心里思量着。让汀兰提了个笼子,光是在山脚的一些田菁丛处,就寻回了十几只鸡,两人出发为中午时分,寻到酉时,已经找回了十八只,还剩的两只,却怎么也找不到,两人只能顺着一路摸爬上山。

夜幕将至,临近晚间的风更加肆虐了些,趾头像是被人狠狠封住了血脉,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

司徒瑾颜扶了扶昏涨的脑袋,四肢早已被冻得没了知觉,正当她想依着旁边的松树暂歇一下时,脚边的田菁丛里却传来一阵悉嗦声,她当下心中一喜,以为里面就是失踪的那两只鸡,立马将丛堆拨开,待看清时,却吓得她惊声一叫,跌落在地。

“啊!”

“小姐!”

前方正捣弄丛堆的汀兰闻声,连忙赶到司徒瑾颜身边,顺着她惊愕的目光望去,只见田菁堆里爬出了一个满脸是血的人,吓得她当即捂眼大叫:“啊!鬼啊!”

“请你,救我……”那人费劲艰辛才从杂草堆里爬出,扯了扯泛白的裂唇,微微睁眼,用略带祈求的目光望向司徒瑾颜。

夕阳未下,趁着余辉倒也不难看出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脸上似被什么尖锐的物体划破了,留下了一片血渍。

“你是谁?”司徒瑾颜慢慢放下捂嘴的手,警惕地望了眼山坡滑落的痕迹。

少年已是浑身乏力,还未来得及回答,整个人便倒在了司徒瑾颜裙边。

见状,司徒瑾颜心中一惊,连忙伸手去探他的鼻息。

少年的呼吸非常微弱,但胜在还有一丝生命的迹象。

“汀兰,快救人!”司徒瑾颜朝一旁缩成团的丫头说道,正要去翻正少年的身子,却见他捂在腰间的手渗出了鲜血。

司徒瑾颜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手拿开,发现一个碗口般大小的伤口,仍在向外源源不断淌着血,猩红色的液体,浸湿了他的紫色缎袍,与泥土混合成一片惨状,看着格外惊心。

“小姐……”一旁的汀兰显然被少年的伤势吓到了,几番欲上前又不敢上前,只能哭丧着脸对司徒瑾颜说道:“小姐,咱们下山报官吧。”

“来不及了。”司徒瑾颜神色凝重地回道。她本想将少年先带回宅院救治,但少年伤势之重,根本承受不了下山路上的颠簸,且因暴露雪地多时,体内的血液得不到流通,随时可能有生命的危险!

“还记得我之前教你的本草经吗。”司徒瑾颜一把扯下裙角的白布,一边给少年包扎着伤口,一边朝四周环顾了顾。

“啊?”汀兰微微一愣,没反应过来司徒瑾的话。

“想办法刮些松树皮给我,顺便沿着田菁丛下,看能否挖出一下野三七或者血胆草之类的止血药草。”司徒瑾颜继续说道,未理汀兰迷惑的神色,说罢已将少年架起在了自己的脖颈处。

野三七血胆草这类草药司徒瑾颜倒没抱太大的希望,但这漫山遍野的松树林却是味良药。《本草纲目》曾记,松木皮用于祛风除湿,活血止血,敛疮生肌。司徒瑾颜三年的中医学也不是白学的。

可是,在此冰天雪地的山里,她该将少年放于哪里救治呢?

司徒瑾颜不禁蹙起眉头,目光敏锐地朝山里环视了一圈,脑海里忽然忆起曾与汀兰闲聊时听说过,许多樵夫为了方便砍下的柴能够暂存山中,便会挖一些不太深的地窖,地窖以田菁丛为一段,三段为一阶,三阶便有一洞。

从山头开始算来,司徒瑾颜现在应该是处于第二阶的位置,也就是说,前方再行百米,该有一窖。

“我带他去前面看是否有遮风的地方,你采了药便速速赶来。”临走之际,司徒瑾颜仍不忘交待惊魂未定的汀兰。

熟知主子的脾性,司徒瑾颜决定的事,汀兰从来改变不了,她只能应了几声嗯哦,便开始钻到田菁丛里忙乎了,没有其他工具,她只能用树枝刨地……

都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司徒瑾颜果然在半山腰的另一面,寻得了一处地窖。

她欢喜一笑,即刻将洞口的一些杂草拨开,带着少年走了进去。

地窖不深,只有长宽三米,里面漆黑一片,只剩洞口映进的一线光亮,但有洞岩遮风,明显要暖上许多。

司徒瑾颜将少年暂且放在一旁,发觉窖内竟还有一些未搬走的干柴,欣喜之余,她立即拾了一些枯草,尝试在上面钻出火花。

半个时辰过去。

天已见黑,司徒瑾颜看着毫无起色的枯柴,心里无数只羊驼奔腾而过。

正此时,旁边昏迷已久的少年突然传来几声微弱的呢喃,“冷,好冷……”

司徒瑾颜坐回他身旁,刚触碰少年身体,却发觉奇冷无比,心跳变得十分薄弱。司徒瑾颜暗念不妙,未作多想,立刻褪下自己的外衣给少年裹上,力求保他最后一线生机。

“小姐,你在里面吗……”

不一会儿,窖外终于传来了汀兰的呼叫声,司徒瑾颜闻言,忙将她传唤了进来,“汀兰,我在这里!”

“小姐,里面好黑啊……”伴随着喃喃抱怨声,汀兰钻了进来。

“药呢?”司徒瑾颜问道。

汀兰赶紧将手中草药递了过去,可司徒瑾颜却犯了难,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怎么捣腾草药?

正在这时,汀兰手里忽然亮起一团火花,小心捧着点在了早已铺好的枯草柴堆中,整个山洞瞬间亮堂了起来。

司徒瑾颜愣了一下,略带埋怨地看向她,“你怎么不早说你带了火折子?”

“小姐你也没问我啊。”汀兰满脸无辜地回道。

司徒瑾颜头一回被她气的无语,她会想到一个丫头居然随身带着火折子?方才钻木取火的法子简直弱爆了!

救人要紧,司徒瑾颜不再跟她辩驳,趁着火光,将手中两株血胆草和松树皮捣碎,敷在了少年腰间的伤口上。

有了火堆,令人感觉暖和许多,怀中的少年依旧体温如冰,但呼吸和脉搏却渐渐平稳了起来。

司徒瑾颜在心中舒了一口气,这算是她毕业以来的第一次实战,但她却深深明白了医者父母心这句话。

月幕低垂,寒夜森森,这个无眠的夜,在她心里过得十分漫长。

  • 权谋天下之为后 截图1
  • 权谋天下之为后 截图2
  • 权谋天下之为后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