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不知心底事小说目录-山月不知心底事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山月不知心底事

山月不知心底事

山月不知心底事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白马时光

作者:辛夷坞

时间:2019-08-15 11:12

评语:爱是永世不可以忘记的,却是可以放弃的。

叶骞泽向远小说《山月不知心底事》是辛夷坞创作的作品,由宋茜,欧豪领衔主演的同名电视剧即将播出,提前知晓精彩内容,就来看呗吧,看呗为您提供山月不知心底事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向远的家庭并不富裕,她接受了来自叶家的资助,从小地方考进了上海念大学,一路成长的她,渐渐的喜欢上了叶家的大儿子叶骞泽,可是叶骞泽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们俩人最终能够走到一起吗?

精彩节选:

“……都说彩云易散,没了这个‘云’字,就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人’。富贵虽好,只怕你命中六亲零落,到头来伶仃一人。”

向远朝村口的老槐树走去的时候,天还没亮透,空气中弥漫着草地和露水的气味。途经邹家的门前,已去世的婶婶留下的小儿子邹昀已经背着一个背篓,准备上山摘野菜。他们家也开着农家乐小饭馆,各式各样的新鲜野菜是城里游客最喜欢点的桌上佳肴。

“起得挺早嘛,邹昀。”

向远走过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邹昀这一年也上小学六年级,跟向遥同班。一样年纪的孩子,他却比向遥要懂事得多。他妈妈意外坠桥身亡已经差不多一年了,不久前,他爸爸又找了个邻村的寡妇,寡妇带来了亡夫的一子一女,重新凑成一个家庭过日子。邹昀成了家里最大的孩子,邹家婶婶在世时捧在手心的宝贝也不得不开始分担家里的重任。

向远感激邹家婶婶生前的照顾,和他们一家一直走得很近。婶婶不在以后,她心念邹昀也是个没妈的孩子,力所能及之处,对他也诸多关照:有时遇见节假日,来的游客多了,自己家住不下,她总是把那些人往邹昀家带;揽到了好的活,她也不忘分邹家一些。

邹昀跟向遥姐弟同岁。向迤活着的时候,他们俩是村里最好的小伙伴,从能走路开始,邹昀就和向迤一样,是向远身边著名的两个跟屁虫之一,跟着向远“姐姐,姐姐”地叫。向迤出事那天,还是邹昀一路跑来给向远报的信……想到早夭的弟弟,向远心里一酸,出门前打算趁这几天大赚一笔的喜悦也被冲淡了不少,以至于邹昀追在她身后喊了几声“向远姐,去不去山上看日出……向远姐……”,她也只是心不在焉地摆了摆手。

老槐树下一直是向远招揽游客的首选地点,是所有进出李村的人都必经的地方。向远在这里设了一个流动的摊位,卖一些村里的土特产和廉价的旅游纪念品。客人需要导游的时候,她把东西往包里一塞,立刻就动身出发,方便得很。

这棵槐树在李村存在了多久,没有人知道,在村里最年迈的老人的记忆里,它便一直这般沧桑。树其实是普通的树,年纪大了,好像就有了灵性。当然,时间和它所见证的人世变幻,也让这棵树在村里人的心中有了特殊的意义。很早就有村民在这棵树下烧香许愿,不时也有姑娘小伙在树下约会。知青下乡的那几年,这里更是那些城里青年风花雪月的最佳地点。

向远做土导游做久了,对那些城里游客的心思拿捏得很准。村子毕竟小,仅仅是四时风光未必足够吸引人,必须添些新奇奥妙的东西,才更能为那些人的旅程解乏增趣。所以每接到游客,她总喜欢带他们到这棵老槐树下,给他们讲讲“老槐树的故事”,题材无非是才子佳人树下相会,指天为盟私订终身,最后命运捉弄棒打鸳鸯。题材多烂俗都无所谓,那些城里人总能听得津津有味,村里人也乐得将这些胡编乱造的传说传得煞有介事。时间长了,老槐树渐渐声名在外,俨然成了坚贞不渝的爱情见证人。村里无形之中仿佛增添了一个人文的景观,就连城里跟来的专职导游也依样画葫芦地给游客讲起了这棵树的故事。

每当这个时候,向远心里就暗笑不已,她是这个动人故事的编造者,可她偏偏是最不相信这个故事的人。但这有什么要紧?村里的野鸭潭被她改称为“鸳鸯潭”之后,去的人不也更多了吗?向远在树下的旅游纪念品生意越来越好,她得到了钱,那些慕名而来的痴男怨女得到了心理慰藉,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吗?

向远读高三了,开学快一个月了,可在镇上高中的学费还没交齐。她给学校打了张欠条,就等着这七天的收入,不但可以解决学费问题,她和向遥往后几个月的生活也有了着落。

日近中午,向远粗略算了算,一共跑了两趟带路兼讲解的生意,加上卖出去的纪念品,总共将近百元的进账。这还只是长假第一天的上午所得,算得上差强人意。向远把钱小心收好之后,觉得有点渴,这才想起一个上午自己滴水未进。她喝了口随身带来的白开水,老槐树下卖凉粉的李家二姨婆让她喝碗凉粉解解暑,她笑嘻嘻地拒绝了,非到万不得已不占人便宜、也不欠人情是她向远的一贯原则。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射下来,隐约从头顶传来秋蝉的哀鸣。这个时间段通常是人流量最少的时候,向远靠在树干上,不由得也有些昏昏欲睡。

一旁打盹打了好一阵的算命人老胡悠悠醒来,百无聊赖地吁了口气,看着向远道:“反正也没有客人,小姑娘,要不我给你算上一卦?”

向远笑着说:“你老人家不总说揣测天机是要折寿的吗?我不付钱,哪好白白让你短了寿命?”她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对这些江湖术士的把戏很不以为然。这老胡是外乡人,以四处招摇撞骗为生,无意中到了李庄。正好李庄的老槐树被传得神乎其神,于是他在树下做起了算命的生意,倒也还算红火。来找他算命测字的清一色是游客,求的大多是姻缘。向远闲时冷眼旁观,看着老胡胡说八道,乱捏造一气,心里觉得好笑:也只有那些钱多得没地方花的城里人才相信这老家伙的浑话,他要真能测过去未来,还用得着四海为家,吃这嘴皮子的饭?不过老胡凡是算命测字,大多是什么好就往什么说,偶有牛头不对马嘴之处,反正他收费不高,不过三块五块,别人也不跟他较真。但向远哪里会吃他这套?

老胡也是善于察言观色之人,看向远的神态,知她心中不屑,于是嘿嘿一笑,说:“信也罢,不信也罢,既然你也知道这些把戏当不得真,何不看成消遣?我老人家都不怕折寿,你还不能当个玩笑听听?说不定信者则灵呢。”

向远不想跟他耍嘴皮子,反正也是闲着,就顺手从老胡的测字摊子里拣出一张,丢到他的面前。老胡把纸打开,煞有介事地在向远眼前挥了挥,纸上是毛笔写着的一个“会”字。

“会……会……”他捏着皱巴巴的纸条喃喃自语。向远把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地准备听他胡诌。“说吧,‘会’又怎么解释?”

“这个‘会’字嘛,上下单独拆开来看,分别是一个‘人’字和‘云’字。人在云上,必是人上之人,小姑娘以后富贵可期。”

向远大笑,“老胡啊老胡,你可真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贪财爱富贵,你倒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老胡也跟着笑了一阵,很快便收了笑容,正色道:“不过,话又说回来,都说彩云易散,没了这个‘云’字,就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人’。富贵虽好,只怕你命中六亲零落,到头来伶仃一人。”

向远的笑容短暂地僵在脸上,随即摆头笑骂,“少拿这套唬我,是不是又推销起了你的狗皮膏药?”

老胡狡黠地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大串乱七八糟的东西。向远看过去,都是些红线穿着的挂坠,有观音,有佛祖,有麒麟。

“戴上一个护身符,就可以消灾解难……”

老胡还没说完,向远就冷笑着从自己包里掏出更多的琳琅满目的小挂件,“说吧,你这些东西是不是在镇上的陈家批发的,大的一块五,小的八毛?我这里也有卖不掉的,你要的话,可以便宜点给你,成色还好过你手上那些次品。”

老胡讪笑着接过向远手中的物件看了看,成色确实优于他的。他立刻识趣地转移话题,挑出其中一个仿碧玉的观音,说:“这个做得不错,几乎可以乱真。只可惜这观音像背面脖子处有道裂纹,观音断颈,大凶之兆,成色再好也没用。”

向远脸色一变,将那些东西从老胡手里夺了回来,“你这老家伙要是再胡说,被客人听到了,小心我让你在这村里再也待不下去。”

老胡见她有了恼意,知道她不好得罪,忙换上一副讨好的神情,“姑奶奶,老人家跟你开个玩笑,当什么真啊?刚才那个‘会’字我还没有说完,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这是离人得归之兆,说不定小姑娘你今天就要跟故人重逢了。”

向远哪里还肯听他的疯言疯语,说了句“信你才怪”,就再也不肯搭理他。她最不信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自然是不会往心里去的,可是听那老不死的说到那些晦气的东西,尤其是什么“六亲零落,伶仃一人”,心里竟莫名地一紧。不过向远的不快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她很快迎来了下午的第一单生意。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说不定年纪比向远还小上一些,一副城里人打扮。这样的女孩子通常结伴而来,单独一人倒是少见。向远见她在树下徘徊了许久,不像看风景的样子,却也不像迷路,于是主动迎上去问对方需不需要请个导游。

这趟生意谈得异乎寻常地顺利,那女孩子不但当即同意让向远带她逛逛,而且一出手就给了张粉红色的钞票。向远心中暗喜,拿人钱财,自然分外卖力,于是首先就第一千零一次地给那女孩讲起关于这老槐树的“凄美”传说。如果她猜得没错,像对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对这种爱情传说总是最神往的。

向远猜得很对,她说得绘声绘色,对方听得如痴如醉。末了,当向远讲到传说中的古代女青年在树下看着自己爱的人迎娶了别家女子,伤心绝望之下,化作了树仙,正准备给这个故事做一个回味无穷的了结的时候,那女孩忽然打断了向远,看着那棵树,怔怔地问了一句:“她化作了树仙之后,还要站在村口天天看着她的爱人和别人幸福甜蜜,子孙绵长,这不是自己折磨自己?”

向远愣了一下,她的故事说了那么多遍,还是第一次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不过她脑筋转得极快,马上接话道:“说不定她得不到幸福,就希望看着自己爱的人幸福呢?”

她听到那个女孩很突兀地笑了两声,“会吗?”

向远还来不及回答,那女孩又追问了一句:“你会吗?”

“这个嘛……”她正想含糊其辞地将这个问题蒙混过关,那女孩索性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她,“如果是你爱的人爱上了别人,你会怎么办?”

向远觉得这个问题莫名其妙,不过顾客是上帝,她还是装作认真地答道:“那我就把我的爱转移到别的东西上。”

“别的东西,比如说呢?”对方若有所思地追问。

向远打了个哈哈,“比如说,钱啊。小说上不是说,没了爱情,至少我还有钱嘛。”

“如果你连钱都没有了呢?”

看来她碰上了个偏执而认真的孩子。向远讶然之下,不由得留心打量眼前的人。那女孩说不上漂亮,当然也绝不丑,身形纤瘦,眉目清淡,嘴角天生微微上扬,不笑的时候也像微笑。只是脸色苍白,皮肤纸一般薄,隐隐可看到下面青色的细小血管。看着这个女孩子,向远莫名地想起村民从潭里打捞出来的瓷器碎片,清水淘过一般的、白得毫不张扬的、柔润的、破碎的……

向远继续开着玩笑,“谁让我没了这些东西,我就要让他不得好过。就像化作树仙的那个女人,如果那男人拿走了她的钱,再娶了别人,她落得人财两空,换作我是她,我宁可杀了那男人也不会傻到让自己变木头。”

那女孩皱着眉说:“可是杀自己爱过的人哪有那么容易?与其杀他,还不如杀自己容易些。”

她认真讲的冷笑话把向远逗笑了,那女孩见向远笑,也跟着笑得前仰后合。笑完了之后,她说:“刚才你说你叫向远是吧,向远,你真有意思,一到这里就遇见了你,真好。我叫叶灵,从G市来的。”

向远面上是友善的笑容,基本上她对每个能带给她收益的人都很友善。

那自称叫叶灵的女孩子看着向远手里来不及放好的大小挂件,好奇地翻看着。

“喜欢吗?有看得上的,便宜点给你。”向远见又有了赚钱的机会,不由得精神一振,“这些都是很灵验的护身符,戴在身上,可以驱邪许愿的。”

“是吗?”叶灵感兴趣地挑选着,最后拿起了一个观音挂坠,“这个很好看,多少钱?”

向远定睛一看,不由得暗暗吃惊,叶灵手上拿着的挂坠不偏不倚,正是老胡那死老头说的“断颈观音”。这个东西向远本已不指望能卖出去,谁知道这城里来的女孩偏偏爱不释手。

要是在往常,说不定向远早就忙不迭地将这次品脱手,越快越好。可是现在对方是个跟她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子,看上去天真无邪,更重要的是出手大方。她已经从叶灵身上赚了一百块,拿人的手软,她不能太黑心。所以,向远勉为其难地提醒了一句:“这个啊,这个观音有瑕疵,换一个吧,还有更好的。”

“你是想说‘观音断颈’吧。”叶灵笑笑,将那个挂坠放在手心把玩。

原来她也是知道的。向远也不再隐瞒,点了点头,“虽然我不太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不过你最好还是挑别的吧。”

“没事。”叶灵自顾将那断颈观音摘了下来,“这东西讲的是第一眼的眼缘,我就看上这个了。‘由来好物不易坚’,有裂痕的说不定才是好东西。”

向远是生意人的头脑,既然买家都不计较,哪有卖家藏着不肯出手的道理。这观音本是假玉,值不了几个钱,叶灵早先出手大方,让她小赚了一笔,她也难得地大方一次,做了个人情,将那观音送给了叶灵。她想着,说不定这金主一高兴,在接下来的游程里出手就更大方了。

叶灵再三谢了她,向远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服务更加周到,看完了老槐树,就带着叶灵往以前的“野鸭潭”—现在的“鸳鸯潭”走去。

其实那个几百米见方的深潭是向远最不愿意去的地方之一,可是没有办法,这个季节,正是这水潭最清澈美丽的时候,碧盈盈的水映着潭边的野树,她这个并不容易迷恋风景的人也觉得心旷神怡。

叶灵绕着潭边走了一圈,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跟向远说说笑笑的,苍白的脸上也有了淡淡的红晕。

“向远,那是什么花?”她忽然指着潭边小土坡半腰上的红花问向远。

向远侧身看去,“哦,好像是野杜鹃。”

“真漂亮。”叶灵感叹了一声,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向远说,“我爬山不太利索,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摘一朵?”

向远答应了,那个高度对于走惯了山路的她来说完全没有问题。

“那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她对叶灵说完,几步跑到土丘下,还没往上爬,就听见了半山腰树叶的晃动声,有人的衣服露出了一角。

向远笑了,“邹昀,你摘野菜摘到这里来了?”

“向远姐,”上方的草丛里露出了邹昀稚嫩而清秀的一张脸,“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摘花。”向远怕叶灵久等,言简意赅地指着那野杜鹃对邹昀说。她回头看了一眼,叶灵已经一个人慢慢地踱出了十几米外。

“你喜欢这个啊?”邹昀惊讶地看着向远,“别,别,这里草丛下挺陡的,你别上来,我给你摘。”他探身轻而易举地将花摘下,额头上的汗珠跟他的眼睛一样亮晶晶的。

向远伸手接住邹昀抛来的花枝,刚转身,正好看到一身白裙的叶灵静静地站在潭边,低头像在想着什么,然后没有任何预兆地纵身一跃,无声无息地没入潭水里。

只是一瞬间,叶灵便没于深潭之中。一切发生得如此突然,如果不是水面荡起的涟漪,向远几乎要以为这是她午后失神的一个错觉。瞬间的本能反应让向远飞奔到潭边,正待跳入潭里救人,眼前飞快地闪过一个画面:被水泡得发涨的向迤漂浮在水面,小小的一张脸肿得变了形,泛着毫无生气的灰紫色。

向远微不可察地一抖。这个世界为什么那么奇怪?有无数的人—像她妈妈,像向迤,像许多贫贱如蝼蚁的无名氏,分明那么艰难,仍然盼望挣扎着活下去,却不能够。但是这个叫作叶灵的女孩,年纪轻轻,服饰精致,显然生活优越,她比很多人活得要好,偏偏自愿求死。这真是种讽刺。

向远之前对叶灵那点萍水相逢的好感顿时荡然无存,她厌恶轻贱自己的生命,甚至是拿死当作筹码的人,这种人懦弱、卑怯、无能,毫不值得同情。她想,既然这个叫叶灵的女孩子那么想死,我何必阻挠?不如成全了她。她怔怔地看着水面的涟漪越来越淡,直到听见身后不远处的山坡上传来失足滚落的声音。很快,裤子被划破了好几道,小腿上全是被尖利树枝划出血痕的邹昀气喘吁吁地跑到她的身边。

“向远姐,刚才……刚才那个人……”邹昀显然是在半山坡也看到了叶灵落水的那一幕。他平时爬山爬树灵活得像只猴子,只有突然大惊之下才会失足滚落下来。他心急如焚地冲到向远身边,却被向远脸上一闪而过的狠劲和漠然吓了一跳。

邹昀救人心切,心急如焚之下也顾不上言语,眼看四周再无旁人,咬咬牙,拖着一条伤腿就扎入水中。刚游了几米,伤口的剧痛让邹昀再也使不上力。眼看那女孩白色的身影在不远处隐约晃过,他拼命想朝她靠近,自己却不经意呛了一大口水,头脑一阵空白,脚底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将他往潭心拽。

这野鸭潭虽然不大,但惊人的深,即使是盛夏,潭水也是凉得沁人。据说潭心好几个地方,就连村里水性最好的成年人潜下去也探不着底。正是因为这样,当年向迤落水的时候,虽然许多乡亲都帮着寻找,但是就连尸体都没有办法及时打捞上来。这潭水每隔几年就会淹死人,小孩们都被家里的大人警告过不许在这里游泳……

这时候,水里的邹昀慌了,挣扎了一下,手脚却更不听使唤,尤其是受伤的那条腿仿佛失去了知觉,意识也在慢慢地模糊。绝望之间,忽然觉得有人推着他往岸上游。等他伏在地上咳了几口水,缓过劲来的时候,向远已经浑身湿漉漉地拖着那个女孩往岸边靠。他连忙爬起来在岸上帮了向远一把,两人合力才把那意识全无的女孩拖离了水潭。

向远累得够呛,她问了一声:“邹昀,你有没有事?”见他咳着摇头,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平躺在地面的叶灵身上。叶灵的面庞毫无血色,胸口的起伏也若有若无。

“向远姐,怎么办?她不会死了吧?”邹昀毕竟还是个孩子,吓得声音都带了哭腔。

向远指着水潭斜上方农田的方向,急忙对邹昀道:“你快去,把李二叔的牛牵过来。”

邹昀当即会意,也无力理会腿上的伤,扭头就往向远指着的方向跑。

邹昀牵来李二叔的牛的同时,身后还跟着一大批闻声而来的村民和游客。其中有经验丰富的人将叶灵的身子扛上牛背,让她面朝下趴在牛背上,然后赶着牛往前跑。

向远走到人群外喘气。十月的天,风拂过湿透的身子,不可思议的凉。没过多久,她听到了乡亲们庆幸的欢呼声,知道叶灵吐出了腹内的水,想必已捡回了一条命。算她走运,向远撇了撇嘴,心里却是一轻,说不清是为了一个生命的获救,还是为了自己内心深处一闪而过的陌生念头所获得的救赎。

她拧了拧衣服上的水,谢天谢地,口袋里的钱虽然湿了,却依然还在。不回家换下这身衣服,还等什么?她朝自己家的方向走,远远地听到脚步声追了上来。

“向远姐……”

她知道是邹昀这小家伙,就回头指了指邹昀的腿,“快去村卫生所给你伤口消消毒,裤腿破成这样,你阿姨又要数落你了。”

  • 山月不知心底事 截图1
  • 山月不知心底事 截图2
  • 山月不知心底事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