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小说目录-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尘

作者:穆小幺

时间:2019-08-22 15:40

评语:魔将重生为富家小姐。

凤起叶存曦小说《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是穆小幺创作的作品,情节无比精彩,这里为您提供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凤起上一世是臭名昭著的魔道中人,人人喊打又不敢真打的那种,今生重生成为了一个富家小姐,原主这手里的一副烂牌啊,她凤起还得小心点打。

精彩节选:

“成交。”说完,凤起一步迈出阵法,结束了与怨气的谈话,可一想起怨气最后咬牙喊出的名字,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托大了。

叶代依,只因拒绝了一个无脑姑娘的爬床,最终惹来杀身之祸,冤是不冤那是他命里造化。

兜兜转转这命竟要落到她凤起手里,那也是叶代依疏于防备被人爬&床的那天没看黄历。

这都是命啊,正所谓无妄之灾祸从天降,命数就是那么的诡异。

可问题是,姑娘,你要让我替你杀叶代依那没问题,可如果让叶代依得知曾欲爬上他床榻的姑娘乃是魔将凤起,叶代依就算不疯,我这夺舍重生以后还有脸见人么?

凤起一边摇头叹息,一边冲着阵法一挥手,可是,殷红胭脂描绘的阵法竟然纹丝不动,她再挥手,地上的阵法仍旧完美无缺。

她诧异看了看自己的手,这才恍然惊觉,现在这个身体,是个没有修为的凡人,根本用不得法术。

那就很愁人了,她堂堂魔将凤起,自己画的阵法还得自己蹲下来擦,还有比这更悲哀的么?早知道就不用那么浓重的胭脂,这东西擦起来何其费劲啊!

而且,怨气不解,她想凑合修炼一下都打不通这身体的经脉,就这种夺舍重生的规矩,还要她替原主复仇,凭啥?就凭胸大,走遍天下都不怕?岂有此理!

凤起一边懊恼摇着头,一边走向屋子另一侧,她倒要看看,这张脸是长得有多好看,才给了苏雅倩那么莫名其妙的自信?

屋子靠墙的位置,立着一面硕大的铜镜,是苏世杰特地为苏雅倩打制的,之前哄抢的人只顾着将抢来的东西占为己有,铜镜需要几人合力抬,难免分赃不均,就被留了下来。

凤起缓缓踱步至铜镜前,那一眼,连她身为一个女人,也为镜中的容貌所惊&艳。

还真是个绝世美人,肤若凝脂,饱&满细腻,硕胸深沟,圆润高&耸,蜂腰盈盈一握,长腿玉足,没有一处不堪称完美。

哪怕浑身上下已鞭痕累累,但竟然呈现一种……说不出的特殊诱&惑。

苏雅倩挨打的时候拼死护住了脸,这张脸……确实值得舍命保护。眉如山岱,眼含秋水,唇若樱瓣,伴着发髻凌乱,丝缕长发垂在鬓边,幽幽凄美却并不显寡淡,反暗生一股媚态,似能引人觉得可虐也可怜。

这真是个人间利器,祸水之源。

凤起冷笑了一下,镜中美人刹然绽笑,梨花带雨如乱了春水,纯净且忧伤。

凤起随即冷了脸,镜中美人敛了笑意,盈盈凝视似欲语还休。

凤起凶恶瞪起了眼,镜中美人也瞪圆了杏眼,湿漉漉的犹如惊惶不安的小兔子,故作几分凶悍。

凤起一撅嘴,镜中美人唇&瓣软嫩,娇嗔似索吻,连她自己都心颤了一下。

好吧,就这么个我见犹怜的尤物,叶代依竟然不为所动,那也真是够变&态了。不,孤竹弟子素来以变&态名扬天下,但凡姓叶的,不近美色那是本能。

凤起玩了一会儿镜子,忽然眼珠一转,杀苏家人还要杀叶代依,她有了个一箭双雕的好计划。

…………

夜幕已深,苏家大宅一处院落的上空,悄然聚拢起一股浓重的煞气。初时并不引人注意,但随着短短时间越聚越重,百里开外已能目见,那股煞气竟如龙卷黑云,漏斗一般汩汩向下灌注。

身在修仙一列的人都能看出,那股煞气已然非比寻常,厉鬼作祟绝对不至于有此异状,大有可能是鬼王即将降世。

而滚滚煞气汇聚的所在,恰恰就是苏雅倩所居住的屋子。

院外有护院把守,屋门外锁着铁链,苏雅倩凄惨的喊叫伴着拍门声响彻整个苏家大宅。

“救命啊!!有没有人?!!放我出去!救命啊!!”

护院在外尚未看出端倪,只哈哈大笑,“你这么喊可不行啊,总得喊上几声亲哥哥啊情哥哥,哥几个倒是可以救你一救哦。”

“是啊是啊,把你那股子爬床的骚浪劲儿拿出来,必定能心想事成,哈哈!”

“就是就是,多喊几声哄哥开心,哥一定满足你!”

放肆!!凤起一边心里骂着,一边拍门喊叫,身后煞气如浓墨般渐渐汇聚成形,黑雾萦绕之中,腥红的戾眼,青黑的獠牙,乌青的尖指,长甲如刃,猛的仰头一声长啸,厉鬼嘶嚎之声似能撕裂天空,震得整间屋子摇摇欲坠。

“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我不想死!救救我!!”凤起拼命拍着门,撕心裂肺的哭喊,突然一回头。

鬼王耀武扬威的一声长啸过后,已经毕恭毕敬的站好,低眉顺眼的,一双腥红的小眼睛正看着她,充满了讨好的意味。

凤起一皱眉,鬼王赶忙又是一声长啸,如群鬼哭嚎过境,震得窗户纸沙沙作响,凤起这才满意的转过头,继续拍门哭喊。

论实力,如今的凤起未必打得过鬼王,可凤起神魂的气息仍在,震慑这等低阶的邪秽还是绰绰有余的。

外面已阴风弥漫犹如地狱降世,飞沙走石,狂风乱嚎,护院们早就跑了个干净,没有人去救苏雅倩,就连住在隔壁的沈晓雅也闭紧了房门不出,整个苏家大宅乃至方圆数里家家闭户,这个时候,谅谁有多大的胆子也不敢出来看热闹。

孤竹弟子叶晨阳等人最先察觉到异状,匆忙赶至苏家大宅,在外面敲了半天门也没人来开,眼见阴云压顶,鬼嚎震天,甚觉形势不乐观,叶晨阳当机立断,“破门。”

叶存曦拔剑斩断门闩,四人闪身而入,探查到大宅内仍有活人气息,直奔煞气汇聚的中心所在。

少女哭喊的声音已然沙哑,鬼王咆哮地动天摇,小小的屋子仿佛薄薄一层皮,其内阴气煞气疯狂涌动,一旦爆发,方圆数里必定难逃一劫。

叶晨阳面色凝重,沉吟片刻安排道:“存曦,你与我一同正面迎敌,我掌琴,你执剑,势必将鬼王制住斩杀,以免波及太广,殃及无辜。叶翎,叶焕,你们负责把守后方两侧,绝不能让鬼王有逃离之机。”

“是!”叶翎和叶焕齐声应下,纷纷举剑向屋后奔去。

叶存曦手执长剑,眼看周遭阴气浓如泼墨,忐忑问道:“要不要发个讯号?请周围门派弟子前来支援?”

叶晨阳凝紧了眉,“来不及了,若见此异状能赶到的,必然也该到了。”

话音刚落,只听屋内鬼王一声尖嚎咆哮,震得门窗一阵乱响,屋檐瓦片纷纷坠&落,突然,外锁的房门被震开,一个少女仓皇从门内奔出,哭喊着直向两人跑来。

“救命啊!!救救我……!!”

乍见有活人逃出,两人心中还略有一松,可当看清了少女那一身衣裙褴褛,衣不蔽体,甚至跑动间隐隐春&光外泄,两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叶存曦面露尴尬,慌忙低下头,颇有些手足无措,叶晨阳微微挪步侧身,别开目光,尴尬至极。

凤起一边哭喊一边跑,还一边有点儿愁,真不愧是孤竹弟子,咱先把非礼勿视放放行吗?鬼王可在后面呢。

哗啦一声巨响,鬼王掀了屋顶腾空而起,爆发一连串惊天狂笑,呼的一声掠过三人头顶,直向大宅主屋窜去。

“糟了!快追!!”叶存曦喊了一声,刚要追过去,突然,阔袖一角就被人紧紧拽住了。

叶存曦明知道拽他的是谁,却不好意思回头看,而拽他的人也迟迟不松手。叶存曦尴尬焦灼了片刻,一狠心褪下了外袍,双手捧起别开目光,“姑娘,事急从权,失礼之处,还望见谅。”

凤起抽泣两声,怯生生接过衣袍,还委身行了个谢礼,将衣袍紧紧裹在身上,双手抓着衣襟交叠,仍在瑟瑟发抖。

雪白的衣袍片尘不染,长衣阔袖,襟边袖口滚着竹影流云图案的银纹,这应该是孤竹本家弟子的装扮。

果然不出她所料,这里确实是孤竹的领地,一旦有所异动,来的必然是孤竹的人。

可是,孤竹这是人丁凋零还是后生可畏了?就算是本家弟子,两个人能对付得了一只鬼王?

“师兄!”叶翎和叶焕从屋后奔出,乍见凤起,愣了一下没敢多话。

然而,鬼王逃窜,却在眨眼间消声觅迹,可头顶阴云仍旧盘桓不散,那就证明,鬼王还藏匿在这片大宅中。

四下悄静无声,虽这一番阵仗之下没人睡得着,但整片大宅静得仿佛死地一般。

叶晨阳遥顾四方看了一圈,微微蹙眉,“去前面看看。”

四人迈步走向前院,凤起也默不作声的紧跟在后,唯有叶翎不住打量着她,越打量,脸上的表情就越古怪。

凤起也没理会他,叶翎与叶焕乃是一身长衫束袖,那是孤竹门生的装扮,苏雅倩曾也是孤竹的门生,谁还不认识谁呢?

果不其然,打量再三,叶翎突然惊道:“你……你是苏雅倩?!”

凤起没出声就等于默认了,可叶存曦和叶晨阳的脚步同时一滞,纵然素有君子之风,但那一瞬间心里的感觉,还是像吞了只苍蝇一样。

方才情急之下,谁也没敢多看凤起一眼,连身体都只匆忙一瞥,谁还来得及仔细辨认样貌?

两人身为孤竹本家弟子,深知家训虽严苛琐碎,但一向是律严治松,小惩大诫却轻易不会将弟子逐出仙门。

而苏雅倩只因一次犯错便被逐出仙门,其中内情&人尽皆知,只是羞于启口罢了。就因这件事,家主叶代依当众请罪,众目睽睽之下,自罚十道碎魂鞭,至今还伤重行动不便。

然,他们此番歪打误撞,竟然救了苏雅倩。

  •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 截图1
  •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 截图2
  •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